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章 兽之心

第二十章 兽之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紫霄马飞驰奔走一天一夜,路上却遇到不少因为长年雨落,近期被洪水淹没的路,这些地方只能凭借轻功踏波而过,自然没有紫霄马奔驰的快,因此耽误了行程,天刃队的队员传来消息,麒麟野猪妖不听劝阻,反而加快了速度飞赶桀骜秘境。

    “依韵你在哪里咧?”但回复过来的系统提示是依韵关闭了传音入密,紫衫只好又密群芳妒,知道依韵大致方位距离桀骜秘境更远,赶过去也是根本来不及的……

    漆黑的桀骜秘境入口,一团发光的、黑漆漆的光门。光门背后就是桀骜主宰的世界,当今天下的凶兽几乎尽数被吸引而至,四大凶兽被桀骜击败后,都成了桀骜秘境的四大护法。

    桀骜秘境早就被江湖中人称之为天下第一凶险之地,能够出入其中的,只有灵鹫宫门下弟子。除此之外,进去的人,没有能够活着出来的。曾经有许多艺高胆大的江湖高手组成数千人的大团队,进去后,却连桀骜和四大凶兽的面都没见到,就被其它凶兽杀的全军覆没。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江湖众人再敢进入桀骜秘境了。

    麒麟野猪妖站在桀骜秘境入口前,他的身体哆嗦着,他不怕桀骜,却怕里面许许多多的凶兽。“嗷嗷——妈妈保佑,凶兽不打我不打我……咦?我为什么要怕呀,我、我就是要进去的啊!嗷嗷——我不怕不怕不怕了!”

    麒麟野猪妖钻进漆黑的光门……刚进去,几头看守门口的凶兽已经扑到他身上、却又刹那被他浑身上下燃烧的天火烧的皮肉焦黑。吃痛飞退,愤怒低吼的盯着他,一时都不敢上前。

    “嗷嗷——我、我找桀骜啊,你、你们别打我啊!”麒麟野猪妖看着那几头高度才到他膝盖的凶兽,心里稍稍安定,琢磨着那么小个的凶兽应该打不过自己。说话工夫,昏暗的空间里。亮起一双双森冷、发光的眼珠子,大群凶兽,密密麻麻的将门口的麒麟野猪妖包围住。麒麟野猪妖心里发怵。连忙狂呼大喊“桀骜——桀骜,嗷嗷——桀骜是我啊!他们要打我啊——桀骜——”

    “让他进来——”幽幽的声音,自秘境深处。传了出来……众多凶兽闻声退却,让出一条路。麒麟野猪妖心里发怵的左右张望着,一步步朝深处前进。

    赤风马飞驰疾走,意识中范围边缘的隐士仙人、武当隐士尽数被甩远。依韵都不知道如今背后到底聚集了多少追杀自己的隐士仙人,但从时间上算起来,绝对是累死他也不杀不完的数目。

    意识前方,二十里处,又出现了那条熟悉的灵魂波动。依韵不知道这个人是用什么办法,能够一直跟踪到他,明明甩掉很远。但是要不了多久,她又会出现,每次依韵在杀死仙主的时候,她总躲藏在附近,并不现身。也不靠的太近。就这么一直追着他,追着他……简直就像影子。

    她不现身,依韵也不理她,不管为了什么目的,总有一天会明白。

    桀骜秘境里,是一片广阔的天地。许许多多的凶兽都在这片阴暗的天地里生存,有山,有水,也有树木花草。但所有这些的颜色,都是黑红、阴冷的。这片天地里根本见不到任何暖色,亮色。

    麒麟野猪妖也不知道走多久了,反正他吃过三颗仙桃了。

    终于在一大片草原上见到桀骜的身影时,它正用鹰爪按着一头在草原地上拼命挣扎的龙——一头白如雪色般的龙,浑身上下散放着异常美丽的朦胧白光。

    “她好漂亮啊,嗷嗷——为什么打她?”麒麟野猪妖十分不明白桀骜盯着白龙的眸子里为什么流露出凶狠、似乎下一刻就要把白龙撕碎的煞气。

    “她是我的妻子,始终不听话,想逃!”桀骜没有抬头,按着白龙不能动弹的鹰爪正在缓缓用力,已经抓破了白龙的皮肉。

    “她是你的妻子,你对他这么凶狠,她当然想逃啊!嗷嗷——”麒麟野猪妖搔着脑袋,觉得夫妻就应该互相对对方好啊,桀骜对妻子这样是不对的嘛。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桀骜血红的眸子,终于落在麒麟野猪妖的脸上,眸子里,冷冷淡淡,没有热情的欣喜,也没有片刻前对白龙的凛冽肃杀。

    “对她好点呀,别打她骂她。”

    “她不听话。”

