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八十四章 太快

第八十四章 太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八十四章太快

    妖瞳不想就这么放弃,那不是她的个xìng,她更不愿意错过眼前的天赐良机,对于一个用剑的高手而言,天下第一剑绝对拥有独一无二的诱惑力。“茗,我希望跟你在一起……不想像现在这样,见一次面,需要宝马奔走五天五夜,这样很累,真的很累……”

    “放弃相守的人,为什么还有资格提出这样的要求?”茗叹了口气,她觉得不把话说清楚,妖瞳是不会死心了的。“妖瞳,我爱你,但是不会为了爱就选择去圆月山庄。我跟你不一样,你在乎用野心勃勃的方式寻求展示自己能力的舞台,而我,对这些没有兴趣。我求的,是跟庄主一样的,无所畏惧的实力。我能有今天,是因为庄主,能有过去,也是因为庄主,能够认识你,能够爱你,能够跟你在一起,还是因为庄主。你闯自己的世界,我不想说责备你的话,因为我理解你;但是,我不会因此改变自己。我是茗,我有自己,茗就是这样的人,过去是,现在是,将来还是。我仍然爱你,但希望你也能够尊重我,不要再试图改变和控制我。”

    妖瞳沉默,她也了解茗的个xìng,把话明明白白的说到这种程度,那已经是快忍无可忍了,如果她继续游说,无异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有一天,依韵让你对我拔剑呢?是你杀了我,还是——我杀了你……”

    “让剑说话。”茗眺望窗外,面挂微笑。“我们的爱是一回事,立场是另一回事。你不需要因为我而改变最真实的你自己,我也不会因为你而改变真实的自己。为立场信念而拼杀是一回事,爱是另一回事。如果我死在你刀下了,我仍然如现在一样爱你,也仍然会继续追随庄主。我不敢要求你也这么想,但我会这样。我不会因为爱你而背叛自己,同样不会因为爱背叛我的武功,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一定,也肯定会全力以赴,剑出无悔。”

    妖瞳沉默了片刻,笑着起身,在茗唇上轻轻吻了口,又在她丰满的胸口上亲了一口。“我不是你这样的人,但会尽量试试。我走了,你小心些,江湖上觊觎天地第一剑的人很多,另外,血战刀影舞极在找依韵,他打算用江湖中人的方式,单挑一战,为血仙手非爱报仇。”

    走出门口的妖瞳,回眸一笑,戴上披袍帽子,步履款款的径直下楼……她离开不久,酒菜就送进了包间,两菜,一汤,还有一小壶酒。都是茗喜欢的,看着妖瞳叫的这些菜,茗会心一笑……

    茗立身窗边,看着上马的妖瞳,投上来一个微笑的凝视,就在妖瞳驾马奔走的时候,一条身影,经过悦来客栈门口。“是小杀戮吗?”街道上,客栈门口那条穿着深红sè衣袍,看似单薄,柔弱的身影抬头,那张恬静、怯怯柔弱的脸上,那双冰冷、透出浓烈杀气的眸子,落在茗脸上。“茗?”

    她们见过,微笑。

    加了酒菜,两人一桌。小杀戮轻舒了口气,拍了拍一身长途跋涉的尘土。

    “你的马呢?”

    “门派分配的,我想,既然离开灵鹫宫了就该给其它有需要的人使用。”小杀戮微微一笑,笑容里,透出的甜美,完全跟她的声名和战斗的狠辣不相称。江湖名人录上对小杀戮早有评语,那也是被江湖中很多认识小杀戮的人一致赞同的评语。‘你以为她是美丽柔弱的绵羊,重生时才恍然惊觉——她是嗜血的修罗’,这是江湖中人经常拿来调侃那些死在小杀戮手上的人的话。

    而‘美丽的不都是美好的’这句话,曾经也一度被江湖中人用来作为小杀戮三个字的代表。最常见的情景就是,某个男人看见一个外表娇美的女子,一见倾心,正看的入神时,他身边的朋友就会故作深沉的说一句‘美丽的,不都是美好的’。于是,会心一笑,指的就是小杀戮。

