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章 情、恨

第三十章 情、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北联盟的旧古墓神派飞扬跋扈,充斥着热血激情的战斗力,在联盟内部,成为一支非常被江湖中人称道的战斗力。小龙女带领的古墓派弟子,每一个都不甘心被比下去,当正义联盟里浩浩荡荡的上演各种争端的时候,她们如峨眉神派的弟子一样,恨不得冲到前线,为联盟出力。

    心中雪是新锐高手中的佼佼者,自然有一大批拥护者。

    人是小龙女推荐的,剑如颜当然不会拒绝。她早就听说,因为心中雪跟指间沙的气质、脾气相近,模样也有几分相似,因此非常得小龙女喜欢,本事过人,武功又进展迅快,在江湖录的新锐高手里,也是排得上号的出类拔萃人物之一,小龙女于公于私,都有十分器重、喜爱的道理。

    但剑如颜并没有忘记依韵曾经说过的话,尽管那是没有得到证实的事情,尤其不能证明所有遇到的人都有问题。考虑再三,为了观察心中雪是否对依韵藏着别的目的,剑如颜安排了心中雪到远离破邪城的地方做事情。

    “副盟主,仙鹤在内的十数个仙山灵地掌门人都去了天庭告状,难道我们不怕天庭责罚吗?”

    心中雪提出这番疑问的时候,剑如颜笑了,本来她也有这种担心,但是,在一群老狐狸的感染下,这种担心变成了有恃无恐。“我们的人绝对不能先动手,甚至不能先辱骂对方。做不到的人,当场、立即杀了!绝对不能手软。对方先动手,本盟弟子是自卫,是保护门派声誉,联盟各派弟子一起帮忙,那是团结一致,放在天庭也无可指责。”

    心中雪点头。“明白了。古墓派弟子一定不负盟主所望!”

    送走心中雪,剑如颜悠然自得的在追邪城主殿花园里潺潺流水的假湖旁凉亭里自修武功。多年野外的奔波。甚至上客栈吃饭的闲暇和轻松都没有,早就让剑如颜疲惫不堪,此刻难得的宁静轻松,她享受的十分满足……

    “麒麟大帝的白龙妃是个人物,金龙妃也不愧是出身龙宫,很有大局观,至今没有跟白龙妃争宠。担心当大帝身旁的二把手,天庭的局面大约能长期稳定。”

    伤心断肠对依韵的评价表示赞同。麒麟大帝的妃子全是桀骜的妻子。突然从天地第一凶兽的妻子变成最尊贵的麒麟大帝之妻,竟然没有发生争权夺利的内乱,这当然不得不归功于这群出身尊贵的妃子都有不俗的眼界和修养。

    白龙妃很有些头脑,一心一意辅佐麒麟大帝,把天庭的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可以说,如果没有白龙妃的辅佐,麒麟大帝根本应付不了继位至今的许多复杂事情。更无法处理仙人们那些争权夺利的小心思。

    白龙妃器重黑子,与棋盘保持密切的往来同时。也没有把天盟丢在一边,同时也跟紫衫有频繁密切的私交。远在缥缈峰的灵鹫宫。她也没有忘记,时不时派人送去一些天庭的赏赐,以示对灵鹫宫的重视。对于正义联盟的依韵,更是绝口不提当初欺骗麒麟大帝特赦的事情,反而常派人邀请依韵到天庭做客,称麒麟大帝十分惦记。

    这样一个龙女,无论是谁,都认为是麒麟野猪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最难得的是,她从不不在人前反对、指责麒麟大帝半句,时刻都在维护麒麟大帝的声名、威严。硬生生通过各种方法,把麒麟野猪妖许多让人发笑、喷发的笑点变成了麒麟大帝心底慈悲,不拘小节等等的优点宣扬。

    “奶奶的,这头猪运气真够可以!”伤心断肠哭笑不得,他跟麒麟野猪妖关系亲密,天庭的仙人都知道,当年他们一起被玉帝敕封为仁义大仙。野猪妖至今还把伤心断肠视为最好、最好的兄弟……伤心断肠也至今还记挂麒麟野猪妖当初的饶命之恩,因为他至今不知道当初麒麟野猪妖为什么不但不杀他,还会割肉相救的真相。

    “凝望也不赖。”依韵的话,让伤心断肠脸不红心不跳的、理所当然的得意大笑。“还行!这女人什么都好,就是太粘我了!烦不胜烦——”

    龙剑打了个呵欠,然后,面无表情的望着伤心断肠,用中指,缓缓的在脸上扣动……直到伤心断肠抓起桌上的茶杯丢过去!“灭神你个王八蛋发明的恶心动作!”

