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五章 情、义

第五十五章 情、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今天的第二章,是连续更新,前面还有一章,请没留意的书友先看上一章。

    “嗷——”桀骜仰天长吼。作为约定的不变承诺。

    野猪妖十分高兴的拍着凸起的肚子,笑呵呵的承诺。“嗷嗷——等你来,我准备很多很多仙桃,我们再比赛看谁吃的快!”野猪妖打了着呵欠,吃饱的它,一如往常的困困入睡……

    这一睡,竟然睡了十天十夜,被桀骜推醒的时候,仍然睡意朦胧。

    “嗷——走了。”

    野猪妖混混僵僵的明白过来,到了离开的时候了。却仍然困的只想睡觉,于是连连挥摆猪蹄。“嗷嗷……你先走。嗷嗷,我还想睡觉,天庭见,嗷嗷——”说着,又睡死过去。

    有食物,又向来知道野猪妖能睡的本事,桀骜便也放心的径自飞走远去。留下一句天庭再见的约定……

    转眼一百天过去,野猪妖从长睡中醒来,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红色的火焰在眼前燃烧,漫天纷纷扬扬飘落的飞雪尚未触碰到火焰就融化成了气体……

    “嗷嗷——谁放火烧我啊,嗷嗷!”野猪妖连忙爬了起来,发现全身上下果然都被火红的烈焰烧遍、包围,旺盛的看不清身体了,惊惧之下,野猪妖抱着脑袋,迈开大步子朝着最近的海岸方向一路狂奔,一路呼喊大叫。“嗷嗷——桀骜救命啊,救命啊,嗷嗷——我要被烧死了啊……”

    直到扑通一声、野猪妖压破冰层,坠入海里,身上的火焰终于熄灭……

    “嗷嗷——烧红了啊,烧熟了啊!嗷嗷——”

    野猪妖眼里的自己,手脚身体都变成红彤彤的颜色,惊恐的大喊大叫,嘴里灌入咸涩的海水,连忙又闭上嘴巴,施展飞行术冲出冰海,使劲抓住冰层,爬上冰雪大地上。

    它的身体,又渐渐燃烧起火焰……野猪妖突然发现,火烧着,可是它一点都不觉得疼,反而觉得暖洋洋的,很舒服、很舒服……再想起海里看见的身体手脚,野猪妖一个激灵,施展起镜像法术,荡漾的水波中出现一面镜子,镜子中,一个陌生的它,清晰呈现……

    猪头、猪嘴消失不见了,变成一颗威武、充满力量的龙头……肥壮笨拙的身躯没有了,变成类似人形的身体、四肢,全身上下都披覆着火红色的鳞甲……猪尾巴变成一条燃烧着火焰的马尾。

    “嗷嗷——嗷嗷——”野猪妖犹如置身梦境,惊喜交加的打量着镜像术里的全新‘自己’。“嗷嗷——妈妈,我长大了,我长大了,我变成麒麟了!我是麒麟,我真的是麒麟,妈妈没有骗我!嗷嗷——我是麒麟!”

    飘渺峰顶一片,突然没有了雨。

    诸多灵鹫宫弟子个个神色慌张的看着头顶上空悬飞停留的巨大怪物……

    “桀骜?”容儿辨认了片刻,不太确定的尝试运功叫了声名字。昔年魔龙帝在蚩尤死后跟随喜儿,桀骜自然是飘渺峰的常客。一别多年,形貌虽然大变,却依稀有许多过去的影子,如桀骜模样的妖怪,别处未曾见过。

    “嗷——三宫主,杀魔龙帝的人,在哪里。”高空的桀骜,没有对容儿放肆,记忆中,魔龙帝对喜儿十分遵从,等若是它母亲的主人,在桀骜心里,它也是喜儿的部族之一。

    “你长大了……”

    “嗷——我要为妈妈报仇!”悲鸣声,响彻雨空,掩盖了滚滚惊雷之声……

    天庭。

    野猪妖在天庭隆重的敕封仪式上,见到了久别的紫衫,不由自主的挺起胸膛。它长大了,玉帝敕封它为麒麟战神,对其异于寻常麒麟的形貌极为欣赏喜爱,于是在众多仙人的提议下,给与了荣耀的封号。

    “玉帝赏赐麒麟战神——上古麒麟神剑!”

