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四章 不同人,不同命

第六十四章 不同人,不同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雨幕中的男人,纹丝不动,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不存的话。但凉亭里的小剑却站了起来,站起来的时候东升华山已经出鞘,握在手中。不存眉目微沉,心生jǐng惕,端着酒杯的手上覆上内劲的光亮。紫衫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面挂微笑,欣然注视着凉亭外,距离十五丈的那条身影。

    凌波微步制造的虚影,幻成一片,积水飞溅,一片虚影,数不清的小剑踏着积水,连人带剑飞冲向沉默的男人——溅shè的积水撞在那男人身上,东升华山凌空斩落!粗厚的手指,挥摆中,撞开了东升华山的剑身,一击被格挡的小剑身形凌空分出一片虚影,凌波微步的jīng妙运用让他的敌人总是没有机会抓住攻击空门的机会。

    凌空随身旋动的东升华山夹杂飞雨,刺向男人的后背——只见他看似简单的随意错步,青sè的东升华山以毫厘之差,落空挥过。不存放下酒杯,手上的内劲光亮消散,取了个茶杯,没有倒茶,而是倒了一杯热水,又制造寒冷的内力,刹那让水温变得温和。小剑双足稳稳落地,雨水顺青sè的东升华山流淌而下,剑,抖动中甩尽雨水,骤然入鞘。

    “还有一剑。”沉默男人的声音,低沉,雄厚有力。

    “结果不会改变。”小剑语气冷漠而沉静,手已经离开了剑柄。

    “不打算用你的绝招再试试?”

    “没有合适的时机。所谓绝招不如平华无实的一剑。”

    不存左手挡在杯子上,右手端着茶杯,在沉默的男人面前,跪下。“请师父喝水。”她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但她知道,独孤求败不喝酒,也不喝茶,只喝水。

    “温度刚好。”独孤求败一口喝干了被子里。温度适中的水,抬起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她是武神?”独孤求败的目光掠过不存,落在凉亭里的紫衫身上。

    “是。”

    “嘻嘻,拜见独孤前辈。”紫衫欣然微笑抱拳作礼,她也是第一次见到独孤求败。

    “资质很好,可惜。分心多用而不jīng。”

    “什么呀!”紫衫愤愤然取出把碧绿sè的长剑,平举。遥指小剑身旁。不存面前的独孤求败。“学的多就不jīng啦呀?让你试试,看我jīng不jīng!”话音落时,紫衫的身影刹那化身诸多虚影,犹如小剑那样,一模一样的握剑飞冲而出,凌空跃起,当头照独孤求败斩落!挥动的手指。也如同片刻之前那样,打在剑身上——不同的是。这一次,剑拦腰折断。

    剑断的同时。紫衫凌空就势一脚踢向独孤求败胸口,踢中的仍然是独孤求败的竖起的一根手指。旋动中,断剑变成暗器,飞shè出手,却仍然被独孤求败的手指头弹飞上空。两把短剑,刹那滑出衣袖,在紫衫手中,随她旋转移动的身体,连绵不绝的刹那刺出——‘铛铛’声响中,两把短剑也变成了断剑;舞动的长发,化作一束束软鞭,夹杂迅快灵动的拳掌、肘击、膝腿,刹那之间数十次的朝独孤求败攻出!

    但每一次,都只能打在独孤求败那个竖起的手指头上。紫衫撇嘴的同时,凌空翻旋后跃,双掌同时推出——共计三十六头气龙呼啸腾飞而出!龙头刚钻出来,就被那根手指头戳散消弭无踪。深紫sè的北落紫衫,飞闪出鞘,刹那划破虚空——停在独孤求败咽喉前半尺距离,凝而不动。

    因为无法推动,两根手指夹住了剑身。

    “这把剑断了太可惜。”

    紫衫回剑入鞘,撇嘴。“前辈指点后辈还打断三把宝剑!你赔!”

    “第一剑,最后一剑最强。分心多用,追逐人后,秘籍不得,尺寸难进。武神之名算得名副其实,确又不足以成就盖世武神。”

    “师父远道而来,吃点东西——”不存领路在前,小剑陪伴在侧,一行人入了凉亭,紫衫犹自叫嚷“赔剑!前辈打坏后辈弱女子的剑,一定要赔的!不许耍赖。”

    “剑,没有。剑法,有。”独孤求败摘下斗笠,不存连忙伸手接过,小心的摆放一旁。紫衫嘻嘻笑道“好呀好呀,我吃点亏,学剑法行啦。”

    “武神资质过人,心境不凡,所学驳杂难得皆jīng。奈何也逃不脱武学极限,自古天纵奇才jīng通各门各派武功者,终需融汇万千,成一套独自体系,东西拆招,看似永立不败之地,实则总追逐于人后,敌进千里,追逐千里,劳心劳力,疲惫不堪。所得之强,终也不过难超劲敌之境。”

