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四章 名,温柔

第二十四章 名,温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系统公告:仙山灵地圆月山庄仙主丁鹏传位妖瞳……

    乌云蔽日,不见月光。

    妖瞳的刀流动着朦胧的白光,她缓缓抚摸着魔刀刀身,眸子里流露出极力按捺的激动。“呵,你迫不及待了吧,迫不及待的让江湖重新认识你,重新传诵你的名字了吧……”

    魔刀,叫响阵阵颤动鸣音,雨中,刀柄另一头骤然多出弯曲的刀身,让整把刀变成圆月之形。

    刀光,飞闪。

    快,太快,快的让奔雷剑手心捏汗,握剑的手也变的不由自主的颤抖。“上!快上——”他挥舞着手臂,吼叫着命令周围的人冲上去。进攻仙山灵地的一众让剑做主帮众奋勇前冲,人人都觉得凭借人数又是淹也能把面前那条身影给淹死!

    刀,随人动。刀无名奔走如风,将背后追赶的大群人越甩越远。

    奔雷剑稳了稳情绪,想起刚才险之又险的一刀,如果不是师妹用命挡住、此刻死的一定是他。“狂妄之徒!”奔雷剑看着倒地毙命的师妹,纷纷大骂,周围,出自同门的那些人个个心情沉痛的看着地上的尸体,每个人都知道,她已经被送进了死牢密境。

    “装腔作势的人最恶心,既然你这么愤怒,为什么不对我出剑?”夹杂着嘲弄语气的声音突然从奔雷剑背后响起。刀无名手中握着长刀,头上带着斗笠,立身雨幕之中,目光满是不屑的注视着三丈外奔雷剑为首的一众人。

    其他人都追远了,唯独奔雷剑为首的复兴会众人落在原地。奔雷剑本来以为这样是安全的,现在他发现,错了,错的很厉害。刀无名敢来就根本不打算轻易退走,他的轻功很高明,远在他们之上。

    “偿命!”六七个奔雷剑的是师弟妹飞冲而出,出鞘的剑。带着沉闷如滚雷般的声响,剑光飞闪,快如一阵疾风。

    刀无名动了,刀随人动,却比人动的更快。抢在最近的那把剑及身前割断了对手的喉咙,旋动中,飞闪的刀光几乎不分先后的将左右包抄过来的两个人斩成两截,剑折的同时。一个脑袋抛飞上天。

    奔雷剑握剑的手在微微发抖,刀无名突破拦截,人与刀杀到面前。奔雷剑不能躲避,不能退,刚才他已经怯懦的选择了驻足。但师弟妹们会以为他是伤心难过,此时此刻如果退,他就不再是奔雷剑。

    刀剑相撞,奔雷剑的招式才出了一半,凝聚不足的内力让其力量严重不足,人与剑同时被震的连连后退、数丈不能拿稳势子。周围奔雷剑的师弟妹围攻合击的剑及时递出。彻底封杀了刀无名乘胜追击的可能。

    割鹿刀绕身旋动,飞离出手。割断半面进攻的敌人同时,刀无名的手握上背负的,黑布包着的那把重刀。刀动,闪亮的刀风化作扇形的寒光,随刀无名旋身斩出,一把把总坛弑神剑应刀光而折,飞闪的扇形刀光杀伤力犹自不减。刹那斩断半圈七八个人的身体。

    飞射离手的割鹿刀旋转着回飞,入鞘。

    被震退的奔雷剑这时候才拿定了势子,面露恐惧之态的看着一众师弟妹尽数死绝。毙命倒地,一地的断剑,是的,总坛最强的弑神剑级别的宝剑断了一地。刀无名背上去下的刀,包刀的布早已经裂开,湿布在夜风中猎猎飘摆,布里面的是一把通体漆黑的长刀,刀无锋,刀身上有一头头怒目圆睁、威风凛凛的龙。

    奔雷剑的斗志丧失殆尽,手中的剑,无力的缓缓垂落。他不是面前这个人的对手,割鹿刀的一击已经让他的剑刃出现豁口,师弟妹尽数死绝,他已经不配再被称之为复兴会的巨头。“这是什么刀?”

    “胜者才有发问的资格。”刀无名的嘴角扬起一抹轻蔑的嘲笑。“我听说复兴会的雪菲曾经在神剑山庄学过一段时间的武功,是真的吗?”

