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七章 决心

第四十七章 决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依韵险些就忘记了这个人,却仍然记得。几年前,具体是几年前依韵想不起来了,但很清楚的记得,当时这个男人还是个进入江湖没多久的新人,在激战中,为保护另一个女孩而重生。那个女孩,很单纯,依韵记得他是个很明智的人。

    分别的时候,他说过一句话。“你就是我的目标!”

    不过几年的工夫,他的变化很大,从一身新手装备变成眼前这样,拥有许多高手都穿不起的总坛兵器装备。几年的工夫,他是如何做到的?几年的时间,甚至不足以把武功可消点级别练到六级。几年的时间,即使经商中的高手也很难赚到这样的一身装备。

    他望着依韵,别有深意的微笑。“终于知道你是谁了……看来我的眼光的还不错,挑了个很好的目标。”

    他没有期待依韵回答,似乎也不以为依韵会回答。

    两男两女,分庭而立。

    酷似铭儿的女子,神情从容而平静的替那个男子脱下披袍,抱在臂弯,跟对面那个神情张扬的男人的伴侣一并退开一旁。

    “永岁飘零,我比你多二十年的江湖路,我不认为你现在挑战我是一件明智的选择。”

    依韵所见过的男人名字叫永岁飘零,这是一场匪夷所思的决斗,一个出道江湖几年的人挑战一个多二十年江湖路的人,而且,他的装备武器并不比对方更好。放在任何人眼里,这都跟自杀没有区别。

    弑神决可消点武功级别练满需要大约二十年。这是江湖上的通行标准,如果是一个不睡觉的人,再不发愁金钱的情况下,通过打学点最快大约是十年。多二十年的江湖历练,纵然实战水平接近,武功级别也必然存在差距,一级的弑神决差距在武功威力上的差别就很大;除了武功级别。还有实际属性使用值的差距。

    放在江湖中,这样的两个高手不可能在同一层次。这种例外是有的,却极少、极少。这样的例外。每一次都足以轰动江湖,让无数人侧目。

    “不是一个级别,名气差了至少两个层次。”依韵很少关心。更不会记住江湖上许许多多的新锐高手名字,这方面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除非是新锐中极其耀眼的人物,譬如刀无名,剑王。但剑如颜却对这方面的事情很感兴趣,因为她本身没有别的嗜好,女人喜欢的服饰她没多少兴趣,技能她也没什么兴趣,她的兴趣就是江湖。“他的对手是紫小宝,次新锐高手中的佼佼者。天机神派的天机子,次新锐高手中的第一线人物。”

    以二十多年江湖生涯就能够成为天机派的天机子,毫无疑问这本身就是少见的奇迹,实力、能力绝对不是寻常的同级高手可比,紫小宝本身就是一个创造了跨越出道时间。跨级数成名立足的极少数、极少数的高手。

    这让永岁飘零本来就几乎没有胜算的胜算,变成了无限接近于零,近乎于必败无疑的结果。

    “如果他能不输,下一期的江湖名人录的主题肯定是他。”剑如颜觉得永岁飘零能走出十招不败,就足以被江湖中人称颂钦佩了。武功级别,实际属性使用值。实战经验,装备水平全都差了档次。“挺可惜,永岁飘零也是很了不起的新锐,武当派门下,剑法据说非常特别,靠击杀悬赏通缉犯在最近一年里扬名江湖,服用的是少见的血心,极端速度流路线,新锐中极具名气的人物,我们帮里有十三个通缉犯都死在他剑下,虽然是偷袭。他身边的应该就是雪舞天下,美名江湖,古墓派门下,修双剑。”

    让剑做主帮派的通缉犯非常多,武功有高有低,但从他一身装备的价值,以及雪舞天下一身完整的顶级总坛兵器装备价值,依韵大约已经能够估算出永岁飘零杀死的通缉犯的身价份量,每一个都绝对不应该是他能够杀死的人。杀死通缉犯能够获得大量学点,显然,这也是永岁飘零出道时间短,武功级别却远超别人的根本原因。由此大概计算,他的可消点武功级别的极限是满级,但相对于势必已经自修提升了一到两级的紫小宝而言,仍然处于明显劣势。

    永岁飘零缓缓拔出腰间的强化天煞弑神剑时,出鞘的鸣音充满肃杀之气。“听说你要退隐江湖,如果今天不挑战,退隐江湖久了后的你已经完全失去高手应有的锐气,战胜你也没有意义,你也不会心服口服。”

    剑,笔直指向紫小宝。

    “因为我要赢得的是——尊重。”

