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十七章 跳跃性

第九十七章 跳跃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安全。当然也愿意。”依韵耐着性子,放下筷子。“联盟缺少高手,其实你的武功很好,不断帮助朋友做大型团队任务当然是一种能力的发挥的作用体现。但是,如果能够教授出更多高手,让联盟所有人得到更多高手的帮助和保护,更能发挥你的能力,体现你的作用,也能帮助更多的人。所以,我建议你能到破邪城,专事教授联盟高手武功。”

    依韵面无表情的说着,没有煽情的动人,却正因为如此让西风之歌觉得非常严肃认真。“我不行的呀,我的武功很一般,联盟有很多很多高手,随便一个都比我强。你把我想的太厉害了……”西风之歌觉得面前这个联盟的高手太有意思了,她只是个还没有涉足江湖,只会做大型团队任务的江湖虾米,比很多做任务的新手朋友们强些是真的,但跟江湖上任何有名气的高手都不能相提并论。西风之歌想着,忍不住扑哧一声,掩失笑。“你真好玩,破邪城可是盟主的城,那里有多少高手啊!哪轮得到我去呢?你真会逗我开心,是不是比大型任务团队赚钱快十倍的事情也是开玩笑的呀,做大型团队任务可是新人赚钱最快的办法了,怎么还会有快十倍的呢?”

    依韵没心思跟她解释赚钱的事情,如果大型团队任务是赚钱最快的,江湖上就没有富豪了。大型团队任务只是没有办法的新人赚钱最快的方式,在有办法的人眼里,那是最没效率的赚钱方式。“这不是玩笑。”

    “啊——”西风之歌突然站了起来,然后用手,连摸身上好几处地方。依韵沉默的看着,为西风之歌思维的跳跃性,更为她如此迟钝的反应。摸着摸着,西风之歌的脸庞飞起红云。“你……我……我的装备怎么都、都换了?”“你以前的太差,路上烂完了。”依韵面无表情的自顾吃喝,江湖多年,生死拼杀的时候装备被打毁的情况遇到的太多了,跟很多老江湖一样,早没有了刚涉足江湖不久的羞涩和顾忌,再说西风之歌的情况,不换上,醒来的时候她会更觉得难堪。

    “可、可是……”西风之歌左右打量,希望能够看见一个女性在附近,却没有发现,正觉得慌乱的时候,听见依韵道了句。“npc老婆婆换的。”“哎呀!你吓死人了!”西风之歌长舒口气,紧张的情绪立即轻松了下来,拿着酒杯爱不释手的看着。“喜欢,送你。”“真的?”西风之歌喜滋滋的攒在手里,只觉得眼前的人太大方了。

    两个人喝酒吃菜,没一会,西风之歌突然放下筷子。“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西风之歌,你呢?嗯,你在联盟里一定也是有名气的高手吧!能不能跟我说说江湖中有名高手的事情?比如……对了,西山派有个很厉害的高手哦,比掌门人的武功还高,叫做西山一剑。过去朋友们可崇拜他了,他做过很多好事情的,是江湖上有名的新锐高手呢,你一定认识他吧?”

    “不认识。”依韵的确没听说过这样的名字,所谓的江湖新锐高手,名气当然没有西风之歌以为的那么响亮,江湖新人最关注新锐、次新锐高手,因为那些让江湖新人觉得是最能追逐接近的存在,也是最像自己的存在。但老江湖相反,很少会记新锐高手的名字,因为是个新锐高手里,四个成名后逐渐松懈了斗志变的平庸,四个因为各种原因死于别人之手,剩下的两个,也未必能继续保持锐气。

    “是吗……我好想见见他呢,西山一剑帮过很多人,一点也没有高手的架子,新人有事求他帮忙只要能帮的他都会帮……”西风之歌兴致勃勃的说着那些听来的,关于西山一剑的事情。依韵却没有太多的兴趣,并非他不喜欢好人,只是他觉得,好人通常容易死,一个容易死的高手,很难寄予厚望。“哎呀!”西风之歌抱歉的举杯,自罚了一杯。“只顾说他啦,你还没说名字呢。”

    “依韵。”

    “一运?”西风之歌念着,嘻嘻轻笑。“好简单的名字。”

