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十章我有你们没有的

第十章我有你们没有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所以江湖上的男人普遍显得比女人更不惧危险,男人不过一死,女人却可能活受罪,遭受精神上的痛苦摧残。女子中悍勇冷酷的高手,往往也显得更耀眼。

    不屈,不愿因为害怕而懦弱的推却。

    剑如颜无话可说,这是对的。

    “你会更强,一定。”

    “一定!”心中雪重复这两个字,眸子里的光,更亮。

    “没事了,他们应该不敢回来。”剑如颜扶着女子起来,从真空袋取出件衣服为她披上,心中雪却坚持自己穿上。“他们再回来我也不怕,重生了他们只有一级弑神决。”

    剑如颜微笑点头,回头看见依韵依旧目光迷离的望着这边怔怔发呆,心里虽然有些不快,但想到依韵本就疑心病重,老江湖还都有那种把经验看的比眼见的现实还真实的毛病,也就释然了。“你继续练功吧。”

    心中雪没有追问剑如颜的名字,只是认真的看着她,仿佛要把她的模样,身影都清晰的刻在心里。

    “她叫心中雪。”剑如颜说罢,见依韵仍然面无表情,不由有气。“我觉得这名字很有意思,你心里头就有雪。因为老江湖的经验否决眼前的现实对吗?就为了永远不中计。你救了她又怎么样呢?救了后不能远离吗?非要无动于衷的相信经验,经验也有错的时候。”

    “我相信的不是经验,你跟她。还会再相遇。”依韵淡淡然说罢,肚子,发出一阵咕咕叫声。“吃饭了。”

    剑如颜嗤之以鼻,受不了依韵死不认错。

    翠湖寒的别院里,长年领着俸禄负责打扫,照看的npc激动的做菜,上茶。上饭前点心。

    剑如颜打量了一圈别院里头的装饰,晒然失笑。“多少年的老房子了?”

    “忘了。”

    “浪费钱。”剑如颜晒然失笑,在这种地方建座别院。几百年难得来一次,这不像是依韵的用钱风格,倒像是紫衫的。

    “主人。请用膳。”年老的仆从端来热腾腾的饭菜和温热的酒,满脸欣喜。她祖上几代都在这里做事,一代死了,下一代为了丰厚的酬劳心甘情愿的来了这里,或者介绍年轻的亲戚来任事。她在即将入土前,终于能够见到这里的主人,比起前人,她觉得自己很幸运。

    “这、这……”生平没有接受过赏赐的别院管事拿着十张千两面额的银票,苍老的双手止不住的瑟瑟发抖。“多谢主人。”

    “分了。”依韵淡然挥手,老管事留下个年龄不大的小侍女负责斟酒招呼。退了下去。

    “这样的别院有多少。”

    “只有这一座。”依韵喝干几百年前存放在别院酒窖的飘渺无痕,发现味道果然跟平常的不一样,酒越久越醇,是真的。

    剑如颜不再说话,这不是浪费金钱。显然,过去的这里,并不是一个依韵极少来的地方。

    繁华的扬州城,宽敞的府邸。

    花开花落身边,站着三个同样头戴面纱,遮挡容颜的女子。

    笑仙子进来时。只看外表根本认不出谁是花开花落。直道中央的那个走出来,掀起脸上的面纱。“她们都是参与自由计划的同门。师父说,你不仅可以参与计划,还可以负责制定计划,来,这是准备了两百多年的自由计划详细。”

    笑仙子这时候才知道花语门下弟子比她预想的多,这些人本来都是天盟的人,因为各种原因,知道了花语的存在,又得到小剑的认可和准允,得以拜花语为师。学习心杀术,就必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对花语而言,只有战胜了正义传说才能证明弟子的成就超过了她。

    所以,每一个人都积极的参与自由计划。战胜正义传说,她们才能够自由施展所学本事做任何事情,在此之前,她们属于花语,属于小剑。

    笑仙子翻阅着自由计划,发现这份计划非常周详,可以看出为了这份计划,花语搜集了多少关于依韵的资料和信息。基本上,可以调查到的事情,全都调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怎么样?”花开花落客气的问着,其实根本不认为笑仙子能够对计划提出任何有价值的修改建议。因为自由计划搜集的,关于依韵的事情已经太齐全,那些搜集不到的东西,都是不可能通过局外人调查到的隐秘。

