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八章 另一种孤独

第六十八章 另一种孤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绕指柔走出树林的时候,正看见一团模糊的红影从面前的大道上飞闪掠过,这时她才知道依韵退走的原因。“奇怪,喜疯子一个人动手?”绕指柔飞身没入大道另一边的林地,一路飞奔疾走,找寻捷径。心里却一直琢磨着夏红雨刚才突然受伤的状况,始终没想到有什么意境特效的能力如此恐怖离奇。“难道……是像剑神那类的意境特效?”

    自从武功失去特效,剑神称号的能力发生了变化,江湖上修炼剑神称号的人最多,因此剑神称号的能力早就是公开的信息。剑神称号具备剑气杀伤力、凝聚力、杀伤面积提升的能力,因此,江湖上已知的众多剑神称号获得者中,以不败传说的剑气杀伤力、凝聚度、杀伤面积为最,其次是享誉江湖几百年的昔日人间第一高手金刚。

    诸如此类的称号能力有很多,但从来没有一种,离奇的能够隔空,毫无征兆、不需要击中对方就生效、并且具备如此恐怖杀伤力的称号能力。绕指柔揣摩猜测,却始终无从确定,江湖上修炼剑尊路线的人早就几乎绝迹了,依韵的凶名带动下,近几十年内冒出了不少,但从剑尊进化为剑魔的,少之又少,能力本就是江湖中的相对隐秘。

    紫霄马背上的依韵失血过多,伤药的效果虽然让外伤恢复的很快,但受创的经脉却至少需要几天时间才能痊愈。眼下并不适合跟喜儿交手,左手剑虽然也不算慢,但毕竟不如右手剑迅快。紫霄马早就成精了,见势不妙躲进树林,察觉到喜儿赤兔马的接近又蹦出来。依韵穿上具备隐藏作用的银灰色披袍,拍了拍紫霄马头,淡淡然道“怎么走,交给你决定。”

    紫霄马没有让依韵失望。它跑进了水地。当初天下各处连绵下雨,许许多多地方都变成水地,积水的情况至今没有改善多少。走水地,当然是最适合摆脱追击的方式,因为不会留下蹄印,气息也容易被水吸收。紫霄马在水地里奔走的十分欢快,欢快的让依韵忍不住疑心。走水地到底是紫霄马为摆脱追击考虑呢,还是因为它本身也喜欢玩水?

    山中。水潭。紫霄马将依韵撂在瀑布下,自顾在水潭里洗澡,末了,跳上岸,自顾吃草,歇息。躺在瀑布下石头上的依韵静静运功疗伤,他的内功属性在水里。尤其是寒冷的水里,更有助于恢复伤势。一阵阵马蹄声由远至近。赤风马一路找到了这里,看见紫霄马它兴奋的撒蹄跑近。紫霄马却嫌恶的跑开,扭头望着水潭低声嘶鸣,聪明的赤风马当即踱入水潭,自觉的清洗一身泥污。

    “紫霄马跟着紫衫太久,养成了不少好习惯。”剑如颜翻身下马,一跃,足踏水波,撞进激流瀑布,落在依韵躺着的石头上,上下打量依韵半晌,晒然一笑。“还行,没缺胳膊少腿。”

    “就算缺,也早接好了。”依韵忘了眼甩摆一头湿法,仰面任由瀑布水流冲刷,神态惬意的剑如颜。“帮忙搓搓背。”

    剑如颜甩去头发上的水,动手,把依韵翻了个身,让瀑布水流冲在他背上。“当我紫衫呢?”剑如颜晒然一笑,滑落石头后面的水里,优哉游哉的浮躺在水面。“找你的路上遇到剑大。”

    “杀了?”

    “是动手了,但没杀掉。他整一个小剑,百步飞剑气也很麻烦。”剑如颜不说,依韵也能料到剑大十之*修炼的也是凌波微步,因为那本是理性流独孤九剑最般配的组合,剑大的百步飞剑气面对剑如颜具备相对优势,能够避免近距离搏斗的同时对剑如颜产生很大的威胁。

    “他的百步飞剑气杀伤力在我的剑魔飞剑气之上,接得住吗?”

    “唯剑剑霸还有接不住的剑气?”剑如颜傲然一笑,旋即又公正评判。“接的不轻松,的确是很厉害的飞剑气。后来喜疯子出现,我撤了。”剑如颜随意伸手拨着水玩,漠然望了眼趴在石头上的依韵。“你说你可不可怜,夫人在东天极乐,情人要杀你,干脆再找个温柔可人的女人养破邪城气死她。”

    “等我重生了,当商贾,养一城把我当皇帝侍候着的女人。”

    剑如颜不禁轻声失笑,想想那种场面也觉得荒唐。江湖第一快剑,正义传说重生后退隐江湖,破邪城满城养娇美,每日就数钱,游离于一个又一个女人之间。“那……如果我重生了,就等着让你包养。”剑如颜说着,想起紫霄,止不住一阵轻笑。“紫霄到时候肯定跑的比谁都快。”

    “变商贾了求她也不会让我包养。”意识中,又出现了武当隐士的灵魂波动。依韵爬起来,穿上衣袍。“真想灭了武当派。”武当隐士一旦出现,追击的人就会知道他的大体踪迹,想甩也甩不掉。

    “西暮神派有一队人距离这里不算太远。”

    “谁带队?”

