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一章心不静故而清心

第十一章心不静故而清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看着指间沙冷淡的脸,隐隐透出不耐烦的逐客意思,丹仙子咯咯失笑。“他是一块很好的垫脚石,你不这么认为?”指间沙眉头微皱,丹仙子呵呵轻笑,随手拿起桌上清心寡欲经文,翻着,漫不经心。“你一直在修炼清心寡欲,既然如此为什么不隐身山林彻底脱离江湖的漩涡呢?”

    “这是我的事。”

    “指间沙,对别人虚伪那是面具,对自己虚伪,那叫逃避。”丹仙子合上清心寡欲经文,换了副语气。“别人说你是惦记天盟的再造之恩,事实真是这样吗?你出身古墓派,如果真对江湖厌倦、看淡,最适合你的不是在天盟山当隐士,或者回古墓,或者隐居山林。别骗自己了,你不停的修炼清心寡欲不是因为你放下了,而是你在设法强迫自己放心。”

    丹仙子拿起清心寡欲心经,冷冷注视着指间沙,轻轻晃了晃心经,手一松,心经坠落桌上……“你从来没有放下,你只是希望自己放下。你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没有喜儿的设计,如果当初依韵不是那么绝决,你的江湖人生会是什么模样,你、会不会像紫衫一样;你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没有我迷惑霸天,你的人生会是什么模样,霸天会是什么模样。你打不过喜疯子,也不想杀可怜兮兮的霸天,总对我不屑一顾,因为你不想被人说仍旧在乎我对你造成的伤害。”

    指间沙听着,开始时试图反驳。伴随丹仙子的话语,她身心突然涌出一阵阵许久未曾出现过的复杂情绪,对往昔的遗憾,对喜儿的怨恨,对霸天变心的失望、绝望,对丹仙子的不屑……

    ‘不,我不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

    波斯魔幻音,引动人灵魂深处的烙印。丹仙子掌握着火候,没有过度刺激指间沙灵魂深处尘封的情绪。因为那会让指间沙察觉到异常。波斯魔幻音,勾动的人灵魂中本有的烙印,而非凭空制造。倘若丹心的判断不是一针见血的刺中指间沙本有的心结,也就没有足够的作用。

    清心寡欲尘封的心结被波斯魔幻音缓缓打开,许多年尘封的心,燃烧着热情,一下下的,剧烈跳动了起来。往昔的幕幕,纷纷变成鲜活灵动的画面,让指间沙犹如身临其境般的又再体验了一回……

    泪水,不由自主的涌出眼眶,滑落脸庞。

    丹仙子松了口气。她知道,她推测的没有错。“古墓派十大高手,你当然没有忘记古墓,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小龙女。你没有忘记过江湖,所以没有放弃过武功的修炼。指间沙。人骗自己很没意思,遗憾,仇恨,愿望,希望,只有竭尽全力的试图弥补、实现了之后。人才能真正看破,放下。佛说拿起,放下。为什么能做到的总是那么少?因为只靠道理创造不出真佛。”

    指间沙杏牙紧咬,她不愿意承认,不愿意接受这么多年修炼的清心寡欲一朝尽毁,可是,身心涌动的那些复杂情绪却又明明白白的告诉她,这才是她清心寡欲心经之下隐藏的真实!

    “你跟霸天过去那么多年的夫妻感情,最后是他背叛了你,为了他,你耽误了武功修行,耽误了师门情谊,从古墓派十大高手沦落为靠过去声明混迹江湖的伪超一流高手。这一切,当然应该拿回来,他以为感情是什么呢?想舍弃的时候就舍弃,想挽回的时候就能挽回?垫脚石,他应该成为你的垫脚石!”

    ……

    西夏城,悦来客栈。

    霸天执笔,专注的书写着第三十一封书信。

    魔欲门的崛起需要等待契机,强而为之,霸天知道结果不会比过去更好。六子和天道丧失了耐性,霸天为此十分愤怒。但六子的态度很诚恳,天道的决心很坚定。霸天最终觉得不拂了六子的面子,答应兵分两路,他继续隐忍等待时机的同时与奇仁雾淑日夜不停的加紧修炼,同时利用心腹棋子继续有针对性的俘获灵鹫宫的女性高手。

    天道与六子佯装跟他翻脸,公然举起旗帜,大干特干,扬名江湖,纠集势力。

    奇仁雾淑无聊的打了个呵欠,衣服也不穿的靠躺在床上。她不知道霸天为什么对指间沙特别用心,每天一封书信,至今没有回复,却仍然坚持不懈。她觉得只要魔欲经出手,自然能拿下指间沙,何苦浪费力气。

