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八十三章 诱惑

第八十三章 诱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八十三章诱惑

    “都是你的了。”金蛇郎君起身走了。金蛇郎君一生波折,体验的都是人心的险恶,他需要一个在庇护下成长的传人,只需要一个能够独自应付江湖险恶的传人。依韵让他很满意,一直如此。依韵随手弹shè剑气,将虚空停顿的金sè木盒打开,确定没有机关暗器和毒,这才收了起来。

    大殿外,一个金蛇山的NPC,早早候着,在前面带路,如来时那样领依韵一路下山。

    金蛇山之行,如此简单,又如此不简单。

    木盒里装的,是金蛇郎君一整套的武功,但不是秘籍,而是内功、剑法、轻功、暗器、毒的全面详细解说,也就是说无法直接修炼,只能够通过这些却摸索理解,自行创造而已。这样的收获却已经让依韵很高兴了,比起西门吹雪的传授,已经详尽的太多、太多。依韵对西天武典的兴趣从来不浓厚,强者是人,而不仅仅是武功。西天武典未必适合他,即使把弑神决用到自修至四十级、五十级时才能够创出更高级别的武功,他也不着急。

    初入江湖的时候他凭借比当时许多门派都低一个层次的中级武功绕指柔剑闯荡江湖,一样成为当时的超一流高手。如今相对于江湖而言,拥有弑神决级别优势的他,又怎么会惧怕西天武典?早学也罢,晚学也罢,最终弑神决的熟练度能够转化为多少级的典级武功等级,看的还是弑神决的级别。

    赤风马嘶鸣中四蹄疾动,正准备走的时候,一把陌生的女人声音传来。“等一等!”

    江湖八卦录近期都是关于正义传说的消息。

    ‘正义传说诈死?神甲山玉面财神惨死正义传说神秘剑气之下,千人护卫团抛尸山林,血仙手非爱为何死在玉面财神身旁?曾经替血仙手非爱铲除敌人无数的神秘人,难道是玉面财神?还是另有其人?神甲山破庙中的和尚为什么惨遭毒手?三个酒醉的猎户是不敢说,还是真的一无所知……’

    ‘正义传说为什么杀死已经同盟的zìyóu联盟四巨头之一?zìyóu联盟巨头血战刀影舞极是为了大局忍耐,还是为心爱的女人向正义联盟拔刀?刚刚促成不久的大同盟会否因此被瓦解?血仙手非爱的势力失去掌门人,没有复仇任务发布的新门派的未来在哪里?zìyóu联盟巨头在暗中挖角?’

    ……

    血战刀门派上下,已经很多天没有人见到他们的掌门人影舞极了。影舞极一直暗恋血仙手非爱是zìyóu联盟里人尽皆知的事情了,若干年来,影舞极的这份爱都没有改变。他的失踪,让血战刀门派上下,一片混乱,人心浮动,猜测不已。但最让人相信的说法,还是血战刀影舞极为了把个人恩怨变成势力斗争,只身一人去了挑战正义传说。

    依韵立马,看着个陌生,气质典雅高贵的女人,远远过来。

    “你好,我叫华茜。”女人说着,语气沉静。见依韵沉默不语,又补充道“我和花无百rì红都跟夏红雨相熟,所以被带到金蛇山这里居住,刚才听人说金蛇郎君来了客人,形貌描述上很像是你……”

    “说。”依韵人不下马,一时也无从分辨真假,他没有见过华茜。

    “能移步吗?前面不远有座小镇,镇子上有悦来客栈,事情说来话长,再者我也想当面敬酒赔罪。”华茜身上没有真空袋,当然不会带了马。依韵拉了她上马,驾马直奔几里外的金蛇镇。镇子不大,人流却不少,但凡仙山灵地附近都有许多村子,这些村子里的NPC都把仙山灵地的仙主视为能够保佑他们的仙人,经常在家里焚香礼拜。因为靠近金蛇山,附近的山林多蛇,大多村子的人的生计都跟蛇有关。金蛇镇的悦来客栈主打的菜式也入乡随俗是各种蛇类汤、菜。

    华茜连续喝干了九杯酒,脸sè微微泛红,但说话的声音仍然沉稳,神志仍然清醒。“我知道这显得很可笑,但是,我只能以此表达歉疚之意。”依韵沉默的听着,等待华茜的主题。“当初我因为妹妹的原因,被迫对一品堂下毒,坦白说,那次是准备了很多年的计划。花无百rì红真的对那件事情一无所知……后来我多方打听,总算掌握了一点有价值的消息,是一个叫做雾里听水的女人在主持针对一品堂的事情,这个人经常出没在大理城的胭脂楼,跟胭脂楼的老板关系很熟稔。”