    一直沉默不语的灭神很无辜的闷声道“……我都好多年没用过了,关我屁事。”

    “能谈正事吗?”金刚没好气的轻手敲击桌子。

    “有什么好谈!仙山灵地的派众就继续这么挖,这些人年轻气盛,就算他们掌门学乖了不让动手,这些人也受不了长久的窝囊气,肯定会离开门派。仙山灵地没了人,就算找不到借口灭派,他们的资源开采地也等于是我们的,也不会有人去入派,跟灭了没区别。”伤心断肠一双脚搭在桌子上,嘿的阴笑。“接下来就是吸引可消点武功级别级别满了的高手过来,这些人相信名声,喜欢跟着高手,大多数都不喜欢满足于长期呆在身边没多少厉害人物的门派。我们的高手到处找人挑战切磋,创名声!赢得江湖录上全是正义联盟高手又切磋战胜了谁谁谁的消息时,大把人主动靠过来!”

    “下次开会我不必来了。”依韵淡然一笑,这些事情,他能想到的伤心断肠他们早就想好了,其实根本不必商议。

    “不行!”龙剑面无表情的喝着酒,一本正经。“请吃饭是你的工作。”

    依韵不见了,在众人眼前传窗而出。

    “至于吗……真是越有钱越小气!靠!”龙剑没骂完就被伤心断肠鄙视的瞪了一眼。“叫你杀鸡取卵!上次他请客你把华山派和剑宗的人都喊去了。他还被你坑才怪!”

    “不是你说要宰他一次狠的?”龙剑一脸无辜的反问。

    “我是说,等我们吃够了,把联盟全部人拉上啊……”

    依韵回到破邪城居处花园的时候,看见铭儿在凉亭里怔怔发呆,走到她面前,坐下,她仍然如同没看见似得。“在哪里学的奇怪意境?”唯情意境只需要刹那时间,就能够轻易领悟学会任何其它的意境。意境的能力各有侧重不同。虽然谈不上彼此间存在什么明显的克制效果,但能够自由变换意境的话,就可以确保在任何环境、形势中都处于绝对不会失利的不败之地。这也是唯情能够跟万法全通一样成为最强意境的根本理由。

    铭儿回过神的时候,红色的眸子渐渐恢复如常,微微一笑。“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太多。”

    “我对你恨不起来,所以只能修炼唯情。”

    “唯恨意境?”依韵颇觉意外,他知道唯情、唯恨都是非常难踏入的意境。悟性、资质,心境。缺一不可。如果没有铭儿这种出众的悟性。就必须有非常完美的综合属性资质,但有这种资质的人,又怎么会选择唯情、唯恨这样的意境呢?

    “嗯。”铭儿说罢,喝了杯酒,悠悠然道“这里的事情差不多了,再有一个门派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门派有变?”铭儿是灵鹫宫的魔女,拥有充足的自由。离开门派做别的事情,只要不是特殊情况。谁也不会管,不能管。甚至于她可以为了私人的理由。去跟喜儿打架。这就是灵鹫宫的魔女所具有的特殊权利,如果不是有事,她完全可以在破邪城继续逗留。

    “指间沙这些年很活跃,在灵鹫宫里有很大一批追随者,昨天她带着那些追随者伏击杀死了很多本派弟子,然后离开灵鹫宫,回了天盟。鉴于她的影响力,天盟提升她为副掌门人。”

    这确实是件大事,指间沙被小剑如此重用也丝毫不让依韵觉得意外。当初邀月那一站,指间沙独创的武功绝技表现出来的威力,非常让人吃惊。那招让怜星没能破解的绝技,在依韵和莫名对战之后,被认为是目前江湖上已知的,唯一能够克制沾衣十八跌的绝技。

