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十四章 自信,没有用

第九十四章 自信,没有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九十四章自信,没有用

    绕指柔看着周围的海水,她决定不再奉陪下去。在这样的大海汪洋上,如果跑到jīng力耗尽,武功施展不出来而落水,最后的结果根本不用说——九死一生。“你真的还要跟下去?万一倒下落海必死无疑。”

    “先倒下的一定是他。”雁南飞充满自信,信心丝毫没有受到绕指柔的干扰。

    “希望如此,我不行了。总算知道为什么江湖中人都说,正义传说是最难杀死、连杀戮传说都杀不死的人了。我走了,有缘再见。”绕指柔笑的力气都没了,一句话说完,掉头转向,踏着海浪,朝着几百里外的海岸方向飞驰疾去。她服气了,比他们多跑那么久的依韵,至今还能跑的飞快,还敢朝大海深处飞奔,而且还扛着一个‘人’。就凭这样的轻功和耐力,意志力,过人的jīng力,就算是个不会杀人的人,也担当得起江湖上最难杀死这样的殊荣了。

    “哼!你错过了杀死争议传说的最好机会。”雁南飞头也不回的踏波飞奔,一跃飞起的距离已经难以保持最佳状态,飞奔中他取出随身携带的一小块干肉喂进嘴里,慢慢的嚼着,却不着急吞咽,身体越需要食物的时候就越需要吃的慢,这是他的经验。绕指柔放弃撤走,雁南飞仍然紧紧追赶,距离雁南飞仅仅距离百丈,还有一个没有放弃,仍旧在追击的夏红雨。

    她不会就这么放弃。金蛇郎君真正的徒弟只有她,但实际上,她一直知道金蛇郎君最欣赏的是依韵,在金蛇山苦练多年,夏红雨也需要通过战胜依韵来证明自己。这种证明是属于她自己的自信,属于她自己的目标。但她的方式跟雁南飞不一样,活的比依韵更久是一种证明,杀死依韵也是一种证明,生存的更好,依韵能做到的她也可以做到,这些都是证明的方式。‘大师兄可得加油,师妹我在金蛇山苦练多年耐力可不寻常。’

    依韵不在乎后面追击的人已经从五六个减少到两个,因为这样的奔走比拼的不仅仅是耐力,如何更好的控制jīng力消耗,控制情绪的平稳等等,都会最终主导结果。不想,不去考虑还要奔驰多久,什么时候才到终点才是达到极限的唯一和最佳途径,这样的经验他已经有不少,过去跟喜儿的追逐是如此,地狱的时候带着魔龙帝奔走也是如此。

    依韵奔走的方向渐渐调整,改而往光明顶的方向,奔向岸边。他身后,张无忌披头散发,衣衫一直是湿的,已经八天八夜了,张无忌早已经很疲惫,但是张无忌没有放弃,仍然在追赶,因为他本来也不是容易放弃的人,更因为他追赶的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如果你累了就回去吧,惨死的金毛狮王谢逊不会怪你,赵敏不会怨你,小昭也会原谅你,张无忌武功再高也耐不住这样rì夜不停、不吃不喝的奔跑。你不可能撑到最后,真的。”依韵说着激怒张无忌的话,改变方向是因为从得到的消息看,麒麟大帝亲征光明顶的队伍不出意外再有五天时间就会抵达,如果那时候光明顶告急,张无忌很可能会回头,为了避免功败垂成,他调整了方向,如此一来,即使光明顶告急张无忌应该也不会离开,因为追赶的方向本就是在接近光明顶。

    “魔头!我张无忌说过,追到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你!这一次,绝对不会再放过你——你这样的魔头不死,还会有无数无辜的人被你害死!降妖除魔,除的就是你这种魔!”张无忌披头散发,没有了原本的英俊潇洒,连续奔跑八天八夜,谁也潇洒不起来。依韵披头散发,一身脏臭,喜儿也一样,就是始终没有醒过,一直被依韵封穴的西风之歌,几天几夜的rì晒雨淋,一身本就不是价值高的白衣也早变成了脏sè。

    喜儿仍然在跑,只是很少说话,因为不必要,不必要说话就应该节省jīng力。

    剑大也在跑,他也很狼狈,披头散发,像个疯子,他的衣服也脏了,气喘的很粗,很重。但是仍然在跑,坚持至今。已经有两天两夜没有开口说过话了。在离开南荒水地不久的时候,剑大出现,追在喜儿身边。“你准备跑下去?”

