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四章成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依韵目光迷离的自顾前进,旁边的淡绿色长裙的身影,头顶上始终遮挡着飘零大雨的花伞,他如同视若不见。【叶*子】【悠*悠】

    女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得不到回应的紧张让她快要窒息一般的难受。可是,她没有难过的哭着放弃离开,反而更勇敢的开口。“我、我看了很多很多关于你的事情,后来很好奇你是什么样的人,终于见到你的时候,看见你淋着风雨,湿着的头发遮挡了额头,遮挡了左眼,可你仍然在走……好孤独,好孤独……”

    女子长长舒了口气,飞快的瞟了眼身旁的依韵,没有看到厌烦或者不屑的表情,这让她有了说下去的勇气。“你一定不会说的,我、我也不是希冀什么的……真的,我只是很想、很想陪着你走一段路,说不定会走多久吧,可是不管多久,我都想陪你走一段。就、就……就只是这样。”

    一阵风,吹的女子睁不开眼,她手中的伞,却极力拿稳,只顾替依韵遮挡更多的雨,不顾半边身子被大雨顷刻淋湿……

    跟随着依韵的加把一切看在眼里,除了在心里一声轻叹外,再没有别的话想说。这是一个单纯的性情中人,这样的女人,他也曾经遇到过……即使事隔很多年,仍然无法忘记。

    曾经他希望不伤害这样的心,无数种尝试之后,最终他发现,除非接受这种感情,否则,最小的伤害就是沉默。接受当然是不可能的。为此而接受,置另一个深爱自己的人于何地?这是一种残酷的选择性伤害,无奈而又必须……

    风雨,混杂着汗水,顺着肌肤,滑下,流落地上……败叶翻旋着落在身上,百晓生却犹如不觉。

    花开花落背对从后紧抱着她的百晓生。悠悠轻声。“今天开始,一个月我才能来见你一次了。”

    百晓生的瞳孔骤然猛缩……这一天,这一刻,终于来了。【叶*子】【悠*悠】他早已做足的心理准备却突然被无法抑制的悲伤吞噬殆尽,感觉着怀里的花开花落轻轻挣开的动作,迈步轻去的动作,百晓生不由自主的一把紧紧抓住她的手腕。情不自禁的喊出了一句让他后悔万分的话。“你能不能不走。”

    支离破碎的自信,在这一刻。呈现彻底散裂之前的危危可及状态。

    背对着他的花开花落脸上挂起一丝微笑。旋即,又变成了失落。“你用心为天盟做事,也许我们就能见的多些。”说话间,她又一次挣脱百晓生,后者看着她走远,内心的矛盾和挣扎,突然变成了丧失理智的疯狂。“到底要怎样!你说——要怎样他们才答应让你一直留在我身边!”

    这句话喊出来的时候。百晓生觉得他的身体里,那支离破碎的东西。彻底碎裂成粉末,再也拼不出完整的形状……扑通一声。百晓生跪趴在泥泞的地上……他知道,他彻底的输了,这一刻开始,他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百晓生,再也难以重新站起来,而花开花落也不可能会留下来,相反,她会走的更快,更彻底……明明知道这一切,明明知道是徒劳,他却仍然忍不住的继续说出——明知道更蠢、失败更彻底的话。

    “我已经输了,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你,我只剩你……”

    “我们会再见面的,下个月的今天。”

    一道照亮天地的闪电之后,黄花树下,已经没有了花开花落的踪影,只剩痛苦抱头,紧紧揪着心口,完全变了模样、悲痛嚎啕大哭的百晓生……

    后崖,树林。

    花开花落幽幽轻叹。

    林中,凉亭里,小剑神情冷漠的静静自修,身边,很少离开的不存悠然自得的沏好一杯茶,却只是闻着茶香,一口也没有喝。[]

    “坏消息是,百晓生已经废了;好消息是,天盟多了一个能用的人。”花开花落在亭子里,静静说着,脱下湿了的纱衣,换上一套战衣,取出一把粉红色的花伞。

    那杯刚沏好的茶,被不存轻轻推到桌边,花开花落一点不客气的端起,不疾不徐的轻轻品尝。

    “可惜了一个人才。”不存感慨不已,百晓生的资质何等卓越,那是包括她不存在内,多少江湖中人可望不可及的天资……但这就是江湖,天资无法决定一个人的成就,天资和长期不懈的努力也无法决定一个人的成就能够走多远。

    因为江湖有各种各样的凶险,剑可夺人修为,但心,能让一个人丧失自己。始终屹立不倒的江湖高手,仅有武功绝对不够,所以许多天资并不特别卓越的人偏偏能成为长久屹立的高手。

