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九章 善后

第五十九章 善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场江湖盛事,天庭第一次举办的比武大会,最后竟然在满地血腥,尸骸遍地中结束,包括白龙妃在内,天庭的许多仙人都愤恨不已,谁都觉得天庭颜面尽失,西天极乐已经是公然在挑战天庭的威严。原本准备的,比武大会之后的庆贺宴无疾而终,天庭比武大会十大高手本来有意拉拢为天庭所有,现在也已经没有必要。

    各大势力,忙碌着收拾收尾,各大势力彼此都规规矩矩的收拾自己人遗留的装备兵器。

    一张张无暇擦洗的、鲜血污染的脸上,一双双,愤怒,哀伤的眸子,在黑夜中,在横尸遍地的残酷中,尤其的,渺小。

    永岁飘零抱着雪舞天下的尸体,许久,许久没有言语。激战中,绕指柔的长鞭在挥动中震开了他的兵器,那种根骨属性的巨大差距,让他根本没有可能拿稳手中的兵器!长鞭荡开他的剑,鞭上的刺砸向他身体时,雪舞天下突然出现了,挥剑斩上长鞭,但鞭子受力的两端却速度更快的甩摆,然后……刺穿雪舞天下的骨肉,震碎了她的心脏!

    带着雪舞天下和永岁飘零一起跌进尸体堆,头部着地的永岁飘零当场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激战已经结束,身上只有雪舞天下早已冰凉了尸体。他曾经问雪舞天下,为什么出手杀死她自己的同门。但在当时他就知道,那是一个很蠢的问题。他也记得正义传说曾经说过一句话,感情。本来就可以是一种阴谋,看起来越美丽,也可能越毒。

    那天,永岁飘零没有挽留雪舞天下的离开。

    今天,永岁飘零沉默的脸上,眼眶里,泛动着泪光……可是。当他门下的弟子过来的时候,他眼睛里已经没有了泪水,只有更红的眼眶。他不能流泪。江湖中人本来就不能流泪,被感情腐蚀的弱者,最终只会变成尸体堆里头的一员。烟花灿烂,只开一瞬。瞬间绽放的烟花却只是,别人眼里的美。

    “掌门人没事太好了!”

    永岁飘零收拾了雪舞天下遗留的兵器装备,传音入密的时候发现,对方关闭着。“没事。”他沉默的站起来,如许多掌门人一样,冷静的吩咐派众统计,收拾。

    原本排名五十七名的永岁飘零,在这场战斗之后,变成决定百强高手中排名第十八的位置。是的。在他前面的那些决定百强高手都在刚才的混战中死了,在他后面的,也有很多都死了。天庭比武大会排名榜上,百万名次前,死亡的那些人的名字。都多了赤红色,死亡两个字的印章。

    深山猎豹也死了,想起这个刚刚成名,正准备也正应该在江湖上大展身手,本该成为江湖录上的热门话题,成为众多势力追逐拉拢。享受若干年苦苦修炼后应该得到的江湖尊重的人,永岁飘零默然轻叹。这就是江湖,如正义传说所说,死了的高手,无论曾经多么威风,也会被逐渐遗忘,留给他们的,只有回忆,留给江湖的,只有当时的,一声轻叹。

    如深山猎豹这样的高手,很多,可是,都死了。绝顶百强高手,原本每一个,都是行走在江湖会引起周围无数男人羡慕,引起许多女子好奇的人物。永岁飘零看着广场上,依韵的身影——那是他的目标。那个身影,才是他心目中江湖最强的高手,因为他一直活着,无数的冲击,无数的阴谋算计,都没有让他倒下,都没有让他软弱的选择退出江湖。

    各大势力都在收拾善后,天盟的天刃队等同于全军覆没,正义联盟的一品堂也是,天机的天罪很神秘,被推测是由江湖中许多成名高手担任,这些人彼此不知道其它成员背后的天罪身份,如果是这样,天罪的损失也不会轻,因为今天,本来就死了太多江湖中的成名高手。

    伤心断肠揉着腰,他在混战中被踢了一脚,险些被踢断了脊椎骨。那一脚本来的确能够踢断他的腰,所幸金刚救应的及时,但金刚为此付出险些死在百步飞剑气之下的代价。

    “靠,那个剑大的飞剑真牛逼,我跟灭神合力的剑神剑气都被一击震碎,紧接着还粉碎了金刚的剑气,险些震死了金刚。真不公平,就因为学的是独孤求败的武功就比我们厉害这么多?”龙剑一脸的不忿,嘴里还在疼,混战中他被乐儿的抽了一拳,掉了八颗牙齿。灭神没办法开口说话,因为他的嘴被残忍温柔的剑刺伤,险些贯穿,幸亏伤心断肠救助的及时。

