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章 高手中的高手

第五十章 高手中的高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恍然间,灵鹫宫此次比武大会派出人手最少的理由,紫霄这种本该出场却没有出场的理由,立即变的清晰。西天极乐的野心之大,也让人吃惊,所以才会放弃跟佛门大有关系的小剑作为帮助的对象。

    “西天极乐要多少。”依韵淡淡然问了声,喜儿神情不变,从容自若。“呵呵呵呵……前三。”

    “好大的胃口!”依韵突然发现,他、或者小剑和紫衫、以及黑子,在西天极乐这件事情上,都太大意了……更严重的错误是,忘记了灵鹫宫的野心。

    二十七个杀入百强,表面上都是隐士弟子出身的人里,到底有多少个是西天极乐派出的高手?无论如何,天庭的比武大会最可能的胜利者已经变成了西天极乐,白龙妃虽然达成了原本的一个目的,但最终也变成了是在为西天极乐做嫁衣。

    剑王山。

    绝大多数剑王山的弟子都没有参加武林大会,因为剑王对武林大会没有兴趣,剑王山的弟子入派时间不长,真正学到足够本事的人不多,对于参加比武大会都没有足够的把握,索性,剑王门下一个人都没有去。

    一个光头的和尚,突然造访剑王山,递上了西天极乐使者的证明,一张金光闪闪的请帖。

    “阿弥陀佛,见过剑王。”

    “呜呼哀哉!利刃空挂,人生寂寞如斯——哎,剑王上不理世俗之事,一心修剑。凡尘俗世过眼云烟,不必提、不虚提。”剑王抚剑悲叹,一脸落寞之态。

    “阿弥陀佛,三界剑神独孤求败在西天极乐与剑佛论剑。剑佛特请剑王移驾共叙,不言凡尘事。”那光头和尚并不像是西天极乐里有身份地位的,始终没有抬起过头。

    “呜呼哀哉!独孤求败——好!天下之间,若还有人能与我论剑,唯仙界剑神而已!”剑王的眸子里头一次亮放光彩,漫长孤独寂寞的岁月,在江湖上,他觉得已经没有一个能够跟他谈论剑道的人。只有NPC中的剑神。才可能是他无法战胜的强大存在。第一次,他心生迫不及待离开剑王山之情。“呜呼哀哉!还有谁?”

    “阿弥陀佛,剑神谢晓峰……”

    那和尚说了一大串,剑王眉头微皱。没有听到渴望听到的许多名字。“剑神燕十三,剑神西门吹雪,剑神叶孤城,剑神夏雪宜……他们不去?”

    “阿弥陀佛,西天极乐乃佛门圣地。杀气过重之人不得而入。”

    剑王没有再问,提了剑,跟惜若招呼了一声,就随了那和尚出发前往西天极乐而去……

    天盟山。

    比起往日的热闹。如今颇显萧条。

    东天极乐修建完成后,天盟山的很多人都去了东天极乐。只剩下部分人还留在这里,留在这里的人中。有百晓生。他跟平时一样,衣发不整的从醉梦中醒来,干枯的双手,干枯的双手在身旁胡乱摸索着,越摸索,越着急,最后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身边,没有梦中花开花落的身影。

    “不……不要离开我!不要……”百晓生恐慌的满屋子到处找寻,找寻,久久,都没有找寻到渴望看见的身影。“消息!是,消息,有了消息你就能来陪我了!消息——”

    天机山,掌管消息的长老叹了口气,沉默的翻找出最近天机眼收到的各种线报,逐一通过传音入密告诉了百晓生,末了,想说几句劝阻的话,嘴唇张动,最后又合上。该说的,这些年,很多天机派的老人都说过了,很多时候,他们聚头喝酒的时候,说起百晓生过去和现在,都难过的泪湿衣襟。

    一代天之骄子,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尽管很多人不甘心让天盟得到天机派好不容易搜集的那些消息,但黑子曾经眼眶泛红的说了句“白子……是我的师弟啊——”许多长老就说不出话了,百晓生曾经为天机派做了多少,他们太清楚了,黑子顾念师门情谊,始终没有放弃百晓生,无非是期望有一天他能凭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可是,这么多过去了,百晓生仍然没有清醒的迹象……

