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六章 昨日重现

第四十六章 昨日重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剑王唏嘘感叹着,将武功秘籍推到丹仙子面前,后者哑然失笑,第一次被人轻视自己的武功,却觉得一点都不生气。

    “呵,我可不是为了你的神功秘笈而来,不过是想见面,叙叙旧。”丹仙子对剑王的武功秘籍没有任何兴趣,当年她对武功所知太少,才以为剑王是值得依靠、值得利用的绝代高手,如今在她眼里,剑王的武功一文不值。

    “收下吧!不必觉得亏欠,昔日,是你第一个带我走出孤独,只凭这份情感,区区武学何足挂齿?剑王山本为修炼武学之地,我心本欲宣扬剑道真谛,予你,又何尝不是授剑?”

    丹仙子笑吟吟的听着,暗暗嘲讽的笑着,嘲讽之余,又恍然觉得好笑,于是收下了那本秘籍。

    金色的纱帐在风吹中扬起,房里,已经没有了丹仙子的身影。

    剑王的长叹,在房里响起。

    “唉……呜呼哀哉!利刃空挂,欲求一敌而不得,人生寂寞如斯!”

    离开剑王山的丹仙子取出剑王秘籍,随手甩飞了出去,看着秘籍在雨中旋飞着的时候,突然想起剑王可笑的话,那可笑的言语,却莫名的让她觉得触动……她出道江湖,只有过两个男人,两个都只是为了利用而靠近的男人,第一个是剑王,第二个是霸天。相较之下,剑王虽然是个精神病,却让她更看得起些,霸天就是个傻瓜,背弃妻子,被**掌控,越来越疯狂的丧失理智……

    旋飞的秘籍还没有落地,就被丹仙子又一把拿住。“罢了,就当做个纪念。”

    昏暗的庄园地窖里,不见明亮的光线。但里面的人,个个沉默,却没有人昏昏欲睡。她们不能。也不会,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专注。

    墙上,朦胧夜明珠照亮的图上,一条条三色的线条。划过大地图上。形成几条鲜明的路径,路径上,距离或近或远,总有红、蓝、黑三色的圆圈标记。

    花开花落下了地窖。语气厌烦而无奈。“百晓生最近越来越缠人,黑子向小剑求了个人情,我每次都不得不多陪他一两天。怎么样?现在他走到哪里了?”

    “在去恒山的路上。”花开忙不迭的回答,末了,看见笑仙子沉吟不语。便又道“笑笑认为可以尝试走发动蓝色计划试探这些年布局的成果了。”

    花开花落看了笑仙子预测推算的理由说明,考虑片刻,点头。“我同意。”说罢,见笑仙子眉头微皱,仍旧沉吟不语。“笑笑还有什么忧虑?”

    “他最大的破绽在这里。”笑仙子手指地图上划了三种颜色,留下着重标记的位置。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昔日的沙漠,如今的水地。“为什么?”

    “当初他经过时,这里是沙漠。他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很短,应该是曾经逗留的地方因为多年降雨。被流沙淹没而不存在了。换言之,其它地方他或许都能够清楚的修复了重新挖掘意境能力过程中必然留下的忘我意境破绽,唯独这里——”

    一众人,面面相觑,按捺不住的形成一阵小小的骚动。

    是的。她们为此等待了这么多年,三线并进设计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陷阱,为的,就是等到一个明显可把握、利用的破绽。如果没有这个破绽。她们只能继续等下去,继续不断的设计更多的陷阱。直到这个可利用的破绽出现为止。

    而这个破绽,仿佛天赐,如果不是九天玄女败后导致长年降雨,沙漠不会变成水地,也就不会有这个明显的破绽可供利用。

    “天意!”

    “不,是人为。”笑仙子露出许久没有过的笑容。她一点不觉得沉闷,跟其它为了自由而参与计划的人不一样,她很享受这个过程。只要是针对依韵的事情,哪怕只能造成一点点的小麻烦,也会让她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得到难以言喻的快乐享受同时,又有一种迫不及待的焦躁,意犹未尽的烦恼。“是我们努力的结果。”

    “恒山蓝线计划还进行吗?”

    “必须进行,无论如何也该对成果加以试探。”笑仙子语气十分坚决。

    “不如同时进行黑线计划?可以利用联盟方面的高手——”

    “不能动黑线,没有恰当的时机而动黑线就会暴露我们。现在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他们不知道我们是谁,更不知道我们在那里,只能被动挨打而无从反击,也不可能知道我们做了些什么。”

    花开花落思量片刻,点头认可,也觉得自己有些急躁了,虽然发现破绽,但如何利用,能否很好的利用,还是一个未知之数。“谁去?”

