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三章 多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天亮了。

    黑沉沉的乌云中透出隐约可见的光明。

    雨,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舞动的剑停了下来,铭儿湿法微微摆动,一身水气尽随内劲作用飞离,刹那形成一团抛散的水雾,朦胧了她的身影,她的脸。

    “莫名死了。”

    凉亭里正谈论着江湖录新一期的内容,仙山灵地北落山上的战斗情形,在江湖录中被详细披露,奇妙的神功,承受依韵多番攻击而毫无受伤。

    ‘奇迹?还是神功!金刚不坏之体?不——金刚甲也挡不住北落紫霄剑的锋芒!神秘的男人,神秘的紫枪,神秘的武功,他创造了一个江湖奇迹,创造了一场精彩璀璨的决战!’

    ‘江湖录最强分析师解析北落山之战……正义传说如果不是成功暗算,剑阵难以成功发动,即使发动神秘紫枪也必定能够来得及退离剑阵杀伤范围……江湖决斗,不仅是武功的较量,更是斗智斗勇的较量,正义传说的阴险狡诈无出其右……结论,神秘紫枪的神秘武功开创江湖前所未有的奇迹,威力远远超过武当太极的卸劲、化劲作用,谁得到此神功,谁就能变成金刚不坏之躯!’

    ‘剑无名重出江湖,三招击败让剑做主帮派十大高手之一的李狂放……’

    ‘刀无名的刀,如此快?让剑做主帮派十大高手之一的雪菲一个照面败北?是武功。还是别有隐情,天机眼追踪调查结果揭露,刀无名与雪菲昔日沙漠同生共死,无言相忘于江湖之隐情……城商联盟当家之妻小安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莫名是灵鹫宫重点在意的人之一,知道其存在的只有零儿,而零儿却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当初还是风华冰心时候的零儿在漫长的被追杀逃亡江湖生涯中,小剑出手之前,遇到的最危险的战斗就是跟莫名。那时候他的沾衣十八跌还没有如此恐怖,那时候他用的还是剑,而不是枪。但那场战斗很艰苦,激战两天两夜,零儿侥幸胜了半招,却没能杀死莫名。

    成为小剑的影子后零儿才知道,莫名的真实身份。多年来,莫名不止一次的为小剑做了许多事情。但他从不参与人多的战斗。做的所有事情都孤身一人,不跟任何人合作,也不愿意让别人认识。

    “如果你再遇到他?”容儿放下江湖录,被其中描述的战斗详细震惊,依韵的剑,接住不容易,多重剑劲、太极特效的双重作用下。江湖上还能避过的人就不多,被砍个正着而依然无损的。简直能用匪夷所思形容。

    “除了撤,没有别的办法。”零儿坦言对那样的沾衣十八跌莫可奈何。她没有依韵那种剑阵的超高杀伤频率绝招。

    “要得到沾衣十八跌预防万一。”铭儿的提议让众人面面相觑,得到沾衣十八跌,谁练?她们之中,只有容儿勉强合适,但代价却是通过用原本的武功转化成沾衣十八跌的心法熟练度,才能够在短时间内发挥沾衣十八跌的威力。如此一来,容儿得到了那种近乎金刚不坏之躯的不死身,却丧失了多少年苦练而成的强大破坏力。

    “没有了破坏力容儿还有什么用?当盾牌吗?只挨打也不可能战胜紫衫!”月儿眉头紧皱,这也是众人苦恼的问题。

    “眉间放一字宽,看一段人世风光……”紫霄乐颠颠的唱着歌,少见的没有乱改歌词。走到凉亭外时,嘻嘻笑着,抱拳作礼道了声“师姐们早!”末了,发现凉亭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脸上,紫霄不由奇怪的摸了把脸,又取出镜子照了照,确定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所以她更奇怪了。“怎、怎么了呀?”

    素来冷若冰霜的零儿笑了。

    乐儿绕着紫霄转动走着,上下打量。“零儿你要少个得意弟子了。”

    “也没什么关系吧,反正她练的气刃,差距不会太大,就是用不了零儿的独特的身法轻功绝技了。”月儿眨巴着眼睛,单掌托着下巴。

    “如果根本不怕攻击,失去零儿回避追击的身法绝技也没关系。”容儿微笑点头,觉得紫霄真的是灵鹫宫的宝。这沾衣十八跌除了她,还有谁练更合适?没有力量的她只能修炼气刃,主要杀伤力其实是气刃与恐怖紫霄炎的集合,金刚甲失去作用后紫霄丧失了近乎刀枪不入的防护力,沾衣十八跌,不正是比金刚甲更厉害的能力么?