    “她是你的妻子啊,为什么非要她像你的手下一样听话?那、那不是变成手下了吗?如果你对她好一点,容忍她一点点的任性,她就不会讨厌你了。嗷嗷——”麒麟野猪妖觉得应该是这样,于是就这么说了。

    “你说的对——”桀骜的眸子从麒麟野猪妖脸上,移落地上的白龙脸上。“——不过,我做不到。”声音落下的时候,桀骜抓着白龙身体的四只鹰爪,突然用力——爆散的血雾中,白龙的身体被撕裂成几截,抛飞而起,又翻滚跌落平原的草地上,挣扎着扭动,但伤口燃烧的黑色火焰,却迅速将白龙断裂的身躯吞没,片刻便烧的白龙没有了声息……

    “你——”

    “我跟你不一样。”桀骜没有丝毫的怜悯,看也不看燃烧着的白龙,目光静静落在错愕的麒麟野猪妖脸上。“我是凶兽!永远不会主动对别的生物好,妈妈没有教我对弱者怜悯。”

    桀骜迈动几步,牛头上血红色的鹰眼,凑近到麒麟野猪妖面前。“你来做什么?杀我?用它——?”鹰爪,指着麒麟野猪妖腰上悬挂的那把,长达五百丈的深渊之剑。

    “嗷嗷——是啊,太白金星说你要带凶兽出去杀我妈妈紫衫。”麒麟野猪妖低垂着头脸,提到这件事情,情绪就十分低落……

    “凶兽的仇恨必须报!凶兽不会因为任何理由原谅自己的仇敌——永远不会。”桀骜冷冷的笑着,眸子里的光芒,阴冷逼人,伴随时间的增长,它越来越强大。如今的它,早已经成为凶兽中的帝王,没有人能够再告诉它应该做什么,必须做什么。

    麒麟野猪妖取下背上的大背包,丢在地上,打开布包,堆起如小山般的仙桃,滚动着,散落在了一片的草原大地上。每一颗,都散发着能让所有神兽、凶兽流口水的浓烈香味。

    桀骜盯着地上的仙桃,久久,沉默……

    紫霄马在飞驰疾走……天刃队紧紧跟随在后。“棋盘此举其实也正是天盟所需,为什么你一直要阻止?”棋盘的做法,最初是小剑的构想,但因为紫衫的反对,小剑同意了十个月之期,如今,远远还没到约定的期限,却不知为何被棋盘用了。

    “棋盘的目的没有那么简单……”马背上的紫衫,想起那个曾经站在她面前,用单纯天真语气说‘嘻嘻,我最崇拜你了呀!’的脸时,只有一阵寒意……因为紫衫知道棋盘的感性和理性都很高,天生属性非常卓越,比之黑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嗷嗷——我、我给你存的,摘了好多年。”麒麟野猪妖搔着脑袋,语气里,却没有一点的欢喜。桀骜的目光离开了地上的仙桃,落在麒麟野猪妖的脸上,这张脸,如此的陌生。是的,麒麟野猪妖跟过去的变化太大,过去它是野猪的身体,野猪的头脸,而如今,是人形,浑身燃烧着天火,威武、雄壮。但他,还是他……

    “你走吧,你杀不了我,也阻止不了我报仇。”桀骜巨大的身躯,缓缓转了过去,没有人能让他改变杀死紫衫报仇的决心,因为它是凶兽。

    “嗷嗷——我,我知道自己打不过你,也、也不想跟你打。我不想你杀死紫衫,可是,也不想你被别人杀死。”麒麟野猪妖望着桀骜的背影,一字字说着心里的话。

    桀骜庞大的身躯,静静背对他,没有回头,但也没有继续往前走。“当我杀死紫衫的那一天,也许你就会想杀了我。”

    “我、我不会让那一天来的!”麒麟野猪妖一声呼喊,紧接着,有剑,出鞘的鸣音。

    没有杀气——但桀骜本能的迅速回头,然后,错愕的愣住。深渊之剑,刺进了麒麟野猪妖的心脏,是他自己握着剑,刺进去的……记忆中,那个在极北之地,饿一会就会哭,就会大喊大叫,怕疼,怕死,怕跟强大敌人战斗的朋友,在眼前,握剑刺穿了自己的心脏……桀骜的心,还有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嗷嗷——好疼啊,怎么、怎么这么疼啊!我、我以为很快就没感觉,就死了……桀骜,我不想杀你,也打不过你,可是也不想你杀紫衫妈妈。你一定要报仇,我、我替紫衫还你妈妈的命好不好?我死了后,你不要去杀紫衫妈妈了,就、就当你已经报仇了好不好?嗷嗷——桀骜,你说这样,好不好?”

    血液,能量,飞快的从麒麟野猪妖心脏伤口流入深渊之剑,漆黑的深渊之剑燃烧着漆黑的火焰,黑火——地狱之火,桀骜很熟悉那火的颜色,也很熟悉那火焰的力量。(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