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章 不可怜的人

第一章 不可怜的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呼啸的狂风掩盖挣扎的呻吟,暴雨冲淡了流出的血液。

    漆黑的夜,只有闪亮照亮天地的刹那,草丛中横七竖八的仙兵尸体才霎那清晰。

    哆年以前安坐大殿之中,跟许久未见的好友静喧对饮叙旧。

    为了天盟的大计,他们加入仙山灵地,依照黑子的计划,成为原本仙山灵地之主的徒弟,再一步步的取得信任,极尽努力的跟仙山灵地中的NPC保持友好的关系,赠送一个个NPC喜欢的礼物,一步步的,最终取得了信任,变成备受仙山灵地之主器重、信任的高徒。

    最终,凭借信任,凭借黑子提供的原本仙山灵地之主的资料,了却他们的遗憾,尝了他们的夙愿。让他们心甘情愿,了无牵挂的传位,自此不问世事,或者去了西天极乐追求真正的修行。

    这当然不是容易的事情,但他们做到了,证明了黑子没有错误的寄予厚望。也证明他们不负黑子所托,他们本是天机派长老。扬名江湖的事情他们兴趣,为天机派竭尽所能,是出于感激天机派昔日的恩情。

    “这件事后我打算退隐江湖。”哆年以前喝干了第三十七杯酒,静喧也放下第三十七次喝空的酒杯。他们都有了醉意,因为本没有运功逼去酒水。如果喝酒又害怕喝醉,那何必喝?气氛到了浓处,该醉则醉;对着可以一醉,值得一醉的人,本该一醉方休。

    “好!一起。”静喧痛快的斟满了第三十八杯酒。“等到天庭之主易位。你我一起退隐江湖,就像过去说的那样,找个靠海的胜地,笑看浪起浪落。”

    哆年以前开怀畅笑,又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

    然后,他看见屋顶的房梁上,坐着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同样仰面喝喝干了杯中酒的静喧也看见了。

    “阁下是什么人?”

    “如果你们渴望退隐江湖。那我就是帮助你们视线梦想的人。”

    “哦?难道你有不必等的办法?”哆年以前一副惊异之态。

    桌下,哆年以前和静喧的手,各自握着把悄然无声从袖口里滑出来的弯刀。

    静喧笑着。手里握着的酒杯纹丝不动。“我相信他的办法不是叫我们重生。”

    “当然不会,你说他是不是敌人?”哆年以前问的是静喧,但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房梁上的人。

    “不会吧?如果是敌人。为什么不在我们没有察觉的时候出手?”静喧的语气很惊讶,但脸上却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

    “反正不会是想逼我们解散仙山灵地。”

    “我想也不会,鸳鸯刀的传人不可能做这种贪生怕死的事情,我们也从来不是不义之徒。”

    哆年以前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自信的认真。“我们未必会死,鸳鸯刀,天下无敌。虽然这种无敌有条件限制,必须两个打一个……”

    静喧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不过凑巧,眼前他正好一个人。而我们是两个人。”

    空了的酒杯,在话音落下的同时被内劲推出去,射向房梁上坐着的人!

    桌下,两只手上握着的刀,疾速朝上挥动。刀气斩断桌案,上扬的时候,两道金光一闪,射到两人面前——不容两人闪避,胸口双双被金光洞穿,奇强的冲击力量带着他们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昂倒地上。两人手撑地面,试图提劲,却发现体内真气被收到的暗器攻击的冲击力量震荡的一时不能控制。

    飞旋向上的空酒杯,以更快的速度,夹带更强的力量飞旋落下,分别砸在静喧和哆年以前握刀的手腕,爆碎的酒杯带着他们手腕的血肉四溅纷飞,刀,不由自主的双双坠地。

    绝望,不甘……他们没有料到敌人会用暗器,还是如此奇特的暗器。否则,他们会在飞退的同时挥刀,如果能够出刀,未必会败!未必……

    房梁上的身影,一闪落地。

    静喧和哆年以前的左手,挣扎着握上鸳鸯刀的时候,身上穴道双双被点。依韵抓起他们,仿佛看不见面前的墙壁,径自前行。无声息的一阵紫光闪烁,墙壁犹如纸糊般多了个两手提人行走的缺口,没有纷飞炸开的碎石,只有弥漫飞扬的碎末。

    “要杀就杀!我们可不是贪生怕死忘恩负义之徒!”哆年以前一脸不屈的冷笑,静喧哈哈大笑不已。“偷袭暗算,还不是怕了我们鸳鸯双刀合璧!重生也好,我们两兄弟正好退隐江湖。”

    依韵一言不发,挑了个恰当的位置,一手一个,将两人甩飞出去——呼啸的风声,在静喧和哆年以前耳畔呼啸,两人飞出山顶,直朝对面的一座山头飞坠过去。

    “哈哈哈……偷袭暗算,无胆匪类!”