    “坦白说,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会离开灵鹫宫,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加入正义联盟,跟随庄主。”茗喝着酒,她不擅长应酬,也不喜欢应酬,凑巧她知道小杀戮也是这样的人,所以她们坐在一桌,却自顾吃菜,喝酒,谁也没有敬酒,更没有招呼对方用菜。

    “宫主让我自己找答案,我想答案既然跟依韵有关,当然应该在他身上找。我也知道这件事情有些荒唐,可能我的到来会让你们很疑虑,还会有很多人猜测,怀疑,不安。如果依韵不同意的话,我不会勉强的,毕竟是我自己的事情,也不想因此让你们太困扰。”小杀戮平常的声音总是这么平静,温柔,甜美动听,她吃东西也很斯文,除了目光里不时流露出的,高手才能感应到的慑人的杀气外,根本找不到任何让人畏惧的地方。

    “庄主十五天后回来,他没有拒绝,只是我有些好奇罢了。”

    “他人真好!我还担心他一定不会接收我的,换了很多人都会认为,我是宫主派来的jiān细。现在几大联盟跟西天极乐、灵鹫宫的关系都很紧张。”小杀戮知道了确切的答复,人也轻松了起来。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有一天会跟灵鹫宫的人战斗?”茗迟疑着,问了这么一句本不该问的话。小杀戮筷子上夹着的菜,在虚空,凝结般停顿了很久……她当然想过,可是还没有想到答案,所以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最后她选择如实回答。“想过,可是还没有想好,可能,可能需要请教依韵。我一直都在灵鹫宫,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离开的,让我杀灵鹫宫的同门肯定做不到,但是……好像也没道理加入了正义联盟却拒绝跟敌人战斗……”

    茗笑了,她觉得这个问题还是丢给依韵自己考虑更好。

    依韵赶回破邪城的时候,又带了黑压压的一大群武当隐士在背后,在距离破邪城五十里地时,早已守候待命的破邪城杀道NPC已经漫山遍野的等着了,蚂蚁般的人cháo,黑压压的冲过依韵,不多久就把追击的武当隐士阻挡的寸步难进。依韵端坐马上,回头看了一眼。“你们人多,我破邪城的人更多。”

    赤风马飞奔而去,依韵知道破邪城的NPC杀武当隐士绰绰有余。武当隐士都是实战流的高手,破邪城的杀道NPC是比武当隐士更强的实战流高手,数量还是武当隐士的很多、很多倍……

    赤风马接近破邪城城门口的时候,茗已经等着了。城门外,城墙边,一个身穿火红sè披袍的人,闪身站在城门下,路zhōngyāng。

    赤风马停了下来,茗带来的几个新加入一品堂的高手,按剑于手,冷冷盯着城门下那个明显来意不善的人。

    “正义传说,今天我血战刀影舞极要跟你单挑一战决生死,为的是私仇,跟别的无关!”披袍,被拽了甩落地上,露出一张神情冷沉,棱角分明的脸,还有一把血红sè的刀。那是江湖百宝录上有名的血战刀,也是影舞极绰号的由来。

    来往的江湖中人,纷纷驻足周围,议论纷纷的,兴奋的等待着这场江湖中人猜测已久的好戏开场。为爱复仇的血战刀影舞极是不是江湖第一快剑的对手?如果不是,那他又能接正义传说几招?zìyóu联盟四巨头之一,威名赫赫的血战刀影舞极只身为爱单挑传说级,这本来就是非常难得一见的热闹。势力盛如影舞极这样的人,本来就不应该,也不必跟别人单挑,那种风险完全得不偿失。

    “zìyóu联盟四巨头之一,很适合当你的声名的垫脚石,茗,我赶路有三天三夜没洗澡了。”依韵看也不看血战刀影舞极,反而神情淡然的注视着茗。后者微微一愣,却毫不犹豫的抱拳领命。“庄主放心,茗一定不让庄主耽搁太久。只是,这把剑——”茗手捧天地第一剑随缘,承上。她自信能够战胜血战刀影舞极,但也不敢否认万一,自然不想带着保管的天地第一剑承担万一。

    “这把剑早就给了你。”

    尽管,尽管茗曾经有无数次在拿着天地第一剑练功的时候,都会生出爱不释手之情,却从来没有想过把随缘据为己有,天下第一剑,她觉得依韵才陪使用。更没想过,有一天她会变成这把剑的真正主人。但是,茗虽然震惊,却没有慌乱,更不会在这种场合慌乱失措,她很快压下情绪的波澜,缓缓拔出七彩光华环绕的天地第一剑。

    血战刀影舞极压抑着愤怒的情绪,紧紧盯着赤风马上的依韵。“我跟你,是私仇,挑战的也是你!”

