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四章 只是、因为

第三十四章 只是、因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终点?”永岁飘零不以为然的看着那三个黑衣人缓缓拔出兵器。“雪舞,动手吧!这颗棋子已经没用了。”为首那个黑衣女人呼喊声中,雪舞天下按上剑柄。

    永岁飘零仿佛对那三个黑衣女人根本不在意,只是紧紧盯着雪舞天下。“你应该知道,依韵说过一句话,如果需要拔剑,他的剑可以毫不犹豫的刺向任何人。”

    “哼,无知狂徒!”带头的黑衣女人冷冷发笑。一个出道江湖没多久的新锐高手,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了?充其量也不过是新锐高手里的佼佼者,注定追不上许多老江湖的实际属性使用值差距,足以限制他的武功水平。别说她们三个人不把永岁飘零放在眼里,雪舞天下根本就不是什么新人,不过是一直在伪装新人,她本身是花语门下中武学资质十分出众的人之一。杀永岁飘零,也许一招就够了!“动手!”

    雪舞天下拔出了剑,比那三个黑衣女人拔剑更快、身法也更快,动的也更快!

    飞闪的剑光,斩在两个黑衣女人身上,贯穿了带头的黑衣女人的身体——剑柄,雪舞天下握剑的手,沉稳的没有一丝颤抖。

    “你……”长剑抽出,带头的黑衣女人,扑通倒地,毙命气绝。

    “为什么?”无法理解的情况,出乎意料的情况,本该跟三个黑衣女人一起出手杀死他的雪舞天下,却做了完全相反的事情。永岁飘零看着神情始终冷静的雪舞天下。突然觉得,他问了一个很蠢、很蠢的问题。

    “不为什么。”长剑入鞘,雪舞天下旋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不片刻,就消失在永岁飘零实现尽头的漆黑也夜幕之中……

    “似乎,我来的不凑巧。”指间沙看着屋里。倒地的三个黑衣人,却没有兴趣揭开她们的面纱,因为她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也没兴趣知道。

    “天盟副掌门人驾到,有失远迎。”永岁飘零站着,说着。语气里没有客套虚伪的敬意,同样也没有暗藏不屑轻视的骄狂。这种自信的人不多,但也不少。剑和力量之心,放在桌上。

    永岁飘零看了一眼,目光便又落在指间沙脸上,似乎他对指间沙的兴趣比桌上的神兵利器和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力量之心更浓厚。

    “江湖中学正义传说的人很多,下场好的很少。”指间沙见过许许多多如永岁飘零这样的人,他们奉江湖录中记载的那些,依韵曾经说过的话为真理。其中很多人只是在嘴上说说,能够做到的很少。但少数那些能做到的。至今为止也没有一个变成了第二个依韵。很多时候,指间沙都觉得荒唐可笑,仅仅因为依韵强,就让那么多人毫无理智的模仿?

    “我本来就如此,不需要模仿谁。正义传说唯一让我感兴趣的。就是他强的理由。”永岁飘零并不在乎许多人说他像依韵,尽管那潜台词的意思也是在说他模仿依韵,因为这就是他自己,如果凑巧像谁,那不过是凑巧而已。

    看着这样一个年轻人,指间沙没由来的想笑。东西已经送到,她本该走了,拉拢人的话不是她擅长的事情,从一开始,把这样的事情交给她来做就很奇怪,她根本不打算认真履行这个使命,她连一句奉承人的话都懒得说,或者说,不屑于说。

    如她这种江湖时代出身的高手,没有一个人会真的把永岁飘零的武功放在眼里,这是残酷的事实。实际属性使用值的差距决定了永岁飘零的极限,或许他未来会很强,但那是很遥远的、未来的事情;同时,他更大的可能是,如许多高手一样,会很快就销声匿迹。

    指间沙本该很快离开,可是永岁飘零对剑和力量之心的在乎,似乎远远在对她之下。“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因为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在外面偷听。”永岁飘零知道指间沙早就来了?指间沙却不觉得惊讶,因为她早就知道,房子里藏着不少人,即使刚才雪舞天下没有出人意料的举动,即使雪舞天下的武功或许比永岁飘零预料的更高,今天他也未必会死。

    “因为我想知道,你会不会真的杀了她。”

    “很遗憾,没有办法告诉你这个答案。”

