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七章 桀骜

第五十七章 桀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今天的第二章,是连续更新,前面还有一章,请书友们别漏看章节……正面撞击,谁能承受体长超过千丈、又在闪电速度提升撞击力量的桀骜一下?

    闪避不能,格挡不住!唯一的生机就是在被桀骜撞上之前,杀死桀骜!

    神兵北落紫衫刹那燃烧起深紫色的紫霄炎……

    魔剑,北落紫衫。[]

    神兵北落紫霄的复制品,昔年至尊令任务后,系统所赠。江湖人称其与北落紫霄为鸳鸯剑。北落紫衫是魔剑,依韵曾经耗费心力创造的魔剑,剑的灵魂跟随着依韵的成长而成长,根据使用者的精神力状况,存在时间不等的单独作战能力。

    此刻紫衫的精力状况,大约能够支撑魔剑几个弹指的时间。自北落紫衫创造至今,除初成的时候紫衫体验过了一次外,魔剑北落紫衫一直在沉睡中渡过漫长的岁月……

    魔剑出鞘,杀气刹那弥漫虚空!

    出鞘的北落紫衫化形为紫衫模样,目光空洞,不映外物。手中握着一把,能量化的剑,额头上,剑魔印记亮放深紫色光亮的同时,九佰九拾九把剑弑神剑刹那飞出,每一把的剑头,都指向飞冲至面前的桀骜……

    千数深紫色太极光图一起,刹那闪亮。

    千数剑魔飞剑气同时疾射而出——全轰在桀骜巨大的身躯上!

    在未曾获得太极特效力量之前。依韵凭此一招偷袭之下,击杀移花宫公主邀月。如今魔剑北落紫衫剑魂施展出来,犹如此刻依韵全力以赴的一击,获得太极特效力量的增强,千数齐射的剑魔飞剑气杀伤力远在当初偷袭邀月时之上!

    喷溅的千道血柱,飞射漫天……

    桀骜巨大的身躯、在这一击攻击之下,冲势骤然变成了退势,头部带着身躯直飞上天、又在高空划出一道弧线。朝后疾抛……它身上被剑气射穿的伤口持续不觉的喷射出道道鲜血的柱子,直射出几百丈之远……

    冰华月不理会这一切,犹自一马当先的率众急冲。务求在紫衫身体恢复平衡之前合力将之击杀!

    一击出手的北落紫衫剑魂周围的九百九十九之数的弑神剑剑头方向刹那调整,第二次喷射千数剑魔飞剑气——道道深紫色的剑气轻易贯穿、粉碎一道道拳劲、掌影,射穿一个个灵鹫宫高手的身体……

    一条身影,带着大蓬剑气,无穷尽的剑气纷纷飞撞抵挡一道剑魔飞剑气的同时。一把懒腰抄起冰华月,带着她径直前冲……粉碎万数剑神剑气、能量犹自没有散尽的剑魔飞剑气险之又险的从金刚后背、以毫厘之差错飞过去……

    眨眼之间。众多灵鹫宫高手的攻势被瓦解。距离紫衫最近的那一百多个人,全都闪避不及的被剑魔飞剑气贯穿身体,当场毙命气绝。其它人也都狼狈不堪的飞闪躲避,原本致命的合击就此被瓦解。

    冰华月一阵后怕,想到刚才那些剑魔飞剑气的速度之快,如果不是金刚及时现身,飞冲在最前面的她绝对来不及回避躲开……“眼光可真毒!”

    金刚脸上不见一丝微笑。十分平淡的说了句。“几百年不是白混的。”

    冰华月晒然失笑之余,看着金刚那张总是显得严肃。不苟言笑的脸,一时间。既想起曾经两度承受的伤害,又为这张脸上的认真专注而不由自主的莫名心跳加速……

    是啊,这就是金刚,就是她所认识的金刚。绝大多数时候总是严肃、认真的表情,不苟言笑,没有什么幽默感。只有跟伤心断肠那些人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流露一些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冷幽默的一面。[~]

    曾经伤害她的时候,金刚是眼前的样子,没有污言秽语,也没有**智昏的疯狂……这么多年来跟她传音入密联系的时候仍然如此。正因为如此,他的态度,他的话,他的行动,让冰华月无法不相信,他,爱她。

    “再上!”冰华月迅速压下起伏的心潮,眼前的战况她从没有抛之脑后,诡异出现的剑魂强大若此虽然让人意外,但知道剑魂十分消耗使用者精神力的她很清楚紫衫不可能支撑太久,剑魂能救危机,却不能改变战况。喝令的同时,冰华月手势下令示意,一些素来跟随她日久,有默契的高手纷纷飞向桀骜,取出伤药试图救助……

    抛飞的桀骜,突然虚空凝住失控的势子,头,直直抬起,那双鹰眼,流露着残忍戏谑的愤怒,直勾勾的盯着拿住势子的紫衫。桀骜身上被剑气贯穿的身体,仍旧在徐徐流出鲜红的血液,伤口却在一阵迅速的蠕动中,快速愈合。