    不过她没有多事,她已经摸透了霸天的脾气,他是个不喜欢女人强势的男人。奇仁雾淑还不想失宠,魔欲经让她的人生完全改变。过去对武功从来没有兴趣的她,不是没有向往过高明的武功,不是没有向往过轻功施展,踏波而行,虚空飞走的潇洒快意。

    但练功太苦,她受不了那种苦累。宁可让男人带着水波飘走,飞走云空。魔欲经简直就是她做梦都想不到的神妙武功,只要在床上,只要在不停的交合状态就能修炼武功熟练度,修炼阴阳意境,提升实际属性使用值。

    奇仁雾淑看着手掌上亮起的、粉红色的朦胧内劲光芒。又一次幻想着,这只手什么时候能一把捏碎了龙剑的蛋,抓爆龙剑的脑袋,抓穿冰华月的胸口,掏出她的心脏。

    ‘不,还是用佛求欢让冰华月和龙剑在金刚面前上床来的好玩些……’奇仁雾淑又改变了想法。她恨龙剑,如果不是龙剑多事,她不会吃那么多的苦,她还是金刚的妻子,还在外面愉快的更许多情人幽会,过着锦衣玉食的高贵生活;她恨冰华月,本属于她的一切,现在,被冰华月渐渐占有;她恨金刚,恨金刚不念旧情,说翻脸就翻脸,一点余地都不留的跟她诀别。

    不过这些,奇仁雾淑都一直藏在心里,从没有在霸天面前提起过。她相信男人不会乐意身边的女人还仇恨过去丈夫的狠心,在霸天面前,她装作感激涕零,无条件的顺从,愿意奉献一切。

    ‘江湖上的傻瓜真多,这么好的魔欲经他们不练,去练那些累死人的武功……’奇仁雾淑疑惑不解,想不通为什么江湖上的蠢人那么多。

    书信写完,霸天审视了一遍内容,满意的露出微笑。

    这些日子,从决定写第一封书信开始,霸天就体会到了一种,久违的,以为再也不可能有的特别感觉。那像什么?就像当年第一眼见到沙后,渴望进一步,又自觉般配不上,恐怕被拒绝的单相思……就像当年,关系越来越暧昧,明明相信指间沙是喜欢自己,却又没有勇气表白,唯恐是自作多情的自以为是……

    霸天人有胸膛里的情绪蔓延,体会着这种魔欲经无法带来的滋味。是的,这才是真正渴望的,单纯的**没有意思,缺失的,缺失的就是催情无法创造的爱情。他不可能爱上在催情作用下沉沦的一具具丧失灵魂的**,曾经患难与共,经历风雨的女人只有一个——指间沙。

    霸天对她有过单相思,有过幻想,有过期待,有过祝福,有过爱,有过遗憾,有过愤怒,有过不解,有过……“沙,只有你,只有你才配得到我霸天的爱,只有你是真的啊……”

    “你想骚扰我到什么时候?”

    突然而至的传音入密中,那把冷淡的声音十分陌生,但那声线却十分熟悉,刹那之间,霸天如遭雷击的楞住……是她,是她,是他梦寐以求再听到的、她的声音。“沙,你、你终于愿意跟我说句话了……”

    “我问你到底想骚扰我到什么时候?有意思吗?没完没了的写信。”传音入密那头的声音,透着冷淡,透着不屑,藏着愤怒。霸天听出来了,却只激动高兴的想笑,不由自主的搓着手,一副手足无措的喜极模样惹的床上的奇仁雾淑奇怪不已。“你怎么了?”

    “你给我闭嘴!”霸天寒声冷喝,奇仁雾淑忍着委屈,装着笑脸,沉默。呵斥罢奇仁雾淑,霸天快步走出屋子,站在屋外的栏杆,看着外面的雨幕,只觉得从来没有发现,原来西夏的雨景这么美丽。“沙,请你原谅我,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回忆过去跟你在一起的岁月,那些时光,虽然曾经落魄,曾经贫穷,曾经艰辛,但也是我江湖岁月中最快乐满足的时光……”

    “魔君霸天,你以为我是刚进江湖的小丫头?被你骗过一次还会上当!怎么,灵鹫宫高手无数,魔君的魔欲经要吸收别人的武功心得随便找就是了,为什么非要来打我的主意。噢……我明白了,魔君玩厌了女人的身体,想换点特别口味了是吗?玩感情了?”

    “沙,请你听我说……”

    “滚。再骚扰,杀了你!”

    传音入密,戛然而止,霸天再说话,那头已经关闭。失落的心情,蔓延霸天身心。沙的态度果然如霸天猜想的一样,恨他,怨他很深。但正因为如此,霸天又非常的高兴。因为沙,还记得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