    无数仙人的祝贺声中,野猪妖双眼不由自主的湿润了……想起年幼时在锁魔场上痛苦的岁月,还有那已经模糊了的,母亲的身影……今时今日,它不但离开了地狱,在充满危险、充满许多可怕邪恶的人类的天地中成长起来,还得到如此尊贵的天庭封号。

    一切,都让它觉得,母亲会为它骄傲自豪……而这一切,如果没有紫衫的教导帮助,不会有。它不会有那么多仙桃,不会能学习人类的武功,不会认识挚友桀骜……

    “嗷嗷——保护紫衫,保护天庭!嗷嗷——我是麒麟战神!”

    不善发言的野猪妖当着无数仙人的面,高举那把通体火红的麒麟神剑,高升呼喊出激动的誓言……与会的仙人们又惊又羡的注视着紫衫,暗暗为玉帝尴尬……

    野猪妖浑然不觉,紫衫也只是一脸欣然的笑容……吃着紫衫做的许多精美的食物,野猪妖泪眼朦胧,一边哭,一边狼吞虎咽。“嗷嗷——呜呜,终于又吃到紫衫做的菜了,呜呜……”

    “嘻嘻,你长大了,不能老哭了咧!”紫衫支着脸庞,扬起脸才能艰难的看清坐在地上的,麒麟野猪妖的头脸。它的形貌变的威武了,却仍旧如过去那样,动不动就哭鼻子。

    “嗷嗷——呜呜,我长大了,我是麒麟、麒麟不哭,麒麟威风!”野猪妖说着直抹眼泪,怎么都忍不住……

    紫衫嘻嘻笑看麒麟风卷残云的吃完食物。“你知道南极之地在哪里吗?”

    野猪妖点头,“嗷嗷——知道,一直往南飞。”

    “嘻嘻,听说那里有一种白色却发红光的花,可是我没空去哩!你帮我去找回来呗。”

    野猪妖立即站直身体,雄赳赳气昂昂的点头。“嗷嗷——好!”看着野猪妖飞走远去,紫衫嘻嘻失笑。“野猪妖真是乖妖精哩!”

    西北方向的远空,一条疾风般的身影,流星闪电般朝天庭方向疾飞……

    紫衫欣然笑望西北方向,嘻嘻笑着,自言自语。“你跟桀骜的约定不能实现了咧……”

    桀骜背上,站着三千灵鹫宫高手,冰华月赫然在列。

    桀骜欲复仇,许多灵鹫宫高手自发请命,相助的同时,希望能够除去紫衫这个灵鹫宫的宿敌。容儿便指派冰华月带队,如果可战则战,不可战设法劝服桀骜,负责带领众多同行的高手回去。

    乘着桀骜,在风雨中疾行的冰华月收到金刚的传音入密时,心头一暖。“别担心,又不是死战。如果形势不对就撤,紫衫人在天庭即使收到消息也来不及召集足够的人力,如果闻风而逃那就算了。”

    多年来,冰华月与金刚从愿意联系,到频繁联系。虽然始终没有再见面,冰华月却愿意对金刚说越来越多的话,渐渐,两个人遇事必定互相知会一声,俨然情侣、夫妻。

    冰华月喜欢现在这样的状态,却不愿意更近一步的跟金刚明确关系,甚至对于见面的事情,既渴望,又排斥。想到见面,就想到曾经金刚强行而为对她造成的伤害。金刚的诚意打动了她的心、打动了她的感情;但如果见面,曾经被伤害的痛苦必定会在身心涌动,冰华月还没有把握能够确定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能够超越伤害积压的仇恨。

    “我在去天庭的路上,平安无事我不现身,如果危险,有我。”

    听着金刚的传音入密,冰华月心头的暖意一时燃烧成了炙热的情绪……“别小看人了!以为我冰华月这些年是白过的?现在你可未必是我对手,还要你救?”冰华月心里感动,嘴上却倔强的不肯承认。

    “眼见为实,江湖上自以为是的人太多。”传音入密那头,毫无情调、典型金刚一本正经的严肃话语,气的冰华月恨不得当面咬他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