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七章 未曾消失的爱恨

第三十七章 未曾消失的爱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加的离开,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依韵手下八大山之一脱离正义联盟,还是享誉江湖三百多年的超一流高手。许多人都觉得莫名其妙,但笑仙子很高兴,依韵失去的越多,她越快乐,加本来是一个难以除去的人物,像茗一样,如同没有缝的蛋。计划中,一直以徐徐推进的方式,先在有机可乘的清风徐徐身边埋伏了一些等待时机的棋子,她们都是清风徐徐的‘好朋友’,却至今没有人能够通过清风徐徐攻到加的身边,因为他太淡然,学依韵一样,并不把妻子的好朋友当作是自己的好朋友,于是,清风徐徐的朋友是清风徐徐的,跟加有关系,又没有关系。

    一品堂是依韵下面最重要的核心力量,许许多多的事情,依韵都是通过一品堂去完成,远的不说,近如过去进攻仙山灵地,就是许多一品堂高手负责带队,没有这批战斗力优秀,可以依靠的人,依韵怎么可能屠灭那么多的仙山灵地呢?每一个势力、每一个江湖中有势力的人,只要可能,都会竭尽努力的组建属于自己的强大战斗力团队。天盟天刃队,天机隐藏极深的天罪,灵鹫宫魔女使,依韵的一品堂等等。

    而其中,曾经人数最多的灵鹫宫魔女使如今人数凋零,经过多年的补充,也没有完全恢复过去的庞大阵容,综合战斗力更比不上三界开启前;天机的天罪构成人员隐秘,根据笑仙子所掌握的消息判断。天罪的成员很可能是由一些老江湖、或者江湖上声名赫赫的高手所组成,明里一个身份,暗地里又一个身份;天刃队数量少,战斗力却非常惊人;一品堂的模式类似天刃队,走的是小团体的战斗力精锐化路线。这样的路线有一个致命的缺陷,新鲜血液补充速度缓慢,人数少。遭受重创则短期内难以恢复元气。

    天刃队如此,一品堂也如此。但要重创这样的精锐化战斗团队,往往敌人也需要付出非常惨重的代价。硬拼力敌,从来都不是合适的做法。

    昔年花开计划失败,转入第二计划。利用两个沉迷于心杀术的一品堂高手,引出了一群一品堂高手踏入埋伏,借助紫心人为首的力量配合毒药,歼灭了那群人。麒麟大帝继位后,那些人从天牢秘境中出来了,至今只有十分之一分配到武功恢复卷轴,其它人都在沉默的等待,而那些人中,在离开天牢秘境后,又有三分之一的人灰心丧意。觉得等不了那么久,更觉得多年后武功即使恢复如昔,也已经拉下了太多,索性选择了退出江湖,不问武功事。

    依韵身边这样的高手。每死去一个,都让笑仙子开心满足。人在春风得意的时候,总会特别自信;一旦跌落山谷,自信也往往会随之减弱、甚至荡然无存。让依韵失去更多,在失去中体会跌落山谷的滋味,本也是自由计划中必不可少的环节之一。

    没有声音……

    有的。只是一次次的,紫光飞闪的光亮。

    烛龙趴着,看着,然后发现了一个过去没想到的事实。

    “渺小的人类竟然可以无聊到这种程度。”

    “这不是无聊,我只是在练习飞剑气。”是的,几个月的尝试早就证明了一件事情,漆黑的空间壁不是飞剑气催动的北落紫霄能够击伤,始终攻击一点,几个月了,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但依韵却因此习惯了用这种方式代替在意识空间里舞剑修炼实际属性可使用值,他吃着龙肉,操纵着北落紫霄,一次次的飞射而出。

    “渺小的人类,你是意识体,为什么还要吃东西?”这个问题,烛龙已经在意很久了。

    “因为你喜欢受伤的感觉。”

    烛龙没有再说话,的确如此。当初它就对剑割肉的陌生感觉,那一丝丝说不上的奇怪体验而觉得有趣,所以它从来不在乎依韵割它的肉,吃它的肉。那种滋味,绝对称不上疼痛,对于太巨大的它而言,完全谈不上能造成大的伤害。

    漆黑的空间里,一人,一龙,和平独处。大多时候几天也没有话说,烛龙只有睡醒了的时候,突然想说话了,才会开口。漫长的岁月对它而言不存在什么孤独,也不存在无聊的感觉。生命的过程就是如此,也仅此而已。

