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二章 被洗牌的掌门人

第三十二章 被洗牌的掌门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莫微笑着从真空袋里取出只白色的小兔子,伤心断肠知道她一向喜欢养兔子当宠物,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这嗜好还没变。兔子,喝了口温了的茶水。“亲爱的现在放心了吧?”

    伤心断肠一把夺似的拿过茶,一口气喝了干净,看见莫仍然跪在泥泞中,木着脸道了句。“起来吧,还跪那装什么乖巧温顺啊,你这婊子就是心如蛇蝎!怎么装都没用。草……”骂归骂,伤心断肠在人前愤怒,过去痛恨天盟,原本也确实如莫所言,被骗他很愤怒,但他从不相信莫对他没有真心情意。

    蓝小营跟他曾经患难,虽然早在外面胡玩鬼混,但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安份人,偶尔逛逛青楼,碰到有投怀送抱的漂亮女人,只要不吃亏一向来者不拒。蓝小营从没有因此让他难堪,他也就假装不知道。

    伤心断肠所有相处过的女人中,莫跟他最合拍,而且,也只有莫从来没有别的男人。正因为如此当年伤心断肠才会对莫信任,不设防。此时此刻,他面子早回来了,也想不到莫还需要利用它的必要。

    莫笑着起身,挽着伤心断肠的胳膊,柔声道“我本来就是你的女人,想怎么草,那就……”

    正说着,莫突然住口,怔了片刻,无奈叹气。“亲爱的,本来想着跟你好好温存一会,就你,非得生气这么久。看,又有事了。”

    “灵鹫宫都派你骗了玉玲珑仙山灵地的仙主之位,你还有什么可忙?”伤心断肠奇怪的瞥了眼过去。

    “玉玲珑只是开端,为的是在天盟天机嘴边尽可能抢夺更多仙山灵地,这事由我全权负责,你说事能少么?”凝望吻了伤心断肠一口,却被他不耐烦的推开,她笑着,伸手摸着伤心断肠下身。“死要面子,装什么冷酷呀。不知道想过我多少回了吧?我也想你。”

    “我?笑话!我就想杀你。”伤心断肠不屑一顾。

    莫晒然失笑。瞟了眼身侧的山道小路。“好好好,你英雄,从来不把女人当回事,我走了。”

    “什么时候有空。”

    莫噗哧失笑,也不笑话伤心断肠口不对心,因为本来就知道。“下个月会去京城一趟。”

    伤心断肠神情冷酷的,不耐烦装挥手,仿佛驱赶厌恶纠缠的苍蝇一般。

    山道上。依韵和剑如颜越走越近。

    山顶上的伤心断肠惊喜交加的模样,高喊道“真巧!”

    “巧。”依韵淡淡然点头,懒得拆穿伤心断肠的装模作样。

    “看到了?”伤心断肠一脸无可奈何的烦恼模样。“没办法。你也看到了。杀了杀了,还跪下求我原谅!临走的时候还纠缠着让我抽空跟她再见面!我是烦啊,不过呢,这女人嘛,谁嫌多!尤其是这种感情上对我忠贞的女人,赶也赶不走!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也知道我这人从来重情重义,心又软。没办法,只能原谅她了!”

    依韵的中指。缓慢的,在面无表情的脸上轻轻挠着。

    伤心断肠没好气一把打开依韵的手,抱怨骂咧“草!你能别学灭神的可恶动作吗?”

    “比较能表达心情。”

    每当对伤心断肠的话表示鄙夷和不屑的时候,灭神就会用这样的动作和表情。

    伤心断肠恼过后,又觉得好笑的叹了口气,感慨不已。“很多年了……自从灭神重出江湖后就变了个人,这个动作再也看不到了……”伤心断肠轻轻擦拭着眼角的液体。也不知道是泪,还是雨水。

    依韵面无表情的抬手,继续用中指缓缓挠着脸庞。

    “靠……我在追忆好兄弟。你、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分明在转移话题。”剑如颜失笑插话,伤心断肠夸张的惊疑状。“美丽又有智慧的美女少见啊!”伤心断肠一脸下贱的搓着手。“该叫嫂子?”

