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七章 惊艳奇功

第七章 惊艳奇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江湖中用枪的人不算太少,但也不算太多,大多背枪的都是为了造型,腰上拿的仍然是刀或剑,刀剑拳之外,最多的兵器大约就是少林派的棍子。深紫色的长枪枪头随通体深紫色的枪身绕身旋动,隔着三十丈距离,遥指雨幕中一袭深紫色的身影。

    “我不喜欢杀人,北落山只是一个清静修炼的地方,如果只是路过我会让路。”

    这是一张平凡的脸,既没有值得圈点的地方,也没有让人看着不协调的地方,身材高壮,脸上却没有典型刚毅坚韧的阳气,单眼皮下的眼睛平平淡淡,一副与世无争,但求独善其身之态。

    这是个少见的奇人,如资料那样,神秘。依韵很难相信一个从没有经历风雨的人能够长久如此沉浸于一个人的世界。即使如可名那样从进入江湖就精研道法,练就一颗能够耐得住孤单安宁之心的人,也免不了为传扬侠义之道而出入江湖。

    北落紫霄缓缓出鞘,剑身叫响一阵阵鸣音。

    “好枪。”

    “北落紫霄枪,传闻用烛龙乳牙所制。”深紫色的长枪纹丝不动,男人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因为依韵的剑出鞘而变化。“一定要动手?”

    “如果你解散仙山灵地。”剑已出鞘,依韵立身雨幕,一动不动。这样一个人,本没有交手的必要,但他的立场决定他无法彻底置身江湖事外。答应小剑接掌北落山,就是他与江湖事的交集。原本这样的人,是在力图尽可能远离江湖是非的,却偏偏又矛盾的是个重情义恩仇的人,所以他无法拒绝小剑。

    “很抱歉,我办不到,只能杀了你。”雨,洗刷着深紫色的长枪。洗刷着男人的脸,但他眼也不眨。因为他不能眨眼,眨眼的功夫就可能致命。他不能眨眼,依韵同样不能,眨眼的功夫依韵能杀人,别人也能。

    雨,突然变的猛烈。

    广场上。旋动的雨幕全朝那个男人涌过去!

    北落紫霄枪随主人而动,笔直如一道流星。直朝依韵飞刺而至。旋动的雨幕追在他身后。阻挡在他前方的雨幕随枪至而激荡抛飞向两旁。

    他无视追击的雨幕,是不知道那些雨滴每一点都是杀伤力惊人的暗器?还是,根本不在乎?

    深紫色的太极光圈一闪而逝,带着依韵身形飞快的贴着笔直的枪身抢进,北落紫霄闪电般斩过那男人的咽喉——多重剑劲同时发动。

    男人的实际属性值很高,出手速度也很快,但快不过太极特效、紫霄魔神剑意双重作用下走速度极端的依韵。一个出手速度远不如依韵。又主动进攻丧失应对机会的人,基本没有可能躲过依韵的这一剑。

    这一剑。也确确实实的斩上了那男人的咽喉。

    两个人,刹那。错身而过。

    笔直的长枪在男人手中旋动,脱离男人的手掌,流星飞向那男人的身后,撞向与他错身而过的依韵后背。一剑得手,正中敌人咽喉,换了许许多多的高手都不会再有任何防备,这一奇招必定会吃上。

    但依韵在错身而过之际却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全速前奔,于是,长枪追在他身后,飞出三丈距离的时候依韵侧身错步,身形旋动中避开长枪的同时,人如鬼魅般再一次冲过那男人的身旁,北落紫霄全力以赴的刺上那男人的心脏!

    疾射的长枪,骤然回飞,落在男人的手掌中,挥舞中形成的气劲环绕他了身体,变成绕身飞旋,可攻可守的凌厉枪气。剑与枪,在雨幕中硬碰一记。交击的刹那,依韵松手,剑身受力之下,剑柄骤然旋摆,被俯身避过扫至的长枪,一把抓住剑柄,顺势又在那男人身上斩了一剑。

    两个人错身而过,距离七丈,席卷的雨幕,这时候在蜂涌追至,连绵不绝的激射在那男人身上……一阵激烈的暴雨洗刷之后,两个人,一起转身,定定注视着对方。

    “沾衣十八跌。”

    “江湖第一快剑,名副其实。”

    这是一把杀人的枪,也是杀人的枪法。依韵已经看出来,这男人的枪法走的是实用流派,倘若舍开太极特效、紫霄魔神剑意的作用,这男人的出手速度不会比他慢多少。他的枪法杀人的刁钻调度,也不必他的剑弱。

    这样的枪法,般配精修的竟然是含有人修炼的冷门佛门武功,沾衣十八跌。依韵记忆中,三界开启前曾经有少林派的人练过这套武功,但那时并没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惊人威力,只是能够通过我微小动作配合施展的特殊气劲将触碰到自己身体的敌人摔倒、甩飞。

    如这男人这样,把沾衣十八跌修炼到这种不可思议境界的,别说未曾听闻,根本就没有人能想像。纵然是多重剑劲制造的气劲打在那男人身上,也完全不能着力的划到一旁,剑劲如此,连北落紫霄剑无坚不摧的剑刃也是如此。

    泥鳅很滑?泥鳅不算什么,因为这个男人的沾衣十八跌气劲给人的感觉,比泥鳅更滑!

