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章 长醉不醒之梦

第二章 长醉不醒之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曾经她以为当了小山的女人很快就能拥有,后来才发现,那种想法很天真,高手跟有钱是两回事。小山买不起,拥有仙山灵地后的小山也才仅仅买得起,却不舍得耗尽身家买一把送给她。

    小山就是这样一个人,一次次告诉她,会送她一把总坛双剑。她明明知道不太可能,因为小山的武器装备都是天机派配发的,她却偏偏不甘心的守着,等着。如果离开了,那跟了小山这么多年的时间岂不是都白费了吗?

    小山如此待她,仙山灵地的护卫仙兵却愿意为了她,把所有的积蓄,每个月的俸禄全存了交给她,竭尽努力的为她实现得到一把总坛武器的愿望。尽管那些钱,少的不值一提。她却为之深深感动,因为那是仙兵的所有。

    “真的要这么做?”

    “是!我早就想离开他跟你在一起,有正义传说撑腰,我不怕得罪他们!”女人的语气十分坚决,那仙兵沉默,这何尝不是他的心愿?

    “多年不见,喝杯酒如何?”梅川内酷斟满一杯酒,推到依韵面前,对于突然出现的依韵他丝毫不感到意外,对于依韵这种身份,却做这种有**份的、亲自出手袭杀一座座仙山灵地之主的仙主事情的行为,他也一点都不意外。他跟依韵谈不上是朋友,但很早就已经相识,所以,他很清楚依韵的性格。“你从来不是一个在乎声名和身份的人,这么多年了。一点也没变。”

    梅川内酷仰首喝干了杯中酒,三百多年的江湖岁月,他出道江湖比依韵还早十几年。曾经也辉煌过,尽管那种辉煌跟依韵比起来犹如星光。但他不在乎,江湖的热血他早已经没有了,雄心壮志也早被磨灭,苟残延喘的在天机派当着长老。却当的越来越颓废。

    他问过自己为什么仍然留在江湖,答案是因为无处可去,他对江湖以外的生活没有丝毫兴趣。退隐的情怀也从来没有。于是宁可当个江湖新锐眼里的朽木,仍然留在江湖。

    梅川内酷又替依韵斟满了一杯酒,依韵什么也没有说。他不在乎,原本他们也无旧可叙,他只是觉得,能够见到一个旧识,一个至少愿意端杯喝酒的旧识,端杯,当然意味着还记得他这个人,那就够了。

    “你喝酒,是希望我做出明智的选择吧?”梅川内酷举杯,喝干。非NPC成为仙山灵地之主后。仙主死亡不会导致仙山灵地消失,还要杀死许多仙山灵地的仙兵才能灭亡一座仙山灵地。解散仙山灵地,当然是更有效率的结果。

    依韵举杯,喝干,他觉得没有必要说什么。梅川内酷很清楚。

    “在此之前我想请教一个问题。”

    “说。”

    梅川内酷笑了,又斟满了酒。“是什么让你至今能够维持对江湖的激情?身边的旧识一个个都厌倦了,你仍然充满活力,仍然不厌倦的挥剑,一次次失去,又创造新的势力。”

    “我不喜欢低头。不低头就必须让江湖上不存在让自己恐惧的力量。”

    “江湖第一高手?”梅川内酷反问,疑惑,记忆中的依韵从来不是个追求天下第一高手声名的人。

    “江湖第一高手也杀不死的人。”

    梅川内酷想笑,觉得这好像一样,但很快又不想笑了,因为他发现,这的确不一样。“呵……”于是,他惨然一笑。“你跟我们不同,我们不在乎头上还有很多高手,理所当然的低头,而你不惜一切代价的追求前进。你没有选择,停下来就会失去一切,这不是江湖新人的激情,而是没有选择的压力。”

    系统公告:梅川内酷解散仙山灵地……

    酒已经没有了,因为伴随仙山灵地的解散,大殿也已经消失,他们站在空落落的荒山野岭之顶,原本属于仙山灵地的仙兵各散东西,没有人留恋,也没有人还记得梅川内酷这个刚成为仙山灵地之主不久的仙主。

    依韵已经走了,梅川内酷无所谓的走向前往天机山的路。他不在乎被指责可耻,为了天机派的事情而不惜牺牲自己的激情他早就已经失去了。解散仙山灵地,他不必死,仙山灵地的钱财全入了他个人帐号。毫无疑问这是更显示的选择,因为他本就不可能是依韵的对手,也不在乎依韵比他强的多。

    三座仙山灵地的赶路时间,就用了依韵七天。失去武功特效的江湖,宝马奔驰的虽然快,但也不如过去那样能够踏虚如地来的快,马不能飞了,也有了体重,奔驰速度也下降了,只是比人江湖中人的轻功要强。

    如赤风马、紫霄马这种最顶级的宝马,平均奔驰速度甚至超过依韵的轻功水准,只是数量稀少,有价无市。

    依韵在凌晨时候开启传音入密,这时间是他与剑如颜约定联络的时间。

    “小山那头有消息了,三天后,你赶得及吗?”

