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十六章 正义联盟第一教练

第九十六章 正义联盟第一教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杀猪的过程让他能够想起曾经在大理杀猪为生的时光,那时候钱不多,但是做着喜欢的职业,小嘛小二郎很快乐。杀猪杀成了江湖上城商联盟当家之一,杀成富豪,本来是他也没有想过的事情。有了钱,却失去了当杀猪屠夫的机会,自然快乐也变少了。“依韵啊依韵,你跑没了老朋友二十亿啊……”

    “二十亿算什么呀,今晚我们好好侍候您,保证让您忘记了二十亿的事情。”一群美丽的女人,环绕在小嘛小二郎身边,让他想继续唏嘘感慨也不能了,宋雨扬和黑暗传说都是城商联盟的当家,女人是他们的嗜好,小嘛小二郎常跟他们往来,不知不觉间,也变的懂得享受女人的温柔了。

    “交友不慎!我那美丽的爱情啊……”小嘛小二郎左拥右抱着欢声笑语的美丽女人,想起曾经渴望找寻一心一意携手到老的自己,一阵唏嘘……

    悦来客栈里的小嘛小二郎在感叹逝去的纯真,而张无忌在回忆着心爱的妻子赵敏,回忆变成了他绝不放弃的信念,他仍然在追赶依韵。依韵仍然在跑,但跑的已经不快了,张无忌跑的更慢了。因为他们已经连续不停的跑了十二个白天,十三个夜晚。夜色,朦胧。雾气充斥着山林,依韵在跑,但已经累的不想说话。喜儿也在跑,狼狈不在依韵之下。

    那种,仿佛随时会断气的感觉让他们很清楚自己随时都可能会倒下。但依韵要坚持跑,喜儿就没有劝。“跑这么多天了,看情形张无忌不能支撑的比我们更久,索性跑到他精力耗尽,来个大的收获。”依韵是这么想的,这本来就是能够击败任何强敌的绝招,只要敌人会坚持不懈的追到底,就能跑死任何敌人,当然——也可能最后跑死的是自己。

    “张无忌——你快放弃吧,你就是个没用的人,保护不了赵敏,救不了小昭,一次又一次的看着义父金毛狮王谢逊死在面前,你什么也做不了,武功高又有什么用?你追不上我,你已经很累了,累的想放弃了,那就放弃吧,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依韵累的不想说话了,但是他发现张无忌奔跑的速度迅速的在减慢,未免张无忌放弃,他不得不说话,他最不希望张无忌放弃,否则就白累了这么多天。如果要把张无忌引去麒麟大帝那里的话,早就到了。

    “魔头闭嘴!”张无忌虎目中,涌出热泪。“天涯海角,我张无忌也一定要追上你!”

    有这句话,有这种决心,依韵就放心了。依韵有十足的把握,如果要甩掉张无忌,在张无忌第一飞奔速度下降的时候他就能够办到,甚至随时把西风之歌丢在荒山野岭,让别人来接应带走,他也可以轻松。依韵没有这么做只是因为,没有必要。扛着个人,扛着个杀死明教很多人的人,更能激发张无忌坚持追击的信念,也更能激发张无忌不肯放弃的决心。仇人在眼前,还扛了个人,追不上?能说服原谅自己,能对得起死者的在天之灵?

    所谓弱点,这就是弱点。不是在别人无法反击的时候攻击才叫把握弱点,那只是浅显的谁都懂得利用的弱点。

    张无忌摔倒在了地上,从倾斜的山坡上,翻滚着落了下去,依韵和喜儿一并驻足,停下脚步的时候,所有的疲惫都涌了出来,那种疲惫,让人寸步难移。依韵拔出北落紫霄剑,看着翻滚摔落的张无忌撞上棵大树,然后,一动不动的晕了过去,而张无忌身上的乾坤大挪移护体气劲,也消失了。

    “再见了,这一次,应该再也不会见了——张无忌。”北落紫霄化作飞剑,在剑魔飞剑气力量的催动下,一闪掠过虚空,毫不受阻的刺进了张无忌的心脏!中剑的同时,张无忌从昏迷中醒了,爆发的护体气劲,将贯穿了身体的北落紫霄剑震的倒飞,从踉跄闪躲的依韵耳旁疾射过去,深深的没入山地里,一口气飞入山体二十里的深处!

