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五章 树欲静

第十五章 树欲静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黑木崖,红帐飘摆。

    东方不败缝制着衣裳,不时眉目含情的望眼雨幕中正与西门无钱舞剑对练的花儿不败,越看,她越绝的欢喜。“花郎进展真是快,天生的练武胚子。”

    雨幕中,黑衣的黑木崖教众飞奔而至,跪地磕头道“启禀教主、教主夫人,联盟神派发布檄文,广招天下高手讨伐正义传说依韵,胜者即为天机派副掌门人,赐力量之心,并可拥娇美百数。”

    东方不败不以为然之极,对于江湖的事情她早就没有理会的兴趣,教主之位这些年也一直是花儿不败在做,但花儿不败也不怎么上心,宁愿把时间花在练功和陪东方不败上。

    好在黑木崖其实并没有多少大事,那些被三尸脑神丹控制的魔族对东方不败忠心耿耿,大小事情都料理的妥妥当当,始终没有进一步扩张打算的黑木崖,本也没有敌人,仙界不来招惹,江湖中的势力斗的难分难解,谁也无暇来理会,偶尔一些不开眼的江湖中人来寻事,根本轮不到东方不败出手就被打发了。

    “花哥!”西门无钱扑通一声跪倒地上,花儿不败见状连忙扶起他,转而望了东方不败一眼,面现无奈之色。他知道西门无钱所求为何,但现实却让人无可奈何。自从江湖上出现力量之心后,东方不败就亲自出手,杀了一个拥有力量之心的人,给了花儿不败。西门无钱一直渴望拥有力量之心,但一来拥有力量之心的人都学聪明了。绝口不对任何人说,二来花儿不败服用的那颗当初让东方不败花费了三十七天时间,独自在江湖中辛苦奔走,回来后,说再也不想离开花儿不败那么久。

    花儿不败曾经提过几次,东方不败虽然没有拒绝,却幽怨的问他。舍得让她离开,舍得让她在江湖中奔波?花儿不败便没有办法再说下去了。

    “花哥!我知道难处,现在有机会啊。我就想让花哥答应让我下山。”

    “怎么样?”花儿不败冲窗子里的东方不败大声喊了句,芊芊玉手放下针线,施施然推门而出。立在屋檐下。“花郎,他要下山,你若答应我又怎敢又异议呢?只是他想挑战正义传说那实在还差了些火候,又岂能让他徒然送死?”

    花儿不败一时犹豫不决,他跟西门无钱在黑木崖修炼了几十年,期间东方不败极尽努力搜索药材,宝物,甚至不屑抢夺仙山灵地的宝物,又传他们吸星**抓来仙人给他们吸收内力。总说他们的武功已经是当世一流,但到底有多高。他们却根本心里没底。

    西门无钱早就想下山,东方不败却总怕他惨遭横祸,花儿不败于是也总犹豫难决。

    “花哥你就让我去吧!”西门无钱急不可耐,联盟的奖赏充满诱惑力,自从武功有所成他就很渴望到江湖上闯荡一番。不管能否有成就,总算见识过什么叫江湖,那时候再回来也不会心有不甘。花儿不败有东方不败陪伴,有忘却江湖夙愿的决心,他没有,武功练成后他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

    “去吧……”花儿不败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塞给西门无钱。“先拿着,钱用完了说声。”

    西门无钱激动的热泪滚滚,用力抱住花儿不败。“花哥,等我甘心了就回来继续陪你练剑!”

    花儿不败晒然一笑。“带个女人回来!”

    “嘿!比嫂子漂亮的肯定找不到,老天保佑能带个有嫂子一半、不!十分之一漂亮的就好了!”

    屋檐下的东方不败长袖掩面,一声轻笑。“就你嘴甜。”

    送别西门无钱后,东方不败已经替花儿不败擦拭干净了头脸、身上的水迹,放下毛巾的时候,微微扬起脸,心情矛盾的问了句。“花郎,你是不是也想到江湖上闯荡?”

