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九章 没有胜负的决战

第十九章 没有胜负的决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我才不跟你平手哩!”紫杉气呼呼的挣了句,但事实上她却根本没有力气再爬起来.“有本事,有本事……爬、爬起来呀!”紫霄哈的嘲笑,挖苦紫衫的硬撑。

    “你等着,下次我会创出破解沾衣十八跌的武功打的你满地找牙!”紫衫呼呼喘气,疲惫的只想睡觉,却又不敢在睡着。

    “没意思……沾衣十八跌真没意思。”紫霄想到如果全江湖的人都修炼了这武功,岂不是变成谁也打不死谁,逢决斗就只能拼到彼此精力衰竭,累断气也伤不了对方的结果了?这简直就是天下无敌的武功了,如果传了出去,许多人都会舍弃本身的武功,通过武功转化系统把原来的武功变成沾衣十八跌,从此江湖天下太平啦,都不用打架了,也没杀人了,谁也打不过谁杀不死谁……

    看见紫衫犹自挣扎着试图站起来,紫霄突然也不想笑她了。“你就省省吧,全江湖都知道你不适合长久消耗战,万法全通意境特别消耗精力,我都躺了你还撑什么呀!乖乖睡你的觉补充精力吧。”

    “我可以!我可以!”紫衫调整着呼吸,极尽努力的试图操纵身体的力量让自己站起来,一次次徒劳无功的突然失力的跌在了积水泥泞,却又一次次尝试着努力爬起来……

    “死撑!万法全通意境什么都能办到,注定精力的消耗不可能如别的一样少,你再怎么努力改善也有极限。能撑这么久我都服你啦。你撑什么呀,别以为你资质比我好了那么一点点就什么都能办到,宇宙不是为天才而存在的!”紫霄想起紫衫总把自己当作无所不能的神就来气,哼,她紫霄不就力量属性为零嘛,别的也不比紫衫差,偏偏从成长院开始紫衫就说她是天生残疾。进了浑沌纪元也注定残缺。

    “你这种天生残缺的笨蛋是无法理解天才的,别拿你的认知来衡量我!如果天才只做跟你这种残缺笨蛋一样的事情就沾沾自喜,简直就是浪费才能!一个全能的天才满足于一方面的成就定点而沾沾自喜。那是蠢材!”紫衫仍旧一次次的试图站起来,但她的脸色已经变的惨白。

    “嘿,你就得意呗!看你站不站得起来?”紫霄洋洋得意的挖苦嘲讽。舒服的躺着休息,等着体力恢复,看着紫衫一次次试图爬起来,又跌倒,开始觉得好笑,渐渐的……却又笑不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依韵,虽然她并没有见过依韵这么狼狈的模样。

    “喂,有意思吗?你站起来了也撑不到耗尽我内力的时候呀,我还有一成内力呢。你是天才。就不允许别人有任何一样本事追上你了呀?好处都让你占尽才行是吗?飞合庄真正的大当家,琴棋书画全都在成了圣典,战法双圣,神话传说,几百年屹立不倒的天盟。什么武功都会,什么技能都懂,分心多用同时做好多好多的事情……”

    紫霄越说,越窝火,想起许多在拼杀的江湖中人,想起这么多年来在零儿严厉督促下付出的无数艰辛。不由的火冒三丈。“你还想非得要打赢我?我在烛龙肚子里关了两百多年呀!除了忍受孤独一次次发神经发疯,就只剩下练紫霄炎打发时间,你怎么可能追得上我的紫霄炎等级?出来江湖受了多少苦呀!你天天春风得意的,灵鹫宫天天拼杀,可是我们这么努力还是打不过你!凭什么呀?就因为你是天才!我们才觉得没天理呢!你还委屈——”

    “笨蛋——成长的痛苦天才不需要体会!”紫霄刚想反唇相讥,却惊愕的发现,紫衫已经变成蹲在地上的姿势,原来就在她刚才愤愤然说话的工夫,紫衫已经成功完成站起来的第一步,她的双手按在泥泞的地上,没有急于立即站起来,目光,尤其冰冷。紫霄就什么也不说了,她知道这模样的紫衫没有交谈的价值,就跟她自己变成魔意境状态差不多。“你以为,我真的杀不了你吗?哼——”

    紫霄忙不迭的试图挣扎站起来,但是,却如紫衫片刻前那样,徒然趴跌在积水的泥泞里而已,她发现自己站不起来,索性懒得尝试,翻了个身,悠闲自得的望着紫衫。“你杀呗,看你怎么杀我?”

