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章 刀无名

第五十章 刀无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好一个酒囊饭袋!”

    不屑的冷哼骂声在内功作用下,响彻青楼。[~]热闹噪杂的声音突然都安静了下来,周围的人,目光都集中在说话的落魄刀客身上。充满挑衅意味的声音让天机派几位长老,眉头紧缩,目光冷冷的盯着说话的人。

    他们心知肚明这句话针对的是谁,但老沉的他们,对于这种没有指名道姓的冒失斥骂,不愿锱铢必较。经历诸多风浪的他们,清楚的知道江湖上最麻烦的不是成名已久的高手,而是刚刚练得一身本事闯荡江湖的新锐,这种人也许很强,也许不过如此,但往往都很冲动、张狂,目中无人,不计后果。

    隔壁桌上,落魄刀客同桌的商贾打扮的宅子,一把按住他的手,低声道“别生事,那是你想加入的天机派的人。”

    落魄刀客不以为然之极,神情冷漠依旧,口气仍然嘲讽。“天机派如果都是这样的酒囊饭袋,这种门派不入也罢。”

    几个天机派长老再不能装聋作哑,不等他们发作,做东的几个新锐高手愤然立起,指责怒喝。“哪来的杂碎?活不耐烦了么!”

    “就算我活得不耐烦了,凭你们也没本事要我的命。”落魄刀客端杯自饮,看也不看那几个怒目而视的天机派新锐高手,这样的姿态,激怒了那几个新锐高手,剑接连带着短促迅快的鸣音出鞘,怒气冲冲的围在那落魄刀客周围,威胁冷喝。“天机派从不滥杀无辜。你无端侮辱本门,如果跪下道歉还可以饶你一命,否则——”

    一束银色的刀光,刹那闪逝!

    飞溅的鲜血中,五个天机派新锐高手手捂咽喉、瞪着难以置信的眼珠子仰倒地上,落地的身体震得楼板一阵响动。

    几个天机派长老眸子中精光一闪而逝,一招之间。他们已经知道,这是一个罕见厉害的高手,刀出手之快简直匪夷所思。连他们都根本没有看清这一刀的动作。

    “阁下好狂妄!既然阁下擅长用刀,天机派自会有用刀的高手让阁下知道人外有人的道理!”秦长老说罢,丢下一锭金子。作势就要离开,不料眼前一花,那落魄刀客人已出现在他们身旁,空空的双手,没有握刀。

    他不屑一顾的冷冷嘲讽。“你刚才说,闯荡江湖勤奋修炼不如会做人。那就看你重生之后能不能靠做人的本事再当上天机派的长老——”

    几个天机派长老,一起拔剑,可是,剑才出鞘一半,就葛然而止。

    飞闪的银色刀光。刹那,隔断了他们的咽喉。

    直到这时,落魄刀客的双手仍旧空空如也,腰间的长刀纹丝不动,仿佛从来就没有动过……他不屑的朝秦长老尸体呸了一口。“我也会让你知道。勤奋苦修的高手能走的比你高多少、远多少!”

    同桌而座的那个商贾宅子,苦笑着起身过来,将一叠银票递给他。“你这一闹,不得不提前闯荡江湖了,这些钱你收着,足够添置一套总坛装备。等有稳定的落脚之处时我再找你喝酒。”

    “小安……劳烦大哥代为照顾。”落魄刀客语气里颇有几分惭愧之态。宅子叹了口气。“兄弟总是如此眼里揉不得沙子。小安好不容易盼到你出山相见,结果……哎!”

    落魄刀客再也无话,沉默抱拳,径自去了。

    片刻,大群天机派高手涌入青楼,一层层找寻落魄刀客的踪迹……

    城中街道,宅子领着个一身橘红色长裙的小安闪入街巷。[]

    “他……?”小安见只有宅子一人来,脸上几分失望,几分委屈,几分难过……“是不是又闯祸了!”

    “……”宅子沉默,无话可说。七十多年了,小安一直在等待,从最初的分开,就是因为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冲动惹事,招致逃奔茫茫雪山的结果,从此修练武功,一别七十多年。好不容易等到他出山见面,结果……

    “我、我已经忘记他的模样了!”小安心如死灰,她可以容忍他的冲动,但不能无止境的容忍。如果他心里稍微有她,也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冲动惹事——七十多年的苦等,她已经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小安,你别这样……”看着小安脸上的泪水,宅子颇有些手忙脚乱,眼前突然一花,小安已经扑进他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身体,伏在他肩头痛哭不止……宅子无言以对,这么多年的相处,从成长院开始他就对小安的眼泪没有任何抵抗能力,此时此刻,他想推开、却又根本推不开。