    “我?”花儿不败晒然一笑。“我没兴趣,也不在乎武功到底有多高,喜欢练武功的那种感觉自己再一点点变强的感觉而已。你这女人就是多疑,总怕我厌倦了在这里是不是?放心吧,我对江湖没兴趣——退完一万步说,就算真有兴趣,你也得陪我去!想离开我身边那是不可能的。”

    东方不败听着,笑了,不疾不徐的替花儿不败揉捏着筋骨。“花郎,江湖,入易,出难。花郎你是重情义的男子汉,我不想西门无钱下山是存着点私心,就怕他出了事逼得你不得不收拾善后,到那时,说不定我们就过不上现在这样平静的日子了……”

    花儿不败眉头微皱。“这倒也是……”

    “花郎,若真有事,你是一定帮他的吧?”

    “那当然!”花儿不败说罢,又笑,手掌顺着东方不败头颈滑入他衣襟。“反正你是天下第一,他真打不过正义传说你帮忙杀了就是,之后的事情我们就不管了,让西门无钱在江湖上好好风光风光。”

    “花郎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

    花儿不败对东方不败信心十足,三界开启前,三大传说联手才击败的东方不败,仅仅一个人,谁都不是她的对手,但他最希望的还是西门无钱能靠自己的本事一举成名。“西门无钱打的过正义传说吗?”

    “难。”

    “让四季陪他一起去呢?”花儿不败不甘心的又问。

    “八成。”

    “有八成就够了,反正有你在我们也不需要四季保护,就让四季陪西门无钱去吧,反正他惦记四季的美貌不是一两天了。”

    东方不败想了想,点头。“就依花郎的。”

    窗外,四条立在雨幕中妙曼身影垂首领命,眨眼就飞奔去远……四季使者。是东方不败座下战斗力最强,也是魔族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四个资质上上等的高手,经过东方不败多年调教,练成四季剑阵,个个伸手高明过人,本身修炼的也是如花儿不败一样的独孤九剑,长年来一直负责保护花儿不败。是唯一让东方不败完全放心的四个护卫。

    西门无钱早就喜欢,但知道东方不败不愿意四季因为男女之事而疏忽分心,所以识趣的没提。

    当四季使者带着命令追下山时。西门无钱高兴的嘴巴都合不拢了,便自大胆的抹了把春季的胸脯,便自迫不及待的追问“是把你们赏给我了?”

    “四季奉命追随。命和人都是副教主的。”四季使者语气、声音一致的回答让西门无钱乐开怀,当即决定先找间客栈住他十天半个月享受够了四季的温柔再说上路的事情!

    一头飞鹰,穿过雨幕,盘旋着飞落黑木崖顶,东方不败的屋居前。

    花儿不败在闭目盘膝的修炼穴道,东方不败推门而出,那头飞鹰扑腾着翅膀落在她手臂上,放开胃口的吃着美味的蛇肉,任由东方不败取下脚上密封圆筒中装的信件。

    ‘既在世外,何染尘世?西门出山。必惹祸患。鸳鸯桃源,得之不易,好自为之,好自为之。’

    东方不败握拳,震碎了书信。幽幽然忘了眼物理盘膝打坐的花儿不败。葵花皇后的关怀她又何尝不知?然而,花儿不败一味坚持,让她拂了他的心意,这种事情她万万做不出来。

    ‘娘娘关怀,不败感激,花郎意坚。奈何、奈何?’

    吃饱喝足的飞鹰带着回信振翅飞上高空,风,吹起屋檐下东方不败的一身红衫,掩盖了她的幽幽轻叹……

    飞溅的雨水,刚健有力的、强壮的腿,踏地一跃而起,力量,尽皆聚集在沉重的大剑之上,雨幕中,凌空翻旋的身体进一步提升剑上的力量。雨水洗刷着握剑之人的脸,一往无前的决心自这张脸上的眼睛里流露分明。这是他全力以赴的一剑,也是他生平自觉施展的最完美的一剑!

