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九章 忧患

第四十九章 忧患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意识中,四面八方,飞快围拢过来的隐士仙人,很快从十五里外、接近到几里。[]

    邪道日进千里,却时刻面对毁灭的威胁。不能一直克服无数毁灭瞬间,就失去在邪道中孤进的意义……说过绝不回头的誓言,依韵就早有迎接一切危险的准备。没有解决办法的长久躲避,是没有意义的浪费时间,这样的事情,他从不做。

    依韵的消失,是为了依韵的重生。

    意识,缓缓沉入血红色的空旷意识世界,那里面,除了孤独的他,就只有徐徐流动空间一地的,鲜红的血……

    喜儿的异常,已经预示了挖掘意境能力的可能性,从那刻开始,依韵就已经决定要踏上这条可能增强自身的途径。

    主导身体的理智沉没,本能的忘我意境成为主宰。

    因为忘我,故而我不存在。战无惧,战无思,战无虑……这本就是忘我意境最完美的状态,也是忘我意境最初级的状态,又是忘我意境任何处于战斗时都需要保持的状态。

    高层次的忘我意境能够在维持的同时,保持理智意识的相对存在。从过往无数的拼杀实践来看,事实上保持理智意识的相对存在确实没有影响忘我意境本能的战斗能力。

    依韵不确定是意境更高级产生的变化,还是长久积累带来的变化,但喜儿的情况实实在在的说明,事实已经并非如此。

    意识世界中的依韵。除了孤独的在血红色的空间里静静自修外,没有任何事情可做,除了,回忆过去……

    漆黑的林中,枝叶随风摇动,缓缓睁开双眼的依韵脸上,一双迷茫的眼睛,淡淡然打量着周遭的一草一木。

    飞射的剑气。四面八方的飞射而至——旋动的九佰九拾九把剑弑神剑,卷带起周遭百丈范围的树叶脱离树枝的束缚,飞快的随剑旋动,不断闪烁的深紫色太极光图在漆黑中形成诡异的光亮……

    一片绿叶,一束剑气。

    踏着深紫色太极光图的身影,刹那穿过树叶与剑气内气抵消后形成的空隙,一闪横过四百丈距离、带着飞旋的弑神剑与漫天旋动的绿叶。出现在飞冲的一群高手面前……

    一团绿叶,骤然疾射飞散。每一片都准确无误的划断了一个隐士仙人的咽喉要害。疾射的弑神剑在闪动的深紫色太极光图作用下,每一把都轻而易举的接连贯穿二十多个隐士仙人的身体……闪烁的太极光图中,依韵四处闪移,出现在一群隐士仙人之间,还不等周围的隐士仙人攻击,一团绿叶疾射飞散中,依韵已经在闪动的太极光图作用下移走远去。背后,只留下一群被绿叶划破了咽喉要害的隐士仙人……

    太极特效。被依韵战斗本能的忘我意境主导了意识,完全操纵。原本在出手速度特效方面就超过可名的他。此刻的出手速度之快,远远超过可名……过去满江湖都拥有强化出手速度特效的情况下,本来绝不可能出现的速度绝对差距,此时此刻,变成了不可思议现实。

    紫影飞闪,带着斗笠的隐士仙人飞快拔剑,剑,出鞘不及四分之一,疾飞的绿叶已经割断了他的咽喉……飞闪的深紫色紫影化身为没有人能够追上,即使出现在身边隐士仙人也不可能来得及攻击的飞影……

    紫影在不停闪动、移走,地上树木上的绿叶,纷纷旋动着飞起上天,本对高手已经没有绝对杀伤力作用的弑神剑,此刻,每一把都变成隐士仙人的噩梦,因为太快,每一把弑神剑飞闪的速度都太快,快的让他们来不及闪避,更不可能格挡……

    漆黑的树林上空,一群群的隐士仙人,咽喉喷溅着鲜血,自高空,纷纷飞坠落地……直到,再也没有一个活人。[~]

    光秃秃的十里树林,不见一片绿叶,树木,全都披上了鲜红的血色。

    树林中,目光迷茫的依韵,一动不动的握着剑,静静的立着……

    距离十丈外的树后,紫衫被雨淋湿了的脸庞,贴在树上,望着树林中,一动不动的深紫色身影许久……终于,还是沉默的转身而去。她从无法劝阻依韵决定的路,尽管在战斗开始之前,她就知道,依韵想做什么。

    意识交给自身忘我意境的战斗本能,意味着,依韵已经不存在了,存在是依韵的战斗本能,他也许会在这种状态下,去别人猜不到的地方,做,别人猜不到的事情;也许,会一直沉默而安静的,等待着无穷尽的追杀者赶到,进行无穷尽的战斗。

