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五章刀光、徽章

第六十五章刀光、徽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小剑长身而起,神情冷漠的领着笑仙子飞走南方,不存一声轻叹,无话可说。

    “可惜……”花开花落轻轻带上遮挡容颜的面纱,长袖轻挥,飘然去远……

    可惜……花开花落为笑仙子可惜,不存亦然。江湖上值得可惜的天才有很多、很多,不存一杯酒入腹,只当祭奠江湖上又一个天才的殒落……闯荡江湖多年的她见过太多这样的天才,无数次为这样的天才可惜,于是,再不会为这样的天才叹息太久,这样的天才多的让她感叹不过来,许多张面孔早已变的模糊不清……

    凉亭外,雨一直在下。

    望着迷蒙的雨幕,不存悠然轻叹,她已经老了,心已经老了。年轻的时候,这样的天才总会让她有一些时候不能释怀,可惜……可惜那些殒落的天才的天资,不是自己的……

    林中,一条身影,从林中缓缓步出。

    一双粗糙、宽厚的手掌,随意垂放身体两侧,深绿色的青龙战衣腰上,挂着柄长刀。

    大雨落在斗笠上,顺边缘源源不断的流下水线……斗笠下,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落在亭中眺望着雨幕的背影上。

    雨一直在下。

    他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凉亭中的身影回头,于是他明白,他的出现并不突兀。

    “你就是不存夫人?”

    凉亭中一袭红裙的身影仍旧没有回头,自顾眺望着厅外的雨幕。“你就是刀无名?”

    刀无名微觉错愕。却又立即恢复惯常的冷静。“夫人知道我会来?”

    “人总需要一个立身之处,总有一天你会杀累,杀烦。”

    刀无名沉默,险些就要转身离开,这一刹那,他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某种伤害……当初青楼刀杀天机派长老,他就自知不可能加入天机派。联盟各神派。一个天机派的仇人,只有天盟敢收、能收。

    加入天盟是刀无名早已明确了的目标,所以至今才来。是为了试刀,也是为了借机扬名江湖,以有名之身而来。杀一个是天机仇敌。杀一群也是,既然如此,何妨多杀些,何不杀到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夫人以为我刀无名是受不了被追杀?”

    “原来你以为人需要立身之处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不存晒然失笑。“如果这是一种耻辱,那么江湖上的人似乎都应该羞愧的抬不起头。”

    刀无名释然,他想多了。是的,江湖上的人,谁都有一个立身之处。

    “多谢夫人收留。”刀无名说着,大步朝凉亭走去。“我听说,夫人曾经的武功很高。”

    不存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

    刀无名走入凉亭的同时,一道刀光,刹那闪现——又在刹那,戛然而止!

    刀锋,几乎贴上不存的脖子。但是,再也无法前进分毫,因为不存抬起的右手两指,紧紧夹住了刀身。刀无名没有继续催劲,他只是想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是否果真有不回头面对他的资格;只是想知道,是否有老江湖并非酒囊饭袋;只是想让她知道,他刀无名不是酒囊饭袋。

    “我相信江湖上没有比我更快的刀,夫人以为,我的刀,跟正义传说的剑相比如何?”

    “你的刀比三界开启前的正义传说要快的多。”

    “现在呢?”三界开启前,那距离如今已经有三百年,武学时代经历了多少的更替变换,如果此刻的他还没有那时候的正义传说剑快,那么他,跟酒囊饭袋无异。

    “三界开启后没有再见过他的剑。”

    长刀,入鞘。这是实在的答案,刀无名无话可说。“夫人是第一个接下我刀的人。”

    不存注视着庭外的雨幕,一时想起离开的笑仙子……“江湖中有很多让人可惜的天才,因为各种理由殒落的,有一个理由埋葬的天才最多,那就是,在错误的时候挑战了错误的对手。”

    刀无名默然,良久,抱拳,心里对不存已然心存敬意。一个不负盛名的高手,就值得他敬重。“多谢夫人良言,我如今只对天下第一刀感兴趣。”

    光亮一闪,刀无名肩头,多了一枚象征天盟长老身份的徽章。每一个门派的长老都分三种,一种是参与门派事务管理的;一种是资历深,威望过人的老江湖;最后一种是实力出众的高手。

    “天机派如果还有人对你出手,你只管杀,无视天盟情面的人,天盟从不予他们情面。”

