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章 弃梦者

第四十章 弃梦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隐士侠士有一套为人处事的作风,如果都是相熟的朋友,谁先托请了他们,就会答应谁。承诺了插手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会办到,同样,承诺了不插手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会插手。

    “滚出来!我知道你们是谁——来杀我啊,我欧阳无情不怕!你们算什么人物,有什么了不起!一群抛弃过去的誓言和梦想甘为走狗的杂碎!滚出来——要杀就杀,故弄玄虚算什么!算什么?”

    雨幕中的身影缓缓走近,渐渐清晰,与之同时,欧阳无情的情绪却没有恢复平静。“哈哈……果然是你们!傲世江湖呢?他人呢!我就知道他是个伪君子——什么狗屁复兴会!全都是依韵的走狗,俯首听命来杀我就是复兴会?”

    隐士侠士的世界,是复兴会的世界,在这片天地里,没有哪个势力的影响力能够超过复兴会,甚至是与隐士来往频繁的天机派也不能。因为复兴会本来就属于这个世界,本来就是隐士侠士构成的组织。

    “抛弃梦想的人,是你!”

    “我?哈哈……荒唐可笑!我是复兴会入世派里第一个有成就的人!而你们呢?当了这么多年的狗,到现在还是狗!今天奉命来杀我这个入世派的第一功臣,反而说我抛弃了梦想?真没想到,复兴会变成狗之后连脸都不要了!把依韵的无耻学的真好——”欧阳无情自知难以侥幸,但死在复兴会手里却让他愤怒而难以接受,只管尽情唾骂。

    “一个追逐在女人身后摇尾乞怜的人,还有什么梦想。如果不是嫉妒让你丧失理智,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现在杀依韵跟灭亡复兴会没有区别,这道理连一头猪都懂,你不懂?”雪菲丢了把破铁剑在欧阳无情面前“复兴会的会规你清楚,自己动手吧。”

    欧阳无情绝望的看了眼周围,另外三面是雪菲的同门师弟妹。每一个人,都面若寒霜。“我不甘心!”如果不是一身武功变形被废,欧阳无情自觉未必杀不出一条血路,如今,却全无抵抗之力。

    飞旋的竹叶,划破雨幕,割断了欧阳无情右手经脉,毒。滴落在他脚下的积水中。

    “动手吧,就算你没有受伤也不是我的对手。”

    “复兴会负我欧阳无情,我绝不会就这么算了、绝不会——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偿还今天这笔血债!”最后拉人垫背的毒杀手段也宣告失败,欧阳无情再没有了挣扎的余地。复兴会的高手之间,彼此的本事原本都有六七分了解,他擅长用毒,自然也被雪菲防备。

    握着破铁剑,欧阳无情又悲又愤,此刻的他就配死在这样的一把破剑面前?本欲横剑自刎的欧阳无情突然一把甩飞了破铁剑。“杀我总该付出点代价!”

    “如你所愿。”剑光飞闪,刹那。消逝,剑光飞射三丈。割断欧阳无情咽喉的同时,消逝。

    系统公告:雪菲杀死仙山灵地白驼山庄庄主欧阳无情,白驼山庄开启复仇,凡白驼山庄门下,杀死雪菲者可继任为白驼山庄庄主。

    城里,复活点。

    欧阳无情重生的时候,看见那些帮助他的朋友。全都被点了穴道,木头人似得在重生点整齐站立。一品堂的厉挥剑刺死欧阳无情,确认他的确没有带着替身娃娃后。一声令下。

    早等着的一品堂高手犹如行刑般一齐挥剑,将相助欧阳无情的三十多号人尽数斩杀。

    “为什么?”紫霄背贴依韵,借力旋飞中突然发劲,人立时飘飞出去,一掌震碎个隐士仙人的心脏,借力飞回的同时避过几个仙人合击的攻击,仍旧贴着依韵后背,旋动中,两人朝相反方向疾飞出去,先前几个合击紫霄的恰好一剑力尽,变招不能,轻而易举的被依韵一剑斩杀数人。

    “战斗无关的事情回头再说。”依韵一剑得手,踢伤个隐士仙人的同时借力飞退,与恰时回飞的紫霄五指交错而握,借力间,一起旋飞十数丈外,脱离眼看要陷入武当隐士围攻的压力之中。

    剑如颜长舒口气,毒气终于逼尽。没有依韵的相助,她一个人逼毒速度要缓慢的多,因为她并没有修炼过欧阳锋的绝技逆转经脉。

    李狂放为首,带领大群人从外围攻击那些隐士仙人,战斗持续了数个时辰后,雪菲带领的剑圣风清扬门下师弟妹也赶到了。如此两股力量汇合一起,又厮杀了数个时辰,终于见到了剑如颜。