    再强大的杀伤力,再锋利的剑,如果根本无从着力,又怎么可能伤人?

    “我必须收回刚才的话,大约我杀不了你。”那男人语气平静的说出这么一句话,而这句话,又何其恰当的说明了他们两个人此时此刻面对的状况?

    那男人的杀人手段,实战经验在依韵面前没有劣势,可是也没有任何优势。他的枪很快,却比依韵的剑慢多了。两个同样精通实用流作战的人,必定是速度快的压制速度慢的。因此,短暂的交手中男人的枪根本没有办法伤到依韵。

    可是,依韵击中了他三剑,割喉,刺心,拖拽式横斩。三种伤人的着力方式全都宣告无效,没有办法突破沾衣十八跌卸劲奇效。忘我意境操纵的雨水,碰上那个男人立即滑开,甚至连袭扰的作用都没有。

    “你的沾衣十八跌可以称为江湖一绝。”依韵想不到破解之策,面对这样的奇功的无奈,简直跟当初遇到风情的天外飞仙一样让人头疼。

    “我对扬名江湖没什么兴趣,只是不想让一身苦练的武功白费。”男人说的十分平静,却已经说了很多。江湖上最白费功夫的就是重生,越强的高手越是如此。纵然身为天盟的人,小剑非常重视的高手也不例外。

    高手为了追求自强日夜不停的自修,锻炼,增强自己,不在乎几年才能提升一级武功,也不在乎漫长的枯燥锻炼才能提升一点点实际属性值。一次重生,即使用武功恢复卷轴也会浪费几年的时光,几年?似乎微不足道?但高手放弃一切追求的自强,为的就是争分夺秒,不浪费一点点时间。一次重生白费几年的时光,那么又何必不顾一切的把时间全放在武功修炼里呢?每天给自己一个时辰的自由,能轻松多少天才能凑够几年?

    十次重生呢?就是几十年。

    多少江湖高手在重生后难以重新振作,正是因为承受不住这种白费工夫的打击,正是深知时间的重要。

    “你叫什么。”

    “莫名,江湖中,你是第三个值得我通名的人。”

    雨,一直在下。

    涌动的人潮,饿虎扑食般冲向西暮山神派的弟子。

    人群中,入派最晚的那些人,尽量维持着平静,却仍然免不了被这种第一次经历的大场面冲击的有些呼吸急促,手脚微微发抖。他们在最中间,被其他入派早的师兄姐们保护在中间,察觉他们的紧张时,有人轻轻握着他们的手。平静的声音,在他们耳畔轻轻响起。“不用紧张,就当是历练修道心境的成果。放下无惧重生之心,坚定不移的寻道,无须畏惧,无需为唾骂,嘲笑,伤害在意。我们的无我仁道不需要通过别人的认可作为证明,因为我们的道本就是没有结果,发自内心渴望追求美好的道,永远没有结果而只有过程的道。”

    那些本来紧张的人,在这些轻轻的声音中,手上传递的温暖中变的平静。

    剑光,闪动。

    往往数把剑,同时挥砍、刺向一个人。但是,在围攻中,稳守外圈的西暮神派弟子却没有一个人胆怯。挥动的未开锋仁剑,附带着淡色近乎水般的剑气,迎那些斩落的兵器过去。

    三把进攻的剑几乎同时架在一把仁者之剑剑身之上,另外四把,眼看就要刺上握剑的那人身上时,突然发现剑上的剑气被吸走,紧接着,失去内劲作用的剑身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带动下,刹那,被紧紧的吸附在了仁剑之上!

    “发劲!”一个人的情况如此,一圈进攻之人的情况也是如此。七八把剑,无一例外的全都被吸在没有开锋的仁者之剑上,进攻的联盟各神派新锐高手惊愕之下,有人运功高喊提醒。其他人纷纷全力以赴催动内力,极尽全力的前压,每一个人的想法都一样,以一敌众,兵器交击,震不死、也足以震断了对手的胳膊!(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