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三章秘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剑如颜眉头微皱,视人为无知新手么?一个小商贾能知道什么让江湖天翻地覆的大秘密,无非是为了骗人救其伴侣而已。“我对什么秘密没有兴趣,另请高明吧。”本有探究兴趣的剑如颜听了这话决定不理会这个骗徒!

    “秘密让人失望的话,你跟爱人分别的时间会不止一百年。”山洞里的依韵不知何时出现在剑如颜背后,面无表情的望着忧天,语气淡然。剑如颜错愕之余,哭笑不得的注视着依韵。“你疯了吗?这么糟糕的伎俩骗术你也信?”

    依韵没有理会剑如颜,依旧面无表情的望着忧天。

    “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我保证。”忧天迟疑片刻,终于还是坚持的重复保证。

    “你真帮他?”剑如颜简直觉得莫名其妙,心中雪的事情依韵没有改变态度,眼前这个明显是个骗徒的男人,他反而如此轻信。

    “不费事。”依韵说罢一动不动的眺望着山外远空。剑如颜眉头紧皱,忧天等了片刻,情急催促。“我们赶紧去古墓派,小飞不知道在忍受什么样的刑罚,已经三天了,小飞肯定被点穴了到现在都没有传音入密说声情况……”

    依韵充耳不闻,仍旧一动不动。就在剑如颜也觉得疑惑,忍不住要催促的时候,雨幕中,一行身影飞快接近……为首的正是心中雪,她肩头扛着个人,身后跟着十几个古墓派弟子。

    “……”一行人飞近的时候,好几个古墓派弟子都发现山腰上的人。当看清忧天在内,一群古墓派弟子面若寒霜的按手剑柄,心中雪却抬臂,阻止其它人拔剑。“姐姐能不插手吗?”

    “她有罪?”剑如颜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开口。她不知道依韵为什么突然一反常态插手,却忍不住想起当初依韵的预言‘你们还会相遇。’眼前是巧合,还是必然的偶然?

    “我不知道。暂时来看她的确没有参与忧天做的事情。但具体怎么样还要看师父审问结果。”心中雪语气冷静的缓缓作答,从神情来看,似乎并不关心小飞是否无辜。

    “如果无关呢?”

    “结果没有区别。忧天做的事情对古墓派影响深远。师父认为最好的惩罚就是让他承受百年相思、自责苦痛。”心中雪的语气仍然冷静,既没有对小飞的同情也没有对忧天的痛恨。

    “……古墓派掌门人小龙女不是这样的人,你的师父倒是狠毒的罕见。”剑如颜想不到小龙女治下的古墓派竟然有这样的执法者。这样的惩治手段残忍的让人难以认可,即使要报复折磨也该针对忧天,哪怕送去黑山也不嫌太过。

    心中雪还没有来得及回话,面前突然多了条深紫色的影子,紧接着,肩头一轻,原本扛着的人已经不见。惊怒之下,她骤然拔剑,剑刚出鞘些许,就被人一掌按了回去。

    霎时。她愣住了。

    小飞凌空抛飞落下,被剑如颜闪身一把接住。

    心中雪身后的古墓派弟子纷纷拔剑,面若寒霜,目光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古墓神派门派威名遭遇这样的挑衅,她们都不能忍受。“大胆狂徒!敢劫夺古墓神派叛派弟子。不把古墓派放在眼里吗!”

    “助手!”心中雪抬起双臂,阻止众人动手。“此人厉害,先回禀掌门人。”说着,带头飞走退远,一群古墓派弟子不敢违拗,愤愤然丢下“狂徒等着!”的话。跟着飞走。

    忧天抱着小飞,惊喜交加的呼喊,始终不见小飞清醒,点穴本事他没有练过,小飞出事后才匆匆忙学了一级弑神决,运用的水点基础上,面对封穴,根本束手无策。“女侠救救她吧!”

    哀求的目光刚落到剑如颜脸上,就被闪现的深紫色身影阻挡。忧天看着依韵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心里莫名畏惧,忙不迭的从怀里取出一大叠银票。“大侠,钱,这是钱!我卖玉峰针秘籍手抄本得到的钱……”

    依韵拿着,甩了甩,却没有收起来,仍然面无表情的望着蹲坐地上的忧天。

    雨水,落在银票上,汇聚成流,哗哗坠地……

    “呼……呼……”痛楚让冷月眉头紧皱,她难以置信的盯着三丈外神情冷傲的指间沙。周围观战的同门们的议论声,清楚的传进她耳中,羞辱,奇耻大辱……“冷月师姐过去牛皮吹大了呢,才两招呀就被打败了。”

    “冷月师姐啊,你过去不是说几招就能收拾沙师叔吗?你到时别留手啊,这才两招呢,你肯定不会站不起来吧!冷月师姐一定是尊重我们沙师叔的辈份故意让招来着,让两招就行了呀,快站起来显显真本事嘛,大家伙可都等急了——”跟随指间沙的一个灵鹫宫高手唯恐气不死冷月的嘲讽羞辱,把过去挤压的怨气一股脑儿的宣泄出来,相较之下,那些原本以冷月为首的灵鹫宫弟子则个个神情难堪的低下了头脸,听的又气又愤!