    “是。”

    “听说谢晓峰传了她一套很特别的剑法,原因是她长得很像一个女人,是真的吗?”

    沉默,直到刀架上脖子,奔雷剑冷笑的看了眼脖子上的漆黑重刀。“说不说都是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说,我放过你。”

    奔雷剑沉默,许久,终于开口。“是。”

    “听说那套剑法就是当初谢晓峰领悟自魔刀小楼一夜听春雨所创,其实就是魔刀刀法改成了剑招,是吗?”

    “是。雪菲练的就是这套剑法。”奔雷剑有问必答,旋即又冷笑道“如果你以为赢了我就能挑战雪菲,只怕你就错了。复兴会中武功比我高的至少有三个,只是李狂放的剑你也没有必胜的把握。雪菲从来没有用过那套剑法,因为没必要,你也无法逼她用出那套剑法。”

    “这么说,你根本没有亲眼见过那套剑法。”刀无名眉头微皱。

    “雪菲的师父风清扬见过,我师父也见过。”

    “他们怎么说?”

    “剑法本身接近于无敌。”

    “接近?”刀无名的眉头继续紧锁。

    “如果你的对手剑法接近于没有破绽,你怎么赢?”奔雷剑嘲讽的冷笑。

    “接近就是还有。”

    “你打听谢晓峰魔刀领悟的剑法是为了挑战魔刀妖瞳吧?我劝你最好别尝试,你赢不了她。用魔刀使出来的魔刀刀法没有破绽,没有丝毫破绽,这是唯一一套永远没有破绽而且能够招式无限变化的刀法。”

    这句话刀无名很不高兴听到,许许多多的老江湖都说,妖瞳是江湖第一刀。“她曾经败过。”

    “那时候刚出道的妖瞳内力远远不及当时的江湖第一刀血刀刃,败的是内力的差距。如果你以为自己能够能凭借内力差距击败她,那就太可笑了。”奔雷剑不屑一顾,内力是做不得假的,老江湖的根骨实际属性值普遍都高,即使武功级别相当,内力深厚程度也不一样。妖瞳那样的老江湖,如今江湖上能凭借内力绝对差距击败她的,或许根本不存在。至少用单刀的人里。一个也没有。

    刀无名沉默,挑战妖瞳是他用刀之路上必须完成的事情。不存让他认识到不是所有的老江湖都不堪一击,老江湖口中的天下第一刀妖瞳自然不可能是浪得虚名,魔刀也绝非浪得虚名。没有对妖瞳的足够了解,刀无名不愿意挑战,因为胜负,只有一次机会,而他不喜欢失败。

    “你走吧。”刀。重新绑上后背,刀无名头也不回的迈步而去。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雨幕,奔雷剑才终于松了口气,早前追赶刀无名的人还没有回来。因为那些人追的不是刀无名,而是一个假扮刀无名的轻功高手。奔雷剑愧疚的看着躺倒一地的师弟妹,难过,又自责。“对不起了,我不会让你们白死,总有一天会为你们报仇……不要怪我贪生怕死,有今天。你们知道我曾经付出怎样的努力,我不能因为意气用事而把这么多年苦练的努力葬送!原谅我……”

    雨。一直在下,地上的血,稀释,淡化,随地势缓缓下流……

    天盟山的雨特别小,细雨蒙蒙,如一层淡薄的雾气。

    天盟山上只有小剑在。东天极乐还在改建之中,当改建完成之后,天盟山上绝大多数人都会过去。

    刀无名在山上见到许多女人。都是这些日子离开了灵鹫宫回来的,过去天盟的弟子。这些人不认识刀无名,对于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刀无名除了觉得古怪有趣,再没有别的探究好奇。他看起来太落魄,一个落魄的人,走到哪里都很难得到重视。

    一袭紫色的丽影唱着歌儿远远走来,一路经过,见到她的人无不恭敬作礼、又或热情招呼。刀无名看着那条越来越近的身影,深深吸了口气,才让急快跳动的心变的平稳。是的,紫衫太美,江湖公认的第一美人,少有男人不为她的美貌倾心。

    “咦?刀无名回来了哩。屠龙刀好用吗?”紫衫远远看见石头般沉默静立的刀无名,欣然欢笑着过来。

    “很好。”

    “嘻嘻,那就好哩。屠龙刀摆了好多年总算有用刀的高手使了呢。”