    依韵坐倒地上,一时没有力气站起来,随手将西风之歌丢在身边,看着绝望挣扎着试图爬起来的张无忌,看着他心脏激射飞出的血柱……如果张无忌的精力充沛,凭他九阳神功强横的恢复能力,未必来不及自救。可惜,此刻的张无忌精力衰竭,所有的能力都得不到发挥。

    鲜血染红了张无忌的手,他竭尽努力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迈步,流泪的虎目,一眨不眨的瞪着依韵。“魔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当魔头,而不愿意当江湖中人爱戴、敬仰的侠客!被人爱和被人恨不一样,用武功造就祥和和造就血腥杀戮也不一样……回头吧,正义传说,回头吧……你应该是江湖中人敬仰的侠客啊——”

    张无忌栽倒在了地上,死了,终于死了。

    他被依韵带着,跑死了。一个用武功无法打败杀死的明教副教主,就这么死了……

    依韵握着喜儿的手,淡淡然望着她从头到脚,跟自己一样的狼狈和肮脏。犹如第一次,他们追逃时那样,那一次,江湖上还没有真空袋,他们没有吃的,没有喝的,更累,更难过。那种痛苦中,却带着一种不断超越自身,创造自身原本无法想像的极限结果的痛快。他们都选择在自己的道路上一直飞快的前进,不为任何人改变自己,不为任何理由偏离原本的道路。在各自的孤独中,心念着对方,体会那唯一的,理想般的温暖。

    “能陪你的人不多,能陪我的人,也不多。”依韵看着喜儿笑着,手,渐渐离开了他。“防着点剑大,他的直率背面藏着或许他自己并不知道的虚伪。”

    “呵呵呵呵……依韵,回头吧。你本来,不必走上杀道的,不必的……”喜儿笑着,脚步踉跄的走了,语气里透着说不出的哀伤,那是她情感上对依韵永远的愧疚,早已经变成了矛盾的纠结,始终,未曾改变。渴望在杀道的路上有依韵的陪伴,为此而不感到孤单,为此而觉得心有所依;希望依韵离开这条残酷的道路,离开这条只有唾骂,用别人的仇恨聚集而成的力量之路,希望依韵得到更多的平静,享受和拥有更多。

    矛盾,即使她明知道,他们都找不到回头的路;矛盾,即使她明知道,依韵如果回头,将是她永远的痛。

    “没有我的江湖,你会更孤单寂寞。”依韵晒然一笑,看着喜儿的背影,渐去渐远。他不担心喜儿的生死,即使是这种状态的喜儿,不停前进是杀道的一个结果,毁灭是另一种结果。

    依韵取出伤药,替西风之歌抹上,本他斩断的四肢,在伤药的作用下,没过多久就重新生长,恢复如初。依韵在真空袋里翻出套白色的强化总坛装备替西风之歌换上,静静坐在山上,等着西风之歌从虚弱的状态恢复清醒。

    山风习习,望着外头的星空,感觉着精力、体力的逐渐恢复,依韵考虑着对西风之歌未来的安排。这是一个很难安排的高手,她的弱点太明显,行事单凭感性,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性情中人,纯属感情用事。这样的高手,再强,也很容易被人设计杀死。不断用武功恢复卷轴?随着时间的推移,每重生一次,她的武功就等于被别的高手拉下至少一年的距离,重生十次,就是至少十年的距离……

    这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高手,弃之不用,换了谁也做不到,用,又显得用处有限。依韵绞尽脑汁的思索,推敲了许久,最后想到了一个妥当的安置办法。取材于天盟小剑的办法,江湖上的人,现在还不知道西风之歌的强大,自然也就没有敌人会针对她设计阴谋圈套。依韵觉得,西风之歌不宜曝光,应该把她安置的隐秘,专门负责作为一品堂高手的武功教练,除了有限的人外,避免被别人知道她的实力底细,如此既能长久发挥她的价值,也能避免她落得个让人惋惜遗憾的结局。