    “宅子,我讨厌江湖,我也讨厌他,我早就记不得他的脸了!只是一直不想辜负,一直在等。可是他心里根本没有我,我在他心里根本不重要。你、你还要沉默的等待到什么时候?”小安肆意的喊叫着,把心里的话,全说了出来。七十多年了,每天跟她朝夕相处的人,是宅子,跟她一起经商做生意,从无到有,帮助宅子成为城商联盟的当家,江湖巨富。她早就希望宅子能捅破窗户纸,却总等不到……

    “罢……我欲情义两全,奈何天意弄人!小安,我们是兄弟,在你我开始之前,我必须要立即跟他说清楚。”

    “不必了——”一把声音,从街巷上方传来。

    两人吃惊之下,双双抬头,正看见房顶屋檐旁,立着一条熟悉的身影,静静注视着街巷里,仍旧相拥的宅子和小安。

    沉默……当宅子要开口的时候,屋檐边缘的身影却抢先开了口。“大哥什么都不必说,小安说的没错,坦白说,我也早忘记她的模样。虽说仍然牵挂,也仍然心怀一份特殊情意,但比起大哥和小安的感情已经不值一提。刚才的情况我都看到、听到,大哥没有有负我们的兄弟之情,小安也没有,当初我跟小安在一起本来就是一个错误。他日择定落脚处,必请大哥和嫂子来盘桓做客。在此之前,你们勿以我为念。”

    说话间,屋檐边的人已经飞闪而去……

    “割鹿刀重出江湖,萧兄弟必将闻名江湖……”宅子似是感叹,又似在安慰怀里的佳人,而小安,却只是满脸幸福的埋首在他怀中。“恩,他行的,一定行……”

    街道上,天机派高手的丛丛人影在来回奔走……

    月空下,落魄刀客当空飞落,不见刀影,只见银色刀光纵横飞闪——一个个天机派高手尽皆坠地,全都要害重刀,摔跌地上。在丛丛人影包围中肆意屠杀的身影边自挥刀,边自长声高喝“记清楚,我叫刀无名——今日开始出道江湖,江湖第一刀之名从今往后永远是我囊中之物!”

    “狂徒,接我剑飞天一招!”怒喝声中,江湖闻名已久的小三义剑飞天拔剑出手,寒冷的剑,夹杂六脉神剑纵横交错的一团剑气刹那横过虚空,直射向刀无名而去!

    刀光,斩断无数交错的剑气,斩断剑飞天手中的八级白虎坛宝剑,斩断剑飞天的脖子……激射的热血中,剑飞天的头颅横空抛飞,上面圆睁的眼珠子犹自带着震惊、不可思议的情绪……

    深紫色的太极光图,若隐若现的、持续在依韵双脚下闪动。目光迷茫的依韵神剑入鞘,旁若无人的踏着一地尸骨,一步步缓缓前行。

    十几匹马,嘶鸣着在百丈外急急停下。马上,每个人都带着斗笠,倾盆大雨稀里哗啦的落在一张张斗笠之上,溅起的水花纷纷飞溅……斗笠下,仅仅见到的下巴,全不见胡须,干净的犹如皇宫太监……

    “主上听说你的剑很快,跟我们走一趟。”为首的人阴阳怪气的说着,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白净如女人的脸。

    依韵的眸子里,没有看见这群人身体里流露出杀气,于是,仍旧一步步前行。

    为首抬头的那人,声调古怪的冷哼。“狂妄!看你有没有让主上亲自来见你的本事!”

    说话间,十几把长剑一齐出鞘,人纷纷飞跃离马背,直扑向一步步前走的深紫色身影……漆黑的剑气,舞动漫天黑光,直刺而出的同时,杀气,从十数人身体里流露……

    飞闪的深紫色弧形剑光刹那划破雨幕,十几条人影舞动的剑气应剑气而溃散,转眼之间,十几个身份不明的人,全被斩成两截、扑通……跌落泥泞的山间小路上。

    时隐时现的太极特效,配合明玉功特效迅速将刹那吸收的真气转化成依韵的内气……深紫色的靴,踏过鲜血浸透的地面,径自前行。

    没有人知道依韵要走向哪里……

    山林小道,路边的石头上,一个头戴斗笠,身穿蓑衣,腰悬价值不超过几百两新手铁剑的男人,喝着一坛价值千两的陈年竹叶青,在雨幕中,沉默的等待着。

    路的一头,远远,一条亮放着朦胧紫光的身影渐行渐近。蓑衣斗笠的男人,一口气喝干了坛中的酒水,甩手砸碎了酒坛。色泽暗淡的长剑,带着尤其响亮的鸣音,缓缓出鞘……抬起的头,斗笠下那双沉静的眼睛,流露出逼人的精光。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