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六章绝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三个武当隐士突破拦截、杀入圆阵中央,三个一品堂高手竭尽全力与之拼杀,飞闪的剑光,刹那交手三招仍然分不出胜负。

    瑟瑟发抖的女子手中窄剑,突然出手!

    “不……”惊急的一个一品堂高手急声呼喊中,那女子的剑已经出手!她不动手,不属于天庭通缉犯的她根本不会遭到攻击,突然插手,剑刚动,一个武当隐士长剑奇异扭动,闪电般刺向那女子咽喉……

    女子的剑太慢,而那武当隐士的剑又太快。

    女子的剑刚动,武当隐士的剑已经递到她面前……

    飞闪的身影,极尽全力挥剑斩击的同时,横档在女子面前。

    剑光斩断那武当隐士的咽喉,而他刺出的剑,也洞穿了那一品堂高手的身体,自后背钻出、险些刺进了女子的咽喉……

    鲜血,喷了女子一脸。

    倒地的一品堂高手身体里,经脉被武当隐士太极特效增幅的剑气一路破坏,抵御的内功根本不能阻挡剑气强大的破坏力!

    鲜血,一口口被他呕了出来。

    女子惊慌的抱着他,失措的呼喊。“你、你别,别有事。你不要有事,我、我带的有金创药、有药……”

    那一品堂高手面挂微笑。定定注视着女子的目光,出奇的温柔。金创药,治疗外伤,救不了必死无疑的他。他加入一品堂已经很多、很多年了……久的已经忘记计算具体数字。经历过无数的生死拼杀,从没有后悔过当初的选择。

    他其貌不扬,不善交际。加入一品堂后,所有的时间都是跟其他一品堂高手那样。在修炼中度过,根本没有私人的时间。漂亮的女子他见过不少,却从来没有机会了解一品堂以外的女性。

    三个时辰。三个时辰而已。他就被这个武功低微,却在他眼里单纯美丽的女子征服了……所以他保护她,没有计算他们的重生。谁轻谁重。他下意识的不愿意看见女子血溅五步,不愿她受到一点点伤害。

    “我,能不能知道你的名字。”鲜血,徐徐自他口中流出,女子悲伤的哭泣着,脸上的泪水与雨水混杂一起,那一品堂高手却觉得,他能分清哪些是眼泪,哪些是雨水……

    “我叫花开。”

    “花开……好美的名字……”致命的经脉在剑气破坏下断裂,那一品堂高手脖子一歪。毙命。

    花开紧紧抱着他的尸体,声嘶力竭的悲痛哭喊。“你不要死呀,不要呀——都是我没用,害死了你,都怪我……”

    周围。在生死中拼杀的一品堂高手,无言的哀伤,跟随依韵的都是一品堂里的高手,至今为止,重生的情况才发生过九次……却没有人有工夫在这时候分心。飞闪的刀光剑影每一个瞬间都能够夺命,如果夺不走敌人的命。那么,就会夺走他们自己的命!

    花开哭喊一阵,愤然拔剑,朝着周围的隐士仙人、武当隐士愤愤挥斩,毫无章法可言。

    “不要——”自发保护她的那些一品堂高手情急呼喊阻止,可是没有用,花开的情绪似乎已经失控了,不顾一切的胡乱挥剑,任凭保护的一品堂高手如何呼喝都充耳不闻,只是流泪悲呼着喊杀。“杀了你们这些坏蛋!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一个个一品堂高手奋不顾身的挥剑,斩杀那些试图反击杀死花开的隐士仙人,剑阵却因此陷入混乱……

    “怎么回事!”厉发觉保护花开的众一品堂高手阵势混乱不堪,激怒中,率三十多人杀出重围,飞落支援。看见花开哭喊着挥剑乱杀,地上,两具同伴的尸体,厉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握紧。手里的剑,照着哭喊乱走的花开便要刺过去的时候,身旁的一品堂高手大惊失色的抱住他,面前,两个一品堂高手横档在剑前。

    “副堂主不可!”周围几个人,不顾形势危险,跪在面前。

    “你们——”厉愤怒之余,眼前两个武当隐士杀进来,险些刺死了个跪地求情的兄弟,心知此刻纠缠不休反而会让局面更危险,当即厉声冷喝。“都起来,防守剑阵,击退敌人再说!”

