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七十九章 神甲山

第七十九章 神甲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但系统公告里,最让江湖各大势力,各大门派在意的,反而是自创武功的难度提升,强化门派的归属感。过去门派对派中弟子缺乏牢固的控制能力,就因为自创武功的存在,只要可消点武功级别满了的江湖中人就能通过自创武功对门派武功略加修改,换个名字,堂而皇之的逃脱背叛门派后会受到的剥夺武功处罚,对于可消点武功级别满的人而言,叛派处罚名存实亡。

    这也是江湖各大势力在西天极乐出世后,迅速流失的原因所在。强化门派归属感,意味着叛派惩罚重新成为门派掌门人,副掌门人,长老所拥有权力变的名副其实,除非是那些非同寻常的高手,否则根本不可能对已经成型的门派武功进行本质xìng变化的自创。几乎可以说,强化门派归属感,直接拯救了人员流失越来越快的几大势力。

    江湖各门各派的弟子,都在懊悔不迭的唉声叹气。

    “哎……早跟着离派就好了,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

    一些早就已经自创修改了门派武功的人则暗自窃喜,庆幸自己最初的英明。

    孤独的埋葬之地,已经变的不孤独,丛丛奔走来往的武当隐士,从山崖上,踏着河流波浪,围攻山洞前的依韵和紫衫。紫衫嘻嘻笑着,手里的北落紫衫挥动的不多,运转了沾衣十八跌的她乐颠颠的当盾牌,专门撞向围攻过来,敌人最密集的人群,一把把迅快凶猛的剑,无一能够突破沾衣十八跌的卸劲神效,虽然这种状态的紫衫也很难杀伤敌人,诸多杀伤力强大的本事都不能够施展,但是依韵的剑,却能够因此毫无压力的屠杀敌人。

    刚开始的时候,依韵挥舞全力以赴、充满杀伤力的剑击同时,试图融汇剑魔飞剑气还根本不可能,但慢慢的,有紫衫的帮助,两人边跟武当隐士交战边商量琢磨,很快这件困难的事情就慢慢变成了现实,每一剑挥动的时候,力尽的同时,剑魔飞剑气完美如意的衔接剑招,飞shè而出。如此一来,依韵的一剑几乎等于两剑,实战杀伤力的提升不言而喻。

    这样的想法依韵很早就有了,剑魔飞剑气固然很强,但如果只能用于远距离杀伤敌人,等于在近身交战的时候没有了价值,施展剑魔飞剑气的同时,能不能衔接近身交战的剑击?依韵的jīng神力足以做到同时cāo纵,但难的是,经脉同时流动的气劲是有限的。依韵思量着用均分流动气劲的方式实现,等于减弱了出剑和剑魔飞剑气的杀伤力,但这一点以内多重剑劲的原因,不存在影响。即使没有多重剑劲,被依韵一剑斩中而不死的人,大概也只有沾衣十八跌,或者是功力高出太多的西天极乐强大NPC。

    紫衫的帮助下,依韵很快实现了分流气劲,挥剑同时还能够施放剑魔飞剑气的构想。

    北落紫霄割断个从山崖上突袭落下的武当隐士咽喉同时,剑魔飞剑气飞shè洞穿个从水里一跃而出,人剑合一撞过来的武当隐士心脏。一剑双杀,第二杀可近可远,实战的效果让依韵非常满意。“盾牌变剑。”运用纯属后,依韵已经不需要在继续试招,游走于武当隐士之间,游刃有余。“不咧!就要当盾哩。”紫衫兴致勃勃的东奔西走,始终环绕在依韵周围,好整以暇的只管运转沾衣十八跌,看着一把把剑刺过来、砍过来却丝毫伤不着自己,她觉得忒好玩了!

    快剑刺到的时候,紫衫偏着脸庞,主动朝剑头撞过去,剑触及她的护内劲时,力量尽数被卸,与之同时紫衫手里的北落紫衫挥动,洞穿了那武当隐士的心脏。“嘻嘻,不死之身的无敌感觉咧!”紫衫乐颠颠的伸展开四肢,享受着沾衣十八跌带来的,犹如不死之身的畅快感觉……

    “嘻嘻,依韵你什么时候去金蛇山咧?我也要去。”紫衫坐在河边,赤着的小腿一下下的踢打着水浪,自在惬意。“现在。”依韵微微一笑,择rì不如撞rì,剑魔飞剑气结合近身战斗的问题已经解决,眼前闲着无事,何必再挑时间。紫衫一蹦跳到依韵背上,嘻嘻笑着抱紧他脖子。“随缘剑咧?”