    依韵沉默的吃喝,没有急于立即追问西风之歌的态度,他发现西风之歌这样的人,不适合连续不停的,不断的跟她剖析利害,她就不是个以利害关系做决定的人。

    大风起的时候,饭菜也已经吃完了。依韵的习惯是把盘子装起一包,谁想起来问他取出来清洗的时候,就给谁清洗。但西风之歌夺了过去,激动的好像那盘子是她存了几年前才买到的心爱之物。“这么好的盘子怎么能脏脏的装起来呀!”依韵什么也没说,从真空袋里取出清水,一直等到西风之歌把所有的玉盘都洗的干干净净了,送了她一个盘子,一个碗,一双筷子。“太好了!以后我能自己吃饭用。”西风之歌眉开眼笑的捧着,一点也不嫌累赘。

    “送你。”依韵从真空袋里取出个真空袋,递给西风之歌。原本是备用的,但放了很久也没有用上。

    西风之歌难以置信的抱在手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依韵,完全不相信有人大方到这种程度,甩手送人一个真空袋?真空袋?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奢望,真空袋?

    “光明顶已经开战,麒麟大帝亲征的江湖大队快杀上山了。”依韵领路在前,知道无论如何,西风之歌一定回去光明顶,尽管她好像把这件事情已经忘了。

    “阳顶天!我一定要杀了他!”西风之歌追着依韵飞奔疾走。

    飞奔半日,依韵试出西风之歌的轻功很高明,论轻功不比他低多少,只是速度实际属性使用值上比他少,因此在奔走速度上稍微存在些差距。“轻功很不错。”

    “当然呀,做大型团队任务也有危险的时候,轻功练好了打不过能跑。”西风之歌一点不觉得逃跑是什么丢人的事情,长期跟npc打交道战斗的大型任务团队如果没有特别的理由,根本不可能会跟npc较劲。依韵没说什么,其实阳顶天,明教的仇恨问题,不也是在跟npc较劲么?大型团队任务时不幸战死的人,难道还会有人觉得是必须报的仇?但这样的话,依韵觉得跟西风之歌说了,也没用。

    麒麟大帝亲征,江湖上几大势力的高手几乎尽数参与其中,几大势力除了镇守门派,抵挡明教进攻的人外,所有人都杀奔光明顶,激战七天七夜,死伤了不知道多少的人才终于突破光明顶周围千里之地的重重陷阱,机关,以及明教教众的抵抗。依韵到的时候,麒麟大帝带领的亲征队伍已经杀到光明顶上了。

    江湖上最强的高手全在光明顶上跟明教教众厮杀,不是武功、声名够格的人,根本无法涉足光明顶,全都在光明顶以下的低处跟不断刷新出来的,无穷无尽的明教教众厮杀搏斗。刀光剑影,火焰毒水,暗器,只把光明顶上的黑夜照的犹如白昼。麒麟大帝瑟瑟发抖的在人群之中,看着那些闪动的刀光剑影,心里一阵阵的害怕。白龙妃和金龙妃陪伴在他左右,低声的劝慰着,鼓励着。

    “大帝别担心,第一次上战场是比较可怕。但其实一点都不可怕,那些刀剑根本伤不着大帝分毫,火焰更奈何不了大帝浑身的天火,桀骜的鳞甲不惧怕任何毒水暗器,就是兵器也会被鳞甲外的滑腻作用给卸开了去……大帝,你是三界之主,千万不能害怕战斗,所有的人都期待着大帝大显神威,击杀阳顶天。西天极乐本来也有意放出明教阳顶天和张无忌,试试大帝你的手段,杀了阳顶天,就等于是让西天极乐知道大帝之威不容侵犯,西天极乐才不敢太猖狂……”

    白龙妃不厌其烦的劝说,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但是,麒麟大帝仍然很害怕,不管答应的多好,不管点了多少次头,还是止不住的害怕,恐惧。真正的战斗,麒麟大帝本来就没有经历过。自由成长过程中,因为依韵让它对人类的武器都充满恐惧,意识中总觉得那些剑,是连锁魔链都能斩断的、无坚不摧的东西。尽管这些年早就知道剑也分好坏,只有神兵利器配合强大的力量才能损伤锁魔链的到底,但面对大群人的厮杀战斗,麒麟大帝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躲。

    但他不能躲,即使没有白龙妃和金龙妃的劝阻,没有麒麟大帝的身份,他也不能躲。没有长大的妖精应该回避战斗,但是一个成年的妖精,绝对不能遇到战斗就躲。这是在地狱的时候,在他还小的时候,他的生母反复教授的生存道理。跟很多的妖精一样,这种道理成了他心中的真理。

    所以,没有成年的时候他能理所当然的逃避任何战斗;成年了,即使害怕的发抖也不能没有战斗过就逃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