    一群一模样黑衣蒙面的女人中,走出来一个,语气沉静而平淡。“舍我其谁?”

    花开花落一时没有做声,她并不希望太早让这个师妹行动,因为她本是计划中最重要的武器之一。

    “师姐放心吧,我不会轻举妄动影响了未来的大计。”

    花开花落这才点头,准允。

    笑仙子的眸子里流露出份外期待,享受的神色,花开花落看见,笑了。“你比任何人都享受。”

    “大约,这就是恨一个人的感觉,心里只有他,跟爱不一样的是,你喜欢看到他痛苦,难受,希望看到他不断的失去。只有这样才会觉得开心,才会觉得惬意,才会觉得充实。”

    “……唯恨。”花开花落嘴里吐出这两个字,尽管在很久之前她早已经有了猜测。“唯情者,无所不极,无所不可破,无所不可立。然唯情者,无己矣!灵鹫宫铭儿的唯情意境是如此,那么,你的唯恨呢?”

    “唯恨者,无所不极,无所不可破,无所不可立。然唯恨者,亦无己矣!”笑仙子笑的很高兴,很畅快。“我心里也只有他,除了害他的事情,我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他就是我唯一的破绽,而我,是他永远的痛苦纠缠!只有他的痛苦才能变成我的快乐和享受!”

    “值得吗?”花开花落有些感叹,江湖上最强的意境,在过去,毫无疑问是万法全通和唯情。但唯情,江湖中只有灵鹫宫魔女铭儿修成,因为这本就是极其难踏入的意境,也是可悲可叹的意境。很早的过去就有研究意境的江湖高人猜想,是否存在唯恨?但是,没有人修成过,也没有人窥到门厅。笑仙子是第一个,唯恨的悲哀或许比唯情更甚,她不应该走入这条,原本修炼万法全通意境的她更不应该走入这条路。“为了他,毁了自己,值得吗?”

    “我,很高兴,很高兴能够修成唯恨……”笑仙子的语气份外陶醉,甚至,透着隐隐按捺不住的激动……让花开花落,以及周围的人,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唯恨很可怕,但笑仙子这个人更可怕,这样的人加上唯恨的意境,已经疯狂……

    本该是恒山飘雪的季节,但如今的恒山没有雪,只有雨。

    恒山山脚,十分荒凉。

    昔日江湖上的远古门派恒山派早已经不存在,恒山不是没有过杰出的高手,但杰出的高手或者离开了恒山,或者没能在江湖的风雨中支撑太久便凄惨的倒下。有限的高手没能造就恒山派的兴旺,但每一个高手的倒下却都让恒山派雪上加霜。

    恒山早已荒凉,变成了江湖中的一处风景之地,却又不算特别出众的地方,于是乎,来此游玩的江湖中人不多。山脚下,只有npc的村落,城镇。悦来客栈、青楼做的也是npc的买卖立足,实在没有多红火的收入。

    “这里有什么故事?”依韵在山脚已经驻立许久,剑如颜没有在这里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于是知道,这里过去曾经有过属于依韵的往事和故事。

    山脚下,两男两女,走出驿站,一路朝他们过来。

    “像是决斗的?”剑如颜打量周围,发现这里的很适合决斗。难得的有一片平坦宽广,让人不存在对地势具有多少利用的可能。“那个女人……”

    剑如颜有些诧异的看着过来的两男两女中,其中一个女子的容颜跟灵鹫宫的魔女铭儿竟然有七分相似。但很快,她的目光又被铭儿身边的那个男人吸引了过去。

    那个男人,看起来不像是个老江湖,因为眉目中透出勃勃生机的激情,尽管他的神情很冷淡,尽管他的目光显得凝重、冷沉。但是,那种对江湖充满奋进活力的激情,仍然让剑如颜感觉得到,看得出。这样的激情,不是老江湖所具备的,只有江湖新手、尤其是江湖新锐高手才拥有。

    但这,并不是剑如颜被他吸引了目光的原因。他不是很帅,穿着的一身装备却很不错,一整套的总坛装备,武器经过强化。这样的江湖新锐很少见,武功出众还有能力赚取惊人财富的,少之又少。

    他给剑如颜的感觉,很像一个人。

    很多年前她刚出道,在武当山第一次见到的依韵。

    那个男人看见了他们,目光定在依韵脸上,嘴角,扬起一抹别有深意的似笑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