    “从茗的描述剑很适合她用,归她了。一直以来她用的都是临时武器,难得找到把适合她路数的神兵。”依韵抱着紫衫跃上崖,丢出真空袋,打开后,里头走出jīng神抖擞的紫霄马,依韵坐上马背,如往常那样伸手拉了紫衫上马,在身前坐稳,说了目的地,便随意抓着缰绳,任由紫霄马载着他们奔向金蛇山。

    江湖上的地方,很少有紫霄马没去过的,平时紫霄马大多跟着紫衫,赤风马跟着依韵。紫衫没事的时候经常放紫霄马独自外出,又教它记忆地图,说大地被紫霄马跑遍了或许夸张,但凡地图上有的地方它都曾经去过,那就一点都不夸张。紫衫让紫霄马学会这种本领的理由很简单,这样她外出的时候就可以坐在马背上做别的事情。

    “嘻嘻,这次系统变化真好,流失的人员少很多了咧!武馆系统也修改啦,门派武功不能通过等级转化系统变成武馆的武功,门派武功自创现在很难咧。江湖上的高手又要重新修正武功了,我帮你自创了一套新内功秘籍咧,看看合不合适?”依韵甚至不知道紫衫是什么时候创出来的,但学习了秘籍,从秘籍的属xìng加成来看,十分符合他的需求。“内力流动速度和连续供给的稳定xìng差了些,一个关键时刻内力提不起来的实战流是残缺的。”

    紫衫嘻嘻一笑。“你先学着嘛,修改完美好难咧,我再慢慢创。”紫衫不疾不徐的分心都用,融汇自创着的同时,嘻嘻笑手指远处只见轮廓的一座山。“依韵依韵,你看你看,那座山的形状好像指甲耶!”那座山依韵曾经经过,外形的确奇特,上下远看接近一样宽,顶部也不是尖的,而是近似弧形的形状。“神甲山。”

    这是一座江湖中的名山,人称神甲山,因为其形违背常理,被江湖中人称之为神一样的指甲山。“咦?这里就是神甲山咧……听说神甲山里藏着神奇的宝物,所以才会这么神奇,依韵依韵,我们上去逛逛好不好?”“……”依韵沉默。紫衫笑嘻嘻的摇他胳膊。“好嘛好嘛……我饿了,我想吃野猪肉,新鲜的野猪肉!”

    紫霄马一听见这话,立即掉头飞奔神甲山,早成jīng了它知道,当紫衫使出这一招的时候,不管是吃什么,依韵都会答应……

    神甲山上,有不少村落,大多都是退隐江湖的人在这里居住,这些人闲暇之余,长长聚集在一起谈天说地,但谈的最多的,还是昔rì的江湖经历。

    “当年进攻魔神门,要不是我没有带替身娃娃就不会死在孔宣手上,想当初锤王呆跟我切磋比试也打了五百多招才分出胜负……”

    “是啊,当年要不是我没带替身娃娃,武林大会前十名不敢说,决定百强高手里肯定有我!像当初在仙界我可是千场切磋不败的人之一呢,神话传说知道我的声名,还主动约我比试练招……”

    大多数退隐的江湖中人提起昔rì过往,都是一脸的唏嘘感叹,酒馆的老板早就听厌了,但从来不会说扫兴的话,因为他喜欢这些人闲着无事就来酒馆打发时间,不管他听的有多厌烦,也会让自己保持笑脸。

    一个身穿黑衣的人,走进酒馆。“照例,五道素菜,送山顶破庙,还有这封书信。”

    酒馆老板高兴的收起黑衣人给的赏银,这是个透着神秘,古怪又豪爽的客人,多少年来,差不多每个月都会来这里一次,每一次都是五道素菜送上山顶的破庙,外加一封书信,书信有时厚,有时薄。酒馆的老板不知道这个黑衣女人跟山顶破庙里的和尚有什么关系,但他觉得奇怪,这个黑衣女人为什么不自己去呢?

    黑衣女人交代罢,少见的开了间客房,点了酒菜,上楼入屋了。酒馆的老板一路带着做好的酒菜爬上山顶,气喘吁吁的揪着衣领,让凉风灌进里头,凉爽凉爽燥热的身体。庙是破庙,倒了一面围墙,里头的和尚也不修补,任由这庙破烂不堪。庙里头,只有一尊泥巴的佛像,佛像下,火盆里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过香火。

    偏偏有一个蓝布,光头的和尚,盘膝打坐,一年年,已经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少年。

    这间破庙里,由始至终都只有这一个和尚,神甲山的人都知道他叫——闭口禅小古。一个奇怪透顶的人,不在少林当和尚,不在大庙当和尚,却在这种破庙一个人当和尚。

    酒馆老板摆放酒菜,留下书信,一言不发的掉头下山。不是他没有礼貌,而是他知道,这个和尚从来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