    任谁都看得出,原本就因为与天罚对轰而精力衰弱、力量损耗不少的桀骜遭遇刚才的打击,战斗力下降的更严重,甚至连伤口的愈合也无法刹那恢复。但是,桀骜还有战斗力,它没有死在刚才的沉重攻击之下。

    “嗷——妈妈的仇今天一定要报!”桀骜嘴里,吐出一句森冷的话。它长长的身躯缓缓调整,牛头上的漆黑牛角,对准着数百丈外站定、气喘吁吁,神情疲惫的紫衫。

    众灵鹫宫高手散布成包围之势,准备着再一轮的围攻。

    紫衫握剑的手,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着,精力的严重衰竭让她只想合上眼睛睡觉,让她的体力下降到几乎不能在自我控制的地步。这样的苦战,全因为错误估计了桀骜的战斗力所致……魔剑北落紫衫已经无法再出手。

    桀骜的鹰翼展开,化成赤风马蹄的脚微微弯曲,准备再一次发起致命冲锋!

    命悬一线?

    紫衫极力握紧手中的北落紫衫……

    红色的、熊熊燃烧着天火火焰的墙,突然出现在紫衫面前,纵横宽敞达数千丈、形成一面阻挡隔绝一切攻击的屏障。与之同时,一直红色的巨手一把握住紫衫。

    “嗷嗷——紫衫,我会保护你的!”折返的野猪妖精,挥剑,割破心口,撕开皮肉,将紫衫丢进里头,蠕动的伤口迅速生长愈合的时候,天火火烧的墙壁,被桀骜一头撞散……

    团团天火火焰四面八方的抛飞飞射……桀骜的牛角,刺上野猪妖的心口,在燃烧的天火火焰中,一点点穿透麒麟鳞甲,刺入血肉。丢掉了麒麟神剑的野猪妖用燃烧着天火火焰的双手紧紧抓住牛角,竭尽全力的抵挡桀骜飞冲的力量……

    一时之间,桀骜与野猪妖在虚空之中,进行着力量的较量……

    灵鹫宫众高手纷纷各施手段的对突然现身的、体长千丈的人形、浑身燃烧火焰的麒麟野猪妖施以毫不留情的打击……

    “嗷——”激怒的桀骜奋力摆动牛头,麒麟野猪妖顿时被强劲的力量带的横空抛飞,流星般飞砸在天庭群山中一座山峰之上。弥漫的烟尘,激射的乱石、断书、碎木,枝叶,抛起一片天空……

    半空的桀骜胸腹中亮起黑光,聚集在口中,形成了一颗越来越大的黑色能量光球……牛头上的那双鹰眼流露出强烈的仇恨、愤恨的战意,紧紧盯着弥漫的烟尘……

    烟尘中,麒麟野猪妖爬了起来,高举双臂,交叠在头上,一副全力防守抵抗的架势……没有人看见,那双手臂下,麒麟野猪妖的龙头上,一双猪眼睛里源源不绝的、正涌出泪眼……

    ‘嗷嗷——妈妈是桀骜的仇人……嗷……我不想跟桀骜打架,我只想保护妈妈……’

    “嗷——找死!”怒吼声中,桀骜用力甩动头颈,口中那颗黑光的能量球刹那化成一道黑色的能量光柱、自半空刹那飞坠射落,狠狠撞在麒麟野猪妖交叠的、燃烧着天火火焰的双臂之上!

    黑色的能量光柱迅速吞噬了天火火焰,吞没了麒麟野猪妖的身体,疯狂吞没着群山……树木,山石,在能量的冲击下纷纷化作粉碎,冲击的能量气劲,形成四面八方蔓延超过五千丈的强劲气流……

    许多天庭的仙人在这一击之下,化作青烟……玉帝,挥动金剑,被逼得再也不能旁观,催动全力抵挡着黑色能量光柱造成的恐怖杀伤破坏……玉帝身上的金甲,在黑光能量光柱的持续破坏下,渐渐、出现裂痕、渐渐破损……

    烟尘,直冲天空,吞没了漫天雨幕,其势直追天空涌动的滚滚黑云。

    ‘不……’金甲,一片片的碎裂,散落地上。黑光能量柱仍旧没有停止的迹象,玉帝恐惧的感受着一身法力修为在黑光能量的破坏下飞快消逝,看着裂开的金甲碎片越来越多脱落,在能量中被摧成灰烬……

    麒麟野猪妖的手臂上的鳞甲,早已被摧毁,护体的天火在桀骜的凶猛攻击之下被完全压制,浑身上下的鳞甲都在能量的破坏中支离破碎,肌肉,一层层的变黑、变成焦炭,化成灰飞……

    “嗷嗷——好痛啊!痛死我了啊!嗷嗷——”麒麟野猪妖极力忍耐,可是痛苦超越了它承受的极限,尽管保护紫衫的念头让它仍旧倔强的维持着全力承受、抵挡之势,尽管它明明已经下定决心绝对不能叫,就算被桀骜打死也不还手、也不能让它认出自己。

    可是,疼痛到极限,野猪妖还是忍不住哀嚎大叫了起来……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