    在这个过程中,战斗本能的意识会不停的、挖掘所有可挖掘的力量提升战斗力,最终也许能够脱离初级的忘我意境,进入第二阶段的意境状态,那时候,依韵的理智意识才能够与忘我意境的本能战斗意识,融汇一起,在交替的状态中,主宰身体。

    在此之前,依韵也许会不停的与追杀者战斗,不知道逃走,不知道避战休息的一直杀、一直杀……或者杀到他筋疲力尽的倒下;或者杀到再也没有来犯的敌人;或者杀到脱离眼前的状态。

    紫衫沉默的离开,无论是过去不会武功的她,还是以神话传说之名的她,始终都只能,在依韵追求自强的路上,以沉默等候的角色在孤独和思念中体会时间的流逝……

    因为,道本不同。紫衫不需要追求杀道,而不是天才的依韵却强求以不完美的天资,寻求进化成为不惧一切的强者,这本是逆天行事,所以他的道,也是逆天而行的孤苦之道。

    “依韵,我在的,我一直在,我说过永远不会离开……”

    呓语般的声音,随风飘入目光迷茫的依韵耳中……石头般的他,双唇微动,喃喃自语的念叨着“紫衫……”

    张开的双臂,仿佛要接住在雪地中舞动而丧失平衡跌过来的身影……可是,虚幻一晃而过,那双手臂,什么也没有触碰到……

    荒芜的山野林地,目光迷茫的依韵无目的的随意漫步,经过一条山上下来的河流时,俯身,一把抄起河里的鱼,从真空袋里取出金蛇剑,剖开鱼腹,塞入清洗干净了的青草……

    “我来这里多久了……好像一年,又好像很多年?不,不可能很多年,如果很多年,我的伤早好了。”

    “伤?”茫然的依韵运气,体内真气流转迅快,毫无阻滞……“不,我没有受伤,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我刚才在想什么……记不起来了,鱼熟了……真空袋里有野猪肉,为什么我要吃鱼……忘了,鱼熟了,该吃了……”

    觥筹交错,悦来青楼里的歌舞女子,争相较艳。几个天机派资历极深的长老,在一群新锐高手的恭维声中,哈哈大笑,几分醉态的一个长老,打着酒嗝,满面红光,手指着一个新锐高手,以一副老江湖前辈的口吻,循循劝导。

    “什么本门十大高手……呃,我跟你说,我担当不起。我这人、资质福源都有限!有今天的武功,靠的过去勤奋不懈的苦练!你们、你们也有——都有!我看好你们,早晚你们会成为本派的新锐长老!”

    那人一脸受惊若惊状,双手举杯。“承蒙泰长老器重提拔,凭我的本事跟长老们差得远,如果有一天能荣升为本派长老,那也一定是诸位长老提携关照,只凭我自己这点能力,永远都当不上!”

    几个一起做东的新锐高手,纷纷举杯附和,齐齐吆喝着敬几位长老一杯。有人使眼色下,重金叫来的青楼红牌,会意的紧抱几个长老手臂,胸高耸丰满的胸部,装作无意的来回蹭着,脸上殷勤的笑着,嘴里柔声细语的恭维着。

    几个长老哈哈大笑的享受着温柔,听着那些明知是恭维、却又让人心情畅快的话。

    “你们、都有前途!呃……”说话的长老打着酒嗝,他身边的女子,温柔的轻抚着他的发红的胸口。“这勤奋努力,有限!资质有限就决定我们的武功刻苦也只能练到什么程度,我,就是一千个里能勉强排上六、七位的资质水平……没有福源也不指望能像风情那样学到绝顶神功……但这没什么,咱们盟主、盟主有他的得意江湖生活,我也有我的!我的得意江湖生活比不了盟主没关系,但我比得了百分之九十的江湖中人!所以我告诉你们,傻苦练没用,资质福缘所限!强行苦练最多让你朝上多排几名……还不如脚踏实地的学会做人,会做人,你们就能像我一样,过上比江湖中百分之九十的人更得意风光的日子!实话实话,江湖上比我武功高的人,那可不少!但是他们中间,有多少人能有我得意风光啊?啊——没有多少,这、就是我比他们有本事的地方!”

    几个新锐高手恍然大悟状,不胜欢喜的激动喝彩叫好。“着啊!泰长老一席话,犹如醍醐灌顶,让人茅塞顿开!”

    得意的笑声中,不远的桌子上,一个穿着不值钱烂大街货色装备,挂把价值不过几万两长刀的男人,无视同桌商贾打扮的朋友劝阻,不屑一顾的运功,一声冷喝。“好一个酒囊饭袋!”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