    “笨蛋总想着自己的努力就是一切,江湖上比你更努力的人多的是,天才的努力你不懂。”紫衫真空袋里,深紫色的北落紫衫缓缓飞了出来,散发出浓烈的杀气,蔓延的深紫色杀气,弥漫了周围大片空间……

    那种气息,让紫霄熟悉、又不由自主的感到恐惧。那是依韵的气息,是北落紫霄的气息……北落紫霄、北落紫衫本是一对鸳鸯剑,本是魔剑,他们的力量是相同的,北落紫衫永远会跟随北落紫霄一起成长。

    莫名死在北落紫霄之下,那么北落紫衫,能杀死她吗?紫霄吃不准……“你好意思呀!拿依韵给你救命的魔剑杀他的朋友?”

    紫衫充耳不闻,脸上只有一抹冰冷的冷笑。北落紫衫缓缓出鞘,因为紫衫已经没有力气快速拔剑。出鞘的剑,通体燃烧着深紫色的紫霄炎,散发出浓烈的杀气,强烈的能量气息……

    “别唬人了!你才用不出依韵的杀剑魂阵呢!我才不怕你——”紫霄脸色发白的看着那把飞离紫衫的手,缓缓散发着越来越强烈能量气息波动的剑……心里发怵,她可真不不知道这把剑能不能施展剑阵。‘呜呜呜……不会、不会不会!这把剑一定不会,一定要不会——肯定不会一定不会绝对不会不可能会!’

    剑上的能量波动,戛然而止。

    是的,突然。没有了任何声息……

    紫霄愣愣半晌,喊了几声‘喂?喂!喂——’,慢慢的,她发现紫衫虽还睁着眼睛,但其实她已经昏了过去。“哈……看你还硬撑,精力根本就不足以驱剑嘛!嘿,是我赢了耶!”紫霄伸手。正准备释放紫霄炎的时候,又发怔了起来……

    山洞里。

    火焰熊熊燃烧。

    紫霄取出真空袋里随身携带之物盖在紫衫身上。“嘿,我不杀你是看在小剑和依韵面子上的啦!嘿。才不是同情你呢,你这个讨人厌的女人一点都不值得同情!我最讨厌你了——最最最最讨厌你!一点都不喜欢你,一点都不会同情你!”

    火堆。熊熊燃烧,紫霄将随身携带的肉放上去烤,烤的是野猪肉。昏暗只有火光的山洞里,寂静无声,时不时,响起紫霄的自言自语。紫霄习惯了,在烛龙那里她很闷的时候就自己跟自己说话,因为不会有别人跟她说话,烛龙的话很少,经常睡觉。睡觉的时候她踢烛龙的胃也叫不醒,因为烛龙的身躯太庞大,任她怎么踢,烛龙都没有一点感觉……

    火光中,沉睡数个时辰的紫衫缓缓睁开眼睛。看见面前摆着能保持温度、保持食物新鲜的木盒子。

    “烤多了,爱吃不吃。”紫霄看也不看紫衫,自顾说罢,看见紫衫从真空袋里取出食物,真不吃她烤的肉,不由气恼的一跃而起。“你这讨人厌的女人!我辛辛苦苦烤了那么久你还真不吃?怎么又你这么混蛋讨人厌的家伙!我刚才真该杀了你——”

    “杀呗。我又不在乎重生。”紫衫吃着常备的烤肉,一脸满不在乎。

    “嘿!装什么呀?不在乎?紫霄炎万法全通能模拟等级吗?不能。媚功,音波功,化物功,易容术……这些乱七八糟的特殊武功你能模拟等级吗?重生了重新练起来累死你呀!”紫霄一把夺过紫衫面前的木盒,打开,自顾取出烤肉大口撕咬的吃着。

    “这些有什么难的呀,笨蛋才觉得难,笨蛋就喜欢手下留情博取好感了,别浪费心思。”

    “你——”紫霄气炸了肺,气的双手使劲抓头发,抓了半晌,突然又安静了下来,坐下了。“反正饶你一命是看在依韵的份上,我可不在乎你,不过嘛,不想让小剑难过,更不想让依韵生气。”

    “死了这条心吧!”

