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章草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风雨中,两条身影紧紧的拥抱,破开了伪装无情面具的男子,用力的仿佛要把怀里佳人的腰肢抱断。他们忘乎所以的紧紧拥抱对方,亲吻对方,仿佛恨不得从此二合为一,融化在一起……

    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份风雨中的甜蜜。

    服饰各异的几十个人影从路的那头飞奔接近,各门各派的都有。其中,还有一张剑如颜熟悉的脸。

    “帮里的人。”剑如颜说着,拔出腰间的阳耀颜玉,不疾不徐的迈步上前。她早就看见,深情拥抱的那对情侣肩膀上佩戴的,让剑做主帮众的徽章。

    依韵怔怔失神,迷离的目光似乎看着那个女子,思绪却不由自主的飘飞到了遥远的很多年前……

    拥抱的人,分开,长剑出鞘,平举。

    本来的联盟各神派弟子,愤然怒视。带队的人,冷笑。“冷血双屠!看你们今天还能逃到哪里——欠联盟那么多的血债今天该还了!”

    “哼,废话!有本事就来拿走我的命吧。”男子不屑一笑,却轻轻的拽着身旁女子,暗示她走。女子毫不理会,俨然同生共死,绝不独走的坚定架势。

    “时机,追击的地理位置挑选都很不错。”阳耀颜玉亮起白玉颜色的剑气,剑如颜淡漠的脸上扬起一抹微笑,目光,不经意的在联盟高手里,心中雪的脸上多停留了一秒。“可惜运气不太好。今天我的心情不错,不想杀人,滚。”

    “好大的口气!”那群联盟各派的弟子显然不认识、也没有见过剑如颜,一个个都是联盟各神派的新秀高手,锋芒毕露,自信满满,根本不把一个来历不明的插手者放在眼里。

    “撤吧,我们不是她的对手。”人群中,心中雪突然开口。引的周围的人都望向她。即使在这群新秀高手中,古墓派的心中雪也是其中的佼佼者,她的话,让其它人难以无视。

    “欺负你们只是脏了我剑如颜的剑,滚——”

    剑如颜三个字出口,顿时让那群联盟各神派的新秀高手变了脸色,没有人再逞强,一个个保持着警惕、快速而又默契的快步倒退了一段。然后,转身飞逃而去……

    “见过副帮主!我是剑堂的殇厉。”男子抱拳作礼,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巧遇副帮主剑如颜。

    女子倒显得平静多了,从容抱拳,语气沉静。“剑堂叶涵枫见过副帮主。”

    剑如颜问了几句,知道殇厉这几个月因为相恋两年的爱人跟他分手,所以没有参加屠灭仙山灵地的战斗,到处杀联盟各神派的弟子,因此激怒联盟,各神派的新秀高手自发组成报复追杀的队伍。刚才遇到的只是其中一支。

    “副帮主放心,本来我也想回剑堂了。今天……呵,副帮主大概也看见了,有了小叶在身边我不想继续这么颓废下去,这就返回剑堂跟大伙一起战斗!”殇厉抱拳作礼,领着叶涵枫径自去远……

    看着他们的身影远去,剑如颜微微一笑。“不是所有的帮众都无情无义见利忘义。”

    “不是所有的情义都能永远不变。”

    似乎认真,又似乎针对她的话而说的调侃。剑如颜无奈摊手,苦笑。“你最近的心情好像不错,变的有人味了。”

    “小狗?”依韵晒然失笑。“回忆多了。麻烦少了。”麻烦少了,仙山灵地的数量越少,隐士仙人的数量也越少。不停追杀他们的隐士仙人本来就是在各个仙山灵地修炼的人。

    “在往前就是飞黄山,江湖录上刊登的那个击败一千三百多位挑战着的剑王隐修之地。我对他倒挺有兴趣,听说他的剑威力很强、速度也快。剑王草庐就在这里。”

    雨幕中,一座远高于周围的山群大山,轮廓渐渐清晰。

    飞黄山已是江湖名地,不少江湖中用剑的人都会专程来这里,上剑王草庐看看,或是为了解剑王隐居的地方,或是为了找寻可能存在的、剑王练功留下的痕迹,期望从中领悟什么剑法绝技。