    冷月站不起来,指间沙手下留情没有人杀她,却漂亮的把她重伤,别说马上站起来,体内的内伤,经脉的创伤,她今天都别指望能够靠自己站起来。

    “杀你,一招就够了。”温柔,入鞘。指间沙头也不回的径自穿过人群,身后,大群振奋的灵鹫宫沙派肆无忌惮的欢呼喝彩,浩浩荡荡的追着去远。冷月无颜抬头,过去追随的一些灵鹫宫弟子,一半都在她落败时散了,剩下的人中,又有一半在沙派的嘲讽声中羞愤拂袖而去。许久,才有几个人同情的上前,扶起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的冷月……

    雨水,在银票上汇聚,哗啦啦的流落地上。

    忧天终于又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厚度是刚才给依韵的一倍。当爱人还没有救出来的时候,他愿意倾尽所有。当爱人已经脱离古墓派魔爪的时候,他不由开始为他们的将来考虑,多留一些钱,是一些钱。“就这么多了。”

    依韵反手将银票递给身后的剑如颜,忧天终于开口。“我福缘高,初生有五十,一个月前行商的时候遇到过一个被邪气缠身将死的老仙人,他临死前告诉了我一个秘密。说天地的正气、邪气本源就在这座山里……”忧天说着从怀里取出副地图,递给依韵。“……这是他临死前给我的地图,他说正邪气息的本源能够改变天地,到底是怎么改变我不知道,我来这里就是想碰碰运气,看会不会凭空得到什么厉害的力量救小飞。”

    依韵看了眼地图,收起。从怀里取出张面额五百万的银票,递到忧天面前,后者看清了面额,犹豫着问了句。“能、能多给点吗?”

    “三十里外又做小镇,把镇上大小客栈的酒菜全买了带过来。”

    忧天愣了愣,这才明白,钱不是赏他的。他沉默的看着怀里的小飞,半晌,才伸手接过银票。

    “有麻烦的情况下也许我们没办法带着她走,但至少来得及撕烂她的衣服。”依韵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忧天,说着并没有厉声威胁语气的话。忧天一怔,急忙摆手。“不、不不!你们放心,我一定不会对任何人说在这里遇到了你们,我就带着车队送酒菜,绝对不会做多余的事情!我保证,我保证——请你们不要伤害小飞!”

    忧天连滚带爬的下山去了,剑如颜噗哧失笑。“这人遇上你,算是遇上克星。你倒挺会使唤人,又能存些日子的酒菜了。”

    依韵将地图递给剑如颜,淡然一笑。“应该就在附近,可能跟山洞有关。”

    剑如颜一怔,笑了。“原来有这层考虑,我算服你了,难怪紫衫说你当年做买卖的时候人称小狐狸,还真是不做亏本买卖。”剑如颜对照地图,发现地图标记的位置的确像是那个小小的山洞,但山洞看起来,实在没有奇异的地方。洞里五面都被阳耀颜玉刺进去过,阻力感觉判断,全是土石。实在没有新发现的剑如颜只好传音入密百事通紫衫,细说了地图的事情,以及忧天的话。

    “正邪之气本源……天帝之剑和天月剑应该会有特别感应哩!”

    剑如颜取出天帝之剑,果然感觉到天帝之剑的剑魂特别强大,剑出的同时,突然出现源源不绝的正气能量疯狂涌入剑身之中,偏偏那些正气能量又让人根本找不到来自哪里。换了天月神剑,结果还是一样。

    “那就是哩!正邪能量碰撞试试咧,说不定能打开看不见的门呢?”

    剑如颜考虑片刻,回头。“你真不来?万一有什么特殊奖励我可得独享了。”

    依韵沉默片刻,叫了剑如颜回来。“酒菜送到再说。”

    三个时辰后,浩浩荡荡的车队在忧天领路下怕上山,木盒封好的酒菜堆成一座座小山。

    “大侠,小镇上就悦来客栈,我打听过,镇子偏僻平时根本没有多少人经过,镇上的人又少,悦来客栈一直都在亏本经营,别的小饭店根本就没人能开的起来。”忧天唯恐依韵疑心自己敷衍,忙不迭的说明情况。(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