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章眼睛和直觉

第九章眼睛和直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白色的丽影飞近木屋,立即引起屋前几个大内高手的注意,只见来人身形翻旋中长剑随身而动,每一剑都漂亮至极的用最短的距离抢在大内高手的武器攻到之前割断敌人的咽喉。

    飘然落地的时候,毙命的几个大内高手已经刷新,白色丽影旋动中妙曼的身形避过两把挥砍的长刀,手中长剑随身形割断一个大内高手的咽喉,就势旋身刺穿身后大内高手的心脏。

    “好俊的身手。”剑如颜不由赞叹,女子的功力自然不值得剑如颜喝彩,但是,无论功力高低,身手的高明与否却有共同的特征。平常江湖众人打学点靠的是武功的过人威力,这样的大内高手在弑神决威力下随便一剑就能连兵器带人一起斩成两截。女子展现出来的身手却并非如此,她把大内高手当作是与生死拼斗,在打学点的同时锻炼实战本领,经验。如此一来,效率不但更高,还同时积累了江湖厮杀的经验。

    江湖上有大多数新秀高手,弑神决满级,但在实战中的表现却乏善可陈,却有极少数的新秀虽然同样是弑神决满级,却能在实战中发挥出轻易击败其它弑神决满级的新秀高手的水准。造成这种差距的根本,其实就在于那极少数人在打学点过程中就已经锻炼出不俗的实战身手。

    剑如颜赞叹的就是这白衣女子表现出的优秀实战能力。

    白影旋飞,剑光闪烁。女子全身灌注。只管杀敌,对于翠湖寒湖边立着的两个人视如不见。灵动的身子,飘飞的裙摆……这一切在依韵眼里仿佛都变成了记忆中的另一条身影……

    很多年前,也是这里,也是那座木屋旁,另一个人影也是这般专注的练功打学点,许久的一些日子里。他们彼此近在咫尺,却未曾说过一句话。

    “想不到现在还有人修炼古墓派的单剑。”剑如颜打量片刻,认出这女子用的是古墓派单剑路数的玉女剑法。古墓派驰名江湖的是掌法、双剑、暗器。单剑套路的极致是玄铁剑法,几乎已经没有人修炼。因为掌门人小龙女的离别长、离别剑任何一种威力都超越玄铁剑法,玄铁剑法还需要般配沉重刚猛的重剑兵器。

    “不精于单剑则不能精于玉女素心剑法。掌握离别剑的难度更大。”

    “呵……倒忘了,你对古墓派的武功了解很深。”剑如颜晒然失笑,想起依韵的第一个女人指间沙和第二个女人铭儿当初都出身古墓派。

    “噢——有人啊。”一把突兀的声音,从雨空上方叫响,翠湖寒另一头的,一群五个男人似乎刚绕飞过山峰,换换朝翠湖寒湖边飞了过来。几双眼睛,在依韵和剑如颜面前短暂停留,便一起落在木屋前的白衣女子身上。

    剑如颜眉头微皱,她觉得这几个男人的目光让人十分不舒服。似乎潜藏着邪恶的东西。

    那几个人落下后,客气的问了两人一句。“你们打学点?”

    剑如颜神情淡漠的微微摇头,那几个人当即不客气的直往木屋,五个人一组,配合着击杀大内高手。却明显有些不够。

    如此过了片刻,那五个停下手,又朝依韵和剑如颜问了句。“两位,你们跟她一起的吗?”见剑如颜神情淡漠的摇头,那五个人朝那个白衣女子走过去。“姑娘,让让呗。我们一直在这里练,大内高手刚好够我们五个人打。你一个人好找地方啊,是吧?”

    那五个人说话时,仍频频打量湖边的依韵的和剑如颜,确定两个人对他们的事情没有理会的兴趣了,这才将注意力都集中在那白衣女子身上。那白衣女子却仿佛充耳不闻般,自顾杀着大内高手,对于无理要求全部理会。

    “喂!跟你说话呢!”

    剑光飞闪,几个大内高手毙命倒地,女子身形凌空翻旋着飘退十丈外,立定,湿发下,那张略显清瘦的清秀脸庞上,一双冷淡的眸子带着几分愠怒。“凭什么。”

    “我们是在跟你好好商量。”为首的男子说着,左手却轻轻的拂动着剑鞘上的雨水。

    “不。”白衣女子不假思索的回了个字,为首的男子的中指,绕着脸庞,眸子里透出略显惊讶的神情,很快又变成了无奈的嘲弄。“深山老林,大雨天的,你一个漂亮女孩子应该爱护身体,爱惜皮肤,我们这种大老粗才会在这种鬼天气练功打点。”

    九天玄女死后,大地上的雨季就没有停过。

    “不。”白衣女子仍旧语气冷淡的拒绝。

    为首的男子嘲讽的一笑,没有说话。他身旁的一个男子早不耐烦的模样,骤然拔剑,遥指那白衣女子。“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听懂话是不是?再不滚蛋把你先奸后杀!”