    “呵呵呵呵……是。”

    “好,那我陪你跑。”

    然后,剑大就陪着喜儿跑,途中被依韵的剑魔飞剑气袭击了七次,但是都被早有戒备的他闪开了。

    “不是谁都能陪她的。”依韵淡淡然一笑,他看得出来,剑大不可能再坚持多久,能够跑到现在已经很让依韵吃惊。如果换了是感xìng为零的小剑,依韵吃不准耐力能否超过他。因为小剑认定了一个目标后,是不会途中思考放弃的,只会很冷静的,时刻以最能达成目的的方法去实现目标,即使奔走途中轻功每一次踏波时的选择,都会jīng确计算踏哪一股波浪能达到最理想的效果。同样一段路,依韵相信以他的经验也不可能比小剑跑的更有效率,但所幸的是,正因为小剑是这样的人,所以小剑很难会选择做这种事情,而且如果不带着个人,小剑的轻功根本跑不过他。

    剑大没有回应依韵的话,只是竭尽全力的继续奔跑着,奔跑着……

    大海上的浪涛越来越巨大,海风越来越强烈,风力可以是阻力,也可以成为助力。张无忌奔走的脚步开始放慢,与之同时,剑大奔走的速度也变慢了。眼看着,喜儿和依韵的背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了视线尽头……但是剑大仍然在跑,因为他的意识中还能够捕捉到喜儿的灵魂波动。

    雁南飞超过了剑大,夏红雨也超了过去。他们飞奔的速度还没有减慢,事实证明,他们的耐力在剑大之上。尽管剑大的耐力已经足以超过江湖上据大多数的高手……一座孤岛上,剑大跌倒在了沙滩上,望着大海东面刚露头的阳光,剑大自嘲的一笑。“你还是你,总能做到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喜儿的灵魂波动早就已经在剑大的意识捕捉范围边缘消失了,他跟丢了,预料中喜儿和依韵也会很快慢下来的情况始终没有出现。

    “他到底还能跑多久!”雁南飞意识到自己的奔走速度在变慢,变慢,无论如何极力激发自己,但是身体却已经不听使唤,疲惫的大脑,仿佛随时都会支撑不住的陷入昏迷。但依韵和喜儿的奔驰速度,还没有变慢,张无忌也仍然能跑的飞快。夏红雨跑在他身边,她脸sè白的已经不愿意说话,她发现无法再跑下去了。已经十天十夜了,这样的连续奔驰奔驰早就已经突破她极限很多、很多……

    终于见到了岸边,踏上海边的沙地时,变化的落足感觉让雁南飞明明觉得已经调整的很好,却仍然一头栽倒在了沙地上,他的脸栽进沙里,不能呼吸,但过低的jīng力让他根本无法转入内呼吸状态,沙子呛进他的口鼻,却无论如何支撑不起栽倒的身体。‘脸在沙地上埋死的高手?’雁南飞感觉就快晕过去的时候,身体一动,翻了个身,躺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空气,灌入他身体,刹那,劫后余生的庆幸让他莫名的放松,疲惫的感觉侵袭,险些让他睡着过去。

    他的身体被带着,胳膊被人扯着,迅速移开,关节直接就被这一扯之力拽的脱臼。深紫sè的剑魔飞剑气,落在他刚才躺的位置。他险些死了,他一点都不意外,依韵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杀人的机会。如果不是背后追着张无忌,依韵肯定会回头。“谢谢……”雁南飞嘴里,艰难的吐出这两个字,他所以还没有死,只是因为夏红雨的意外相救。

    感激之情才刚升起,冷冰冰架在他脖子上的剑,瞬间就把他拉回了现实。感谢一条毒蛇本来就不是明智的事情,尤其是夏红雨这样的毒蛇。剑是夏红雨的金蛇剑,救雁南飞的是她,拿剑抵着他咽喉的,还是她。

    “我的剑不是神兵利器,装备也不值钱,劫我,你真劫错了。”雁南飞苦笑着,是的,他不是夏红雨,所以无法不顾声名的做劫杀买卖,也不甘心投靠在别的势力下,能够有钱开门派都是好不容易找到个富商愿意跟他合作,他自己的装备当然没有着落。很多年前雁南飞觉得一个人武功只要够高,什么都不会缺。但后来他懂得,对于不甘心只当别人手下的人而言,那只是一种幻想,武功高了仍然会穷困。

    “如果我是为了你一身不值钱的东西,何必救你呢?”夏红雨笑着,但笑容没有平时甜美,因为她脸上几乎没有了血sè,她很累,她也快支撑不住了。所以她停了下来,在三个时辰前她就意识到,她真的无法跟依韵比拼这种超越了常人极限的耐久力,她所以仍然在跑,就是不愿意空手而归——雁南飞就是她收获的目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