    每一个瞬间,每一点的发光能量流沙都能够形成一次独立的伤害,虽然杀伤力较弱,但胜在数量众多,频率极块。用以对付沾衣十八跌的话,效果犹如依韵施展剑阵利用的短时间高频率攻击、以致沾衣十八跌不可能同时抵御的原理。

    指间沙的武功达到那种境界,创出那种度特色的绝技,江湖上许许多多的高手都不得不为之赞叹。

    “应该是笑仙子。”

    “嗯。”铭儿轻轻点头。“带走天盟过来的那些女高手的人本来应该是笑仙子。谁都知道笑仙子跟小剑是师兄妹,谁都不认为笑仙子会真心、长久的留在灵鹫宫。指间沙在灵鹫宫的声望远远超过笑仙子,她留下,本来能够发挥比笑仙子更大的作用。”

    事情反常必有妖,本该如此,却没有如此,背后一定藏着他们所没有掌握的原因。

    “笑仙子这些年也很奇怪,门派里面的追随者一直在减少,她对门派的事务也越来越不上心,常跟月儿混在一起,到处游逛,显得有些不务正业。而且……”铭儿叹了口气,心里的疑惑至今没有得到解释。“唯恨,是从笑仙子身上学的。”

    依韵沉默……这是一个,他绝对想不到的事情。唯情,唯恨,其实都是把心放在一个特定对象的身上,铭儿修炼唯情他能够理解,当年他们,曾经那般心心相印的携手同行。

    但笑仙子,太莫名其妙了……或许,不是他?

    “你不会告诉我,笑仙子是为了你修炼的唯恨吧?”很多年前的时候,铭儿就有一种本事,即使依韵的表情,动作,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她也能够通过依韵眸子里几乎不存在的细微变化,以及心跳的频率,判断出依韵很多的心思。很多年后的今天,铭儿仍旧如此。

    “我认为没有道理是。”

    “那就是说,很可能是你了。”铭儿的脸上,没有了笑容。“聊聊,连江湖录都不知道你跟笑仙子之间潜藏的如此隐秘的‘恋情’。”

    “这么多年了,你终究还是个女人。”依韵只能苦笑感叹。

    “是呀,那你赶紧说清楚明白,我相信你的话。”铭儿不咸不淡的说着,轻轻一指,把空了的酒杯拨的翻滚着跌落在地上。“不然的话,大约又多了一个为你练唯恨的女人。”

    这玩笑不好笑,最重要的是,依韵从来不认为铭儿有什么事情不敢做。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很多年后的铭儿,还学会了一件事情,他没想到的事情。

    “喔……原来是这样。那我刚才可真是误会你了。”铭儿笑了,拿了依韵的酒杯,喝了一口,然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我说呢,这些年的追查结果都显示,最可能、也很没道理的对象,应该是笑仙子刚进江湖时认识的一个男人。”

    依韵无言以对,是的,他被耍了……但眼前,这一点不重要。“确定?”

    “她每个月都会去见那个男人,在那个男人的妻子不在的时候。那个男人的资质很出众,但早就退出江湖了。当年跟笑仙子的关系很密切,是否恋人未曾证实,有人说笑仙子一直暗恋他,也有人说,他们不是那种感情。所以我吃不准,如果是那个男人,笑仙子早就应该为他修炼了唯恨。但如果不是,找不到第二个合适的对象。”

    “时间。”依韵思考着其中的矛盾,发现最关键的问题,是时间,笑仙子踏入唯恨意境的具体时间。但是,铭儿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花开谋害一品堂的事情我听说过了,虽然灵鹫宫方面也没有查到她后来的消息,但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她修炼的是心杀术?”

    “没听过。”

    “花语当年刺杀你失败后创出的。”

    “她在哪里?”依韵原本的迷惑,骤然间明晰,花语……三界开启前,一个险些、差一点点就成功杀死他的女人。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盟主:钱帮盟主6ˉ孤海赞助的章节。(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