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二章 奇人

第三十二章 奇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这是一座不高不矮的山。

    伤心断肠对这座山的山顶很满意,很高的山他从不喜欢,他不是那种喜欢高处不胜寒的孤峰之顶的人。他喜欢超过绝大多数人的高,优哉游哉的看着巅峰上的人不断变换,看潮起潮落,风起云涌。

    这座山的高度在周围的群山之中,显得刚刚好。

    “前面,就是飞黄山。”

    伤心断肠没有回头,脸色仍旧阴沉,没有一丝笑容,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一百里外就是玉玲珑仙山灵地。”

    山顶上,翠绿色的伞下,风吹起翠绿色的长裙,飘扬。

    山道上,剑如颜极目眺望。“美女与胖子。”

    依韵笑了,伤心断肠的确是个胖子,虽然笑的时候似乎胖的很可爱,实际上却阴险狡诈,心机深沉。意识中,周围并没有可疑的灵魂波动。“喝酒。”

    “喝酒?”剑如颜莫名其妙,离开飞黄山还不到一个时辰,旋即,失笑。“认识?”

    依韵已经取出酒壶,丢给剑如颜一壶。

    “害怕为什么来?”莫微笑,笑容一如当初。曾经当凝望的时候,她在联盟里面很喜欢笑,因为钱帮本就是个与人为善,轻易不结怨结仇的帮派,作为钱帮帮主的她当然也不例外。

    “哈……我伤心断肠需要怕你?当上玉玲珑仙山灵地的仙主有怎么样?就算有埋伏也奈何不得我!”长剑。骤然出鞘,伤心断肠脸色冷沉的我剑在手,语气森冷。“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说,出手吧。”

    “我像是……”莫轻手夹着翠绿色的长裙,拉起,柔韧的腰肢犹如蛇般轻轻摆动,拽起的长裙下,没有惯常江湖女子都穿的中长裤。露出白皙的大腿。“……像是来打架的吗?”

    伤心断肠脸上肥肉不由自主的抖动,眸子里燃烧着熊熊火焰,却仍旧强自按捺。“我没有兴趣跟你谈交易,你以为我伤心断肠会蠢的被同一个人骗两次?”

    “亲爱的,消消气嘛,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在生气呢?”莫一副委屈的娇嗔模样,这在过去是伤心断肠最喜欢欣赏的姿态。如今却只让他觉得屈辱,可恨!“臭婊子别再跟我玩这套!”

    莫仍然不生气。轻手抚着伤心断肠的胸口。语气轻柔、婉转,仿佛是一个温顺好脾气的妻子在宽慰暴躁爱生气的丈夫。“亲爱的别生气了嘛,当年的事情我不说你也明白,天盟的命令我只能照办,潜伏在天盟不容易,我能对上面的命令说不吗?这些年,开始的时候灵鹫宫的情况你也知道。我没时间向你赔礼认错,灵鹫宫一直是多事之秋。就是现在也没有清闲的时候,如果不是玉玲珑仙山灵地离的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一别这么多年。我总在想你,你呢?见面就骂,就给人冷脸,那么无情……”

    “啪——”伤心断肠甩手给了眼眶泪光泛动的莫一记耳光。后者却笑。“打得好,是我错,该打。”

    “你可牛逼了,灵鹫宫副掌门人!现在又是玉玲珑仙山灵地之主,我伤心断肠现在算什么啊?可没有值得你利用的,玩这一出有意思?臭婊子,不带这么玩人的!”伤心断肠目光冷沉,莫脸上的五指印很清晰,可是她仍然挂着笑脸。

    “亲爱的,还生气呢?当年你着道是因为你爱我,信任我。诚然,那时候你相信作为卧底的我是个错误,但是伤心断肠可不是傻瓜,有一点你很清楚自己是对的,我的确是真心喜欢你的。你很清楚所以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找我报仇,我出道江湖三百多年,只有你一个男人,单纯利用一个男人不值得我用上身体的手段,你很清楚这一点。”

    “婊子哪来的情义!”伤心断肠不屑一顾,手中的剑,缓缓架在莫的脖子上。“不杀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好——亲爱的非得杀了我才消气,那就杀了我。”说话间,莫骤然出手,夹住剑身,使力一带,剑刃轻而易举的割断了她的咽喉。鲜血,溅了伤心断肠一脸……血,在溅射,莫却依旧微笑着,一动不动。

    峨眉神派闹哄哄的,许多当初离派去了灵鹫宫的弟子最近陆陆续续的都回来了,回来的人中,为首的是峨嵋神派的新秀高手——飘雪。在灵鹫宫的时候她就是峨眉神派过去的弟子的轴心,又凭借在灵鹫宫的功劳成为众多派系的一派之首,峨眉神派所有能有许多人回来,她个人的影响力至少起到百分之八十的作用。