    紫霄懒得跟她吵,反正吵来吵去也不会有结果,从成长院开始她们就不对眼,看到对方的脸就会没有来的一肚子火气。“不想跟你浪费口舌吵架!沾衣十八跌真没意思,那个莫名怎么创出这么这样的武功呀,如果传开了……”

    “你这种笨蛋总盼着公平。”

    “你别故意气人!我说的不对吗?”

    “人努力是为了创造,公平就可以抹杀所有的创造,人何必努力?坐享其成等待公平分配吗?高手的努力是为了解决问题,克服问题。庸手总在坐享其成,见到强大就叫嚷不公平。莫名三百多年专注沾衣十八跌,凭什么不应该创出傲绝江湖的神功!依韵专注杀道、不惜经历无数苦战,凭什么不能成为江湖第一快剑?”

    紫霄哼了声,没有话说。莫名人如何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依韵人如何,专注杀到三百年,因为深知自身属性对比许多人都没有优势,因此从不敢松懈自己,每一天都在寻求突破,寻求自强,用战斗,用危险激发自己,不顾一切的提升杀道的力量。所以,即使沾衣十八跌很厉害,但莫名败给依韵,紫霄觉得理所当然。

    “宫主也很努力呀,总是一个人在大家都不知道的地方找强大的敌人战斗修炼,大家都不知道她平时去了哪里,去做什么,可是我知道。我见到过她一次,她在桀骜秘境里跟凶兽厮杀练功!四大凶兽啊呀——你敢吗?我也很努力呀,你怎么就不承认我们呢!”

    “你不在乎跟别人共享情感是你的事情。”紫衫语气冰冷,眸子里,尽是杀机。紫霄撇撇嘴。“对了,我记得依韵说过,败就是败了,不管因为什么理由都没有用呢。这么说,今天的决斗你也不会不承认是本美女赢了吧!”

    紫衫随手一招,原本被紫霄靠在洞口放着的北落紫衫拔一闪,悬浮在她面前,自然而然的释放力量。

    “干、干嘛呀?你当时都晕了。”

    “我现在不动不还手,你来杀,敢吗?我看你根本不敢杀人。”紫衫头也不抬的自顾吃烤肉,让紫霄莫名其妙的摸不着头脑……“有意思吗?输不起就算了,明知道我要杀你早杀了,装什么不怕死呀!”

    “笨蛋就是笨蛋!”

    “你才是笨蛋!不知好歹——”紫霄愤然还口。紫衫盯着她,冷笑。“你以为我不知道自己的精力不能主动驱动剑阵?”

    “什、什么意思呀?”紫霄本来就不明白紫衫当时为什么非要站起来,非要拔出北落紫衫,连她当时都觉得紫衫的精力不应该能催动剑阵。

    “出鞘的北落紫衫会自动攻击试图杀死我的人,笨蛋现在明白了吗?”紫衫收起已空的木盒,从真空袋里又取出一个黑木盒,打开,里头还是烤肉。“凭你,能在我面前不死已经是奇迹,想杀我,永远没可能。你今天不是救了我一命,是救了你自己一命。”

    “你、你这女人怎么这么阴险呀!刚才还故意气我想我动手找死是不是?你怎么这么冷血无情啊——我、我……啊啊啊啊啊!我瞎眼了,瞎眼了——”紫霄气呼呼的踩灭火堆,愤愤大步走出山洞,头也不回的飞奔飘渺峰方向回去了。

    紫霄前脚离开,山洞口外,飞闪出现一条条身影。为首的,是天刃队的血刃。“怎么了咧?灵鹫宫好像没有埋伏呀!”

    “刚得到消息,麒麟战神快到达桀骜秘境了,据说是太白金星怂恿他去杀桀骜。”

    “是谁呀?这么坏!哥哥不是答应过没到期限就绝不用这办法扭转局势吗?”

    “不是盟主——有不确切的消息称棋盘秘密见过太白金星。”血刃说罢,又自发请命。“已经派人去拦截麒麟战神……”

    “我去!你们拦不住他!”

    紫霄马奔出真空袋,嘶鸣声中,紫衫已经坐上马背,催马疾奔而去……天刃队每个人都坐上匹汗血宝马,紧随其后。(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