    沉默……

    我要的不是杀死你的复仇,而是尊重……

    “说的真好……”剑如颜深受冲击,这一刻,不由希望永岁飘零最后能够创造奇迹。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永岁飘零身上的她却没有发现身边的依韵在这一刻,怔怔失神的表情……也没有看到雪舞天下目光中闪亮的那一点光芒,是落在依韵身上。

    “无论如何,你是个值得尊重的对手。”紫小宝缓缓拔出腰间的长剑,雨水洗刷着剑刃,却没有一滴雨水能够在剑身上短暂停留。

    很多年前,在高手眼里犹如蝼蚁般的我,愤怒的看着那种目光,却无能为力的死在高手不屑一顾随手挥出的一招之下……江湖上每天都有恩怨,每天都有争斗,很多的争斗是为一时冲动,一时意气之争,更多的争斗是为所处立场的利益争斗。

    而这些所有的争斗其实都只是一种,弱者与强者的争斗。驱使无数弱者前进,奋发的力量就是强大自己,最终杀死曾经对自己不屑一顾视如蝼蚁的强者。

    很多人称之为,仇恨。但很少有人明白,其实仇恨的不是被杀的损失,而是丧失尊严的不平等。没有人喜欢被当作蝼蚁,复仇的本质是证明不再是蝼蚁。于是很多人迷惑的追着杀死仇人,却在复仇的兴奋之后,感到空虚,失落。

    有一种人,在强大之后能够平静从容的原谅曾经的仇人,这种人知道那时候的自己已经得到了尊重,不再是蝼蚁,也就不存在计较仇恨的必要;还有一种人,他们很清楚自己追求复仇的目的是尊重,却仍然坚持用战斗获得,因为他们相信只有战斗的真实结果才能证明一切。

    但最多的一种人,却在迷茫的复仇,迷茫的在主动欺凌弱者中找寻根本不知道要找寻的东西,所以,直到有一天厌倦了的时候,仍然不知道在战斗中渴望得到的是什么。

    “很快。”剑如颜由衷称赞,决斗已经展开,紫小宝展现的实力丝毫不辱其名,永岁飘零发挥的实力则远远超乎人意料。更让剑如颜觉得难以置信的还是,永岁飘零用的武当太极神剑剑意,使的却不像太极神剑武功!

    永岁飘零就像一条魅影,没有片刻的停留,回避着对他不利的武器对撞,因为他的内力根本比不上紫小宝,武当神派也没有能够对抗天机派武功中包含化功**招式的吸内绝技。

    他就像一条魅影,飞快的奔移闪挪,手中的剑没有一刻不再动,也没有一刻不在攻。紫小宝并非速度流,而是江湖中最多人走的平衡流,所以他很少大距离的移动,也没有愚蠢的采取跟用永岁飘零比拼身法速度的追击反攻方式。他沉稳如山,从容不迫、有攻有守的应对着环绕身体周围不断移走、不停主动进攻的魅影。

    两个人交手已经超过一百招,紫小宝不露败像,永岁飘零的进攻也没有衰弱之势。

    剑如颜看的一点都不觉得沉闷,这是一场很有水平的交手,决斗双方都不急不躁的尽量回避自身的短处,发挥自己的优势。

    就在看起来这场战斗仿佛要打到双方谁先内力耗尽的时候,永岁飘零有了新动作,因为他的内力不可能比紫小宝支撑的更久,进攻多、移动多的他消耗的内力、精力也一定比紫小宝更多。

    又一次的进攻的同时,永岁飘零踏着飞溅的积水,前滑,把后背露在了紫小宝眼前。那只有一个刹那,也分明是一个充满自信的陷阱。

    没有一个江湖高手会不知道把后背卖给敌人是大忌,那一刻所有的反击都注定了,必定会慢半拍。也没有一个江湖高手能够放过这种机会,紫小宝哪怕明知道这是一个充满自信的陷阱也不可能继续沉稳的守。

    因为每一个高手都很自信,一个高手绝没有道理不敢对一个把后背摆在面前的对手进攻。

    紫小宝人与剑刹那变成奔雷,夹杂全力一击之势递出了手中的长剑!

    ‘他怎么反击?’剑如颜迷惑的看着,无论如何想不到,这样的破绽永岁飘零能凭什么创造奇迹。

    紫小宝的剑刺入了永岁飘零的后背,直至此刻,他也没有回身反击的动作。就在这一瞬间,永岁飘零的后背同时钻出来一把剑,这把剑贯穿他的身体,刺进了根本不可能闪避招架的紫小宝的心脏!(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