    “剑如颜,群芳妒,茗,西风之歌,妖瞳,加,厉,雪菲,李狂放……一品堂真正的高手不少了。”依韵计算着,喃喃自语。一品堂在天庭比武大会的覆灭,让他意识到,他最需要的,真正最有用的是绝顶高手,次一两筹的一品堂高手尽管有用,但灭亡也会非常容易,重新规划的一品堂模式,能够把成员进一步的,分成几个不重叠的战斗团队,虽然能够避免重蹈覆辙,但人员的补充很慢很慢,想恢复如初,还要很久,眼前挖掘出任何一个绝顶高手,依韵都不愿意放弃。

    西风之歌醒来的时候,还没有清楚周围的状况,饥肠辘辘的她就被依韵取出来的酒菜香味吸引住了,同样吸引她的,还有装菜的木盒子,以及白玉的盘子。她拿着盘子,还有些迷糊,还没有想起来晕过去前发生的事情,充满猜测的好奇。“好像玉,是玉的没?我也有一块,你看!”西风之歌取出脖子上的玉,然后发现,脖子上多了一条白色的项链。“咦?”她迷惑的望向依韵。

    “送你的。”依韵递上筷子,摆好酒杯,随意看了眼西风之歌手里的玉,他早见过了,那种不值钱的东西,他甚至没兴趣去推断价值。“喜欢白玉?”

    “嗯!这块玉我带了一百多年了呢,现在肯定很值钱了,不过没打算卖。”西风之歌迫不及待的喝了杯酒,吃着美味的菜肴。“真好吃,比悦来客栈的菜还好吃。以前有一个好朋友,他离开大型任务团队的时候请我去悦来客栈吃过一顿饭呢,花了五千多两,吃的我可心疼了!可是真的很好吃。”西风之歌思维的跳跃性很快,突然放下筷子,取出依韵之前给她的那瓶药。“这个,也是白玉吗?”

    “喜欢,送你。”依韵没有说那药瓶的白玉价值几百万两,他身上的所有药瓶都是只高不低的价值,因为紫衫很讲究,普通的药瓶不喜欢用,喜欢用纯洁无瑕的上好白玉装丹药。依韵本身倒没这么讲究,只是从不在乎紫衫怎么折腾这些东西,只要他不觉得难看,紫衫塞他真空袋里的,他就用。

    “谢谢你!”西风之歌高兴的把药瓶放进怀里,狂风扫落叶般的吃的五分饱时,突然放下筷子,眸子里,充盈着湿润的泪光。“我想起来了,大家伙都被杀了!明教,张无忌来了,我,我要杀张无忌的时候被你打晕了!”西风之歌猛的站起来,很生气的盯着依韵。“你为什么要打晕我!我说了不会连累你,可是我一定要杀了张无忌和阳顶天为大家报仇的!是朋友就不应该拦我。”

    依韵没遇到过思维跳跃性如此迅快的人,简直比紫衫还恐怖,比紫霄还麻烦。“你发誓的时候一定没说过多久实现。”

    “嗯?”西风之歌愣了愣,想了想,迷惑不解的摇头。“没有……怎么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送死是真正对不起朋友牺牲的行为。”依韵手指山坡下,张无忌的尸体。“张无忌的武功我们无法战胜,但是通过智谋却有击败的可能。现在只剩阳顶天了,如果你相信我,把我当朋友,就把阳顶天交给我处理。”依韵说着,不等西风之歌说话,又继续道“西风之歌重生的人,我已经安排好了,联盟会有高手带他们做更赚钱的事情,保证比大型任务团队任务赚钱快十倍。至于你以后怎么办,我有一个建议。”

    西风之歌一愣一愣的,颇有些摸不着头脑,比大型团队任务赚钱快十倍的事情,她想不到是什么。但是此时此刻的她,看着张无忌的尸体,想起初遇依韵时的情形,对他已经产生充分的信任,想也不想的反问了句“什么建议?那个、大家,大家真的能做比大型团队任务赚钱快十倍的事情?安全吗?大家愿意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