    人群,沸腾议论,许多不认识刀无名的人这才知道,原来他就是这些年江湖上风头最盛,被称为新秀中第一高手的人物。屠龙刀存放多年,一直没有人用,不是没有人想用,而是过去许多想用的人都用不上。

    如今,这把天下第一锋利的刀竟然给了刀无名,这无疑是一种肯定,对刀无名实力的肯定。

    “你就是刀无名呀!可算见到真人了。”一群女子,靠近过来,围着刀无名热情的说着话,其中一个更大胆的凑到他面前,笑吟吟的眸子里又带着几分好奇。

    “是。”

    “紫衫副盟主呀,你看刀无名也喜欢你过去玩闹的打扮呢。”那女子嘻嘻笑着,似乎跟紫衫关系很熟稔。紫衫嘿嘿一笑,得意夸张的挥臂。“多酷呀!落魄之身,浪迹江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敌人不屑一顾的轻视中,唰——寒光一闪,恶人人头落地!好酷哩!”

    一群人各自欢笑,许多人都受不了紫衫各种胡闹的恶趣味。

    “喂,刀无名。请你喝酒呀,赏不赏脸?”那女子含笑,弯腰,偏起脸,直要把刀无名斗笠下的脸庞看个清楚明白,看清时,惊喜叫道。“好帅呢!戴斗笠是怕缠你的美女太多哟?”

    “我的眼神太张扬,不擅长隐藏情绪,经常因此惹麻烦。”

    “吾……那,喝酒的时候让我瞧瞧呗。”

    刀无名短暂犹豫,点头。那女子欢喜笑道“那就说定了!明天中午,京城悦来客栈三楼天字号,不见不散。紫衫副盟主一起去嘛,我们大家伙回来这么久还没跟你一起热闹过呢。”

    “再议。”紫衫欣然一笑。

    周围其她人知机的一起起哄。“副盟主不去就请客呀!”

    “坏死你们这群丫头哩!又想坑我大出血咧!我才不干,去就去呗,吃穷指柔!”紫衫手指那个邀请刀无名的女子,捧腹大笑。指柔笑着高举双臂,运功拍掌,柔声叫喊了起来。“副盟主发话了,让我请客呢,明天中午,大伙都来。”

    “耶!副盟主万岁!”

    高呼声中,众人笑的高兴,她们都熟悉紫衫的个性,说是要吃穷指柔,实际上去的人多一定是她结账的。

    “副盟主,我能拖家带口吗?”

    “指柔请客哩,问她呀!”紫衫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指柔哪里不知道紫衫意思,当即笑道“带、尽管带!把我吃穷了再吃你们的就是了。”

    刀无名在人群总沉默,斗笠下的目光,落在紫衫身上,暗暗,叹息……

    火焰山,早已不复过去的模样。

    五行力量的丧失让火焰山上的天火都已经熄灭,再不具备过去的熊熊燃烧于虚空,永不熄灭的威势。

    赤风马奔走如电,穿山越岭如履平地,载着剑如颜,停在山脚下。

    依韵仍旧在沿着走过的路找寻意境主导时停留在那些地方的理由,但他不认为应该对天盟和天机派在筹划的大事沉默。孤岛上依韵的短暂战斗让剑如颜心痒难耐,于是,来火焰山的事情剑如颜主动包揽了。

    过去,独自屠灭一座仙山灵地的经历有许多,但现在武功特效尽失,凭一己之力面对无数敌人的难度绝不是过去能比。那时候,他们没有打过动火焰山的念头,因为铁扇公主不是易于之辈。如今火焰山的仙主变成非npc的单思丽,威慑力已经不存在。

    “怎么没人……”山脚周围,不见一个仙兵。剑如颜暗觉疑惑,火焰山的仙兵数量不少,到处都应该有境界的仙兵,偏偏极目望去,山脚下不见一个人影。“走。”

    赤风马四蹄疾动,飞驰疾走,攀上山地,一路疾走,剑如颜发现山上横七竖八的躺了许多仙兵以及仙山上的杂役。

    不是没人,而是有人早就来了,目的似乎跟剑如颜一样,意图杀死单思丽,给天盟和天机派一个下马威。

    ……………………………………………………………………

    今天的第三章,加更加字数章节,补盟主:永岁飘零无伤公子的第一张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