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八十二章 金蛇山

第八十二章 金蛇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八十二章金蛇山

    “何方狂徒!敢杀玉面财神,不把我们千人护卫团放在眼里吗?”山下,飞奔上来的那些人影,每一个的衣着都很有特sè。别说不像江湖高手,甚至连江湖中人都不像。每个人都穿着白袍,带着镶嵌了宝石的儒帽,身上挂着镶嵌了宝石的昂贵金属做的饰物,从头到脚,无处不闪光,那种光芒几乎能追得上玉面财神了。

    依韵举剑,遥指飞奔过来的那些人影,紫衫嘻嘻笑着,在一旁数数。“一个……七个……十四个……嘻嘻……三百八十七个……”

    剑指的方向,飞奔过来的人的杀气全化成了杀气之剑,刹那刺穿了那人的身体,同时还有深紫sè的剑魔飞剑气连续不绝的飞shè而出……于是,飞奔从山上的人,迟迟没有能够跑近到依韵面前的。气势汹汹的千人队,最后挣扎着重伤没死的只有三十七个,其中有绝大多数都是杀气弱的浑水摸鱼之徒,有几个是武功修为很出众,没有被杀气之剑一击毙命的。

    深紫sè的剑魔飞剑气接连shè杀了三十四个重伤的人,剩下的三个,挣扎着,试图爬走,惊恐的头冒冷汗,嘴里乱叫。“啊,正义传说,是正义传说啊——我不要死,不要死!别杀我,别杀我,别杀我——”

    深紫sè的北落紫霄剑,一闪,飞插在那三个重伤,挣扎爬动的人面前,散放着浓烈的杀气,流动着幽幽的,深紫sè的光亮……

    “玉面财神的总坛装备是哪里来的?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或者留下修为,或者留下身上的总坛装备就可以走。”

    “不知道,我不知道,就知道他跟新地狱的人好像有什么关系,别的不知道,他从来没说过啊!他喜欢装神秘,从不提钱和装备怎么来的!我就知道这么多,求求你饶了我,我有眼不识泰山……”那人忙不迭的求饶同时,迫不及待的脱下身上的总坛装备,选择了要修为而不要那一身价值高昂的强化总坛装备,由此依韵判断,这个人的弑神决一定自修过一些级别,否则应该不会为了可消点武功级别而舍弃如此昂贵的一身装备。

    金钱和可消点武功级别向来是个两难的选择,但是如果用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得到的一套强化总坛装备对比用时间确定能够得到的可消点武功级别,选择装备的比例或许能够接近百分之百。第二个、第三个人的回答都差不多,他们都是为了总坛强化装备才立约成为玉面财神护卫队的,对玉面财神的事情知道的很少。这两个人选择了要装备,不要修为。

    紫衫捡取那些护卫队死亡留下的总坛装备回来时,笑嘻嘻的扑依韵怀里。“我叫人跟踪玉面财神了咧!”

    “适当的时候叫茗派人接替,玉面财神跟黎姿脱不了关系。”依韵心知肚明,江湖上能有如此多总坛装备储备的,只有他自己,喜儿的总坛装备不会留太多,都会尽可能的派发给灵鹫宫的高手。黎姿为人谨慎狡猾,绝不会让手下有机会私吞强化总坛装备,如此数量众多的总坛强化装备只有黎姿能从弄的出来。

    “怎么处理黎姿咧?”

    “管方一家人有事可做了。黎姿的**已经膨胀到他自己也控制不住的地步,过去他从中赚点小钱我不理会,但我说过这些强化总坛装备绝不能流入江湖,现在他连这禁令都已经不听了。”依韵颇觉可惜,这就是时间的力量,也是**的力量。曾经的黎姿满足于逍遥快活,有大群的漂亮女奴隶,有大群魔族战士当手下。如今,长久满足于这些让黎姿已经变的疯狂。俨然忘记,疯狂往往是灭亡的前奏。

    “嘻嘻,依韵依韵,我去处理吧!”紫衫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一副兴致勃勃,乐趣无穷的模样。“你对新地狱的情况一无所知。”紫衫嘻嘻一笑“你就说嘛,想让黎姿怎么样,保证漂亮的掏光他的老底,把咱们的东西都拿回来。”依韵思量片刻,终于点头答应。“让他一无所有,如果因此含恨有心报复,那就杀了。金蛇山你不去了?”

    “新地狱比金蛇山好玩多了哩!”紫衫喜滋滋的幻想着新地狱的景象,那里,不是一般江湖中人能够轻易进入的地方,一般江湖中人即使进去了,也难以在里面生存。因为新地狱的魔族会攻击未经许可涉足进去的江湖中人,历来只有喜儿和依韵手下的人,凭借大魔王印记才能够畅通无阻。“依韵,你去金蛇山拜师吗?”