    “学依韵的果断冷酷很容易,但你能跟他一样,无动于衷吗?”指间淡淡然一笑,转身,她早该走了。

    “我想你错了!”永岁飘零的声音突然变的特别响亮,或许是为了让指间沙能够听完他想说的话。而事实上,指间沙也的确停下了脚步,在等他后面的话。“果断未必等于无动于衷——事实上我很难过,从出道江湖就陪伴我一路走到今天的爱人……我没有可能无动于衷,我难过的恨不得大吼大叫,恨不得跳崖自杀。但是,这么做没有用。果断冷酷,仅仅因为我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

    指间沙一句话也没有说,走了。

    深蓝色的宝剑西天,在永岁飘零手中,散发着朦胧的光亮,那颗深蓝色的力量之心,被永岁飘零吞入腹中,却以内力制造了一层保护膜,避免力量之心与身体融合。这虽然是很强大的力量,却也是一个效果更胜替身娃娃的神药,就这么使用未免太过可惜。

    “恭喜掌门人得到宝剑西天和力量之心!”屋子里,突然多出了一群身穿深蓝色服饰的人,看起来都是红血山的弟子,却又有些不寻常,他们不像是新手。

    “跟丢了?”

    “是……掌门夫人的轻功比很高。”

    “画,保存好。”永岁飘零没有再说什么,跟不上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斥责发怒也无济于事。相较之下,三个死了的黑衣女人面纱下的真容,才是眼前必须在意的事情。

    “掌门放心,我们现在就去查她们的底细!”绘制的画像,被小心的收起。

    “不——”永岁飘零微微一笑。“我对她们的底细没有兴趣。”

    “那?”周围的人,都显得十分困惑,如果是这样,又何必留下这些画像?

    “他们已经错过了灭口的机会,三张脸,或许不足以成为她们的死门,却足以让她们不得不主动找我谈生意。”

    众人,恍然大悟。

    “掌门人,不是四张脸吗?”

    “不,是三张。”永岁飘零挥手,那群人不再多言,沉默退去……

    漆黑的夜里,一袭白衫的身影在游荡,她的脸上爬满了泪,却没有哭泣之声,相反,她的脸上,却挂着笑。

    雪舞天下突然驻足,因为面前,有一个陌生的女人挡住了她的去路。她没有拔剑,因为面前的女人虽然陌生,也不陌生,因为她太有名,她腰上挂的那把名刀——温柔也太有名。

    “你的剑很快,凑巧,我身边缺人手。”雪舞天下的轻功确实很不错,但指间沙要追上她,却并不太难。

    “你对所有无处容身的人,都这么感兴趣吗?”

    “不一定,看心情。”指间沙笑了笑,转身就走。她不喜欢说很多的话邀请别人,那不是她擅长的事情……

    “你今天……怎么了?”清风徐徐为独坐崖边的加披上一件外袍,这么多年来,除了最初相识的时候外,她就没有见过加如今天这样迷茫。一个人,独坐在崖边两天两夜,不吃不喝。清风徐徐本不愿打扰他,却不得不打扰。

    加看了眼在身边坐下的妻子,淡淡然一笑。“你知道,庄主武功中最大的秘密是什么吗?”

    清风徐徐摇头,他们学的紫霄剑法跟别人的不一样,似乎跟依韵的也不一样,这一点,在很多年前他们都知道了,也在很多年前,就被江湖录披露过了。依韵就是这样的人,很多人早就明白了。曾经,清风徐徐为此想不通,但后来加让她想通了,是否一模一样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是否因此而变的足够强。

    “是剑意,紫霄剑意,连紫衫夫人也学不到的紫霄剑意。”

    清风徐徐还是不太明白加想说什么,可是她很认真的听,也很认真的思考,却并不随便发问,纠结于不明白的发问,往往会让对方本来想说的话,说不下去。

    “我一直想努力创出那样的剑意,因为我追求有一天能够如庄主一样强。”加淡淡然说着,突然,又笑了。“但庄主的秘密不仅如此。”

    清风徐徐静静的听着,加却没有再说了,于是她无法继续保持沉默。“是什么?”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别帮我,绝对不能。”加说着,取出那些杀气丹,一颗一颗的,在清风徐徐担忧、疑惑的注视中,吞下、吞下……清风徐徐什么也没有问,只是担心、疑惑的数着、数着……十颗,八十颗……九十九颗……直到,第一百颗!

    冰冷刺骨的痛楚,让加失控的锤击着地面,崖边的一片地,被锤的粉碎,带着加的身体,朝悬崖外滑落!惊急的清风徐徐刚想扑过去拉住加,却看见加已经拔出剑,刺进石壁里,因为痛苦而狰狞的脸上,那双眸子,透露坚定不移的阻止信号。(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