    “赢了茗,时间,地点,随你定。”依韵面无表情的回应,引得周遭看热闹的人一阵热议。许多人觉得依韵太托大,太不把zìyóu联盟四巨头之一的血战刀影舞极放在眼里,这样的回应无异于是把zìyóu联盟都给羞辱了。血战刀影舞极不配直接挑战他,那岂不是说,声名跟他相当的,zìyóu联盟的另外两个巨头也不配?岂不是把整个zìyóu联盟都小看了?即便是出于对zìyóu联盟的尊重,围观的人也认为,正义传说不应该这么回应,而应该亲自迎战。

    “好——既然如此,就让我影舞极领教领教,江湖录称之为小不败的千绝杀!”血战刀影舞极面对茗,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刀。

    天地第一剑上环绕的彩sè光华,伴随茗催动功力,刹那汇聚成一道长达百米的彩光,似剑气,又似剑身突然延长后绽放的光华。依韵不想等太久,茗就不希望让依韵等太久,因为如果持续太久才取得了胜利,等于失败。围观的人群,一个个眼也不眨的紧盯着突然变长的剑,都迫不及待等着一睹天下第一剑的威力!

    剑动,迅快如风,劈斩落下!

    血战刀影舞极没有闪避,因为速度本来就不是他所擅长,血战刀,以硬拼硬的血战扬名江湖,刀本就比剑更擅长硬碰,对手的剑未至,不过剑气,如果就让血战刀不敢迎战,那跟输了没有多少差别,血战刀的威名也不复存在了。所以,茗出手的第一剑就是这样干脆直接的一剑,所以血战刀明明知道茗是要逼他硬拼一记,却也不能不迎战。

    “嗨——”大喊声中,血红sè的血战刀,照着当头劈落的彩sè剑华飞斩迎击!

    红sè的刀气跟彩sè的剑华触碰的刹那——血战刀影舞极喉头一甜,五脏六腑移位般的痛苦难当,与之同时,剑气骤然爆开,化成连绵飞闪的弧形彩光剑气,顷刻间,根本不容血战刀影舞极挥刀格挡,就已经四面八方的劈落在他全身上下……没有剑痕,因为是冲击、破坏经脉内脏型的剑气。

    安静,周围,一片安静。每个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看着结束的迅快的决斗,有很多人希望血战刀影舞极还能有继续挥刀,继续打下去,不希望这场代表zìyóu联盟的决战以如此不堪的结果画上句号。

    血战刀影舞极双手握着刀,静了片刻,但在围观的人眼里,却仿佛一动不动的站了很久,很久……茗的剑,缓缓入鞘,似乎,胜负已分。

    胜负已分——血战刀影舞极张开的嘴里,伴随着源源不断涌出的鲜血。难得的是,他竟然还能够说话,还能够发出让人听清楚的声音。“这就是千绝杀?”

    “不,这不是千绝杀。”茗的神态仍然平静,从容,没有一丝胜利的得意,甚至没有胜利者应有的喜悦,平淡的仿佛,是赢了一场微不足道的切磋比试。

    “呵……好剑……”血战刀影舞极倒下了,倒下的身体犹如一滩泥,不chéngrén形。似乎全身上下一根骨头都没有了,血,混杂着碎肉,碎骨的血浆从他嘴里流出来,流了一滩……

    围观的人群,叹着气,可惜的,遗憾的评论者这场结束太快的决斗。

    “血战刀影舞极不该硬拼天地第一剑,他如果躲开这一剑未必会败的这么快……”

    …………………………………………………………………………

    今天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本章节为祝福小嘛小二郎的可爱宝宝满月之喜。希望盟主小嘛小二郎的宝宝健康成长,聪明伶俐更胜二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