    “有什么好嫉妒?能败在独孤求败门下是羡慕不来的事情。”金刚覆着伤药,神情,语气一如往常那般严肃。“这一次的比武大会有趣。”

    “西天极乐太猖狂了!”伤心断肠眉头微皱,说了这么一句废话。西天极乐当然有猖狂的资本,孔宣那么恐怖的家伙,也不过是西天极乐众多佛里头的其中一个而已。

    “你说,西天极乐怎么不干脆多派些人?”龙剑忍着嘴痛,回想刚才的战斗,琢磨着如果西天极乐的人数再多几倍,麒麟大帝能否压得住场面,还真难说。

    “西天极乐的目的是产出几大势力的首领和高手,让几大势力群龙无首,然后凭借比武大会夺得三甲的为名大肆收编几大势力的人。可惜,他们没想到要让这些人死很不容易。”伤心断肠手指腰,让龙剑再帮忙运功加速伤势恢复。“靠,疼死了——今天来的人很厉害了,剑大那八个家伙个个实力惊人恐怖,但是个人战斗力高明,配合默契有限,好几个都被依韵牵着鼻子走,一点没能发挥群战默契配合的效果。”

    “废话。”龙剑懒懒接了句,那些人根本没有合作的经验,未必有多少打群架的经验,可能彼此对别人的武功都了解的很有限,当然不可能配合默契。

    “剑大跟喜疯子肯定认识,他们两个配合很有默契,剑大那个家伙实战经验很丰富,跟绕指柔、雁南飞那种只靠名师指导出来的战斗水平明显不同。”伤心断肠回忆着混战中见到的那些片段,情景,十分肯定的断言。

    “管他呢。”龙剑对这种八卦的事情没有什么兴趣。

    “西天极乐真是煞笔!”

    “可不是,被别有用心的挑唆了就动手,问也不问,还他妈的搞这么大的场面,害死多少人啊——”

    各大势力都有人在纷纷议论,骂咧,对于不知真相的他们,都单纯的以为事情就是听到、看到的那样,这场惨烈的厮杀,只是因为迷雾的关系,因为天煞舍利的关系,被有心人挑拨引起的。对于这样的声音,伤心断肠习以为常的没有任何反应,龙剑却总觉得,好笑。这就是江湖,真相在有些人的心知肚明中,在更多的人各有道理的、乱七八糟的猜测里。

    “请掌门人责罚。”厉低垂着头脸,说到底,他觉得一品堂的覆灭,都是因为他而起,支援不及,因为心急,丢下支援队伍独自急急忙前冲,结果一品堂没有救到,支援的队伍也陷入伏击,伤亡惨重,无论怎么看,那时候他的责任。

    “一品堂要重建。”依韵回应淡然,厉明白意思,当即领命,直奔京城重生点,那里,一品堂重生的兄弟们都在,等着……茗低着头脸,懊悔不该只让厉带人去,本以为加上天盟的支援力量足够,一品堂重的毒需要一些就能解除。却没想到,摩尼佛派去对付一品堂和天刃的,竟然是明教及赵敏的众多高手。明教对依韵恨之入骨,会投入这样的战斗力,本来应该在预料之中。“掌门人,我一定杀了傲世江湖!”

    “傲世江湖我另有安排。”依韵眺望夜空中的星月,暗暗叹气,一品堂的灭亡让人叹息,江湖中没有势力敢用堆人的方式去消灭一品堂,因为那样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但是,西天极乐敢,因为西天极乐有的人,有的是高手。但这也让依韵过去就体会到的一个问题,变的更清晰明确。一品堂不应该是这样的,不仅仅是这样,最初建立一品堂的设想,是让一品堂成为一个,每一个成员都拥有独当一面能力,每一个的能力都足以威慑江湖,如茗,如加,如厉……

    但事实是,一品堂的战斗力够了,至今为止却都没有出现能跟厉相比的真正人物。长年累月的规则,让一品堂收容的许多人,都变成只会练功、战斗的高手,犹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样。长年来,一品堂做的事情,仍然是战斗,战斗,跟随厉,加,茗三个人战斗,真正能够独当一面,应付许多江湖事情的,没有。今天的覆灭,情有可原,又不可原谅。“茗,你认为这么多年来,一品堂为什么没有第二个你,第二个加,第二个厉?”

    茗想说,雪菲和李狂放很优秀,但她觉得,这不是依韵的问题,她沉默了许久,却觉得,这个问题太大,也太难回答。(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