    “可以。”依韵没想到小山的女人办事如此麻利,七天的时间竟然就完成了约定。当即骑上赤风马,直奔小山所在的仙山灵地而去……

    “来、尝尝我老婆的厨艺,她以前练过烹饪技能。”小山热情的招呼萧浪为首的一众古武当派高手、现天机派长老入座。送来热酒的女人殷切的为一桌人斟满热酒,小山拉了她坐下。“今天辛苦你了,一起吃,剩下的交给NPC侍从做就是了。”小山从天机派回来后,听从了妻子的热情建议,也觉得能够幸运的被邀请加入阵法修炼是件天大的好事,理当邀请萧浪等人过来吃饭,表示敬意,联络感情。

    “那可不行,还有好几道菜呢。”女人温柔的笑着,殷切的请萧浪等一众长老多吃些,自顾退了出去。

    萧浪带头,康月,飞逝的鹰,飞鹰,一剑东来,道法六个主阵一员一起举杯,另外几个与众人关系密切的长老也都乐呵呵的举起酒杯。“预祝小山长老早日熟练阵法,威名江湖!”

    小山满脸受宠若惊的的谦逊,连连道谢,一口喝干。

    在厨房忙碌的小山妻子看到上菜的侍女回来,装作不经意的问了句。“开始喝酒了吗?”

    “回仙主夫人,喝完半坛了。”

    小山妻子的目光不由落在厨房一角,独自端坐吃菜的依韵,担心瓷瓶里的药会不会无效。

    依韵吃饱,放下筷子的时候,从真空袋里取出把总坛双剑,递给接过时因为激动而止不住双手颤抖的小山妻子,后者唯恐到头一场空,此刻才如吃了定心丸。“谢谢、谢谢……”她捧着双剑在怀里,剑上冰冷的温度,她却毫不在意,仿佛拥抱的是深深爱恋的情人一般。

    饭厅里,气氛热闹。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没有人在意,都以为是忙碌的侍女。直到屋里的温度莫名其妙的下降,一股让人十分不舒服的寒意,压抑的每个人都莫名难受的时候,一桌的人才脸色大变的发现,一身深紫色衣袍,面无表情站在饭厅里的依韵。

    一双双手,不约而同的按上宝剑,但是,没有一把剑成功拔出来。无论如何运功,他们体内的真气都根本不能控制,始终静静的在丹田、在穴道中沉睡……

    “长醉不醒之梦!”萧浪脸色惨白的吐出这么六个字的时候,一桌人的脸色都变成了绝望……长醉不醒之梦,威名江湖已经超过两百年。仙界的时候由紫衫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配制而成,此毒无色无味,中毒的人不运功永远不知道自己已经中毒,潜伏期能够长达百年。一旦运功催动毒性发作,除非由别人帮忙逼毒三天三夜,否则凭自己是根本不可能将毒逼出来的。

    因其可潜伏期长,中毒后不逼毒的话毒效可以存在长达十年,因此被紫衫取名为长醉不醒之梦。本是天下十绝毒之一,无药可解,炼制配方密不外传。

    没有人认为,更够在长醉不醒之梦的毒性作用下侥幸。

    “依韵你过去就卑鄙无耻,不择手段,想不到如今比过去更甚!连毒药都用上了——哈,怎么,不敢跟我们堂堂正正的正面交手?”萧浪心知依韵手段,索性也不抱幻想的摆出无惧生死的凛然姿态。

    “机会也许有,我不喜欢用毒药杀人,当然,逼不得已的时候也不会浪费了昂贵的毒药。”

    “你想怎么样!”一剑东来听出这话里的转机,故作无畏的一声高喝。

    萧浪冷冷然一笑。“你要的,大概是真武七截阵秘籍吧?妄想——”

    深紫色的剑光刹那飞闪,萧浪翻到在地上,半晌,脖子上才出现了一条红线……

    依韵淡淡然忘了眼小山。“你们之中,只有曾经跟我在武当山同住的小山,今天不必死。”说话间,北落紫霄指向道法,后者犹豫片刻,用一声不屑的冷哼当作回应,于是,他也成了紧随萧浪之后翻倒在地上的人。

    康月冷然一笑,不屑一顾。“别浪费时间了,我们不会受你威胁!我康月过去还钦佩你依韵的武功,今天看来,任你武功如何,你永远都不值得江湖敬仰!”(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