    峨眉神派的情况让回来的许多人觉得凄凉,峨嵋派的武功不该如此。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峨眉神派仍旧四平八稳,不起不落,只是联盟中很平凡的一派,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在江湖中也没有让人仰望的声威。

    很多年前,飘雪在内的众多峨眉神派弟子离开前,甘于在家一样的峨眉神派中呆着,不在乎门派是否在江湖上被人仰望。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在灵鹫宫的生活让她们变了,虽然她们没有被影响至离不开的灵鹫宫的地步,但灵鹫宫的许多思想,门风却都深深的影响了她们。

    “掌门人!峨眉神派应该在江湖中打出威风,打出威名。江湖就是弱肉强食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争,用战斗争,用血争!赢,胜利,才能带来一切。本派武功高明,过去一直安于守,以致得不到本该拥有的声威!请掌门人下令,我们一定能振兴峨眉神派!”

    飘雪为首,众多归来的高手一起附和请命。

    情衣,沉默。这不是她所希望的,她希望峨嵋派一步一个台阶,缓慢而稳定的发展。多年的江湖生涯让她很清楚,不论结果如何,急于争会带来什么样的过程。她不是那样的人,也不希望峨嵋派走上灵鹫宫那样的路。

    “飘雪你们是什么意思?难道回来就是为了图谋不轨吗?这是在指责掌门人治理不力吗!”轻舞愤然怒斥,无法忍受情衣多年来付出的心血、努力变成了罪责,被轻描淡写的暗指为无能、无用。

    “副掌门人多心了,我们只是为门派的将来考虑。”飘雪玉容平静的一句话揭过。

    “哼!别以为你杀死灵鹫宫通缉犯带了大量金钱回来就成了本派救星,峨嵋派的发展一直都没有变,稳,缓。急于求成挑起纷争把门派弟子带进不必要的腥风血雨里从来不是峨嵋派的发展方向,别把你们从灵鹫宫学来的那一套当作真理!”轻舞气呼呼的训斥,却换来许多人沉默的愤怒。

    飘雪轻描淡写的回了句。“副掌门人别忘了,灵鹫宫强大是事实,从来没有弱派能耻笑强派,本派的实力跟灵鹫宫对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还不闭嘴!”轻舞长剑骤然出鞘,却被情衣一把按住。相较于轻舞这类始终信任情衣,跟她长年累月齐心协力的人,数量更多、综合实力更强的归派高手,却一个个冷若冰霜。

    她们在灵鹫宫学的另一件事情就是,有能者居之。飘雪的建议是真心实意,如果情衣接纳建议,她们会不怕战斗,不怕流血的为门派声威战斗;如果情衣拒绝,那就是说,情衣不但是个没有能力带领门派,而且没有作为领导者辨别能力的掌门人。

    灵鹫宫没有废物能够成为居上者,魔女中最弱的月儿至少也是个能够具备统帅能力,极得门派派众人心的角色。其它的,每一个都是毫无疑问的江湖顶尖高手。包括飘雪在内,灵鹫宫所有派系的带头者都是用实力征服一切。

    “我不赞同你的想法,峨嵋派不是灵鹫宫,也不会是灵鹫宫,就算峨嵋派走上如灵鹫宫一样的发展模式也不会变成第二个灵鹫宫。因为事实是,包括峨嵋派在内,江湖上没有第二个门派拥有如灵鹫宫那么多的高手。争斗,峨嵋派根本消耗不起。”情衣毫不回避的迎着飘雪沉着的目光,心里却已经预料到了拒绝的结果。

    “她就是凝望……真不一般,潜伏天盟百年,成为天盟副盟主,成就江湖录中第一卧底的神名,人称卧底中的传说级。”剑如颜早就对莫印象深刻,江湖录中的传奇人物之一,同样出名的还有零儿,与莫为同时期的卧底,但因为潜伏在灵鹫宫的时间较短而屈居卧底传奇人物第二。

    莫死了,死在伤心断肠剑下。

    但是,没多久她又回来了,还是穿着翠绿色的长裙,还是笑吟吟的脸。“亲爱的,消气了吗?”

    “我草!带着替身娃娃让我杀一次算个屁!”伤心断肠气的拳头紧握,捏的咔嚓炸响,如果不是皮粗肉厚,此刻必定青筋暴露。

    “亲爱的别说这么没良心的话,替身娃娃现在多贵呀?市价一亿,还有价无市,不是爱你,不是知道自己错了,谁拿替身娃娃在这浪费呢?”莫笑着轻手理了理长裙,施施然在泥泞的地上,伤心断肠面前跪下,双手捧着杯从真空袋里取出的热茶,笑吟吟的递上。“亲爱的,替身娃娃我是真没了,下跪上茶请你原谅,你就别跟我生气了嘛……”

    “想毒死我没那么容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