    这一剑,他相信这一剑能够改变他的江湖人生,带来过去梦寐以求的一切。

    挥动中的剑带起一阵雷鸣般的炸响,力量之强,异常罕见。

    三个左右围攻的人,一个咽喉被割断、另一个咽喉被一脚踢碎,旋动的紫影,绕身飞闪的剑光——在大剑还没有落下之前,割断了握剑之人的咽喉,当丧失力量的大剑落下的时候,紫影已经闪开一旁。

    北落紫霄,带着短促的鸣音,入鞘。

    一地,装备廉价的装备,价值不值一提的长剑。依韵连捡的兴趣都没有,尽管这些兵器装备加起来也能买个万把两银子,但销售花费的时间却太多,运气好一天,运气不好几个月半年。

    别说他,即使是让剑做主帮派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愿意为了这种连挂上拍卖行的资格都没有的装备兵器浪费时间摆摊兜售。

    偌大的江湖里,谁也不知道藏着多少默默无名,却拥有惊人修为的高手。但这不表示默默无名的高手里,随便抓出来一个都能是莫名的级别。不出名的高手中,绝顶高手和三流好手的比例不会比江湖明面上的高。

    这些日子,却有太多被联盟的讨伐檄文吸引出来的人。这些人本来都在仙人隐士门下修炼,有的跟随的是退隐的江湖高手,有的跟随的是NPC隐士仙人。许多人甚至本来还没有达到出师下山的资格,却迫不及待的,唯恐落后的偷偷离山,只为抢在别人前面杀死依韵。

    但他们似乎忘了,不是所有的隐士都是莫名。这样的人不少,三个月里,依韵杀死的这类人,数量超过三百。

    大殿广场的血,在积水中,逐渐变淡。

    依韵一跃落下悬崖,顺峭壁飞奔疾走。走这种悬崖峭壁,不骑马比骑马更快。更何况在他意识空间的捕捉中,崖底还有五个人似乎是在等人,等的是谁,依韵还不能确定。

    雨幕中,五条身影。

    居中的是一个满脸虬须的壮实汉子,手里握着一把已经出鞘的宝剑,剑身泛动着暗红的光芒。

    以他为中心,四角距离一剑距离位置分别站着四个身材曲线一看就是魔族的漂亮女人。分别穿着绿、红、黄、白四种颜色的短装、裸露的衣装。衣装的款式依韵认识,那是魔族女人传统的服装款式。

    “四季使者,东方不败的安稳日子过的不耐烦了。”东方不败在地狱的时候就有这四季使者,每一个在地狱的时候就已经拥有杀戮魔王中佼佼者的实力,离开地狱多年至今,得到江湖武功的帮助,必定比过去更强。只是,依韵想不通早已经不问江湖事,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生活的东方不败为什么会插手江湖事,还找上他依韵的麻烦……

    “我叫西门无钱!站在这里,跟黑木崖、跟东方不败、跟其它任何人都无关。”西门无钱冷着脸,手里的宝剑缓缓平举,遥指三丈外的依韵。“我站在这里,仅仅是因为我想拿你作为闯荡江湖的开端!”

    依韵眉头微皱,眼前,他在抢时间,时间一分一秒都异常珍贵。为这么一个人跟东方不败和黑木崖纠缠不休,完全是浪费时间,自找麻烦。但西门无钱的眼神他太熟悉,那是许多站在他面前的人刚开始都有的眼神——充满必胜自信的眼神。

    这样的人,不存在浪费口舌的意义。

    北落紫霄缓缓出鞘,依韵虽然不愿意为西门无钱惹上麻烦的东方不败,但也不会因为讨厌麻烦而为不值得转身的对手拔腿而去。剑,缓缓离鞘。依韵没有急于出手,四季使者绝不是可以小看的对手,地狱中任何一个杀戮魔王级别的高手都不容小看,融汇江湖武功的杀戮魔王,更不容人轻视。

    雨淅沥沥的下着。

    窗子里,紫衫展开一封挑战书,然后,她笑了。

    “哪来的傻子?”不存这些日子一直在指点紫衫飘云劲的实战运用,突然来了个NPC送上封挑战书,这让人很意外。江湖上虽然有很多挑战成名高手的狂徒,但选择挑战紫衫的却很少。尤其是眼下,全江湖渴望成名的人眼里都紧紧盯着依韵的时刻。如果想成名,这种时候不去找依韵麻烦,却来挑战紫衫,那不是傻子、是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