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九章 那种决然

第二十九章 那种决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根芦苇杆,划过雨幕,飞过剑如颜的脸庞,没入地下。

    树林中走出来一个提着酒壶,穿着身不值钱装备的男人,他喝着酒,一副放荡不羁的模样。腰上挂了两把长剑,似乎是不多的男子系双剑武功。他的目光很直接,带着对漂亮女人的欣赏,在剑如颜脸上、身上打量。“别人都说正义传说身边的女人很漂亮,我今天才相信。”

    男人一步步走出树林,嘴角扬起一抹让其英俊增添色彩的微笑。“别人都说成名江湖的最快办法就是挑战传说级高手,但也有很多人认为那跟自毁前程没有区别。不过我认为,真正的男人就应该挑战最强的对手,懦夫才会准苟安!拔剑吧,否则,我怕你没有机会出手。”

    男人很猖狂,手里的酒壶仍然提着,甚至不担心会影响出剑速度,似乎对自己的剑之快充满了信心。

    但这些在剑如颜眼里,只能化成两个字——傻瓜。

    阳耀颜玉出鞘的时候,太极光图的作用下,剑如颜已经扑到那男人的面前。酒壶离开那个男人的手掌的时候,白玉颜色的剑气已经割断了那个男人的咽喉。

    “这样的傻瓜到底有多少?真烦!目中无人,自以为帅的惊天动地。”阳耀颜玉缓缓入鞘,剑如颜的语气充斥着不耐的厌烦,经常遇到这样的人,一次又一次。

    “算好的。”依韵淡然一笑,对倒地的尸体连看一眼的兴趣都缺乏。

    确实算好的,如果遇到了那种花痴一样纠缠不休,疯狂表达一生一世永远爱你这类话的男人其实更烦。剑如颜无法对这种人下杀手,最初还试图劝服,后来发现那是徒劳,索性当作不存在。那样的人,有些一段时间后会放弃,还有一些就在对隐士或者仙山灵地的战斗中奋勇助拳。最后都死得很惨。

    经历了许多这样的事情后剑如颜才明白依韵为什么能够那么淡定的面对女人。剑如颜相信人的感情是有限的,如果每一次对于这种一厢情愿的感情都会以感动,那么,感动很快会被掏空掏尽,最终变成麻木。

    第一个自己哭着喊着为她而死,至死不悔的莫名其妙的男人还曾经让她心中不安,但很快,她眼里。那些人全都变成七个字——莫名其妙的花痴!

    酒壶,顺着地势缓缓翻滚,酒壶看起来很平凡,暗褐色,上面的绳子似乎是自己搓的麻绳。“这绳子……”剑如颜俯身,打量着酒壶上捆绑的绳子,眉头微皱。“……复兴会的人!”

    复兴会都是隐士,加入让剑做主帮派之前都在深山中修行,一应生活用品都是自制,酒壶如此。酒壶上的绳子也如此。现在的复兴会成员个个都是榜上有名的通缉犯,全都是富豪。但仍然有很多人改不了多年养成的习惯。他们中绝大多数仍然对于日常起居方面没有追求奢华享乐的兴趣,注意力在武功上,在大事上。于是,还有很多人的酒壶仍然用着自制的麻绳。剑如颜曾经观察过,复兴会出身不同门派的男人的酒壶或许差不多,但绳子的搓法却有较多区别。

    “三线穿一搓绳方式,是复兴会李狂放手底下的人。不是我们帮会的,估计是刚出山不久的新人。”判断出这人的来路,剑如颜反而又多疑起来。会否是离间计?又或者只是李狂放狂妄的一个新人师弟而已?如果都不是。那就意味着复兴会不安分了,很快会有大举动。“照理说复兴会现在不该会有出格动作,让剑做主现在没了你……哼,他们可扛不住无穷尽追杀的隐士仙人,全都得进天牢秘境!”

    “对于早晚会不安分的复兴会不需要考虑他们在做什么,只需要考虑他们能做什么。”

    剑如颜刚要说话,收到了加的传音入密,听罢,眉头微皱。“在邪城做工的那些npc又要求涨工钱,说别处都涨了,我们不涨他们就去东天极乐。这都第三次了……”

    “无所谓。”依韵态度淡然,这种事情他根本不认为有必要让他决断。让剑做主帮派上下,人人都过了漫长的颠沛流离、不敢进入城镇,即使进入也是匆匆入、匆匆走的艰苦野外生活。如今拥有了两座邪城可以做为立足之地,没有人不振奋激动的,一说建造邪城集资,谁都没有异议,反正是帮众集资的钱,无所谓。

