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七章 四季剑

第十七章 四季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哼,看看谁才是最美最强”舞动的气刃上,呼啸腾动的深紫色紫霄炎,扫过落下的细雨,眨眼便将雨水吞没的无影无踪,连绵的细雨似乎根本无法妨碍紫霄炎的熊熊燃烧之势……

    独孤九剑专破暗器的招式挥洒舞动,四柄长剑配合默契,出击节奏犹如行云流水,第一把剑力量刚尽,第二把出击的剑正好达到招式最强的时候,当第四把剑力量尽的时候,第一把剑又已经出招。

    四季使者的独孤九剑配合的默契程度,简直让群芳妒为之惊讶。江湖上修炼阵法的、配合的本有不少,但能达到这种四剑化一默契程度的,前所未闻,仿佛她们的剑就是为了变成一把永远没有回招、变招间隙的剑而存在。

    群芳妒需要应付的攻击,总是只有一把剑,但这把剑却没有回招的时候,也没有变招的时候。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即使出手速度、变招回招速度即使能高出三倍,也只能勉强旗鼓相当而已

    但四季使者的出手速度慢不满?不慢——独孤九剑专攻破绽并不意味着出手速度慢,尽管出手速度不快也一样能够发挥出独孤九剑的全部能力,但更多的江湖中人修炼独孤九剑的同时本就追求迅快的出手速度。

    群芳妒再快,也当然无法比四季使者快三倍……纵然依韵有太极特效支撑,也办不到。

    挥舞的长袖中,芊芊玉指间的漆黑细针连续不停的变换招式。舞动中,群芳妒的身影化成朦胧的幻影,让人根本看不清其身形,也看不清她的动作,黑针一次次刺在不停紧追攻击的长剑剑身上,小小的漆黑细针,针尖轻轻一碰。立即就将刺到面前的长剑荡开一旁。

    群芳妒一直在退,四季使者一直在追。四季使者的联手攻击非常默契,西门无钱想帮忙也根本没有机会。他变成单独的一个人,奋力跟随四季使者的进攻步伐,肆无忌惮的施展独孤九剑。追着群芳妒飞快追击。

    如此交战片刻,始终无法伤着群芳妒丝毫,看着那些招式动作,西门无钱越来越清晰的意识到,这个绝色美女修炼的是——葵花宝典

    “是你?当年在孤岛上踩死了我和花哥的人”

    昔日阴差阳错,功败垂成的记忆浮起西门无钱脑海……当初他们带着葵花宝典手抄本去了孤岛,破釜沉舟,决心不练成神功不离开孤岛。结果却遇到乐儿,被打的瘫倒地上,只能静静等待血液流干而死。不料道上有来了个人,一脚踩死了花儿不败。

    花儿不败知道那人发现了葵花宝典后他们再没有机会夺回,这才灰心丧气的开了寂寞酒馆,退出江湖。西门无钱每每想起此时都觉得愤怒不甘,他和花儿不败当初忍辱负重多年。最后却给别人做了嫁衣

    群芳妒“呵……”的轻声一笑,悠闲自得的飞身退着,挥动的双手滴水不漏的一次次震开攻到面前的长剑。太极特效、多重剑劲这些东西葵花宝典都无法学习,因为葵花宝典是唯一的,别人无法学习,修炼者也无法再学习其它功法。她知道西门无钱说的那个人是谁。那是一个,自宫后才发现手抄本根本无法修炼的倒霉蛋……“你不必生气啦,那个倒霉蛋自宫之后才发现原来手抄本不能修炼。当然如果是你们,最后也是一样的结果。”

    西门无钱一怔,忙又挥剑追击。恍然意识到,当初他和花儿不败都忘记了,手抄本是否等于秘籍的问题……“那、那你到底是谁?”

    “呵……你猜呀。”群芳妒抚媚一笑,旋身中气定神闲的看着刺来剑从脸庞错过,挥针荡开了第二把剑时借力微微错身,又避开了第三把剑,挡开第四把时又借力小幅移位,闪开了第五把。

    “哼剑架在你脖子上的时候,不说,也得说”西门无钱缓缓平静下情绪,意识到四季使者虽然能够压制群芳妒,但眼前的局面还不足以击败。葵花宝典真气连绵悠长,战斗中极其节省内力精力,倘若不能制胜,消耗下去他们必败无疑。西门无钱决定不再留手,施展出他跟花儿不败在东方不败指点帮助下修成的特殊剑劲。“别以为你练了葵花宝典就天下无敌,比起东方不败你差远了”

