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一章 佛求欢的疯狂

第四十一章 佛求欢的疯狂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路上剑如颜都在为依韵击杀西门无钱他们的战斗而思索,难以平静。终于,剑如颜忍不住追上依韵。“你能不能像那样,刹那之间杀了我?”

    剑如颜的语气很认真,表情也罕见的认真。是的,那种无法理解,难以接受的可怕力量,让她没有办法平静坦然的面对。无法抵御,丝毫想不到办法抵御,她无法不思考,自己会不会轻易的被,那样杀死的问题。

    “不死,也重伤。”依韵没有欺骗剑如颜,剑如颜是杀道之剑,这样的杀剑,杀气越强形成的杀气之剑威力也越强,除非剑如颜的杀气能够与他相当,或者超越他,否则都无法承载杀气之剑的伤害。“如果、如果我没有修炼杀气呢?”剑如颜不甘心的又追问了一句。“如果你要放弃杀剑,我会吸收你的杀气。”

    “我是说如果!”剑如颜急切的追问,她想知道杀气之剑到底还跟什么有关。“影响杀气之剑威力的,内力的凝聚度,力量,根骨高低。影响杀气之剑形成的是速度……以你的武功情况,假如没有杀气,仅凭战斗中的杀气大约凝聚杀气之剑十几次才能杀死你。”依韵如实推测评估,剑如颜的根骨、力量属性比他高,杀气之剑对她的伤害如果仅凭战斗中杀心产生的杀伤力,不可能一击造成决定性的伤害。

    “我觉得自己被你坑了,或者说,被你牢牢的掌握了!”剑如颜紧咬下唇。毫不掩饰内心的不快。依韵会以罕见的、灿烂的笑容,尽管他不否认过去对万亿杀气并不了解的事情,但他很喜欢现在的结果。

    西夏城。

    佛求欢的人聚集在城里,彼此好似不认识的各自跟这个灵鹫宫女弟子身边,笑容可掬的微笑着,犹如在热恋中,对爱人体贴入微的男人一样。或者毫不犹豫的掏钱为身边的灵鹫宫女子支付她们挑选的饰品。或者是牵手,温声细语的谈论着江湖上的事情,又或者是在一起描绘着。对未来幸福生活的期望,对成名江湖的理想等等……

    每一天,西夏城里面都有许许多多这样的男女。几年来,一直如此。常在西夏城走动来往的江湖中人习惯了,常在西夏城做买卖的人也都习惯了。

    西夏城,铸剑炉。

    葡小萄忙的满头大汉,一时提醒弟子火要旺盛些,一时提醒锤砸金属的力量要稍微轻些。铸剑炉越建越大,因为葡小萄的弟子越来越多,曲线毕露,红发披洒的她穿梭来往于数量众多的弟子之间,还没教完这个。又有别的弟子挂起红色的杆子,排队等待她的指点。葡小萄的铸剑技能级别已经达到了满级,熟练度虽然还能够提升,却已经提升的越来越慢、如今主铸造一把最好的武器也仅仅能提升一点熟练度。

    正因为如此,当师父。指点弟子成了她现在最主要的工作。

    轻别离来的时候,带了一大串人鱼贯而入。忙碌的人们忘情的高呼——葡小萄没有责备,因为只有轻别离带着犒劳众人的晚餐来的时候众人才会如此开心,也只有这种事情葡小萄不会指责。每个人都要吃法,忙碌于技艺的众多徒弟们也是如此,每隔七天。轻别离就会带着悦来客栈的酒菜,来犒劳众人一次。

    “跟丑哥的生意谈的怎么样?”

    “没定。那家伙太喜欢冒险,还想丢掉现在的生意不管从零开始发展一直想做的买卖,我们一大群当家劝了他三天,最后他丢下句会仔细考虑,就把我们打发了。”轻别离替葡小萄擦拭脸上的热汗,看着她穿着单薄的衣装,苦笑。在外面穿长袍,但在铸剑炉,想变成烤乳猪的人才会穿长袍。“我来,你吃饭。”轻别离仔细观察着铸剑炉里的火焰,片刻不敢马虎。每个人都可以吃饭,但铸剑炉的火不能停,他不接手,葡小萄就会自己负责,直到有别的弟子吃饱喝足了替代时为止。

    “你吃了吗?”葡小萄拿起筷子,尝了口菜,是她喜欢的口味,悦来客栈的厨师总是让人如此满意,哪怕做一千次、一万次,每一个客人要求的喜好味道,也能保持相同的水准。曾经葡小萄换过在别的饭店,结果让她从此打定了主意,绝不再光顾悦来客栈以外的饭店。

    “笨蛋,才会先吃。”轻别离淡淡然一笑,葡小萄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夹了菜,喂进他嘴里。自从轻别离享受过一次这样的待遇后,就决定要一直享受下去。所以很乐意看着铸剑炉的火焰,很乐意饿着肚子带着悦来客栈的饭菜过来。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请客会打扰铸剑炉工作的效率和进度,轻别离很乐意每天都来请客、甚至每顿饭都来请客。“今晚回家歇歇,看,你都累半个月了。”

    葡小萄没好气的别了他一眼。“回西夏也不跟你睡!”

