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八十六章 挑战

第八十六章 挑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自由联盟四巨头过去的地位平起平坐,妖瞳的势力虽然最大,但也没到能够在自由联盟内部唯我独尊的程度。血仙手非爱和血战刀影舞极两方面势力过去来往较密切,属于很少纠纷摩擦的两大势力。血仙手非爱死前没有传位别人,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让江湖中人都没有料到,血仙手非爱如此就罢了,偏偏复仇的血战刀影舞极也没有在死前传位别人,据说影舞极没想过会败给茗,败了的时候,难以接受惨败的事实,也忘了交托后事,如今影舞极已经退出江湖,也证明了情况确实如此。

    这些阴差阳错的意外让两方势力变成烂摊子,有的人走了,直接选择加入圆月山庄所属的势力或者杀人太极门,失去掌门的非老门派已经不存在对派众的约束力。但还有很多两方势力中位高权重的人在争着掌门人位置,试图拖延等到系统出现投票选举为止,不愿意放弃在两方势力经营多年才有的势力和地位。

    这些人,自然对妖瞳和加倍加防范,唯恐他们乘机吞并了两方势力,为此还有人不惜散布谣言,说非爱和影舞极的死跟妖瞳和加有脱不开的关系,是他们怂恿去送死的,甚至还有说中毒云云所以被杀和惨败的,总而言之,就是造谣制造事端,让两方势力的人义愤填膺,对妖瞳和加仇恨排斥。

    更多人干脆打着为掌门人复仇的幌子拉拢人心,聚集力量,扬言要向正义联盟复仇,以制造战端仇杀的方式把派里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对外的仇恨上,既避免了派里的人叛派,又提升了自身的威望,打造了形象,凝聚了人心。

    这样的混乱让自由联盟内部一团糟糕,妖瞳和加未免引起内斗,在接收血战刀和血仙手两方面的人员同时,又严令手下的人跟两方的人发生争执,尽管如此,仍然不是有摩擦发生,伴随**难免也有动手的情况。两方面打着复仇幌子的人无事生非,叫嚷逼迫妖瞳和加带头向正义联盟复仇。这种情况下,自由联盟的确难以集中力量对抗明教,对于混乱的两派野心之徒来说,谈什么江湖共抗西天极乐的大义,没几个人会理会,对他们而言,江湖未来的局势远远没有他们眼前能否争到掌门人位置重要。

    妖瞳丢出这样的问题,远比几大势力统合内部门派利益的问题更麻烦,几大势力内部的利益问题,不过是部分门派之间不信任,或者是恐怕损失大收获小等等的小问题,一旦给予相应的合适承诺,或者调节处理门派间的纷争达成暂时和平的约定,问题也就能够解决。

    血仙手,血战刀两方的势力,用武力,伤人伤己,而且死伤的人必定会因为仇恨投身西天极乐,不用武力逐个调解,又不可能让他们罢手。会议上的各大势力、大门派掌门人都深知其中利害关系,也知道问题的复杂,一时间,都没有人做声。

    黑子环视众人一圈。“自由联盟的事情是大事,希望各位各抒己见,力图相处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

    “内斗难分胜负,决胜就在外援。”依韵一句话刚说完,永岁飘零已经站了起来,一声高喊。“我有办法。”依韵淡然一笑,不再说下去,本来这种主意也不适合由他提出来,他也根本没有必要跟一个后辈争抢这种风头,刚才开口只是因为会议上的人都沉默了太久,如今有人站出来,不管是谁,只要主意合适他都不会争抢。“说。”

    依韵表了态,黑子在内的其它联盟盟主也都无可无不可的点头示意永岁飘零说下去。

    “诚如正义传说所言,内斗难分胜负,决胜就在外援。血仙手,血战刀两方势力内斗不断,所以复杂正因为其中各方面斗争的人彼此势均力敌,没有脱颖而出者。内部的斗争他们难分胜负,一定会渴望得到外部力量的支持和帮助,在场都是江湖上声名赫赫的人物,如果各条一方斗争的人,许以承诺,给予支持帮助,他们就会变的言听计从,以此诱使他们竭尽全力共同对抗明教,等待门派掌门人选举任务发布绝对是可行之法!”