    “剑如颜。”

    “哈……好,说明咱还是有机会的。”伤心断肠乐呵呵的一笑,明知他是转移话题的剑如颜淡然重击。“或许减肥之后。”

    “啧……这就没意思了啊,胖子好,胖子下盘稳。”伤心断肠脸不红心不跳的吹嘘着肥胖的好处,调侃几句,三个人在山顶的石头上坐着,伤心断肠从真空袋取出酒,一人丢过去一壶。

    “剑宗情况不错。”伤心断肠的剑宗稳步发展,弟子数量日渐增多,金刚的华山派情况比起剑宗则更好一些,昔日江湖上武功级别最高的盛名至今还能让他吃得开。

    “花了不少钱啊——”伤心断肠苦笑耸肩,剑宗的发展有今天完全是因为他舍得投入,花钱买通不少天机派长老、高手,每每有些新人入派那些收了钱的人就会或明或暗的诱导新人加入剑宗。但这一切又建立在黑子对联盟共享武功可消点级别的基础上。“黑子的心胸宽广罕见,联盟的情况应该能稳定很多年。”

    依韵不置可否,江湖几百年的历史中,的确没有第二个人如黑子这样的联盟盟主,看似过于宽容的豁达好像没能让天机派弟子数量得到应有的提升,但是,却让联盟各神派都紧紧的环绕在天机派周围,离开天机派,武功可消点级别就会降低。

    “联盟的情况很稳定,但是,有些老江湖会被洗牌。”伤心断肠唏嘘感怀,猛灌了口气。“善良就是一种弱点。”

    风雨,一时激烈,烈风阵阵,吹的人彼此说话都听不太清。

    “你说什么?”轻舞难以置信的盯着飘雪,风太激烈,让她听的不太清楚,时有时无的字眼让她不能相信。

    飘雪神情自若,抱拳作礼,十分严肃。“请掌门人让位,峨眉神派这么多年没有发展,苟安一偶,没有得到本该有的江湖地位,声威。这一切都说明掌门人的能力仅止于此,今天姐妹们一齐请命,掌门人如果接纳。我们一定齐心协力辅佐掌门人;掌门人拒绝,我们也不能看着峨眉神派继续半死不活的苟安求存,只能请掌门人让位了!”

    怒极了的轻舞反而笑了起来,原本她指责飘雪的那些话只是警告,提醒她们谁才是掌门人,并没有真以为这些归派弟子竟然真会说出这样的话,竟然真敢公然造反。

    一群群长年驻山,信任追随情衣的峨嵋派弟子纷纷拔剑出鞘。面若寒霜的激怒呵斥。“大胆飘雪!竟敢叛乱?峨嵋派的宗旨你们全都忘了?当初掌门人如何悉心教授的你们,今天你们就这么回报!”

    飘雪运功高喝。“我们从没有忘,正因为如此才不能眼看着门派半死不活!”

    “你想当掌门人,你想用灵鹫宫的那一套治理门派就自己去创门派,峨眉神派不需要灵鹫宫那一套,也不需要你们这种‘好心’!”练霓裳愤然上前,立身情衣身侧,寒着脸,压抑着愤怒。

    “我们如果为了掌门人,当初就不必回来。我飘雪创建门派的钱。有!掌门人明鉴,峨眉神派必须光大。我记得掌门人说过。如果有一天大家认为谁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时,掌门人一定会退位让贤。现在门派里,分明是反对掌门人的人更多。”

    “做梦——”一众信任情衣的峨眉神派弟子怒目而视,就等情衣一声令下便要跟飘雪为首的那些人拼命,每个人都很愤怒,情衣为门派做的一切,她们都感动。都信任。绝不允许飘雪为首的那些灵鹫宫回来的人如此抹杀、污蔑情衣的努力。

    情衣抬臂,拦住众人。

    风中,一身粉红色的门派服饰飘起老高。

    “我可以让位。但是有一点,愿意相信你的发展之道的门派弟子我不会拦阻,同样,要跟我走的人,也不允许任何人拦阻!”面对数量众多,远远超过支持她的原驻山弟子的质疑,想着这些人过去的模样、面孔,情衣止不住的心中一阵凄凉。

    多年的努力,一朝被毫不留情的贬低为无用,指责为拖累门派,那种滋味,十分不好受。她本该愤怒,本该毫不留情的拔剑杀了飘雪。换做许多人,情衣相信都会这么做。但她做不出来,让同门为一个掌门人之位而互相厮杀,这种事情她做不出来。

    飘雪眸子里闪过一丝意外的寒光。“掌门人要离派?”

