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七十一章 金袍四剑

第七十一章 金袍四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可名原本无话可说,她从来都知道依韵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她跟依韵,似乎也从来都不是朋友。可是,她必须说点什么,这种被利用的感觉,让人难以心平气和,从容坦然的接受。今天这些是NPC,但如果不是NPC呢?一样的,如果那几个非NPC的江湖高手也内力消耗过度呢?依韵仍然会让正义联盟的人途中伏击,茗仍然会毫不留情的杀死那些全无反击之力的人!

    “江湖险恶,江湖事纷杂多变。西暮山但行仁道,兼顾所能兼顾,任风雨侵袭,我自巍然不动。眼前的事情也不过是仁道途中的一次考验罢了。”

    沉默,但在沉默中,去有一双双,握紧的拳头。那是愤怒,在沉默中压抑的愤怒,压抑的愤怒就像火药,有一天被点燃的时候,就会爆发,火药越多,爆发的时候越可怕。

    “我受够了!”激愤的那个男人,竭斯底里的激怒吼叫,挥拳踢足,仿佛身边有看不见的,该死的恶鬼一样。“粗茶淡饭我可以不在乎,看着该死的人不能杀我可以接受,被江湖中人嘲笑是被洗脑追逐幻想乌托邦的白痴我可以当听不到,什么也得不到我可以忍受……但是我不是傻瓜!也不想当一个傻瓜!什么正义传说,他就是该死的魔头;什么不管任何理由的杀戮都是罪?多少混蛋该死的家伙本来就该杀!你继续走你的白痴仁道吧。爷不奉陪了!你走不走?今天开始我要走自己的仁道,杀该杀的人,救该救的人,这才是仁!”

    被问的,是那人的朋友,他迟疑了片刻,对可名说了一声“对不起……”,站到了朋友的身边。他不想跟朋友分开,也确实受够了仁道的路。“你们走不去?还要当傻瓜吗?啊——”

    一群人,又愤怒,又努力的尝试让自己平静,但内心的怒火,始终在燃烧着,难以浇灭。

    可名叹了口气。这样的离别,她已经经历了很多。西暮山入世的时候她带了五十个人。现在就剩眼前的十五个,她从来不敢肯定这十五个人里又能有几个人,会一起走下去,走多久。但此时此刻,可名还是觉得不能够不说话,不能够沉默。

    “杀戮的本源,是愤怒。是仇恨……是以自己为评判一切的至高神在判决别人的生死,定义别人的罪。有的人。因为被占了练功点认为对方该死,把自己损失一会的练功效率看的比别人一身修为还重要;有的人。因为喜欢的人拒绝自己就认为对方该死,把自己的情感视为别人理所当然必须回应和接受的东西;有的人,因为一次大型任务分的报酬少了十两银子,拔剑杀人,把十两银子看的比别人一身修为更重要;有的人,为了惩罚一个占了另一个人一点点便宜的恶人,以行侠仗义的名义铲恶锄奸,判别人死刑;有的人,因为自己爱喝酒,请喝酒而被同桌一个不喝酒的人拒绝接受而一怒拔剑杀人……”

    可名的目光,扫过一张张愤怒、或者被触动而挣扎犹豫的脸上。“这些,你们这些年看到了很多,体会了很多。你所谓的行侠仗义,跟这些人又有什么区别呢?用你心中的规则和认定,评判所有的一切,定义所有的善与恶,用比别人更强大的武功剥夺别人一身苦苦修炼,流血流汗才积累的修为。杀戮是罪,任何理由和借口的杀戮,都是罪。所谓的行侠仗义也不例外,消弭罪的,不是以杀止杀,杀只能造就更多的杀;仁道无法改变一切,也没有任何道能够改变一切,但仁道的路上,自然而然的会唤起很多人的善,让很多人在准备杀人的时候,想一想,他是否非得把对方杀死不可。这么多年的路上,你们也见到很多冲动的人,明白了何为仁道,他们学会了用力所能及的谅解和宽容,减少剑下的杀孽。行侠仗义的杀什么时候让唤起被杀者的仁了?留下的只有仇恨,仁者之剑留下的不是仇恨,即使现在,眼前——也没有留下仇恨。”