    山路上,隔些距离就能看到三五成群或孤身一人下山的江湖中人,有的沉默思考状,有的激情洋溢的议论交谈着。

    “……那道剑痕太有启发了!画龙点睛之笔啊——绝妙,那角度看着让我身临其境……”

    “山石上的剑痕更高明,明明就是一套高明的剑法啊!”说话的人神情激动,握着剑比划挥舞了几招。“回去后我就潜心琢磨,一定把这套剑法的次序还原……”

    抵达剑王草庐的时候,人更多。草庐里外,以及草庐周围的山林,后面的小瀑布山石壁前几乎挤满了人。草庐前的石桌围坐了一圈人在吃喝,旁边还站了许多人在等着歇脚。

    剑如颜独自挤进草庐,发现里面简陋的不可思议,除了草铺的床,木头的柜子、凳子、桌子,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小小的草庐连厨房都没有,显然剑王隐居在此地的时候从没有自己做过饭菜吃。

    静立草庐半晌,剑如颜的意识捕捉着草庐物品中遗留的,属于剑王的意境气息……一幅幅画面,在她意境中飞快闪烁。

    孤独的草庐里,剑王抱剑胸前,低垂着头脸,一动不动的静静端坐……这样的画面,闪烁了许久、许久……不由让剑如颜想起昔日在孤岛山洞中的自己,没有别人,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把锈迹斑斑,满是缺口几近报废的破剑陪伴在身边,一天天,一年年的在孤独中静静追逐着武功的前进……

    剑如颜走出草庐,感觉到草庐里驻立的身影中,还有其它拥有意境修为的高手。草庐外人来人往,大多却纯属看着热闹,没有意境修为的人不可能捕捉到剑王过去在这里遗留下来的东西。

    “去看看?”依韵做在石桌上,在喝酒吃菜,没有进草庐,似乎也没有兴趣在周围转悠。剑如颜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那么多人等待的竞争中这么快占着石桌位置的。

    “上一次是为了吃饭,这一次的兴趣还是。”依韵斟满杯酒,自顾吃喝。剑如颜笑道“你从来不错过这种欣赏的机会。今天怎么……?”

    依韵沉默片刻,改变了主意。他不应该带着过去认识看待剑王,轻视任何一个江湖高手从来都不应该是他做的事情,也不是武学所应有的态度。

    “卖座,价高者得,帅哥们,表示你们对爱侣情意轻重的时候到了。绝版挂饰,仙师级精美做工。买座赠品,任挑一件……”依韵从真空袋里取出一些各种形状的精巧挂饰剑,摆在桌上,立即吸引了许多女子的注意力。“……风雨见真情,一点关爱,让真爱的她悠然歇脚,把玩绝无仅有的挂饰,体会一份独特的爱意……”

    “真是绝版的?”

    “好像是啊,没在拍卖行见过,做工真漂亮。缠绕剑鞘的丝什么做的呀,好漂亮啊……”

    ……

    “一万两。”

    “五万两。”

    “十万两。”

    ……

    剑如颜无语的抱臂胸前。不可思议的看着依韵自得其乐的贩售座位……一张张银票,迅速在依韵手里翻动,顷刻之间数目已经点算清楚。“多有钱的人了还在乎这么几十万的小钱……”

    “十万两买的位置,本钱得回收。”依韵不以为意,很享受这种售卖赚钱的成就感。

    “那些东西哪来的?”

    “紫衫过去玩厌的,没地放仍我这,很多年没动过了。”

    “噢……我看那把白色的剑挂饰挺不错的。”

    “喜欢。就直说。”依韵取出那把白色的精巧小剑,给了剑如颜,后者饶有兴致的拿在手上把玩。神情一时跟许许多多的江湖女子都没有什么不同。两个人离开石桌,走没多远,一些人追了上来。

    “哥们,十万两单卖不?”问的男子身边都有一个神情殷切期待的女子,刚才他们迟疑着不肯出高价,现在却又改变了主意,决定咬牙赠送爱侣一把,琢磨着不带座位单买肯定得便宜些。

    “不。”依韵淡然拒绝,剑如颜正不明所以的时候,有两个人失望的走了。剩下的人仍然不甘心,追着他们商量说“三十万,怎么样?”