    “只要你肯休息,我在门口替你守夜都行。”轻别离话刚说完,就看见一群没见过的陌生男人,突然闯进了铸剑炉。这些男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每一个都长的非常俊美。为首的男人面挂浅浅微笑,目光缓缓扫过葡小萄众多正在热闹吃喝的弟子,最后落在铸剑炉旁边的葡小萄身上,然后,展露了一个动人的微笑。

    “什么人?”葡小萄也觉得莫名其妙,在西夏城,极少有江湖中人找城商联盟的麻烦,因为那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大势力不会做这种蠢事,小势力不会自讨没趣,江湖独行客不会自找麻烦。如此一大群数百个男人突然闯来,还是头一遭。在一旁替葡小萄斟酒的、轻别离的管事打量了一阵,眉头微皱。“夫人,好像是佛求欢的人。”

    轻别离眉头紧皱,连忙传音入密灵鹫宫的紫霄,同时传音入密飞合庄的大当家。

    “在下是佛求欢长老,玉面佛。”带头的男人,一路走到葡小萄面前,根本没有对轻别离多看一眼,也不知道是根本不认识他,还是,故意无视。“上个月无意中见到葡仙女一眼,从此茶饭不思,辗转难眠……”

    玉面佛的话还没有说完,葡小萄就冷冷打断。“难为你现在还没死,还有力气说话。”

    轻别离忍不住笑了,他最喜欢葡小萄对这种轻佻之辈毫不留情面的干脆,特显个性。

    “果然,别人都说葡小萄干脆利落……”玉面佛的话还没说完,又被葡小萄不客气的打断。“所以,有事快说,没事请走。”

    玉面佛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跟着他来的那些佛求欢弟子,怒了,乱哄哄的嚷嚷叫时,被玉面佛抬手,阻止。“好——你喜欢干脆,我就跟你干脆!今天开始,我要你当我的女人。”

    “送客——”葡小萄喊了一声,自顾拿起筷子,夹起块牛肉,温柔的微笑着,喂进轻别离嘴里。

    粉红色的起劲,一闪,亮起,转眼间就把葡小萄和轻别离、以及他们身旁的商会管事笼罩包围……

    天道很少进西夏城,因为这里是他曾经呆过很多年,伤心颓废却比开心快乐多的地方。但今天,他不得不来。江湖各门各派都在在忙于天庭举办的武林大会,而这正是佛求欢准备已久的、正式对灵鹫宫发动攻势的时机。尽管还有不少高手在飘渺峰,但也有更多高手奉命聚集在了天庭。

    六子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看,眉头皱着,因为他无法支持天道近乎疯狂的决定,直到进了西夏城里头,他仍然没有放弃劝阻。“天道,你再考虑考虑,就算我们不说这是霸天的劝阻。就只说事实,你想想,惹西夏城主有什么必要?得罪城商联盟得不偿失!江湖上没有人会这么干!”

    天道苦恼的皱眉,很想发脾气,但他从来不对六子发脾气。“不是没有人这么做,我们就不能这么做。奇迹本来就是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创造出来的!别的势力不敢惹城商联盟,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要拿下灵鹫宫,必须先断了灵鹫宫的物资供给,让轻别离变成我们佛求欢的傀儡,沉浸在佛求欢印中无法自拔!然后,在灵鹫宫日常饮食用品里添加更容易催发佛求欢效果的阴阳乱性药,这样才能保证灵鹫宫的高手也逃不出佛求欢印的催情效果。你担什么心?轻别离一个商贾还能对抗佛求欢不成?眨眼工夫就变成我们的傀儡,城商联盟有什么借口责难本门?就算心知肚明,也没有理由!”

    六子欲言又止,天道不想跟六子继续再啰嗦下去,忙正色道“兄弟,别再争论下去了。时机不等人,再等,灵鹫宫的援军及时赶到就完了。玉面佛已经到了铸剑炉,说轻别离也在,哼——天助我也!走,我们直接过去,欣赏欣赏轻别离那位江湖传闻中,技能师里的绝色美女葡小萄的风情——哈哈哈……”

    六子叹了口气,只好不再劝阻。玉面佛既然已经找到人了,理当也快下手了,此刻再劝阻已经没有意义。(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