    众一品堂高手连忙起身,各就各位,执剑摆开阵势。

    桃花林,一地桃花,在长久暴雨形成的积水中呈现糜烂破败之态,全然失去了本来的美感。

    林中,一座庄园里,持续传出醉人的乐曲。

    笑仙子跟随小剑飞落庄院,直入后花园的凉亭,沿途碰到的NPC侍从都认识小剑,个个恭敬作礼,目送他们过去。

    假湖边的凉亭里,一袭雪白衣裙的女子,弹奏着悠扬的琴曲。

    笑仙子露出欣赏的笑容,凭着乐曲带来的那种身临其境之感,悠然倾述。“群山之间,孤峰独高,连绵山林被雨幕遮挡,平添朦胧的神秘……孤独倩影,独立崖边,静观雨落,静待时光缓缓流逝……轻柔沉静的湖水之中,翻动着黑红两色的光芒……”

    琴曲,戛然而止。

    亭子里,一袭白衣的女子起身,回头,恬静的脸上,那双眸子,透出醉人的温柔笑意。轻,淡,柔,美……笑仙子眼里,这条倩影只能用这么四个字形容。

    “她是?”

    “笑仙子。”小剑端坐桌边,神情冷漠的接过花语递上的茶。“还好?”

    “还好。”花语从容的微笑着,押了口茶。笑仙子不客气的随小剑落座,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周围的景色。“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花语从容的微笑着放下茶杯,没有言语。

    “她想拜你为师。”

    “逍遥山一门天资卓越之人,不修武学正道却来学我的心杀术?”

    片刻接触,笑仙子已经发现,花语跟她想像中不同。十足那种看透了江湖事、厌倦了江湖事,最后超脱于江湖之外的隐士。让她难以想象,这样一个人。当初怎么会成为小剑的影子。

    “人各有志。她舍长取短,苦求歧途,莫可奈何。”小剑不客气的话让笑仙子暗暗一阵愧疚。逍遥子的得意弟子,弃武学大道,专注于心杀术这种歪门邪道,此事笑仙子根本无颜对师父提起。小剑答应带她来,实则已经不再对她心怀什么期望了……

    “学我的心杀术就必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否则……”

    “她如果做不到,不需要你动手,我会亲手杀了她,给你一个交待。”

    笑仙子一时心潮起伏,她并不知道花语的要求是什么。却知道小剑言出必行,这么说了,就一定会这么做。可是,在来之前笑仙子就经过深思熟虑,早就下定了决心。当即跪地。“那时不必师兄动手!”

    花语静静眺望凉亭外雨幕中的桃林……忽然说了句,吓笑仙子一跳的话。“你娶了我吧,娶了我,就能救了我门下的弟子。”

    “随时可以。”小剑说罢,自顾起身,留下笑仙子。消失在凉亭。

    笑仙子暗暗轻叹,随时可以……其实是不可以。小剑对男女之事没有什么兴趣,江湖上让他感兴趣的女人只有一个——霄云喜。因为那是一个他至今战不胜的人,追求武道的他认为,一个拥有他无法战胜的强大武功的女人作为妻子,只会彼此促进。

    如果一个女人想嫁给小剑,其实很简单,只要能够让小剑无法战胜。这似乎很简单,却又很难……

    “当年我的心杀术败于正义传说之手,也因此至今收不回。学我的心杀术必须青出于蓝,证明这一点后无论你将来要用心杀术做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管。在此之前,你是小剑的影子,必须服从我的命令。”

    笑仙子恍然,又惊又喜。“我学心杀术,为的就是他!请师父赐教——”

    花语脸上,流露一闪而逝的惊讶……片刻,脸上又流露出一丝怜悯的悲伤。

    “心杀术,杀的是人心。江湖上心杀术的天敌只有一个——”

    “师兄。”笑仙子不假思索的接话,没有感性的小剑犹如精密的机器,人性他有,但他的人性永远不会超越理智的范畴的。这样的小剑永远不会冲动,人性感受哪怕被放大千倍万倍,也无法超脱理智的掌控。一个永远不会冲动的人,当然不会心死,因为他永不会为希望而活。

    花语语气轻淡的自顾继续说着。

    “依韵不是小剑,心杀术存在杀死他的可能。但这建立在你们的心杀术修为超越我的基础上,人皆有七情六欲、皆有人性。感性越高的人,**、人性越丰富、越强烈。忘我意境抹杀人的感性,但那种压抑的抹杀又注定会让修炼者的感性爆发时更超出理智的控制,心杀术本是忘我意境的天敌。可是,偏偏一个修炼忘我意境的依韵,却能化不可能为可能,他的心,永远对任何人设防,他有深爱的人,有重视的人,同样会为这些人不计生死……”

    笑仙子不由疑问,既然如此,为什么花语,当初会失败?

    “……他超越这种通俗的境界,他可以为这些而死,却又绝不会为任何人牺牲自己。这——就是正义传说的魔心,欲胜魔心则必须在其中撒播道种。只有新的道种才可能成为心杀术利用的弱点,除此之外,心杀术没有战胜他的可能。”

    笑仙子认真的记着,思索着的时候,突然又见花语微笑注视着她,轻轻说了一句让她愕然以对的话。

    “但魔心种道本来就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我没有想出可行的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