    一个男子听见,看了眼身旁的爱侣,希望她说算了,但看见的确实她热切渴望的表情,于是,暗暗咬牙。“哥们,四十万两卖我们一把吧!我女朋友真的很喜欢,帮帮忙。”

    银票,在依韵掌中飞快翻动,收入怀中。“你就这么做买卖的?真够黑的。”把玩了一阵后剑如颜已经看出,这些剑饰确实精美,做工也不错,但实际上是出自神师级技能师之手,材料是漂亮的合金,并不十分昂贵,缠绕剑鞘的线看起来很特别,也只是经过几种技能职业渲染,提升韧性、加入某些材料的鱼丝。成本绝对不会超过一万两,跟拍卖行卖的那些看起来很不同,成本价值其实差不多。放在正常情况下,如果是拍卖行里,谁也不会出这么高的价钱买这东西……偏偏一会功夫就被依韵提升到这种价值,而且还有三个人疯了似的掏钱买了下来!“我敢肯定他们会后悔。”

    依韵不以为然的淡然一笑。“掏钱的时候他们就在后悔。”说着,拍了把胸口,那里面,是银票。

    草庐后面的树林里,有许多江湖中人立在树前,仿佛果然有所悟般的顶顶对着树身上的剑痕沉思。

    “看不出来。”穿过树林的时候剑如颜眉头微皱,实在没有从那些剑痕中看出剑王的剑法,只看出剑痕的剑劲杀伤力很有特色,必定具备过人的威力。但剑痕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分明不是连续留下的,自然不存在能看出剑法的可能。

    依韵沉默不语,剑王还是过去那个人,没有变,唯一变了的,是比过去在乎出剑速度了。仍然没有所谓的剑法,其剑道还是那么直接,以没有人能从其手中接下一剑为立足之根基修炼武功。

    剑痕当然不会有剑法,剑王根本不认为直接的一剑有人能够接下,又怎么会琢磨剑法、怎么会考虑剑招?

    “绝妙!绝妙啊!”小瀑布旁的山石壁上,满是剑痕。一个穿戴的装备兵器卓越的人指着石壁上的剑痕,振奋不已的高呼大叫着,手里的剑迫不及待的比划着。“你们看,这一剑是这样、这一剑是这样,然后这样……绝妙的必杀绝技!绝妙啊,高明啊——”

    依韵看了一阵,就没有兴趣再理会那群人。石壁上的剑痕还是独立的,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剑招,全都是单独留下,因为剑痕太多,单纯用眼睛不可能区分。这些江湖中人却非要一厢情愿的认为那些独立的剑痕之间是一套剑法招式所遗留。

    “好狂妄的剑王。”剑如颜看遍石壁上的剑痕,十分震惊。“真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修炼的似乎是一剑必杀之道,他从来没有练过剑招,看剑劲杀伤力似乎跟唯剑意境有些类似,难道他修的也是唯剑?”

    依韵无话可说,他猜不到剑王修炼的什么意境,只是觉得,或许剑王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进入了意境,一种,天地之间只有他剑王自己一个人的‘特殊意境’。剑王是个奇迹,这样一个人,数百年不改,大约也算是其‘本心’。

    “我去趟剑王山。”剑如颜被这些剑痕勾起兴趣,另一个修炼唯剑的人,剑劲威力惊人对手,足以让她渴望试剑。

    “能为江湖增色的人不多。”

    “你认为他不是我的对手?”

    “除非他能一剑杀了你。”

    江湖中没有人能一剑杀了剑如颜,除非是紫衫和小剑合击的绝技,但小剑不会这么做。

    “诸位认识、不认识的兄弟朋友们,既然我们来了剑王草庐,见识了剑王的绝世剑技,何不索性一起去投剑王门下!天庭敕封的剑神没有一个浪得虚名,西门吹雪、叶孤城、谢晓峰……等等,哪一个都是江湖中人梦寐以求而不得的高手,唯独剑王门下拜入容易,我们怎么能错过时机?”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盟主:别离.的章节。

    小家伙感冒发烧咳嗽吃啥吐啥一天一夜了,仍然调皮捣蛋精力充沛。太神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