    永岁飘零的主意也是依韵想到的办法,内斗难分胜负,斗争的首领当然希望有外力的帮助,如果得到别的势力许诺帮助,譬如借人增加投票的竞争力,借钱借装备武器等等,必然不会有多少人拒绝,即使本来犹豫的人,眼看别的对手因此势力增涨而改写形势,也会被迫投靠愿意伸出支援之手的外部力量。无疑,等于变相控制住斗争首脑的手脚,那时候要求他们做什么,他们再也难以拒绝。

    “血战刀派内有一个叫绝世长刀的人,归我。”依韵仍然是第一个表态,他的表态,让原本许多还在考虑此策略是否合适的掌门人都改而思考他们支持谁、拉拢谁最合适,最可能争到,最可能在将来变成自身门派的人。妖瞳暗暗咬牙切齿,心里把永岁飘零给记住了。这办法当然好,却等于是把血战刀和血仙手两方势力放在桌子上,任由北联盟、正义联盟插手其中,分配划分了。但事已至此,妖瞳心知肚明,没有道理的站出来反对,等于是公然说,她就是不想让别人分得任何好处!这种毫无意义的蠢事妖瞳不会做,她只能用最快的速度,说出好几个名字,抢在别人前面预定这几个认为最有价值的人物。

    依韵打着睁着眼睛,无聊的听着接下来的会议中,那些大门派提出的,关于各自门派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纠纷,以及或明或暗,或直接或者绕半天圈子也不直说自身利益冲突的叫嚷……这样的会他早就开厌了,但不来又不合适,尽管实际上的事情都交给茗在处理,她只是来坐着,睁眼假装倾听,到场跟不到场,也完全不一样。

    “我们黄天剑派没别的话说,对抗西天极乐是江湖上每一个有远见的门派都必须全力以赴的事情,我们自己门派的一点小问题算什么?在对抗西天极乐的大事面前,那些小问题提都没有必要提!”黄天剑派的掌门人深情并茂的高呼着,依韵却连把注意力转移过去的兴趣都没有,因为他知道,黄天剑派掌门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但是——诸位盟主,我们黄天剑派二话不说,肯定全力以赴,问题是有的门派,那真是利欲熏心,为了私欲不但不顾江湖大局,反而还对我们黄天剑派无止尽的骚扰,一次次打伤、甚至暗杀我们的人不说,袭击我们高级资源开采点的弟子……简直是无恶不作,妄为北联盟的一员!”

    黄天剑派掌门人的话刚说完,黑色光点的掌门人立即站了起来,愤愤然破口大骂。“大家别听他胡说八道,指鹿为马,就是他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抢了我的女人——一切争端都是因为他而起!江湖上混,女人被抢了我还能忍?我们黑色光点还能忍?他不给个说法,这事就不可能完……”

    不等他说完,黄天剑派的掌门人已经冷冷发笑。“诸位都听到了,他自己没本事留住女人,感情的事情自由选择,喜欢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活生生的人又不是他的私人物品,离开他重新选择感情就叫背叛,别人就是抢了他东西?蛮不讲理,胡搅蛮缠不说,更没有一点作为掌门人的责任心,为一己之私,挑起两派争斗,牵连了多少无辜的弟子进去……”

    紫衫分心别用,双手在桌面下刻画着动物图案,脸上挂着惯常的微笑,好像在很认真的关注着两派掌门人的争吵,依韵早已经出神,对这样的无聊争吵没有一点兴趣。黑子一次次劝停,但调停了没有几句,黑色光点的掌门人就又对黄天剑派的掌门人破口大骂,大加指责了起来,许多听着,看着的掌门人都觉得这情形一团混乱,帮着忙劝解两人,忙乎了好一阵子,总算把吵着要决斗的黑色光点掌门人劝了下来,又劝了黄天剑派的掌门人不在跳动黑色光点的怒火。

    利益斗争的事情,大多都好解决,至少也能想得出暂时缓解斗争,让双方罢手不再互斗的办法,因为黑子是个舍得的人,宁可自掏腰包补偿因为利益斗争而吃亏的一方,也要调停争斗。但碰上这种牵扯上女人,牵扯上颜面,牵扯上男女之事的问题,黑子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因为不是钱能解决的,重新给黑色光点找个女人,也挽不回他的颜面。

    就在黑子皱着眉头,尝试着两方劝解的时候,棋盘匆匆跑了进来。“明教出西天极乐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

    系统公告:西天极乐摩尼佛座下弟子阳顶天统合明教,大出江湖,公然宣战灵鹫宫、西天极乐所属以外的所有江湖门派。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