    独孤求败对紫衫的特别关注,不存早就习以为常。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是无法嫉妒,嫉妒也没用的。江湖上很多福源深厚巧遇名师的人是这样,小剑也是这样的人,紫衫更是这种人。除了那种根本不收徒弟的NPC,几乎就没有见到紫衫而不把她当块宝的。不存早就已经坦然了,对于这些幸运的人而言,这些是家常便饭,理所当然。对于不存而言,与其无谓的嫉妒,还不如做一个非天才应该做的事情——专注专jīng,尽可能的用努力和汗水追求自强。

    “嘻嘻,师父说的对呢,我呀,这些rì子一直在发愁。各门各派的武功变化的可快了,西天极乐的武功呀,还有好多好多高人前辈的武功呀,怎么搜集的完全嘛——所以呀,我就琢磨着重新融汇武功呢,正巧,师父你就出现啦!天意哩!”紫衫顺杆爬的跪地,奉上杯温水正式拜师。独孤求败没有拒绝,爽快的喝干了被子里的水,也就意味着正式收下了紫衫这个徒弟。

    “西天极乐入世,江湖风起云涌。人各有志,剑大有他的路,你有你的路。虽同门却未必能同路,你离山后的这些年剑大学尽为师武功,今天来,是传你过去未曾学到的那些。”独孤求败取出两本独孤剑典,放在桌上。“此番来另受剑佛所托,你也知道西天极乐诸佛各有佛道主张,摩尼佛意图尽化江湖各大门派力量为西天极乐所有,所求还是明教一统江湖、天下之理念。剑佛对摩尼佛之主张既不反对,也不支持。未来路如何走,为师不问,不管,你自思量。”

    “是。”小剑漠然回应,西天极乐的内部情况他本来就清楚,剑佛过去对他就十分赞赏,会希望天盟选择加入西天极乐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为师只传剑而不传道,你跟剑大将来是合,是分,是争,是斗,是陌路,是亲友,为师不问,不管。结果如何也不必上剑冢说了。”见独孤求败起身要走,不存忙把紫衫叫人准备好的大包袱拿了,递上。“师父不远久留,请带了上路,只是一些衣食之物,还有就是小剑为神雕打造的一些用具。”

    “好。”独孤求败接过大包袱,注视了不存一阵,轻叹。“本当指点,却又无从指点,强者之心已经在你身上,无需机缘,不需名师,你足为自己之师。”

    直到独孤求败的身影消失在雨幕尽头,不存仍然没有回过神。她很高兴,虽然她什么秘籍也没有得到,但本就不用剑的她,的确也不需要独孤求败的武功。虽然没有得到秘籍,但她不是一无所获,因为她得到了自信,看到了引路灯的光明。不存本来就知道,也相信她的前方道路怎么走,自强不息,用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和专注,不断的自强不息,因为她不是天才。

    紫衫失落的收起独孤剑典。“咦?要四十级弑神决才能学咧……黄昏哥哥,那剑大的百步飞剑是怎么来的呀?”“唯练独孤剑经,不修其它任何内功剑法,不自行融汇再创才能练成百步飞剑。”小剑的回答让紫衫当场死了心。相较于独孤剑典,不存更关心立场的选择,所以她问小剑“天盟和东天极乐的未来,怎么走?”

    这不仅是天盟和东天极乐面临的问题,还是许多人都面临的问题。对于有些人而言,这不是问题。西天极乐既然更强,那当然就改练西天极乐的武功,根本不需要考虑。他们本身也不是所在门派的核心人物,对门派的忠诚度有限,甚至谈不上什么忠诚和感情,这类人也并不在乎、或者没达到需要思考自身般配武功的问题,所以,他们没有烦恼。

    悬崖底,已经堆积了数千具尸体,追杀依韵的武当隐士死伤的差不多了,但西天极乐的人却越来越多,摩尼佛的人也来了,战佛的弟子也来了,最让依韵感到头疼的,还是青翼蝠王的到来。青翼蝠王的轻功非常高明,如果不是因为太极特效的存在,甚至比依韵的轻功还更高明一些。尽管一直没有真正追上依韵,但在悬崖两面峭壁之间的追逐中,很难摆脱,而且青翼蝠王非常狡猾,善战,根本没有让剑魔飞剑气有shè中他的机会。

    远距离杀伤的任何剑气都存在无可弥补的缺点,准确度,速度再快,穿越距离也需要时间,意识掌控的shè击路径也需要短暂的时间,如果在意识拟定预判路径,shè出飞剑气的同时,攻击的目标已经移动,那就不可能击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