    “我去?”铭儿站了起来的时候,被零儿一把按住肩头。“我带她去。”

    “去、去哪呀?”紫霄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看着几魔女的古怪。“哎呀——师父、师父你告诉我去哪呀,到底怎么了啦……”

    看着紫霄一头雾水的被零儿拽着跳下飘渺峰悬崖,月儿忍不住噗哧失笑。“紫衫,紫霄……嘿,她们注定是死对头呢吧?嗯……我觉得呀,还真能拼一拼呢,紫霄的实际属性使用值也很出众,在烛龙那发神经时练了的,两个人都打不死对方的话怎么分胜负呢?……头疼!”

    “铭儿,你去盯着喜儿,千万别让她跟紫衫决斗。”乐儿深知喜儿脾气,哪怕明明没有办法,倘若紫衫下了战术,她也一定会去。紫衫要杀喜儿自然不容易,但是,让紫衫得意的事情灵鹫宫没有多少人愿意看到。

    铭儿点点头,提着剑径自去了……

    “好像不轻松。”零儿带着紫霄出现在仙山灵地五花山山顶的时候,正看见七八个江湖高手捂着咽喉倒地的情景,而依韵的肩膀上,也有一道很浅的刀伤,显然山顶大殿埋伏的人都有些斤两,围攻之下还是让依韵不得不以付出轻伤的代价才能迅速击杀对手。

    北落紫霄收入鞘中的时候,紫霄已经凑到依韵身边,拽开他肩头破损的战衣,看了眼刀伤,发现只是皮肉之伤才放下心。“能伤你呢?这么利害呀!”

    “天机阵,有点意思。”依韵淡淡然望着零儿“她倒是个合适的人选,不过,拿什么来换?”

    “保护你心爱的女人还需要条件?”零儿微笑反问,一副根本没打算交换、白拿的架势。

    “那就让她自己来拿。”

    “她回来吗?”零儿反问,仍旧微笑着。

    一时,山顶上只有风雨之声。

    风雨中的零儿跟依韵面对面,彼此静静注视,却谁都没有开口。

    紫霄左看看、右看看,终于等的不耐烦。“怎么都不说话呀!依韵倒是快把沾衣十八跌秘籍拿出来呀!宫主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除非你送过去,否则她怎么会来找你要呢?你现在又分身乏术,我们不就是跑腿的嘛!”

    “他还没想好。”零儿晒然失笑。“保护喜儿应该,保护紫衫也应该。不给秘籍等于帮了紫衫,给了秘籍等于伤害紫衫。一个男人夹在这样的左右为难里,会困惑也是人之常情。”

    “真、真的呀?”紫霄瞪大了眼睛,不信似得望着依韵,在她的认识里,依韵是个从来不犹豫的人,无论什么事情,无论什么状况,他总是能很快做出决断,好像根本不知道纠结是什么情绪。

    “没意思,激将法没什么意思。我必须保护的是紫衫,而不是白色黄昏。她不来,带走秘笈就需要支付代价。”依韵语气淡然,一副打定主意,绝不松口的架势。

    紫霄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不就是钱嘛!坑我钱坑的很高兴是吧!给你给你!你说多少就多少,等我练了沾衣十八跌打的你满地找牙,到时候全问你要回来!”

    零儿轻轻别脸,低头间,风情万种的微微一笑。“还惦记着当初那笔钱呢?好,你说,给你多少合适?”

    “五千万。”

    “五千万?帅哥,五十万就能变成五千万?高利贷呢!当年你可是心甘情愿送的给我,现在当借了?”

    “年少不识愁滋味,一腔真情化笑柄。”

    原本气愤的紫霄不由噗哧失笑,头一次听依韵说出这样的话。

    零儿轻轻咬着下唇,目光流露出复杂的情绪,有责备,有不甘,有哀怨……“你非要我逼我亲口说出来吗?你明明知道那一切都不是假的,你明明知道在江湖中,你是唯一让我看得起又惦记的男人……”

    紫霄张大着嘴,懵呆当场……‘啥情况呀,师父什么时候也喜欢依韵了呀……’

    “好,冲你这句话,少一千万。”

    “那……我再几句?”零儿轻轻的,试探的反问,眸子里流露着羞涩的矫情。

    “再说就涨价了,爽快点,隐士仙人就来了。”依韵意识中,追杀的隐士仙人、武当隐士已经出现。

    紫霄等不耐烦的掏出银票,往依韵手里一塞。“四千万!快拿来拿来——”

    “多事的丫头。”零儿一巴掌拍在紫霄脑袋上,见依韵已经取出秘籍,忙又道“我还想问你借鸳鸯刀,等你手底下有人能用的时候就还你。”

    “用鸳鸯刀法对付妖瞳?”(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