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章 消息、命、剑、心

第十章 消息、命、剑、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陆陆续续,不片刻功夫就离开了三百多人。

    殉道没有挽留,也没有愤怒。西暮神派就是这样的神派,合道者留,弃道者走。江湖上别的人都是在选择门派,但西暮神派是在选择派众。始终如此,未曾改变。

    没有人走了。

    “诸位请回。”

    杀气腾腾而来,垂头丧气而归的联盟各神派新锐高手中,没有多少人觉得败的耻辱。他们在想别的事情,在想西暮神派的仁道。他们切身体会到了一件事情,许多老江湖并不是畏惧无血传说而拒绝对她出手,不是,绝不是……因为今天之后,他们觉得自己再不会因为任何理由对西暮神派的人拔剑,不是害怕,因为这是江湖上最不可怕的门派。

    联盟各神派的新锐高手将散未散的时候,一个人,驻足,回头,运功高声喊问。“我不想欠人恩情,今天欠了西暮神派一命,恩情不报,我心不安!”于是,许多人都驻足。这句话,是很多人的心声。他们是有身份的人,是江湖新锐高手,每一个人在各自的门派里,各自的圈子里,都是让许多同门仰望的人。欠人一命,不能不还。

    “江湖恩怨争斗,本派不敢一言以蔽之,如果诸位他日在江湖中能够绕过一个可以不杀的人,就足够了。”

    沉默……

    直到那个喊话的人开口。“我记住了!的确,我没有贵派无我仁道的境界。但是,从今天开始,此生江湖路上只要有可以不杀的对手,我——一定不杀,我会告诉他,那是因为无我仁道。”

    众多高手,齐齐效仿。声震九霄的立下了相同的誓言……

    “无血传说应该当三界之主!”誓言之后,有人可惜的感慨。

    “无我仁道本是没有结果的道,无论多么美好的愿望。如果试图强加给别人,那就不再是正确的道。大道万千,道法自然。天地自然,宇宙万物,无不包罗万千。本派但行仁道,不问结果,不求撒播。不是掌门人不愿,而是掌门人不能。强加于人之道,原本就是争斗杀戮之本源。”

    殉道说罢,转身,径自穿过大殿……

    仍然留下的派众,如常盘膝打坐。在雨幕中,沉淀这番亲身经历带来的冲击感悟。

    数万联盟新锐高手,这一次,真的散了。

    西暮山密室外,殉道平静的禀报罢了这场风波的经过。从一开始。他就没有通知闭关中的暮色和可名。“离派而去的一共三百六十一人,被偷袭暗算致死的一百三十二人,回来的只有一个。”

    “是我耽误了他们,无我仁道本来就是入世之道,经历了入世问求的本心不变的,才适合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让大家在山上一直清修。到今天才能初问本心,是我的过错。”

    殉道沉默,没有劝解自责的暮色,因为他很赞同这番话,也知道,事实本是如此。

    人内心都有一个渴望成为的模样,渴望的未来。但绝大多数的渴望,事实上注定是不可能成为的模样。但很少能够从一开始就清楚的明白这一点,总是在付出许多时间,努力之后,才突然发现,原来他不是渴望成为的模样,甚至不可能成为那种模样。

    从过去到现在,西暮神派都有这样的情况。“掌门人认为本派应该入世了吗?”

    “一个月后,我们出关。”

    “我不喜欢跟别人合作。”雨幕中,背负屠龙刀的刀无名,头脸都被低垂的斗笠遮挡。他面前,约定的地方,是一个跟他打扮相仿,同样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男人。不同的是,刀无名腰上挂的是刀,悲伤背的也是刀,而他面前的那个人,腰上悬挂的是一把剑。刀无名奉命来此,做一件事情,来了之后才知道,原来天盟还派了另外一个人,也做同样的事情。

    “我也是。”

    这样的回答让刀无名笑了,只是笑脸隐藏在斗笠下,对面的人看不见,可是他原本也看不见对面那人斗笠遮挡下的脸。“但愿你的理由不会也跟我一样。”

    “我不喜欢跟别人合作,因为我不喜欢被累赘拖累,你呢?”