    “我不想因为门派的治理权让身为同门的你们厮杀内斗,但是,我无法认同你的发展方法。你要峨眉神派掌门人的位置,我传你,我们走,你别拦。”情衣的决定让许多人激愤不甘——“掌门人不可以!峨眉神派是你的心血,凭什么交给这群叛徒!”

    “掌门人的武功对于门派的将来能做很多的事情……”

    “道不同不相为谋。”情衣不再理会飘雪“留去自决,今天我跟飘雪之间是治理门派的分歧,不是权利的争斗,谁也不准言叛派!”

    系统公告:峨眉神派掌门人情衣将神掌门人之位传于飘雪。

    看着一群群不甘、愤怒的同门跟随情衣离去,飘雪心中颇觉伤感,却硬起心肠,她相信自己没有错,时间和未来峨眉神派的振兴会说明一切。但她也知道,情衣等同门将来需要安身之地,而情衣从来不是个富有的掌门人。“掌门人如果要创派,资金方面飘雪鼎力支持。”

    一众追随飘雪的归派弟子纷纷齐声高呼“我们鼎力支持!”

    治理分歧之争,而非权利争斗。临走前情衣的话勾起飘雪在内许多人的回忆,触动了她们的感情。无可否认情衣的可敬,江湖上有很多掌门人、首领嘴上都说是为了大家好,但在权利争斗时,这些话都变成了虚伪的口号。情衣用言行证明了她这个人,面对门派反对者更多的情况下,为了避免无谓的内斗厮杀,她毫不眷恋的放下掌门人的权利。

    “不必担心我们,希望峨眉神派的未来真能如你们期待。”

    风雨中,情衣率领浩浩荡荡的大群跟随的弟子,下山了……

    “情衣果然是第一个。”系统公告一点都没有让伤心断肠意外,他们太清楚情衣的个性,她相信人心,素来以身作则做好自已再引导、要求派众。正因为如此峨眉神派弟子的凝聚力在过去一直很惊人,峨嵋派不富裕,却总有很多人心甘情愿的围绕在情衣这个并不富有的掌门人身边,快乐的走着别具风格的江湖路。

    系统提示:匿名神秘人存入一百亿两进你的钱庄……

    情衣愕然,眼眶片刻泛红。左右的人以为她是为峨眉神派伤怀,纷纷劝慰的时候,她摇头,笑着。“我们有家了。”

    系统公告:情衣创立门派峨眉山……峨眉山成功升级为神级门派……峨眉山加入反灵鹫宫联盟。

    伤心断肠眼珠子轱辘飞转,旋即,一脸贱笑。“剑宗闹内乱啊,为了门派弟子不内斗我决定带人离开剑宗单干,好兄弟,支援我点吧!”

    依韵轻轻拨开搭在肩头那只肥胖的手,默然从真空袋里掏出银子。伤心断肠愣了愣,毫不犹豫的一把结果,揣在怀里。“二百五十两我也要,有钱不要是王八蛋。”

    “难得见面你就不打算请客?”依韵沉默半晌,很认真的问了句,伤心断肠骤然起身,煞有介事的皱着眉头。“收你二百五,让你吃几万两的事情我会干吗?会吗?不会——门派有事,改天再聊!”

    剑如颜以为是在说笑,但伤心断肠真的走了……她今天才发现依韵其实也有朋友,虽然他的朋友不像通常那样,彼此经常相聚,大事小事一起商量、帮忙,甚至看起来身处对立阵营,但是,那种轻松愉快却是一样的。

    “发什么呆?”

    “刚才应该给一个铜板。”

    “你身上翻得出来铜板吗?”剑如颜十分怀疑,甚至刚才的银锭都是奇怪的事情。

    依韵真的在真空袋里又摸索找寻半晌,最终什么都没找到,旋即,哑然失笑。“想起来了,刚才的银子是当初伤心断肠给我的,他走之前的话也是我当时说过的。他记性倒好。”

    “那时候是段美好的时光吧?”

    “明天看今天也会这么想。”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盟主:泓泓的章节。

    对泓泓盟主的印象,他,是个正经的人,是个好人,是个积极向上的人。除了,有一点点……银。

    不过,银不算是缺点,因为钱帮群里,除了本人之外,基本上个个都比他银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