    “金蛇郎君不会收我当徒弟,能指点一二就不错了,初始福缘注定了我再怎么得这类NPC的认可也不可能拜师。”依韵说罢,骑上赤风马,紫衫去金蛇山依韵估计也很难有什么收获,金蛇郎君不会仅凭紫衫的福缘就收她为徒弟,仙界的诸多剑神中,收徒弟条件最低的大约就是神剑山庄的谢晓峰了。因此紫衫不去金蛇山,依韵也觉得无所谓。“魔神令,你带在身上新地狱的魔族都认识,遇到麻烦找漆黑大魔王。”

    “好咧!”紫衫喜不胜收的把牌子挂在腰上,仿佛人已经到了新地狱似得。“我去了哩!”看着紫衫骑着紫霄马飞驰而去,依韵颇觉疑惑,是什么吸引了紫衫,能让她放下东天极乐的事情走这一趟漫长的路?仅仅是对新地狱好奇?

    金蛇山,近在咫尺。依韵恐怕横生枝节,收起赤风马,徒步奔走上山。走上山脚没多久,金蛇山的NPC弟子就拦住依韵去路,见到金蛇郎君在金盒子里留下的卡片后,便有一人领着依韵上山。路上,依韵发现山上到处都是金灿灿的小金蛇带领的,一群群形sè各异的毒蛇,俨然是金蛇山上的巡逻和方位力量,引路的NPC告诉依韵,如果没有金蛇山的人带路,这些蛇就会攻击擅自闯上山的外人。

    “贵客请,仙主就在里面。”

    依韵驻足大殿门外,打量了一阵周围的情形,观察了半晌意识中大殿里的那条灵魂波动,确定杀气平稳,没有异常的波动后,这才推门而入。

    “哼,来了这里还担心有埋伏,不愧是能把三界搅成一团混乱的人。”大殿里,端坐着一个神情冷沉,棱角分明的男人,他的目光十分张扬,没有丝毫内敛的厚重,有的只是,如同出鞘宝剑般的逼人锋芒。他穿一身金袍,上面锈的都是一条条的金sè小蛇,头戴一顶金蛇冠,就连脚上的鞋,也是犹如扩大型的金蛇锥。依韵盯着金蛇郎君的鞋,看了很久。“你对我的鞋很感兴趣?”

    “我猜它能像金蛇锥一样拐弯。”依韵淡淡然说着,取出那两个铁盒,还有最后的金盒。铁盒完好无损,金蛇郎君检查片刻,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盒子没有开启过,这本来就是允许依韵上山喝酒的条件之一。所以,仙山灵地的侍女也端上来了酒,蛇泡制的酒。依韵喝了一点,确定没毒,才一口喝干。

    “人比蛇可怕,人心复杂,残忍。”金蛇郎君望着杯子里的酒,冷冷的笑。“这些蛇都是金蛇山的。”

    “夏红雨看来不是太让你满意。”依韵放下酒杯,金蛇郎君的想法不出他的预料,因为人心最可怕,所以,能够应付最可怕人心的人,才是真正强大的人。夏红雨如果让他非常满意,金蛇郎君就不会在孤独的埋葬之地留下见面的信物。

    “女人的心最不可期待,情是人的弱点,更是女人的弱点。女人为爱人不惜一切,因此舍弃父母的亲情同时又是最冷酷的无情。至情,无情,就像——”

    “铜钱的正反面。”依韵淡然接话,金蛇郎君脸上的笑意,更浓。“我听说西门吹雪很看得起你。”

    “西门吹雪的剑很强,而你的剑迅而灵动。过去的金蛇剑法在速度超过一定程度的时候,变化已经跟不上速度。夏红雨的剑法已经不存在这种问题。”依韵坦然谈论个人对剑法的见解,金蛇郎君不置可否。“剑法,暗器,毒,身法,你选择一样。”

    “我能不能选你的内功心法?”新的系统变化,内功的加成会影响实际属xìng值的修炼速度,毫无疑问,江湖进入了新时代,融汇自创武功心法也随之发生变化。依韵的紫霄剑诀是一整套的武功总决,里面包含的内功,身法,剑法。其实都脱胎于金蛇剑法总决,但改变最多的是剑法,改变最少的是内功心法,金蛇郎君的内功心法无论是加成属xìng,还是内力凝聚度、运转速度,持续运转能力非常适合依韵所需。

    金sè的木盒,从金蛇郎君手里飞shè而出——依韵伸手一点,木盒凌空一顿,震飞了木盒后面那两枚还没有来得及发动的金蛇锥,金蛇锥是会拐弯的暗器,如果木盒没有受阻,这两枚金蛇锥就会从木盒后面突然shè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