    “真不巧,我们的理由惊人的一致。”刀无名抬手,竖起的手指,顶高了斗笠的边缘,露出了大半张脸。“我叫刀无名。”

    那人,也顶高了斗笠,露出大半张脸,如他一样面带微笑。“我叫剑无名。”

    刀无名开怀大笑……

    刀无名,剑无名。是的,他们从装束到名字,都很像。江湖录上所描述的剑无名跟正义传说的一战,短暂,却精彩。刀无名没有想到,剑无名也加入了天盟。但他很高兴,跟这样一个人合作,因为他相信,剑无名至少不会是个累赘。

    “听说这一次的目标很强。”

    “至少是天盟判断,我们任何一个无法单独战胜的人。”

    “你不知道他们是谁?”刀无名有些意外。

    “我没兴趣知道对手是谁,这应该是他们关心的问题。”剑无名的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微笑。尽管他曾经败在依韵剑下,但江湖录以及江湖中人都认为,他败的很光荣。所以当小剑亲自带着武功恢复卷轴找到他的时候,剑无名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了。

    刀无名笑的很开心,他觉得剑无名是个很有趣的人。“我不一样,我总是习惯提前知道,下一个死在我刀下的人是谁。”

    雨幕中,马急停的嘶鸣声,突兀叫响。

    李狂放缓缓拔出腰间的长剑,同样在马上的雪菲,十分在意的打量着山道上那两条一模一样、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男人,尤其在意的,是其中一个蓑衣人背上背负的那把重刀。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三界开启前,这把刀几经易手,最后被依韵派人交到武当派当时的掌门人萧浪手里,后来萧浪被天刃杀手杀死……至尊大会结束后,屠龙刀自行折断,不料在仙界的时候又经过云中子之手得以修复。

    当今天江湖上,能与屠龙刀、倚天剑硬拼而无损的兵器有不少,但至今为止,也没有任何一把兵器能够与屠龙刀、倚天剑比试杀伤力。

    “刀无名……”

    “噢?那另一个是谁?难道是不败传说?”李狂放的眸子里流露出一阵兴奋的光亮,他对不败传说非常感兴趣。江湖上有三把剑,不败传说之剑,正义传说之剑,无血传说之剑。最后一把李狂放没有挑战的兴趣,因为他的师父令狐冲对无血传说十分敬仰。

    正义传说的剑他有所了解了,很清楚那是把极端之剑,很难战胜的剑。不败传说的剑不极端,他很想知道,不败传说的剑为什么能被称为不败,他是如何能够面对正义传说的极端快剑的。

    “让你失望了,我叫剑无名。”

    “哦……被帮主一剑干掉而名扬江湖的剑无名?呵呵,天盟什么人都要吗?”李狂放顿时没有了兴趣,一旁的雪菲却很在意的注意到,李狂放对依韵的称谓。

    “看来不必挑了。”剑无名腰间的长剑,缓缓出鞘。刀无名没有争,谁当他的对手,他本就无所谓。复兴会中号称最强的两大高手,李狂放,雪菲,相较之下,其实他本就对雪菲更感兴趣。奔雷剑曾经说过,他刀无名不配雪菲用上魔刀所改的剑法,他早就想试试了。“听说你有一套很特别的剑法,你说,今天会用吗?”

    “你够格吗?”李狂放不屑一顾,骤然拔剑出鞘,一跃飞离马背,人在半空的时候,长剑已然被飞起的剑无名封住去路。“你的对手是我。”李狂放不屑一顾,落地时,长剑随身旋动,轻轻在地上一点,一手得自令狐冲亲传的独孤九剑瞬间出手……

    刀无名没有动,似乎根本不打算首先拔刀,马背上的雪菲也没有动,她的耐心一向很好,也听说刀无名的刀很快。

    雨幕中,李狂放与剑无名正面交手……

    淅沥沥的雨声在门外持续叫响。小剑没有浪费时间,因为依韵不会首先开价,他还记得若干年前依韵说过的话,谁想换、谁非换不可,谁就只能给出远远超过平等交换的代价。“一个消息,两条命,三把绝顶兵器,四颗力量之心。”

    依韵没有问小剑何来那么多的力量之心,他有他的办法,小剑自然也有自己的办法。他在乎的是小剑开的条件,很有意思的条件。“两条命,似乎你太小看我的人。”

    “价钱我开了。”小剑不置可否,显然没有兴趣对两条命的问题讨论。

    “消息很有意思,不过也得看是什么消息,我不是喜儿,不会因为是你给的消息就认为它一定有足够的价值。我可不认为那会是花开的消息。”依韵思量半晌,不觉得目前有什么消息非常需要,而需要的,以小剑的为人根本不可能吐露。

    “我不知道花开的消息。”

    依韵本意是确认花开背后的指使者是否小剑,结果不是。这并不然依韵过于意外,小剑向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如果不是小剑,那么,是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