    “呵呵呵呵……我下去。”绳子,缠绕在喜儿腰上,紫霄迟疑了片刻,沉默的同意了。虽然她很想顺便见见许多年没有见过的烛龙老爷爷,但她觉得,相较之下,喜儿会更需要陪伴下面的依韵走过这个过程。一年的时间,仅仅一年的时间就制造出足够长的绳子,几乎就是个奇迹。这样的奇迹当然不是她和喜儿两个人创造的,而是新地狱里的山岳之王动员无数魔族共同创造出来的,所有的绳子,铁链,能用的都集合在一起,牢固的连接,还有许许多多的部落,仍旧在带着绳索奔走在运送的途中。

    这是很笨的办法,也很费时间,但比起没有办法而言,这也是绝佳的好办法。为了避免绳子被地狱火吞没,在紫霄和山岳之王的合作努力下,偌大的火山口,硬生生被搬移到了别处,此刻通往烛龙之地的,只有一片漆黑的深邃……

    “宫主小心些呀,烛龙老爷爷脾气很好的,不用怕它。”紫霄看着喜儿腰缠绳索,一跃跳进了漆黑之中,堆砌如山的绳索,飞快的伸展、落下……

    风情又一次来到西门吹雪山庄。

    他来晚了。一场经历了几天几夜的战斗,刚刚结束。白色的实体化剑气仍旧环绕在凉亭周围,层层叠叠,密布如盾,仿佛坚实的城墙,无声的宣示着它的可靠,不破此盾,绝无法伤害凉亭里的人分毫。欲破此盾,却必须耗尽施展者的内力才能够办到。连成剑,本是江湖一绝,攻防兼备,犹如剑阵。

    西门吹雪的剑刚刚收入鞘中,他站在凉亭之外。

    “完美的配合。”风情由衷赞叹,也为他自己正确的求助而感到欣慰。照顾依韵的人绝不能是个弱不禁风的人,那会增加西门吹雪的负担,更不能是个有可能靠不住的人。依韵身边有许多可靠的人,但风情对那些人都不了解。原本风情想找茗,但加的离开,让他对毫不了解的茗也不敢心存百分之百的信任。对茗如此,对江湖上人尽皆知的紫衫,同样如此。紫衫不仅是依韵的夫人,同时也是东天极乐的圣主,白色黄昏。

    剑如颜和群芳妒的行为反常,踪迹难寻。最后风情想到了魔女铭儿,虽然他对铭儿一点都不了解,但他听说,铭儿修炼的是唯情,还是为依韵所修。风情相信,没有人会比铭儿更可靠了,一个为了爱可以修炼唯情的人,还有什么需要怀疑?

    事实证明,铭儿是非常合适的人选,不但不是西门吹雪的累赘,还是有力的助手。让西门吹雪能够心无旁骛的走出凉亭,全无束缚的拔剑。

    “他值得你敬佩。”西门吹雪冷冷注视着仍旧昏迷不醒的依韵,确实对风情说的。

    “是。”用剑的人,大多崇拜不败传说,或者正义传说。很少有例外,因为他们是江湖上最强的两把剑。即使是挑战他们的人,也不例外。正因为崇拜,正因为视他们为最强,所以挑战。

    “他的剑,江湖上没有人能够替代。”

    这是非常高的评价,以西门吹雪的冷傲,承认一个人的武功很容易,如此评价一个人的剑,那很难。但风情却感同身受,深以为然。江湖中人都知道,正义传说在隐士仙人、武当隐士的追杀中漫无目的的徒步走了很多、很多年……江湖中人都想象着,那应该不是容易走完的旅程。但只有切身体会过了后,才知道,不容易的深切滋味。

    西门吹雪很多年没有跟人动手了,因为一直没有多少敢对他拔剑的人。因为依韵,许许多多的武当隐士,一批又一批的对他拔剑。一场战斗结束后,恢复完内力的时间,第二批人又杀来了。风情仅仅参与了三场战斗,但就那么三场杀的敌人,就比他出道江湖至今加起来的还多……风情觉得过去从来没有真正的认识正义传说的剑,这是把死亡之剑,杀戮之剑,杀人之剑,因为本就是在超乎别人想想的、无数生与死之间磨练出来的剑。

    这是把无可替代的剑,未必是江湖最强的剑,却没有人能够替代,因为经历如此多的生与死磨砺之后,还能够活下来的人,很难想象还能有第二个人。

    相较之下,风情发现他过去所谓的努力修炼,都成了不值得一提的笑话。

    依韵的身体很健壮,一点都没有虚弱的痕迹,因为铭儿很用心,添加的食物,一定是确保依韵身体所需的那些,不多、不少。既不让他长累赘的肥肉,也不让他变瘦。每天检查依韵身体的肌肉变化情况,体重,都是例行的必须,哪里的肌肉萎缩了,哪里的肥肉多了,就会用内力刺激的办法,变相让依韵的机体得到足够的锻炼。(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