    可名手指一地NPC的尸体,她的话,让一些人内心的愤怒,平息了下来。因为她们都记得这些,都想起了这些。是的,江湖中有很多杀戮是荒唐可笑的;是的,江湖中有很多人耻笑西暮山,但是也有很多人,记住了仁道,他们是无法如他们一样为此走上没有终点的仁道上,但那些人都用力所能及的仁者之心,尽量的少杀人,尽量避免挥出本可以不杀人的致命之剑。

    “这些话我早就听够了!你们还想听下去?”决意弃道而去的人,扫视十几个同门一圈,看见了片刻前的愤怒,都变成了犹豫,他知道,这些人是不会走的了。本答应随他离开的朋友,这时候轻声说了句带着明显劝说的以意味的话。“你真舍得修炼了两百年的仁道意境?一旦起了杀心,仁道意境就算白修炼了啊……”那人愤然斥责“你不走就算了!哼,我是浪费了两百年,所以不想继续浪费时间!”他说着,愤然拂袖而去,那个劝阻他的人,忙不迭对可名再一次说了句“副掌门对不起,我不能丢下他……”说罢,也丢下了仁者之剑,追着那人去了……

    十五个人,变成了十三个。可名默然无语,暮色总说:一切随缘,当离就离,当聚则聚,勉强挽留未必是好,不挽留或许对于离开的人是好。心中的道从来不是勉强而行的,而是随缘随心所至的结果,言语左右留得一时,又何尝不是浪费了他们的时间,左右了他们本心而生的道呢?

    可名总以为暮色这番话是符合道法自然境界的,却偏偏在一些时候。不由自主的希望劝说挽留那些有离去之意的同门。这种矛盾,可名曾经对暮色诉说过,暮色却只是微笑的说:师姐的本心如此,又何必强求不说,道法自然,便是行所信之事罢了。

    “愿他们在心中的道上,无怨无悔。我们走吧……”

    留下的十二个人,如可名一样。对着那两个离开的背影,由衷说了一句祝福的话语。“愿他么在心中的道上,无怨无悔。”便跟着可名,继续走上眼前那条,通往没有尽头方向的历练之路……

    追杀的武当隐士死完了,西天极乐的众多战佛弟子也死完了,剩下的那些追杀者。各有所求,根本不可能齐心协力的一起合作。失去武当隐士的引导方向。马慢的他们也根本追不上依韵和剑如颜。

    “又得到了点清静时光。”剑如颜感慨的眺望夜空的星辰,明月,这种在紧张的追杀激战之后,彻底的短暂放松,尤其让人觉得珍贵享受。可是,想起西暮山的人见到茗之后的情景,她又觉得。依韵实在是个恶魔。连西暮山的人都利用,还利用的这么彻底。好像一点都不尊重无血仁道。“我经常会钦佩你,可是。也经常会鄙视你。这两种情绪都是发自内心的,我真希望你能少做一点让我鄙视的事情,至少在我眼前不做也好。”

    “我希望烟花永远绽放璀璨的美丽。”依韵面无表情的回了这么一句,他没有如剑如颜那样欣赏夜空的星月,他看着前方的路,并不觉得有什么快乐值得享受。

    “西暮山的无血仁道……让我很钦佩,真的,甚至有一种冲动,加入她们。”

    “我不会阻止。”

    “冲动而已。”剑如颜自嘲的一笑,是的,冲动而已,因为她很清楚,她不是那样的人,也走不了那样的道。“虽然走不了那样的仁道,但是我也希望尽可能的尊重他们。”

    “我很尊重无血仁道。”

    “有说服力吗?”

    “道不同,能给予的尊重自然是有限的。你知道从西暮山入世起,茗主持安排了多少次杀死试图报复西暮山弟子的阴谋和伏击?”依韵的话让剑如颜惊愕不已。“谁会报复西暮山的人?疯子吗?”“因为被西暮山阻扰了复仇良机的江湖人,迁怒仇恨西暮山,一点也不奇怪。”依韵语气淡然,丝毫没有剑如颜的不平。

    “但是,这跟你利用可名有关系?”