    “有区别?”

    “如果是暮色,绕路避开;普通的西暮山弟子跟送死没区别;如果是可名,很应该帮她稳固仁道的信念。”依韵一跃穿过瀑布,足踏水波,借力又一跃,飘然飞落在赤风马背上。“害人还有理。”剑如颜落在她的汗血宝马背上,依韵手指紫霄马。“坐它。”“行吗?紫衫的马。”剑如颜早知道紫霄马成精了,紫衫不喜欢她,她的马,能喜欢?“放心坐吧,这马好色,载漂亮女人跑的更快。”依韵拉紧缰绳,驾着赤风马飞驰疾去。

    剑如颜收起汗血宝马进真空袋,骑上紫霄马,果然见马精神抖擞,四体撒开,奔走的尤其欢快,不时雄赳赳气昂昂的仰天嘶鸣,仿佛有意炫耀雄壮威武似得。剑如颜晒然失笑,轻拍了把马头“难得你还能活到现在……”

    青色的粗布道袍,十几个人,清一色的青色粗布道袍。在坦荡的山路大道路边的小茶馆,喝着清水,吃着白面馒头。周围的桌上,少有吃的如此清贫的人,即使不喝酒的也会喝茶,那些喝着酒,吃着熟肉的更是常见。但是,食客们都在打量可名一桌人,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是西暮山的人。”

    “是,我认识他们的门派标志。”

    “不用认识,同门十几个人,喝白水吃馒头的除了西暮山还有谁?”

    “听说是修行。”

    “屁,根本是没钱。门派没技能师,又不做生意,西暮山的资源开采地还免费任由别人使用,门派不开武馆卖武功,又不依靠大势力,大型任务也不组织做,不停在江湖上做善事,哪来的收入!有馒头吃都是奇迹。”

    “管管你的嘴——我可听不得别人说西暮山的坏话。”

    “哟……得,算我多嘴。其实我也没恶意,就替他们不值。江湖上像西暮山这样的门派绝无仅有,都说佛门慈悲,我觉得跟西暮山一比佛门就是个屁。可是少林派穷不?靠,富得流油,偏偏西暮山这种真仁义,真慈悲的门派穷的叮当响。”

    “要不,咱们请她们吃一顿吧?花不了几个钱。”

    “别听他胡说,西暮山修炼道法,粗茶淡饭有助于保持清心寡欲的道心。你请客,他们也不会接受。”

    “真的假的啊……那不跟苦行僧差不多了!西暮山的人怎么就受得了?”

    “他们求的道,做的事本来就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所以派里的弟子才流失的严重,当初西暮山刚入世的时候几千人,现在,就剩下不到一千人了。江湖上佩服西暮山的人不少,但加入他们的,嘿,没多少。”

    “哎!无血传说如果立旗号,绝对不比什么北联盟、正义联盟、自由联盟差,可惜……”

    “多少人都这么想,多少人都替无血传说不值。算了,咱们不懂无血传说的道,她的境界也没多少人能达到。咱们眼里盯着名利权势,西暮山不在乎这些,人家走的是真仁之道。我听说,武当派闭关修炼的张三丰提起无血传说就赞不绝口,让派中弟子遇到西暮山的人,务必无条件鼎力相助。”

    “有屁用。张三丰再牛也不是掌门人,几个听他的。照我说西暮山的可名最不值,当初要不是被正义传说杀了,现在还是武当派的掌门人呢。带着武当派走真仁之道不是更好?”

    “哼!就算是,武当派的结果也跟西暮山一样,人都走光。”

    一红,一紫,两团模糊光影,飞闪而至,停在路边小茶馆旁,马上的人翻身跃落。

    “熟鸡十字,牛肉十斤,黄酒两斤。”依韵披袍飘摆,罩落座上,剑如颜习以为常的如他一样,坐在披袍上。这是依韵过去跟紫衫一起养成的习惯,紫衫总嫌这类小茶馆的凳子脏,坐,必用披袍隔着。剑如颜跟依韵在外面多年共进退,不自觉间也养成了这种习惯。纯属习惯,事实上两个人长年共渡被追杀时光,哪里在乎过环境的好坏,山洞,草地是常休息的地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