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三章 蝼蚁

第四十三章 蝼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李兄弟,你误会了……”傲世江湖话没说完,又被个性子暴烈,听不得李狂放诋毁众人的话所激怒的人打断。“会长何必藏掖!分明是他愚不可及。气剑宗建在邪城旁边,就是被依韵牢牢掌握在手里,不听话,随时可灭!这样的复兴是复兴吗?根本是他李狂放为一己之私,无视复兴会整体利益!”

    李狂放愤然手指那人,气的胸膛起伏不定,激愤难平。“真可笑!门派不能改址了?说来说去,我看你是一心只想拍会长马屁,气不过有人抢在会长前头是不是!”

    傲世江湖咱叹口气,明明知道这是离间,偏偏还是无法控制局面的发展,而且情况的恶化比他预料的还更快,如果不是刚才说了雪菲的事情,此时此刻,许多人未必能领会关键,反而还不至于会立即恶化成这样……如今这样吵闹起来,裂痕已经产生,争吵的人如同撕破脸,彼此必定没有了好感。

    “都别吵了。”雪菲眉头微皱,压下争吵的声音。

    李狂放听她开口,当即按捺不忿的火气,坐了下去。

    “我认为盟主说的有理,不管依韵的用心如何,既然气剑宗已经建派,我们就应该视为好事,不该再无谓的争论已经无法改变的事情。”

    雪菲一席话让李狂放火气消了不少,想起刚才争吵言辞过于激烈,便道“我把掌门人位置传给别人就是了!免得被人误会我李狂放‘不顾大局’!”

    “李兄弟说什么气话!”傲世江湖故作责备之态,旋又缓了语气。“刚才说了,依韵的目的就是离间复兴会,施以恩惠拉拢人心,挑唆复兴会内斗不合,现在争吵不是正中下怀?”

    一席话,说的众人都没了脾气。

    “还是会长公道,不像有些人……哼。”李狂放犹自耿耿于怀,却又小心翼翼,不着痕迹的观察雪菲的神色。唯恐因此被雪菲看轻。

    天机山。

    欧阳无情愤然快步走出大殿,对于跟黑子的交谈非常不满意。在他看来,黑子迂腐固执于不用阴谋,根本不足以成大事。“联盟也不过如此!”欧阳无情冷笑,正欲甩手而去。迎面被一个人拦住。

    “佛求欢掌门人天道有请。”

    欧阳无情微微一怔。换了过去他对佛求欢根本不屑一顾,但现在的他没有容身之地,联盟黑子跟他格格不入,留下也没有前途。复兴会已经将他除名,尽管心里仍然带着如许多江湖人那样对佛求欢的不屑,还是犹豫了片刻,决定走这一趟,听听有什么话说。

    佛求欢山座落在距离天机派六百里外的地方。

    走上山的时候。欧阳无情惊讶的发现,山上大多都是一对对的男女,一个个犹如沉浸在甜蜜的热恋之中,嬉笑说闹,好不温馨,与他想像中的荒诞不羁情形完全不同。

    “这些……?”

    领路的人笑着说“都是本门弟子,本门讲究阴阳双修,在爱中寻求修炼武功的捷径,这些都是在加入本门后寻求到心中真爱的弟子。”

    一时。欧阳无情对佛求欢改变了印象,知道魔欲经不再是过去江湖上愚蠢依靠催情控制人**发展的门派,不由对即将见面的天道充满了认识的兴趣……

    细雨霏霏的荒僻小路上,一群人追着联盟各神派弟子砍杀,突然一群灵鹫宫的弟子拦住去路。把那群联盟各神派弟子围在中央。厮杀一阵,联盟弟子本就人少,死伤惨重后,突然有人高喊投降求饶。

    “投降?投降要跪下啊!”一众让剑做主帮派的人嘻哈大笑。举着兵器,刺死一圈蹲着。吓的瑟瑟发抖的联盟弟子。剩下的人忙不迭扑通跪倒在地,声音颤抖,仿佛要哭出来似得求饶。“放过我们,我们就是做团队任务的,没杀过你们的人,求求你们饶了我们,我们好不容才把武功练满……”

    包围的灵鹫宫弟子许多不屑一顾的看着,却没有人阻拦让剑做主帮派的行径,她们仇视联盟各神派已久,平时虽然不喜欢做这种啰嗦的事情,却不介意在一旁看联盟各神派弟子的丑态。

    “联盟都是垃圾,没脸没皮,想我们绕了你们啊,也行,都拿你泥巴把脸糊上一层,你们要脸干嘛啊!”

    蔓延的恐惧中,有人开始动手,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效仿,不片刻,全部人脸上都糊上厚厚的一层泥巴。惹的让剑做主和灵鹫宫的人捧腹大笑,各种耻笑的话毫不留情的加诸在那群人身上。

    “太欺负人了呀!太欺负人了!”紫衫在山头上看见,放下野猪腿,指着山脚下的状况咋呼大叫。

    有人听见,回头,远远看见山头上有人蹦蹦跳跳的叫嚷,不屑一顾。“哪来的白痴!找死啊!就是欺负你们联盟的垃圾怎么着?”