    剑如颜眉头微皱,正想上前,却听依韵淡淡然道了句。“演戏。”

    “什么?”剑如颜茫然不解,浑然不明白依韵凭什么如此判定,更不明白这样的地方,对方演这么一出戏有什么目的。英雄救美吗?剑如颜没有发现任何破绽,但犹豫片刻,还是没有上前。

    剑光飞闪。

    白衣女子用行动回答了那五个人的要挟,剑光刹那刺向举剑男子的心脏,却在最后一颗被男子退闪避过要害,传入胸膛。“臭婊子找死!”四把剑,一起出鞘,围攻刺向白衣女子。

    女子犹如轻盈的风,那五个人犹如蛮牛,被带动着在雨幕中疯狂挥剑追击,但所有的攻击却都落在空出,没有一招能够碰着白衣女子飘飞的衣裙。‘咚!’一个男子要害中间,尸体跌落在积水的草地上。‘咚!’又一个男子咽喉被割断,坠落地上。

    不惜内力爆发的范围剑气,轰中白衣女子,她口角溢血,显然受了内伤,行动明显变的迟缓,飞闪的剑光险些碰上她白皙的脸庞,战斗,变的更凶险。

    “不像。”剑如颜一直仔细的观察,战斗没有任何表演性质,从剑气威力推断,那五个男人的弑神决都达到十到十一级的高级别,为了钱财演戏丧命,这完全违背常理。没有一个江湖中人会为了点钱财放弃好不容易快升满了的弑神决。女子的战斗表现很出色,但武功级别比那几个男子低,又是寡不敌众,内力较弱,在合击中承受内伤难以避免。

    飞闪的剑光,刺进第三个男子的心脏,不等回抽,那男人愤怒的前冲,双手紧紧抓住女子握剑的手臂。片刻迟缓,白衣女子脸色一变,另外两个人的剑已经刺穿了她的身体,紧接着点穴术迅速封住女子浑身三十多处大穴。

    激战,就这么结束了。

    五个男人,毙命三个,轻伤的两个双眼几欲喷出火来。狠狠两脚踩在女子的双手手臂上,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的风雨都无法掩盖。

    “臭婊子!没事找事!”

    骂咧声中,一个男人一把撕烂了白衣女子的长裙。

    “你的疑心病可能毁了一个女人的清白和人生观。”剑如颜说罢,眼看女子痛苦的皱起脸,偏偏倔强的拒绝无谓求饶,被撕扯烂了的衣裙根本已经不遮体,重要部位完全赤着。剑如颜再不理会依韵的判断,不管依韵有什么理由她也宁愿相信眼前的是真的,至少可以避免因为错误而毁了一个女子。

    愤怒的男子还没有来得及骑坐在白衣女子身上,突然而至的剑气顿时将他的身体炸成了粉碎,另一个为首的男子见状拔腿就要跑,却刚飞起来,就被白玉颜色的剑气轰个正着,顿时爆成一团血雾。

    剑如颜解开白衣女子身上的穴道,白衣女子紧紧缩着身体,抱着屈起的膝盖,明明害怕,却强自试图镇定,白洁的牙齿咬的下唇几乎渗出鲜血。“没事了。”剑如颜轻轻抚摸着白衣女子的后背,见她的情绪稍稍平静了些,就找话的分散她的注意力,让她脱离刚才经历的危险造成的恐惧情绪。“你叫什么名字?”

    “心中雪。”白衣女子的声音十分轻柔婉转,跟刚才所表现的坚强不屈,截然相反。“谢谢姐姐。”

    “一个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何必冒险,他们人多势众。”剑如颜想起刚才的情况,觉得女子这样的性格会无谓承受许多挫折和伤害。如果开始她就忍忍,离开,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

    “姐姐,因为是女的就要被人欺负吗?”心中雪轻轻咬着下唇,神情透出几分不甘的愤怒。“我不想让步,是我还不够强,如果我再强一点,就能打过他们了。江湖上有很多高手都是女的,我学武功就想像她们一样,不被人欺负。今天我害怕退让了,明天退让了,我只会越来越懦弱,永远不敢拔剑,永远不敢对抗。”

    剑如颜怔了怔,没有说话。作为一个女子,她其实并不知道闯荡江湖的艰难。初入浑沌纪元就因为福源深厚拜入南海剑派,一直是南海剑派中佼佼者,被师父器重、被师弟妹们钦佩仰望。但是,她曾经经历过类似的可怕危险,很清楚女子的无奈。男人不过被杀,而女人,却可能承受侮辱和折磨……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