    “我比你更希望可名坚定不移的在仁道路上一直走下去。”依韵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不想说。

    道就是如此,各有各道。黑子的道,也会遇到一些用心良苦的好意被误解,仇恨的时候。因此就弃道?每一条道上,都有不可回避的不如意,都有能让人痛苦的刺伤,因此而弃道,那么,没有一条道能够走的长远。知求道之苦,之艰辛的人,因此才有,难得糊涂,无知是福,求道不如无道之类的说法,这类说法流传甚广。但在依韵眼里,那些都是没有坚定求道意志,无法忍受求道险阻的失败者的颓废安慰。

    求道远行,必将有所得,有所失去。得其所得,失其所失。得尽一切而从不失去,从来都只是求道者的幻想。世间没有那样的道,西天极乐的如来也得为佛道失去七情六欲,又哪里有什么道能够得尽所有。择道不过是选择出那条,自己愿意为得到而接受必然失去之物的路而已。

    可名不是依韵的朋友,似乎从来都不是,但在仁道路上的可名也不可能是依韵的敌人。依韵的敌人只有一种,那些,会让他死、为求让他痛苦和失去而在行动的人。一个不可能杀人的仁道中人,不可能会是他的敌人。

    剑如颜想了一阵西暮山的事情,回忆了一阵可名的剑。“可名变的更强了……”“仁者无敌,可以是无敌,也可以是没有敌人。仁者本来就不是敌人,自找不在的傻瓜才把仁者视为敌人。”依韵晒然失笑,剑如颜却冷着脸。“你才是傻瓜。”

    星月照耀的朦胧光辉下,孤寂的坦荡官道,一红,一紫两匹马,飞驰疾走……

    西天极乐,剑佛踏。

    四个身穿金色袈裟的剑佛弟子,一齐请命。“弟子愿追回天煞舍利!”

    沉默的剑佛没有睁开双眼,轻飘飘的声音,在塔顶的墙壁之间回荡,回响。“一切随缘。”

    “师父,坐等消息是随缘,出西天极乐追天煞舍利亦是随缘。”那四个身穿金色袈裟的,是剑佛座下NPC弟子中最强的四个,距离成佛不过一步之遥,修炼的也是剑佛真传的西天剑典,本不该出西天极乐,但剑佛的剑,倾注了剑佛门下弟子五千年的心血,眼看剑魂现世却不能灌入剑体最终成剑,他们也顾不得以自己的身份出西天极乐妥不妥当了。

    “阿弥陀佛,那就,随缘吧……”

    四剑佛长座面面相觑,沉默的退了出去,一路下塔,领着大群剑佛门下弟子,直出西天极乐,踏入凡尘……

    逍遥山。

    狂过收拾着包袱,因为这天蓦然奉命出去了,逍遥子也应西天极乐之请出山了。他想重出江湖很多年了,但每次提起,就被蓦然狠狠揪着耳朵,一顿臭骂。当初他独闯天机派,大闹天机大殿后,未免他再胡闹,蓦然和逍遥子一直看的很紧。这一次,蓦然离开的时候逍遥子还没有受到邀请,事出突然,机会难得。

    狂过背起包袱,一路下山,在山脚望了高耸入云的逍遥山孤峰一阵,嘿的咧嘴一笑。“老婆大人,等着看我重出江湖后如何风云再起!这一次,我一定要名扬天下,威震江湖!”

    骑上宝马飞奔远离逍遥山的路上,狂过传音入密霸天。“王八蛋你等着!我狂过重出江湖了——很快取你狗命!”

    “哼,凭你想杀我?等你什么能过得了中魔圣地数百万弟子的拦截,能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再说吧!狂过,你就是个愚蠢的莽夫,这辈子都别想杀我!有本事,在江湖上闯出名头,带着能灭中魔圣地的人来找我!到时候,单挑还是灭派,都随你。”

    ………………………………………………………………………………

    第二章,四千字加更章节,补盟主:黑暗传说的第九章。

    晚上还有一章三千字章节。

    本月至今仍然每天更新万字:求月票推荐票支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