    “我能补全那些不可能调查到的有用消息。”笑仙子微笑着放下自由计划书,花开花落的脸色,因为吃惊、惊喜而变色……

    走出别院,别院老管事为首的仆从,一个个泪流满面,依依不舍的送依韵离开。长久的无所事事并没有让人觉得清闲的幸福,宁可别院的主人常来,长居。初次谋面就得到重金奖赏的他们,更觉得这钱拿的心中有愧。

    在湖边吃着干粮的心中雪站了起来,默默注视着剑如颜,却没有如江湖中人那样上前说什么依依不舍的感激话。剑如颜对着心中雪微微一笑,正要走时,听见湖边的心中雪道了句。“江湖再见。”

    剑如颜微微一怔,笑了。“江湖再见。”便要走时,却看见依韵怔怔注视着湖边的心中雪,眼神,说不出的奇怪……

    很多年前,我记得,在这里,指间沙也曾经跟我说话,江湖再见……江湖在哪里?那时候,我以为江湖就是在人多的地方,就是在刀光血影之中……不过,那是很多年前了,后来的我知道,江湖无处不在。

    指间的沙握不住,越用力把握,它流逝的越快;心中的雪,它不能融化,越试图忽视它的存在,它的寒冷越冻的人心疼痛。

    “依韵?依韵——”剑如颜推了把依韵,总算将他从目光迷离的失神状态唤醒过来。

    依韵什么也没说,闪电般疾飞而去。

    天机仙山。

    六子沉默的看着天道一口气灌下一坛烈酒。这些日子,很多次喝酒的时候天道都如此酗酒。天道似乎有心事,但六子每一次问,天道都只是摇头。六子猜测,也许总没有伴侣的消息让天道耐心耗尽了。

    酒坛,落地,四分五裂。

    八分醉意的天道醉眼朦胧的注视着六子。“我想单干了,你走不走?”六子愕然以对,无论如何想不到天道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多久了?多少年了!”天道的语气变的激动。“找不到伴侣是因为我们的人少,势力弱!霸天变了,他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他!”

    六子默然无语,霸天变了,的确,他也觉得,但他无法因为这样的理由离开霸天,因为霸天对他的兄弟之情还没有变。

    “过去的霸天锋芒毕露,勇敢无畏!现在呢?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那个字,忍、忍忍忍忍忍……你还没听够?我听够了!忍到什么时候,忍到何年何月?过去忍,现在忍,将来还是忍?如果这样我们重出江湖为了什么!”天道气呼呼的一拳锤的木桌四分五裂。“隐忍等待时机没错,但过度的隐忍就是乌龟!理想也会变成幻想!”

    “你决定了?”六子无言相劝,天道心事重重是为此,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不是冲动。

    “对。”天道态度坚决,重出江湖的时候因为魔欲经他体会到报复女人的快感,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渐渐的,他对于玩弄女人身体和摧残精神的事情已经厌倦。

    六子沉吟思索,他也不愿意无尽的隐忍下去,但也不会抛弃霸天,劝天道继续按捺也不现实。“天道,正所谓兄弟齐心才能成大事。你不愿意忍的心情我理解,但未必就非要单干。丢下霸天跟在他心头插一刀有什么区别?”

    “没区别!”天道坦言,却没有因此改变主意。“但是我忍不下去了!”

    “我不是想劝你继续忍耐,我是说,还有别的办法。我们跟霸天谈谈,你和我不忍,主动出击,就像过去一样的干!霸天就等到认为时机合适的时候再出手,兵分两路,互相助益。”

    天道愣了愣,怒容变成了笑容。“好主意!”

    六子松了口气,他自信,能够说服霸天同意这项计划。

    飘渺峰。

    一封书信被送到指间沙手里,仅仅展开看了一眼,指间沙遍一把握碎了信纸。

    丹仙子推门而入,看见屋里飞散了一地的碎屑,俯身拾起一些碎片,却看不清任何笔画,碎片太小,小的近乎没有还原的可能。“听说最近不少情书送到你这里。”

    “有事吗?”指间沙态度冷淡。

    “是霸天的吧?”丹仙子晒然失笑,她早已经猜到这些书信来自何方,更知道,霸天在西夏城已经带了一个月。指间沙的沉默让丹心更明白推测无误,她不请自坐。“他修炼的虽然是魔欲经,但是,这么多年沉浸**,早晚也会体会到**的极限是空虚。阴阳神功是挚爱的夫妻所创,**不是追求的终究。没有感情的**满足了人的生理,却让人更觉得精神的空虚。你是他曾经真爱的女人,醒悟之后他当然会设法挽回。”

    “你到底想说什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