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三章 放刀

第二十三章 放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剑如颜从孤岛礁石上一跃而下。

    北面的海面上,一群头戴斗笠,腰悬细窄长剑的人,立在一艘大船上,乘风破浪而至。这群阴魂不散的人,底细不明,过去剑如颜从加的汇报得知。此时此刻,她骨头伤势还没有痊愈,根本不能动手。

    “呵呵呵呵……依韵,不要死。”说话间,喜儿飘然飞走,穿过雨幕,在那群人跃离船的同时,跳到船上,一把扼住穿上正要落下船锚的npc咽喉,示意开船。飞落沙滩上的那群人正待回头,弥漫的杀气破得他们谁也不敢离开渐渐去远的船只。

    “辟邪剑法。”依韵淡淡然吐出这四个字,剑如颜瞪大了眼,恍然明白,难怪那些剑法路数一品堂的高手全不认识。辟邪剑法,江湖中只闻其名,过往练过、练成的人只有群芳妒一个,见过其实的也没有多少。

    “嘎嘎嘎……正义传说清醒了?好事、好事。主上对阁下的剑法钦佩之至,一心想跟阁下共商大事。”这群人,无一有动手拔剑的意思。

    剑如颜冷冷然嘲讽。“一次次来找死的‘诚意’,当真少见的很!”

    “嘎嘎嘎……这位必然剑如颜夫人?主上喜欢跟真正有本事的高人合作,略加试探在所难免。”

    “岳不群想争玉帝,凭什么?”辟邪剑法当今江湖,npc中也没有几个人懂得,从这群人来意推断,最可能的就是背叛了九天玄女的岳不群。当初岳不群奉命剿灭天机派和灵鹫宫。林朝英身死后,九天玄女震怒,天机派交出了林朝英的尸体,岳不群见势不妙,弃妻女逃逸而去,多年不知所踪。

    “嘎嘎嘎……正义传说看不起辟邪剑法?”

    “我向来对伪君子没好感,尤其是利用感情作为手段的无胆之辈。”说话间。北落紫霄骤然出鞘,依韵的身形突然化成一阵风。

    长剑出鞘之声,络绎不绝。最先的三个人。剑刚出鞘,咽喉已经被剑刃割断,飞闪的三把剑挥出。依韵却如同早料到般,变动的身法中身体小幅错动,三把剑,接连贴着他的身体,差之毫厘的落空。

    剑光,洞穿心脏、隔断咽喉,依韵左手的剑指附带内劲光亮刺进第三个人的咽喉。

    剑如颜看在眼里,倍觉叹为观止。三界开启前,她修炼的是纯粹刚猛路数的剑法,未曾经历过这样的战斗。武功特效突然消失。剑如颜本以为依韵也难免需要时间适应,绝没想到此时此刻,面对这群精修辟邪剑法的高手,竟然应付的如此从容、杀人麻利,仿佛跟过去没有多大的区别。

    环绕的数人。附带黑色剑气的长剑齐出时,依韵拔地而起,砍砍贴着剑气边缘翻旋起跃间,深紫色的剑气斩开个人的天灵盖,横空旋动的身体,一脚踢上个人的太阳穴。借力间。身形虚空转向,速度极快的接连穿过四把挥舞的长剑之间。

    手指,在剑身一弹,吟声中,深紫色的北落紫霄缓缓入鞘。

    抛洒的血花四面飞溅,最后四具尸体颓然倒地。

    “看的手痒了。”剑如颜轻呼了口气,战斗短暂迅快,却让她热血沸腾,失去诸多特效,交手变的更凶险,再没有办法如同过去那样,瞬间飞闪去远躲避危险。剑光中,错误无可挽回,一个瞬间都是生与死的试练。“刚才——”剑如颜记忆着刚才的战斗一节,比划着。“你从这里冲过去的时候力量应该已经尽了,怎么能突然变向、侧滑的?”

    依韵一脚踢开地上的沙,下面,露出一块扁平的石头。剑如颜回忆刚才的情景,恍然大悟。最开始,其中一个高手踩在那个位置,依韵显然是通过那人落脚的情形判断出沙中有石片……

    “明白了,没有了武功特效必须充分借助环境。”剑如颜按暗叹口气,发现经历这么多年的生死战斗洗礼,面对如今的情况,她仍然是个实战、生死拼杀经验不足的人。

    ……

    灵鹫宫,飘渺峰山群之中,霸天按捺着激动的心情,独自在山中小河边徘徊踱步。这一刻,他觉得如同回到若干年前、第一次期待指间沙应邀跟他们外出做任务的时候。

    美妙绝伦的滋味……绝不是、绝不是跟任何女人**摩擦能够获得的满足和快乐。

    ‘不错、不错,这才是魔欲经追求的真正境界!丹仙子那个贱人当初隐藏的阴阳神功的真谛就是这个。’