    “三界剑神大弟子出山……燕十三唯一传人半年前下山……夏雪宜唯一的弟子四个月前下山……为学艺在神剑山庄潜伏两百年的杂役三个月前离开了神剑山庄……剑佛门下得意弟子两个月前离开西天极乐……丁鹏的弟子离开忘忧岛……时间,距离……武林大会!……七月初七……天煞星光照天庭……星宿之气微弱……子时……武林大会结束当天子时正是五千年一遇的天煞之气凝结聚灵之时,就在天庭,他们,都是为了天煞!……天庭达摩舍利……天煞舍利!好,好消息!好消息啊——”百晓生浑然不理会众多消息结合之下推断出的结果,也不顾得先把推断的结果告诉忙于比武大会事情,根本没有时间亲自综合分析消息的黑子和棋盘,而是忙不迭的传音入密小剑。“叫花开花落来,尽快,有消息,有消息了!今晚她如果不来,就晚了——”

    “三个时辰后,她到。”

    “太好了,太好了……小剑,这一次是很重要的消息,很重要!她必须多陪我几天!绝对不能那么快走,七天——不、不,五天!只要五天!”百晓生语无伦次的说着,情绪之激动,心情之迫切,完全没有了他往日的沉稳之风。

    天庭,擂台的比武还在继续。

    李狂放的对手,用的也是剑,比武大会至今,也是个颇为出彩的人物。剑法非常奇怪,散乱的根本就不像是剑法,但是,就是那些散乱无章的剑法却让他一路杀入百强,还在百强的竞争战斗中击败了八个对手。这不是一个简答的人,李狂放丝毫不敢大意。但不意味着李狂放畏惧,战斗刚开始,李狂放就一如往常的抢先出手——招式凌厉的主动攻击。

    两个人的剑,变成了耀眼的光华。

    李狂放进攻的多,那个人,十分沉稳的从容移走,身法没有多少奇妙之处,显得十分平淡从容,却总能轻易化解李狂放凌厉的攻势,他的剑从不施展花哨的招式,总是简单的刺出、甚至一动不动的随身体的移动而变换着方位。旁人看起来,他的剑似乎一直没怎么动的举着,偏偏李狂放总是会如同没有长眼睛似得、险些自己撞在剑尖上。

    这样的情况出现了三次,每一次都是李狂放急急忙的强行撤招,退避才得以避免撞上前被长剑贯穿。观战的许多高手都忍不住发笑,有人甚至起哄。“李狂放脑子坏了啊?总往别人剑上撞干什么啊?自杀啊……”是的,这样的情况荒谬可笑,观战的人都觉得匪夷所思,觉得就算是个傻瓜,除非眼睛瞎了,否则,怎么可能看着对手的剑在那,还自己要撞上去呢?

    只有极少数高手没有笑,反而神情凝重的沉默看着。是的,李狂放的对手叫剑大,一个非常不讨女人喜欢的名字,好像是想不到名字随便取的。在过去的战斗中,表现一如现在,只是他的对手都败的很快。李狂放是败的最慢的一个,正因为如此,才让许多高手发现,这个剑大用的,看起来散乱没有章法的剑,其实藏着惊人可怕的玄妙。

    玄妙的简直无法让人相信,仿佛他能够看到李狂放下一招的变化,但下一招的变化,很多时候都是李狂放随机应变施展出来的,他为什么能看到?如果他没有看到,为什么剑摆放的位置,总是李狂放下一招变化的致命破绽处?李狂放是自己撞上去的,因为在前一个瞬间还没有任何威胁的剑,下一个瞬间他施展后续招式的时候,突然就变成了他不得不撤招、不撤招变招就会自己撞上那把剑的结果。

    ‘这不可能……’李狂放难以置信的盯着始终从容不迫的对手,进一步,继续抛弃套路,更快更急的挥剑攻击。

    “除了独孤九剑我没有见过这样的剑意。”

    “嗯嗯,我也没有见过咧!可是,这个人我不认识呢。”紫衫苦恼的皱着眉头,望向身旁的小剑,小剑什么也没有说。但那就是回答,或许他也不知道,或许,他因为承诺,知道而不能说。

    “除了西天极乐在凑热闹,原来还有这么多深藏不露的高手。”依韵知道李狂放早就输了,剑大只是不急于赢,而不能至今不能赢。这个剑大此刻用的路数,跟小剑十分类似,这本就是独孤九剑最强大的地方,高理性结合独孤九剑的破式剑意,就能够轻而易举的看穿对手招式的后续变化,当理性值的差距大到某种地步的时候,甚至能够通过敌我情形,计算出对手下一招会必然选择施展的招式,于是,就做了近乎不可思议的事情,剑看似随便一摆,对手却好像没长眼睛似得自己撞了上去……本就修炼令狐冲路数独孤九剑的李狂放,却如此狼狈,那说明他跟对手的差距有点大。(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