    “继续。”依韵喝着酒,神情淡然的吃着蛇肉。

    “我知道,一品堂的覆灭是因为我。可是,我不是武林中人,即使死了又能怎么样呢?也不足以消一品堂的恨,所以我不想说什么愿意一死偿还歉疚的话。我只能够尽可能的找寻背后主使者的消息,我做这些并不是希望得到一品堂和您的原谅。我只是希望您能帮帮花无百rì红,她是真心爱着厉的,事情也跟她真的没有关系。自从厉杀了她后,她主动联系了厉好几次,可是厉都不理她。您能不能帮帮忙,帮忙跟厉说一声,请他不要迁怒花无百rì红,不要因为我的关系误会了一个真心深爱他的女人。”

    “再说吧。”依韵放下锭银子,起身时,华茜急忙站起,红着的眼眶湿润的随时都会流下眼泪,苦苦哀求。“真的跟花无百rì红无关,请你帮帮忙,她现在像个活死人,总是不说话,一个人在屋里,四门不出,只是哭……”

    “事情没有结束之前我无法确定你的话,厉的xìng情很极端,根本不会考虑你们的言辞真假。再有武功恢复卷轴的时候我会派人送一张给花无百rì红,她如果想得到厉的原谅很简单,让幕后黑手全部原形毕露,让一品堂的人都愿意原谅她。”依韵推门出去,华茜也没有再呼喊挽留,有这句话,有这个能够帮助花无百rì红重新振作的方法,那、就够了……

    茗腰悬随缘,脚步匆匆的行走在破邪城人声鼎沸,繁华热闹的街道上。她走过的地方,人群的目光都被剑鞘上两个‘随缘’的光字形成的特殊耀眼光环吸引了目光。江湖上没有比随缘更出名的剑,因为随缘是一把系统定义的,天地第一剑。上一个天地第一凶兽桀骜的强大不可战胜,至今还让江湖中人无法忘记。这把天地第一剑,江湖中人相信也绝对不会轻易被江湖忘记。

    因为随缘,茗的声威大震。江湖录在随缘诞生的系统公告后,详细的披露了茗江湖生涯的详细,而江湖中人也因为随缘主动而好奇的了解茗这个老江湖。

    ‘正所谓怀璧其罪,天地第一剑之主,茗有没有据有此剑的资格?老江湖的神话在武林大会上被粉碎瓦解,曾经让江湖中人相信,出道江湖的过大时间跨度距离会造就后江湖时代的高手不可能超越和战胜的实际属xìng值,但在武林大会上,江湖中人恍然发觉,原来很多的老江湖,并没有如理论上那样长期以往坚持不懈的修炼实际属xìng值,他们的领先原来很有限!那么,随缘的得主是一个什么样的老江湖呢?天机眼为你披露……’

    ‘天地第一剑得主茗,出道江湖未曾一败……正义传说在三界开启前就曾言,茗是其座下唯一、武功成就最有可能超越他的人……’

    ‘茗跟随正义传说若干年,只因为数百年前的一句诺言,她未必是天下第一剑道高手,却一定是天下第一信守诺言之人……’

    悦来客栈,天字号的包间里,妖瞳独自一人端坐桌前,静静喝着茶水,看着已经看过几次的江湖录。

    茗来的时候,是一个人进来的。妖瞳抬脸,望着她,微微一笑。“江湖早就应该真正认识你,一直在依韵的威名掩盖之下黯淡无光,让江湖忽略了你。”

    “这不重要,我对声名的兴趣不浓厚。”茗坐在桌前,没有久违相见的欣喜和激动,因为妖瞳无法再说美丽的谎言,她也早已经无法继续相信妖瞳口中的,美丽的谎言。更因为,妖瞳来的不是时候。

    “这就是天地第一剑?”妖瞳望着茗握在手里,摆放桌上的随缘。

    “是。”

    “我能不能看看?”妖瞳没有看剑,而是笑吟吟的注视着茗。

    “不能。”茗拒绝的很干脆。

    “因为不是你的剑?”妖瞳晒然一笑,jīng致美丽的脸上,露出别有深意的微笑。

    “因为它关系着天煞坛的所有权。”茗无动于衷,神情语气仍旧如平时一样平静,仿佛妖瞳笑容里的别有深意,她根本没有读懂。

    “它跟你很般配,你也很应该拥有它。”妖瞳仍旧笑着,只是语气变的认真了许多。茗淡淡然一笑。“我说过,如果你见我,就不要跟我谈论不需要谈论的话题。”

    “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依韵很应该把它送给你。”妖瞳端起茶杯,颇觉失望,这已经是她第七次游说茗了,但结果仍然是这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