    白影,穿过树林,一跃,飘然落在小河对岸。

    霸天试图过去,发现指间沙冷淡的脸色,忙又驻足,紧张的心情竟然让他手心不由自主的渗出汗迹。“谢谢你来看我。”

    “求我出来就是说这个?”指间沙冷冷淡淡的态度并没有让霸天却步,他太了解指间沙,这才是她。她不会发疯发狂般的破口大骂,也不会拿起剑不顾一切的拼个同归于尽。

    “沙,我在重新努力。上一次,我总说保护你,可是每一次帮里遇到危险都只能靠你出手解决。这一次,我要当你的依靠。过去的错误我没有办法弥补,但是我一直很后悔,即使在我当年最春风得意执迷不悟的时候,我仍然很气愤的在想,为什么落魄的时候你都愿意陪伴,而我什么都有了的时候你却离开。这么多年过去,我终于明白,你在,因为爱;你走,因为不爱。”

    “说这些有意思吗?”指间沙不屑冷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又来骚扰我,但我自问没有什么值得你魔君霸天利用,我今天见你只想跟你说明白,别再来打扰我的宁静,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眼看指间沙转身要走,霸天急忙叫喊挽留。“沙!是,过去我总说为了我们的未来,这一次,是真的!我会用行动让你相信,为了你,江湖至尊也能够舍得下!”

    白影,飘然离去。

    霸天帐然若失……即使是这种滋味,失落之中却也让他觉得十分美妙。如果没有爱又哪来这样的滋味体验呢?‘爱的魔力,沙,这一次,我为了你。’

    西夏城,悦来客栈。

    奇仁雾淑面挂微笑,热情的为霸天脱下长靴,端来热水。“你去哪里了嘛,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担惊受怕!”

    ‘啪——’清脆响亮的耳光声让奇仁雾淑愣呆,难以置信……她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那张冷沉的脸,不屑的眼神。“你,只是个练功道具。安分的做你该做的事情,不该说的话别说,不该管的事别管。否则,我随时都能把你打回原形。”

    奇仁雾淑忍着一肚子委屈,陪笑着,连连点头称是,心里,恨透了眼前的霸天,却不敢流露丝毫不满的情绪。

    圆月山庄,仙兵五十万。玉帝竞选期间的内斗让过去一直低调处事的丁鹏一举扬名仙界,被他灭亡的仙山灵地的仙兵全跟随了他,各路仙山灵地的仙人,托付关系,恳求拜在他门下。

    如今的圆月山庄已经是仙界诸多仙山灵地中的大地方,丁鹏也被敕封为刀神。

    但是,玉帝竞选引发的最激烈内斗形势过去之后,丁鹏又恢复过去低调的作风,很少离开圆月山庄,除了跟神剑山庄的谢晓峰来往,也不跟别的仙人见面,许多仙人上门拜访都被他拒之门外。

    偏偏,这一天,丁鹏却带着妻子小青,在圆月山庄所处的忘忧岛上摆开隆重的场面,只为表达对一个来访者的重视。

    银色的刀兵,银色的刀鞘,弯曲的刀型。

    妖瞳喝着酒,眼睛却一直盯着丁鹏腰上挂着的这把刀,刀的形状,看来跟她腰上的魔刀实在像极了。

    “我没有什么可以教你,为什么突然回来。”桌上,只有他们,小青不愿打扰他们之间的谈话,也不便打扰。丁鹏从来没有说过当初为什么把魔刀给了妖瞳,但那是小青本来就希望的结果。魔刀,让拥有者心志迷乱,拥有魔刀的丁鹏说不定哪天就会离开忘忧岛。

    小青很清楚,当年妖瞳救了一个女人,一个丁鹏曾经很爱,也曾经恨之入骨的女人——秦可情。爱过恨过,爱恨交织,丁鹏报复了她,事实上,在报复之后又陷入激烈的矛盾挣扎。但丁鹏不愿为秦可情这样的女人负了小青,于是,一直选择在矛盾中独自痛苦,却什么也不做。

    妖瞳做了丁鹏渴望做的事情,并且妥当的安置好了秦可情,丁鹏的心愿了结,不再需要魔刀,因为,不再需要离开忘忧岛。小青全当不知秦可情就在忘忧岛的事实,自然也从来不问,魔刀为什么给了妖瞳。

    “因为我听说,忘忧岛已经不忘忧了,你打算带着小青和秦可情去另一座忘忧岛。”早对丁鹏有了解的妖瞳痛快的道明来意,跟丁鹏玩弄把戏没有多少成功的希望,也不需要。

    丁鹏冷淡的脸上,扬起一抹玩味的微笑,他的目光,落在妖瞳腰上那把魔刀之上……“握着它的人,的确应该春风得意,没有立足于巅峰就放不下这把刀。”酒,已经喝干,丁鹏放下空杯,头也不回去的去了。“圆月山庄给你,当你能放下魔刀的时候再来找我喝酒。”rq

    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