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五章 曾经的你

第五十五章 曾经的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迷雾中,丛丛人影终于杀到面前,这时候,天刃队才发现,进攻的不仅仅只有复兴会,还有——许许多多蒙头遮面的人。“天罪!”“仅凭复兴会怎么敢挑战天刃队?”傲世江湖冷冷阴笑,寒冰掌出手,直取血刃!

    迷雾,弥漫,雾中的依韵,紫衫,小剑,喜儿,四个人都沉默的端坐着,等待着子时的来临。

    西天极乐三战佛的弟子,长枪在世、长拳在世,长剑在世,仍然站在擂台上,没有动,每一个高手都很清楚,他们的动必定牵动全局,谁试图更接近殿顶,其它人都不会沉默。

    “阿弥陀佛,天煞舍利祸患无穷,恐怕有人为其力量所迷惑出手抢夺,请大帝定夺。”

    麒麟大帝心觉有理,当即呵呵笑道“嗷嗷——说的是啊,一会就让太白金星和白龙老婆镇压天煞舍利。”

    太白金星虽然不喜欢西天极乐,但也觉得这办法妥当,自信他和白龙妃足以控制局面,所谓的封印本来就只是胡扯,天煞舍利的力量强大,但并非拥有自主意识的天魔邪物,根本不存在封印之说,谁也不动,自然就会变成天庭之物。“大帝有命,白龙妃封印期间,私自靠近天煞舍利者视为贪婪邪宝,人人得而诛之!”

    麒麟大帝搔着脑袋,苦恼的嘀咕自语。“嗷嗷,没说该死呀……太白金星好奇怪喔,老是误解。”

    哪怕明明知道这是西天极乐的圈套,但仍然会有很多人往里头跳。原本抢夺天煞舍利就是开罪天庭和西天极乐的事情,但放着如此强大的东西在眼前,有能力的,谁又不想据为己有?尤其是依韵,天煞坛是紫霄剑派的总坛,如果因为天煞舍利变成别人的,谁能甘心?

    子时。到了。

    没有云的夜空中,一束黑红色的光,突然从天空一颗发亮的黑红色耀眼星星上飞射落下。笔直的射落在天庭大殿顶上的舍利上——深紫色的太极光图一闪而逝,带着依韵跃起的身形鬼魅般穿过迷雾,直扑向天庭大殿之顶!就在依韵动的同时。紫衫一掌击向依韵旁边的喜儿!

    掌掌交击,冲击力量让紫衫和喜儿同时连退数步——残忍温柔的剑,追着被震退中的紫衫,直指她的咽喉。连退数步的紫衫身形一闪,飞快移走的同时,小剑移动到她面前,手中的东升华山已经递出,指向的,正是残忍温柔出手追击动作中的致命空门,剑的前递。残忍温柔的身体在前冲,眼看必中的一剑,却被从座位上翻旋飞起,陀螺般撞到面前的乐儿一脚撞偏!

    “西天极乐和灵鹫宫抢夺天煞舍利,杀了他们!”飞跃而起的剑如颜在呼喊下令的同时。阳耀颜玉照容儿当头斩落!零儿的身形一闪而逝,双刀出鞘,刹那,双刀带着鲜血,在小剑身上留下刀痕,与之同时。及时展开凌波微步的小剑身形一晃,幻出一片真假难分的虚影,刺进残忍温柔身体一寸的东升华山被迫撤招。

    群芳妒飞起,凌空飞旋的身体,长袖旋舞,夹着的漆黑飞针,四散飞射——叮叮当当之声一时不绝于耳,绕指柔手里舞动的长鞭,席卷一片,将四散飞射的黑针尽数拦截。

    茗施展的千绝杀剑气,刹那飞闪,迅快的剑气顷刻之间分袭许多目标,可是,却被一把突然刺向剑气间隙,直指向她空门的剑逼的不得不撤招!屠龙刀刀气呈扇形飞射而出,长剑在世身形贴地,自刀气下滑过的同时,长剑舞动,只取刀无名,同时默契配合的长枪在世跃起的同时,长枪自半空流星般飞射地上的刀无名!

    妖瞳的刀出鞘的同时,变成双刀身连接刀柄的圆月弯刀,旋动的刀,夹杂一往无前之势,紧随妖瞳奔走的身形,直扑向飞冲殿顶的雁南飞!“燕十三的剑跟我的魔刀谁更厉害?”

    观战的人群,全骚动了起来,不明真相的各大势力,全都叫喊着冲向大殿的时候,人群中混杂的大量西天极乐摩尼佛以及三战佛座下的弟子,突然对各大势力的人发动攻击!