    “正义传说不过如此!”

    涌动的仙兵聚集到山顶的时候,依韵已经跳出悬崖,朝着静喧和哆年以前坠落的地方飞奔过去。

    系统公告:依韵击杀仙山灵地之主哆年以前……

    系统公告:依韵击杀仙山灵地之主静喧……

    死亡遗落的物品有保护时间,依韵无暇在这里跟大量仙兵厮杀浪费时间,当他赶到哆年以前和静喧摔死的山头时,一地遗落物品的保护时间刚过。鸳鸯刀,被依韵收入真空袋。

    原本他最理想的结果是威胁这两个人解散仙山灵地,但哆年以前和静喧不畏死亡的勇气只能让依韵打消念头。

    依韵离开之后,大量灭魔军赶到仙山灵地,却得知袭杀仙主的人已经跑了。

    风雨中,奔驰的依韵面无表情穿过一众仙山灵地的巡逻仙兵之间,出鞘的北落紫霄划动道道剑光,入鞘,一群仙兵绝望倒地……

    山顶的大殿,寝宫。

    粉红色的纱帐,轻轻摇摆,帐中,两条紧紧相拥的身影发出阵阵粗重的喘息,呻吟。

    剑穿过粉红色的纱帐,停在床榻上躺着的男人咽喉前。赤身的女人惊慌失措的双臂抱紧胸口,恐惧的瞪大了眼睛。

    纱帐飘扬分开,依韵看了眼剑下的男人,眉头微皱。目光落在那女人脸上的时候,那女人脸上已经没有了惊慌,只有羞怒错愕。“你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小山在哪里?”依韵的剑犹自抵在床上躺着,脸色发白,额头上冷汗直冒的男人咽喉前,那个男人,是个NPC,长的很英俊,身材高壮匀称。女人最后一丝底气也消失殆尽,一个专门为小山而来的人,自然不会在乎这是什么地方。“天、天机大殿。”说着,她察言观色的看见陌生的闯入者眉头微皱,忙不迭的又补充道“赤赢退隐江湖后萧浪本来找了神州修炼阵法,可是成果很糟糕,神州的武功跟他们差距太大,请了小山加入。”

    北落紫霄缓缓入鞘,白来一趟。依韵除了感叹小山运气好,再没有别的话可说。眼看依韵转身要走,那女人忙不迭的叫住他,迫不及待,语气急促的哀求。“你、你可不可以别把今天看到的事情告诉别人,我可以给你钱……”

    依韵听到钱字的时候驻足。

    女人披上件长袍,忙不迭的取出一叠银票,试着递上去。“十万两。”

    “……”依韵沉默,小山本来或许并不富有,但成为了仙山灵地之主拥有了仙山灵地的许多资源,至少不会太穷,难道对他的女人如此小器?

    “我,只有十五两万!真的,小山从来不会把钱交给我管,这还是前几天他给我买衣服的钱,真没有多的了!”那女人看出依韵嫌钱少,忙不迭的说着,害怕的跪在地上,不由拽着依韵的长袍。

    依韵不客气的手下十五万两银票,那女人长松了口气,心里的大石头落下,感激涕零。“谢、谢谢你!谢谢……”

    “你有多少钱的时候会不在乎离开小山?”

    女人愣了愣,不太明白依韵的意思,但还是认真的想了想,咬了咬下唇。“够买一把总坛兵器,有兵器就好了,我就不用靠他,也不同看他脸色。”

    依韵将一个小瓷瓶递给那女人,那女人惴惴不安接了,既害怕又恐惧,隐隐猜到瓷瓶里是什么东西。“……事成后,给你一把总坛武器。”

    “是、是三级总坛武器吗?我是古墓派的……是双剑吗?”女子既担心又期待的小心问着,古墓派双剑总消耗的玄铁等其它材料都比寻常的单剑高,价格更贵。

    依韵淡淡然点头。

    女人欢喜之余,又有些担忧,唯恐这是空头支票,想到这个陌生人连她的十五万银票都收,不太像是个如此富有的人。“那、那到时候我该怎么联系你呢?”

    “通知剑如颜。”

    “剑、剑如颜?”女人吃惊异常,瞪大了眼。“那、那你是……”

    “我是依韵。”

    女人大喜过望,再没有了疑虑,信誓旦旦的保证。“我知道怎么做,一定做好!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依韵离开了,女人犹自激动欢喜的难以平静,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好事,做梦都渴望得到的三级总坛双剑。(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