    刀无名脸上,终于扬起一抹微笑,他喜欢这句话。

    林中,奔出来一群天机派高手,一个个,手握长剑,面如寒霜。他们是追刀无名来的这里,却意外的发现刀无名跟不存同在凉亭里。

    带头的人,看见转身面对他们的刀无名肩膀上,天盟神派的徽章时,激怒的握紧了拳头……“走。”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他的身份没有跟不存谈判的资格,他也没有资格代表天机派、主动攻击一个天盟的长老。

    刀无名摘下肩膀上的徽章,沉默的看着。

    至今为止,他已经忘了,到底杀死了多少天机派弟子,更不记得其中有多少长老、多少天机子。可是,始终没有让天机派胆寒而放弃对他追杀,如今,一面小小的徽章,却让天机派追杀的高手望而却步。

    刀无名重新戴上徽章,天盟山引路的NPC侍女来了,恭敬的致礼,领路在前,领着刀无名去大殿的居处。

    雨一直在下。

    女子打着伞,一直沉默的跟依韵保持同样的步走速度。

    已经三个时辰了,依韵没有理会过她,加等人也只是沉默的在后面跟随。直到,大群武当隐士、隐士仙人追杀而至。长剑出鞘的鸣音,穿透雨幕,肃杀之气,弥漫四散……

    女子紧张的握上腰上那把,价值不过几万两、长短适中的剑,偏偏剑鞘挂满饰物,剑鞘缠绕布带,镶嵌这好看却不之前的各色珠子。典型一把女子的剑,新手的剑。

    她们不急于更换更好的剑,却舍得用不多的钱尽量装扮兵器。

    一众一品堂高手犹豫片刻,自发将女子环绕在中央。她不是他们的人,生死本都与他们无关,但三个时辰的相识,女子的一些举动却已经让许多一品堂高手不忍心置他于不顾。

    “别出手,他们不会杀你。”

    一个一品堂高手善意的提醒却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女子握剑的手明明瑟瑟发抖,显示着一个新手对强大敌人自然流露的恐惧,对战斗拼杀流露的害怕。偏偏却又倔强的丢掉伞,双手紧握剑柄,极力试图让剑不再颤抖。“我、我一定要帮他!”

    环绕她在中央的一干一品堂高手沉默,其中,有许多人,用惊异的目光注视着女子那头早湿透、凌乱的长发。他们没有见过这种新手,素不相识,莫名其妙的同行,胆子不大,却异常勇敢,一路极尽努力的展现温柔照顾依韵,遇险竟然还能颤抖着坚持拔剑。

    感动,变成一些一品堂高手的于心不忍。“我们没有把握能保护你。”

    “我、我不怕!”女子的牙关,在打颤。“我真的不怕!你们、你们不用管我的!”

    追杀而至的敌人,越来越近,一把把寒冷的兵器,在闪电的光亮中,刹那泛动寒光。

    杀气。

    深紫色的太极光图,一闪而逝。

    依韵横过数百丈虚空,刹那出现在北面的隐士仙人之间,爆闪的深紫色星芒剑气,四面八方的激射而出……一大群隐士高手措手不及的要害被星芒剑气贯穿、毫无招架之力的毙命坠地……

    频频闪亮的淡绿色太极光图带着一个又一个的武当隐士原地消失,出现在依韵周围的时候,深紫色的太极光图已经带着依韵闪移别处而去。

    一品堂的高手如利刃般插入东面敌群,飞闪的剑气,连续不绝……快,用更快的剑抢先一步杀死敌人!跟随依韵经历一年、无数场类似战斗洗礼的这些一品堂高手都已经总结出应对这些厉害敌众的最有效办法。

    每一个人都在刹那抛却对生死的畏惧,舍弃一切杂念,目光尽收周围敌人动态、意识不停的捕捉着敌人动作间的致命空门破绽,手中的剑一次次用尽可能快的速度,抢在敌人的剑光砍到之前,洞穿对手的致命要害……

    大雨中,夹杂着飞溅的鲜血,纷纷扬扬的,漫天飘落……一条条尸体,纷纷坠落地上。

    血雨早将女子以及保护她的一品堂高手淋成了血人,没有人有功夫浪费心神和真气形成屏障阻挡血雨及身。四面八方都是敌人蜂拥杀至,保护女子的一品堂众高手围成圆阵,化作奔走的鬼魅块影,施展着紫霄剑阵,剑光,飞快绞杀所有靠近的敌人……

    翻飞的血肉,目不暇接的剑光,让女子一副手足无措之态。是啊,对于一个新人而言,置身与这种众多高手生死拼杀的战斗力,甚至连一道剑光都无法看清,除了慌乱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伴随围攻的武当隐士数量增多,圆阵再没有了原本的气势,越来越多的武当隐士突破剑阵外圈,冲进里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