    许多的攻击,全指向殿顶天煞舍利的位置,依韵却毫不迟疑的用最快的速度飞冲过去!剑气、刀气、拳劲,几乎跟落到殿顶的依韵同时到达,却只是几乎,依韵如到深紫色的流星,毫不停留的自殿顶一掠而过,顺手摘下了镶嵌着的舍利。背后,夏红雨飞甩的手中,一道金光闪电般射出,眼看要追上跃离大殿之顶,身在半空的依韵时,依韵突然凌空旋身,左手中射出的金光正打在射到跟前的金蛇锥上!

    沉默握着剑,在大殿外的地上,看着依韵飞坠落下,横里——三个剑佛的弟子突然杀近。

    北落紫霄的剑身抵在一个剑佛弟子的剑身上,剑鞘,借住另一把飞刺过来的剑,旋身中第三把剑从依韵脸庞划过的同时,闪电提出的一脚,正踹在第三个剑佛的弟子小腹上!那人如破布袋按被依韵一脚踢的如流行般飞坠沉默,却见沉默十分从容镇定的旋身,小幅度移位,轻易避过飞坠落下的剑佛弟子,而手里的剑,仍然没有挥出。飞坠落下的依韵骤然发力,剑抵的那个剑佛弟子顿时被震的朝一旁抛飞,把另外几个赶过来的枪佛弟子挡住片刻;另一个长剑被依韵的剑鞘吞进去的剑佛弟子早就被依韵挥动的剑鞘带的身体失衡,轻易被甩飞,直朝藏在屋檐下的夏红雨撞去!

    角度被阻挡,夏红雨的金蛇锥无法出手,被迫移位的功夫,依韵跟沉默之间的距离,已经接近。由始至终,除了那三个剑佛弟子为,围攻的人始终无法真正形成对依韵的夹攻,如此时此刻,沉默只能单独面对依韵,而夏红雨也被妨碍的必定慢了片刻。北落紫霄一闪,刺向沉默——沉默的剑能比依韵更快吗?

    不能——沉默迅快后退的同时,横剑。选择完全被动的守势,利用迅速后退的速度,变相缩短跟依韵之间的出剑速度差距,同时也缩短了夏红雨被妨碍的刹那时间间隙,为其他飞冲过来的战佛弟子多争取了片刻时间。这不仅是一个剑客,还是一个能够把握局势的高手。

    沉默的应对让依韵由衷赞叹,剑与剑交击的刹那,沉默的剑上产生了一股雄厚的旋动气劲,那种气劲产生的卸劲力量跟乾坤大挪移非常类似!依韵的多重剑劲,竟然出乎意料的没有能够对防守格挡的沉默造成足够的创伤,剑劲半数杀伤力无功而散,另外半数却如依韵预料的那样,变成冲击的反震之力,带着依韵的身体比落下时速度更快的倒飞而起,又飞上了殿顶!

    深紫色的杀气之剑,突然自沉默身体里刺出,一闪,而逝。虽不足以致命却已经让沉默经脉受到内伤,移换位置的夏红雨,二度出手的金蛇锥因为依韵出人意料的借力回飞而落空,当她翻身追上殿顶的时候,依韵已经跑出三十丈距离。“江湖上可不是只有你的轻功好呀!”夏红雨晒然一笑,没有追赶依韵的背影,而是选择另一个,好像完全不相干的方向疾奔而去……受伤的沉默缓了口气,握剑撞穿大殿墙壁,飞奔疾走,同样没有徒劳的追逐在依韵背后。

    厉飞奔疾赶,突然,听见花无百日红在背后呼喊,他猛然驻足,旋身的时候,长剑已经出鞘,指在花无百日红的咽喉前。“我正想找你。”

    “你……怀疑我?”花无百日红脸上,写满惊愕和震惊。

    “华茜跟你的关系,是不是真的?”厉神情冷淡。“当然。”当然是,否则这是假的,厉连这句话都没有问的必要。“巧合,凑巧,还是说谁能在若干年前,在你刚出道江湖的时候就预料到有一天你会在一品堂,在我身边?华茜的酒里有毒,那你呢?你的毒,就应该在心里。你不该回来澄清,我对女人的谎言从来没有倾听的兴趣。”

    “不管我怎么解释你都不会相信了是吗?”花无百日红紧咬下唇,眸子里透出掩饰伤心的冷漠。

    “对。”

    “但我还是要说,华茜刚才告诉我,她这么做是因为她的妹妹。我事先不知道。至于你信不信我没有办法强求,要杀,就杀吧。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花无百日红缓缓闭上眼睛,微微扬起头脸,全然放弃反抗的模样。

    “女人的谎言是最险恶的阴谋,这种阴谋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即使骗了人后还能够让很多男人以为,那是误会。”厉握剑的手,朝前一递,剑,刺穿了花无百日红的咽喉,她没有痛苦的手捂伤口,脸上反而挂起了微笑,微笑的脸上,滑落的泪水,断了线的滴落在地上……

    厉抱着她,轻轻在她唇上一吻。“我会记着,曾经的那个你。”

    森冷的剑,入鞘,厉转身,头也不回的直奔而去。(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