    有人内功深厚看的较远,看清山头上蹦跳身影的大概,笑着说。“是个联盟的婊子啊!上去把她揪下来。”立时有一群人兴奋的跟着朝山头飞奔过去,其他人犹自在戏弄欺负那群为了不重生而任由被践踏尊严的联盟弟子。

    “依韵依韵他们上来了!他们要上来打我了呀!”紫衫抱着依韵的胳膊使劲摇,泪光闪闪的惊恐状。后者面无表情的转动着火焰上的野猪肉,无话可说。“哼!哼——你不保护我!”

    “……肉熟了。”依韵取下烤熟的野猪肉,紫衫立即绽开笑颜,一把接过,嘻嘻笑着,烫的直吸气,却仍旧不远多等一会。边吃,边抱怨抗议。“他们太欺负人了呀!”

    “你不折腾点事闹腾就不自在。”依韵木着脸,拿紫衫没法。江湖上这样的事情天天发生,大多数的胜者杀死敌人就作罢,却总有少数胜利者觉得那样太无趣,还得羞辱戏弄软弱投降求生着一番不可,好些的戏弄完了会饶一命,差些的仍旧会把人杀了。

    联盟如此,灵鹫宫如此,让剑做主也如此。相较之下或许让剑做主的人做这种事情要更多一些。其实根本没什么值得说道,就像许多历史上所谓不伤民的军队,多是吹牛或在特定时期的政治手段,烧杀抢掠素来是多数战争中必然存在的现象。胜利者书写的时候却会描述的很美,很正义。

    “讨厌!你才是闹腾呢!”紫衫说着取出联盟的徽章,挂在肩膀上。

    不片刻,一群十几个让剑做主的人跑上山头,愣了愣。在下面的时候他们看不清楚,这时候才发现,原来山顶上的女人如此美丽……“咱们今天走大运了,艳福不浅啊,玩够了再把她弄下去?”

    一个人提议,另一个人嘿的提出更高明的主意。“这么好的货色弄下去多浪费,干脆带走,圈养起来。”

    “好!”一群人立即附和赞同,都不甘心就这么一时爽快之后就跟这种平时想都想不到的尤物没了关系。在他们眼里,佩带着联盟徽章的女人身边的男人,当然也是联盟的,就一个人,跟待宰的羔羊根本没区别。

    “他一剑就能把你们全宰了!”紫衫嘻嘻一笑,悠闲自得的继续吃着野猪肉,处心积虑的把这群人往死里逼。果不其然,那群人听了,二话不说,拔了剑就一起朝依韵飞冲过来。“看谁宰谁?”

    依韵抓起紫衫的胳膊,将她甩过头顶,与之同时,北落紫霄骤然出鞘,恰好被从他头顶上绕飞过去的紫衫一把拿在手里。飞闪的剑光,每一道都抢在此过来的剑及身之前,割断了握剑的身体。

    转眼工夫,十几个人全躺在地上,却没有一个毙命,每一个人都被刺中同样的地方,不断的失血,身体一动不能动,只能静静躺着,体验着快速失血中等待死亡降临的滋味……

    “你不保护我!”紫衫甩手将北落紫霄丢进依韵腰上的剑鞘,后者淡淡然割下块新鲜的野猪肉,放上火架。“你再闹腾把你丢下面去。”

    紫衫眼珠子咕噜一转,突然有了主意……

    飞闪的白光,刹那,从乌云中一闪,坠落大地——爆发的气劲转眼将大群灵鹫宫、让剑做主、以及中间那些求饶的那些联盟弟子一并吞没……

    紫衫疲惫的打了个呵欠。“嘻嘻,看你还怎么丢咧!我好困,要睡觉——”她说着,做在依韵腿上,抱着他脖子,爬他肩膀上,果然就睡着了……

    “猪也没你睡得快。”

    野猪肉烤好的时候,剑如颜来了,很不客气的把烤熟的肉拿了吃,她正好饿了。“干嘛呢?”吃着,她看了眼沉睡的紫衫。

    “明摆着,当床。”依韵面无表情的回答着,又割下块肉放上火架。

    “李狂放很配合,复兴会的会议上一番大吵,复兴会里有人私下跟我联系,也想得到你的支持建立门派,效果初显,果然经历这么多年,复兴会里也已经不再是铁板一块,热情也不如当初。”剑如颜喝了一气温酒,肚子舒坦了。“联盟方面即将有大动作,暗地里已经准备妥当了。灵鹫宫方面步子跟的很紧,倒是我们,全是通缉犯,也没有足够的消息,妖瞳那种特例情况不可复制,只能眼睁睁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