    “我觉得你太……”剑如颜犹豫半晌,还是忍不住指责。“……太不把帮里的人当自己人了。”

    依韵什么也没说,不想跟剑如颜无谓争论。让剑做主是个什么样的帮派他很清楚,反而是剑如颜越来越糊涂。不管现在帮里的人说的多么好听,看起来多么充满凝聚力。但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因为利益而聚集起来的帮会。生存所迫而团结在一起,一旦将来有什么变故,必定各奔东西,真正会因为感情而不离不弃者,根本没有多少。依韵当然不会关心他们,他只关心一品堂的钱是否浪费。

    风雨,不停的洗刷着大地。

    荒无人烟的偏僻山道,崎岖难行。

    转过弯,风雨中,听见一把女子的声音。弯道后面,是仅容两匹马并排通过的倾斜道路,路上,一男一女两个人,相对而立。白色的伞落在泥泞地上,脏了一片。

    男人的表情很冷峻,抱剑在怀,眸子里流露出几分怒色。他面前的白衣女子的脸上,写满了倔强。

    “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你爱我。”

    “哼,感情的事情无法勉强,我不喜欢你。”男人的脸上流露出几分不屑,似乎面前白衣女子的丽容一点都不被他放在心上。

    “你可以忘不了她,也可以为了她糟蹋自己杀人发泄。可是,你不能说欺骗自己,我明明在你心里。”女子的语气很沉着,沉着的声音里却又透出坚定不移的倔强。

    何其熟悉……

    很多年前……我记得很多年前,也有一个人,如此倔强。而且,很多年后的今天,我记得,也知道,她仍然没有回头,仍然在倔强着……

    “笑话。”男子不屑冷笑。

    “拔你的剑。”女子仿佛看不见男子表情的不屑,仿佛听不出男子语气里的嘲讽。“你喜欢杀人宣泄,如果不爱我,就请你亲手杀了我,你杀了我,就不会再纠缠你。”

    “我不是屠夫,没有理由要杀你。”男人说着,似乎厌烦了她的纠缠,转身就要走的时候,剑光,飞闪——他的剑飞快离鞘、挡住了女子挥砍到胸前的剑身。“你疯了?”

    “我给你理由。”女子说着,身形疾动,手里的剑化作一片炫目的剑光,接连不断的追着男子移走的身体追击。“有理由了,反击吧,反击就能杀了我。”女子的剑追击的更紧、更快,已经在男子的身上留下三道剑痕,似乎她的武功不在那男人之下,但她的剑势却只攻不守,破绽百出,确确实实只要那男人反击就能轻易要了她的命。

    “手段这么激烈,自信决绝的女人很少见。”剑如颜饶有兴致的看着,还没有见过追求一个男人,能够如此决绝的女人,步步紧逼,根本不让对方有婉转,思考的机会,不成功就宁可把自己逼死。“如果让你遇到这样的女人,你会怎么办?”

    很多年前,的确有一个女人是这样,依韵当时很愤怒,于是,把她推出了断肠崖边,本来以为她会投降,以为她会退缩。但她没有,直到飞出悬崖的时候仍旧从容而自信的展露微笑。

    于是,最后认输的是依韵自己,而她,变成了他的第二个女人。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最后的最后,她教会了依韵一件事情,如果决定拔剑,那么,拔出剑不需要有任何迟疑,无论指向的是谁;如果是一个根本不愿意杀死、或者不会杀死的人,那么,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拔剑。

    “会死。”

    剑如颜无言的一笑。

    男子反击了,剑刺向女子的心脏,但女子视如不见,没有回避,没有格挡,而是继续挥剑,砍向男子的咽喉——生死,一瞬间。男子反击在先,他完全能够抢先一步刺进女子的心脏,剑劲的伤害也必然能让女子失去继续攻击的力量。

    剑尖刺破女子的衣袍,却骤然凝住。

    女子的剑满了片刻才落在男子的咽喉上。

    两把剑,凝而不动。

    女子笑了,笑的很高兴,很幸福,很满足。“你宁愿被我杀死也不愿意杀死,把我的命看的比你自己的还重要,还要说你心里没有我吗?”

    雨,一直在下。

    男子的头脸,早就湿透。

    “我忘不了她。”

    “为什么非要忘了她?忘记一个曾经深爱、又伤害你的人很难,需要时间。我们相爱,我也能给你足够的时间去慢慢放下她。既然都是等待,为什么你非要等到自己完全放下了她的时候才接受我?”女子缓缓收剑入鞘,原本沉默的男子面露苦笑。

    “我本来觉得遇到你是一种烦恼,现在才发现,是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