    花开花落悠然品着茶,她的心杀,杀死了百晓生。这是她闯荡江湖中第一次施展心杀术,能否收发自如,也是验证她心杀术究竟大成与否的关键。能发而不能收的话,她的结果就会跟师父花语一样,心杀术跟被废了没有区别。

    与百晓生的相处的一幕幕,在她脑海中细细回忆……

    林中,打着白伞的笑仙子一步步走出林木的黑暗,出现在他们眼前……

    天机山。

    棋盘汇报了百晓生突然的、离奇的举动。“哥哥,白子突然疯狂索取天机山封存的消息,会不会……”棋盘没有说下去,百晓生被花开花落破了纯阳真气的事情,黑子知道,花开花落的底细,他们也都知道。

    波斯魔幻音,情人箭,杀人快剑……这些,全是花语所创的心杀术体系,花开花落继承了花语的心杀术,替代花语成为了小剑的影子之一。

    “他要什么消息,都给。”黑子深情沉痛的闭上了眼睛……记忆中,曾经的师弟百晓生的睿智,从容,自制,自信……纷纷飞闪过脑海,如今,那个他记忆中熟悉的师弟已经远去,什么时候还能回来,还能不能回来,没有人知道……

    “可是……如果白子真的败在花开花落的心杀术下,就成了她手中的玩物,把天机派的消息给白子就等于免费送了给天盟呀!”棋盘越想、越不甘心,越愤怒!天盟夺走了她的二师兄,曾经让她敬佩、倾慕的二师兄……

    “他是我的师弟,师父仙去之前曾经交待过,让我照顾好他。白子落到现在的田地,当师兄的无力相救,怎么还能置身事外?现在的他,体现价值还能得到一些快乐,如果没有价值了,他剩下的只有痛苦和折磨……一句为了天机派就置师弟于不顾?让天盟得到天机派的消息,就等于葬送天机派?”

    黑子的质问让棋盘红着眼,没有了话说……她已经明白了,这就是天盟要的另一种结果……“花开花落——早晚我会亲手杀了她!”

    黑子轻手摸了把棋盘的头发,面露一丝苦笑。“一个修心杀术的人,不会在乎被剑杀死。”

    “哥哥……我好想回到师父还没有过世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很多人都在一起,哥哥、白子、我,白棋盒,黑棋盒,棋谱残阳,棋谱残雪……大家都在一起修学,一起听师父教诲,跟着师父学习各种本事,好开心、好快乐、无忧无虑……”

    棋盘哽咽着,埋首黑子肩头,无声的抽泣……

    “师兄。”笑仙子跪倒地上,缓缓伏地。“我想学心杀术。”

    凉亭中,静默无声。

    花开花落望着厅外,不顾一地泥泞的身影,突然觉得荒唐可笑……如果她、如果她师父拥有这个人的天资,她们何必修炼、何必创造心杀术?何等的荒唐?拥有求武道天资的人,舍大取小,苍天,如此不公……

    “想了解?”不存打破沉默,问了一句早已经知道答案的话。如果仅仅是了解,笑仙子根本不会是这种姿态。为了解而学和为应用而学,存在很大的区别。小剑开了口,花语一定毫不犹豫的答应让笑仙子了解,但是,未必会答应让笑仙子为应用而学。

    “不。”

    “你师兄、师姐都对你抱有很大期望。”不存叹气,她不知道笑仙子是为什么,但是,江湖阅历丰富的她一眼看出,能让笑仙子如此的,无非情与仇。目标也一定是个,强的让她没有把握能通过武功战胜的人。江湖上,这样的人没有太多。

    “求师兄成全!”笑仙子很清楚不存劝阻的心意,但是,她早已经下定了决心。

    “你杀不死他。”小剑语气冷漠之极,昔年蓦然在江湖中,误入歧途,多年之后才得以重新振作,却至今没有看破情关。逍遥山一门,除他和紫衫,就没有第三个能让逍遥子放心,让他和紫衫欣慰的弟子了?

    “求师兄成全!”笑仙子的声音更响亮,更坚定。

    凉亭里,花开花落轻轻放下茶杯,她已经明白,笑仙子学心杀术为的是谁,于是不能继续沉默,她也不希望笑仙子舍弃明光大道,取黑暗邪道。“他,是我的猎物,小师妹已经在设法在他的魔心中撒播道种,即使你现在修学心杀术,既帮不上忙,也来不及用。”

    雨,早已淋湿了笑仙子的衣发……她抬起的脸上,**的,是雨水,又似乎,还夹杂着泪水……

    “求师兄——成全!”RQ

    最快更新,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