    “事情办完就去忙你们的。”剑如颜一剑震飞个隐士仙人,身边的压力已经被李狂放和雪菲的人分担。“这里?”李狂放颇有些放心不下,恐怕中毒后他们的内力不足以支撑。“这里不用你们操心。”

    李狂放没了话说,他素来不太喜欢高傲和骄傲的人,尤其不是复兴会的人。剑如颜是一个骄傲的人,因为素来直接,而且丝毫不掩藏自身的锋芒,所以在言行表现上比依韵给人的逼人威压感受更强烈、直接。李狂放二话不说,招呼同门师弟妹撤退。

    雪菲却仍旧留在战场,继续杀敌……

    “大事已定,大家辛苦了。”天机山大殿,书房。黑子一声长叹,对书房里聚集的几十个人抱拳作礼。

    “盟主客气,有幸参与这件大事是我们的幸运。灵鹫宫和让剑做主猖狂的太久,联盟被欺压至今,如果不是盟主和副盟主定下反攻大计,联盟的未来希望渺茫!”说话的人语气激愤,这些日子,联盟受够了灵鹫宫和让剑做主的欺负。

    黑子露出这些日子以来少有的轻松笑容。“很快这些都过去了……”

    一众人抱拳告辞,都道回去安排。人都去了之后,棋盘端着茶水和点心进来。“该吃东西了吧?你都忙两天两夜啦!”

    “好!吃,大事已定,能放松些了。”黑子拿起筷子,品尝着棋盘的手艺。后者已经吃过,单臂托着脸庞,看黑子有滋有味的享用,突然叹了口气。“当掌门人呀、盟主啊,其实没什么好嘛。累死人了,过去哥你多自在,很少锁眉头,现在呢,很少轻松的享受宁静时光。”

    黑子苦笑。“过去白子支撑天机派,他现在不在我是责任所在,能推给谁?门派的事情繁琐,无可奈何。”

    “我看不败传说就很自在呀。”

    “没人分担。再说盟主的责任也无从找人分担,联盟有今天,各神派掌门人事事相寻,总不能推了让他们去找副盟主商量。”黑子拿起筷子,知道棋盘这些年也很累,各种或大或小的琐碎事情没少帮忙,难免会感怀过去的悠闲岁月。“门派的事务,联盟的事务,其实跟练功一样,谁受不了繁琐,失去耐心,撂担子了就如同是一个高手松懈自修了,停止自修了,重生了……”

    “启禀盟主,峨眉山掌门人情衣,峨眉神派掌门人飘雪求见。”

    棋盘皱起眉头,饭菜没吃几口又有事了……

    “耽误盟主用餐了?”

    黑子热情笑问“吃过了吗?不如一起。”

    情衣本已用过,为了不影响黑子用餐,便落座入席,拿筷子象征性的吃了一小口,便只是握着茶杯。飘雪则一板一眼拒绝了茶酒、碗筷,只是坐在桌边,一落座就迫不及待的道明来意。“今天来,有件事希望盟主做主。峨眉神派仍然是联盟的一份子,但是,本派从今以后不参与对灵鹫宫的战事,除此之外,一切听从联盟调派。”

    棋盘听的火大,反灵鹫宫联盟的一份子不参与对灵鹫宫的战事?那还叫什么反灵鹫宫联盟?相较之下黑子却显得十分冷静,微笑示意飘雪说下去。

    “坦白说,本派不认为把灵鹫宫列为敌人是一件明智的事情。所以,不愿意为没有意义、徒劳消耗门派实力的事情浪费力气。”飘雪直接的话,气的棋盘七窍生烟,却又发作不能。

    “反灵鹫宫联盟的一份子以灵鹫宫为敌是联盟的中心宗旨。如果峨眉神派不愿意跟灵鹫宫交战,那么就只能作为部分联盟神派一员对待,换言之,不可能享有跟其它神派同样多的联盟资源。”黑子的回复出人意料,既不一棍子把峨眉神派打出联盟,也不逼迫峨眉神派必须如过去那样。

    飘雪沉吟片刻,一时犹豫不决。黑子虽然没有说明具体,但所指的,必然包括不能共享联盟可消点武功级别的资源,这一点,是联盟各神派的致命软肋。联盟各神派所有都能各自繁荣发展,依靠的就是黑子共享可消点武功级别。

    飘雪陷入沉思,黑子也并不迫切要求她决断。“情衣掌门人百忙之中来天机山一定有重要的事情?”

    “是这样的,峨嵋山建派的位置还是临时的,没有最终确定。派里的人希望能够建在绝情山,一是那里的景色跟峨眉神派相近;二是山名跟本派的学道绝情道法相似。但绝情山是天机派支派光华仙派的驻地,想请盟主帮忙跟光华仙派派主商量一下,移派的花费峨眉山会承担,力所能及范围内的补偿本派也一定尽量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