    说话间,西门无钱剑上的剑气颜色缓缓开始流动……

    赤风马四蹄奔走,过处地上的积水留下荡漾的波纹。山道上,一群江湖中人看见飞快过来的人和马,有人惊呼一声“正义传说”一群人,唯恐跑慢了半步四散而逃。

    赤风马疾奔而过,马上的依韵对于逃走的联盟神派弟子全当没有看见。风雨中,道路上,三个人追着个蹒跚、奔走不快的身影,刀来剑往,被围攻的人势单力薄,看起来似乎受了重伤,步走不稳,动作迟滞缓慢,身上接连又添新伤。

    马蹄声,没有让那三个追击的人停下脚步,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赤风马踏着积水飞冲而过,溅起的积水,射在那三个人身上,三人回头——就在赤风马奔过的时候,被围攻的身影权力一跃,伸手一把抓住了依韵长袍一角,人,随着奔走极快的赤风马在风雨中飘摆着前行,一举脱离了眼看必死的绝境。

    那是一只纤细的手,被血染红了一半,极尽全力的抓着衣袍边角,却明显力量不够,一点点的在下滑。明明是在求生挣扎,却没有尝试开口求救,那双眸子,流露的光芒在黑夜里仍然异常明亮。

    依韵低头看了一阵,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这样的眼神很少见到,没有愤怒,只有不顾一切挣扎求生的坚持,没有求饶,只是在竭尽全力的试图靠自己的力量,紧抓救命的稻草。

    这人受了重伤,不但浑身上下都是伤,而且还中了毒,脸色发绿、并且逐渐在朝发黑转变,看起来,很快就已经毒入膏骨。

    赤风马四蹄片刻不停,疾风般奔走。

    长剑旋动着抛飞跌落路边,又一只手紧紧的抓上依韵飘飞的长袍后摆。是的,这个人没有放弃,眼看无法继续抓住的时候,丢弃了剑,用另一只手自救。

    如果从奔驰的马上抛甩出去,以其伤势,必死无疑。

    悬崖边,赤风马一跃而出,面对悬崖外的天然鸿沟毅然无惧,甚至没有丝毫的犹豫。距离的蹦跃动作,让紧抓依韵衣袍的人,手,不由自主的脱离了紧拽的衣袍后摆……

    依韵旋身,抬手,施展隔空擒物,内劲的力量猛然将眼看要飞出去的身体吸了过去,紧接着又被拦腰一抱,甩放在马背上。

    赤风马四体落地时,冲了一段化解重力,驻足。

    依韵翻身下马,见那女人还没有昏迷,稍微试探了其脉搏,也认不出中的是什么毒。随便从真空袋里取出紫衫给的那些解毒药,捏开她消瘦的下巴,一颗颗往嘴里喂。

    喂一颗,等片刻,不见生效,就继续喂下一颗……如此半晌,终于看见那张消瘦脸上的颜色从黑渐渐转白。依韵塞了些内伤药、以及帮助外伤恢复的药物在她嘴里,丢上马背。赤风马默契的带着那女人飞奔下山。

    依韵穿过树林,跃到大殿的围墙上,望向一个在风雨中,打着伞,穿着仙山灵地普通弟子衣服的非np江湖中人,当即一跃飞落那人面前。“仙主在哪里?”

    “穿过正殿,门后面是寝殿,寝殿里有首第三间房子。”那人畏畏缩缩的飞快回答罢,见依韵闪身奔走,忙快步去了……

    依韵寻到那人所指的地方时,发现床榻上有男一女,但都是np。“倒是高招……”深紫色的剑魔飞剑气,一闪,自依韵额头亮起的剑形忧刹那流至捏做剑诀的手指上,飞射而出——一路轰传八面墙壁,穿过四根柱子,飞进厨房,射穿水缸上的木盖……

    系统公告:依韵杀死仙山灵地之主多石策略……

    当依韵不疾不徐的在走到厨房里的水缸旁时,水缸里,刚才指路的人已经气绝毙命。这人就是这里的仙主,看来一向穿着普通弟子的衣服伪装成在这里练功的人。遗物里,一件值钱的都没有。依韵兴趣缺乏的只拿了把价值不过几万两的长剑,离开大殿,跃出悬崖。

    赤风马已经在崖下等着,见到依韵时欢腾的蹦跃。刚才救的女人,伤势虽然还没有痊愈,却已经能够靠自己的力量站稳。她的确是个很瘦的人,瘦的仿佛皮包骨,看衣服是天机派弟子。

    “救命之恩,将来一定报。我叫魍魉。”见到依韵,那女子抱拳作礼,一本正经的语气犹如在是在宣誓。

    依韵淡淡然一笑,翻身上马。那把刚捡来的长剑,旋飞着,插在那魍魉面前。他喜欢着女人刚才目光中流露的坚强,也喜欢她骄傲的好强。

    赤风马仰首一声嘶鸣,撒开四蹄,如疾风般奔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