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五章 形色、各异

第四十五章 形色、各异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密室中,脱出喜儿意识空间的依韵,轻轻吻了吻喜儿脸上的泪痕,转身,离去……

    密室外,入眼飘渺峰周围,全是在厮杀拼斗的派中弟子。

    依韵永远无法体会到喜儿守护灵鹫宫的心,在他眼里,灵鹫宫门派之名,随时能够改变和替代;灵鹫宫的弟子中,值得喜儿去保护的,十分有限,绝大多数人,不过是为利益聚集,也会为利益而去。

    这是他跟喜儿的区别……但,这样的喜儿就是她;这样的依韵就是他。从一开始,这就是他们的不同。相同的是,他们都在杀道中不顾一切的追求更强的前进之路;而且,他们都不是天才……

    这条路上,依韵寻求武功上的突破,而喜儿没有紫衫相助,只能在无路可走之下,选择从意境中突破……宁可为此,成为江湖人眼里的——疯子。

    依韵徒步行走在来时的群山小道上,天空不时有激战厮杀中飞溅的鲜血飘落地上,群山草木本已干涸的黑血颜色,又添上了鲜红。一条身影,撞穿丛丛树木,重重坠落地上。

    是一个灵鹫宫弟子,重伤之下,根本无法站起,折断的双腿,森森白骨露出血肉之外,浑身上下,都是妖族爪牙撕扯的红翻翻伤口……一头野牛妖落下时撞断无数枝木,双蹄落在山地上,踏碎了一片山石,狰狞的脸上,双眸亮放着红光,一双化成人臂的双蹄握着两把长刀。

    看见灵鹫宫弟子挣扎不起。折断的双臂抬不起、爬动不能的模样,那野牛妖突然变化成人形,赤着身,盯着那灵鹫宫弟子破损、鲜血浸湿的双腿……

    “混蛋!”那重伤不支的灵鹫宫弟子愤怒娇斥,俨然猜到着妖怪心生何等邪念。功力催动之下,喜儿所创的自爆功决在她体内化成疯狂压缩、又瞬间疯狂膨胀的力量,顷刻间撑的那灵鹫宫弟子的身体炸成粉碎的血肉。疯狂喷发的力量刹那吞没了那野牛妖怪……

    血,飞溅,喷洒林中一片。

    溅了依韵一身……依韵从真空袋里取出群芳妒绣的手巾。擦去脸上的血污,随手将手巾丢弃,木然踩着一地的血污。踩断野牛妖一根带着血肉的腿骨,沿着山林小路,缓缓前进……

    江湖无乐土,喜儿、零儿都渴望创造一片有限的乐土。明明知道天地江湖中,强者弱者都不可能得到乐土的她们,明知不可为而为,偏偏有许许多多相信这个梦想的灵鹫宫弟子,用战胜弱懦的决心跟随着她们……

    血染的群山,是灵鹫宫的血、是侵犯灵鹫宫的仙人、妖族的血。

    曾几何时,这种同门互助。生死与共的情谊,早已被看透的依韵弃之如履……

    山林的小道上,一条穿着灵鹫宫服饰的女子,目光凶厉的挡在路中央,狠狠盯着百丈外。缓缓迈步前进的、不像敌人却绝不可能是朋友的古怪身影。那身白袍,染着血污,那把我在手里的折扇,悠闲的摇动,仿佛是对她的一种嘲笑!

    这女人,不是别人。就是刚刚自爆,跟野牛妖同归于尽的灵鹫宫弟子。重生后的她,立即入派,又赶来林中,为的就是杀死依韵这个,在林中,目的不明的‘敌人’。

    “去死!”那女子怒喝声中,一级弑神决作用下,身形如疾风般飞扑而至——深紫色的太极光图,一闪而逝。折扇凝聚的深紫色光亮,刹那,划过女子尚未出手的左手旁,洞穿她的心脏……

    惯性,带着依韵挥动的手,前进,带着他的身体原地旋动了一圈。太极特效的力量,让他仍旧只有一对一、一招杀敌之力。拿稳势子的依韵,回头,眺望飘渺峰顶方向,面无表情的脸上,那双眸子,渐渐变的迷离……

    “我不怕跟你在地狱中重生,也不怕,跟你在江湖中陌路。[]从一开始,你我就是不幸的人儿……恒久不变而能相守的,从来,只有——我们的心。”

    西夏城。

    可名跟随葡小萄修炼铸造技能,已经成为神级技能师。

    西夏商会的事情,也已经圆满结束。本来应该立即启程出发,却因为驿站拥堵,一行人被迫在西夏停留到第两天后的早上才能坐得上回去的马车。听闻此事的轻别离亲自做东,邀请葡小萄及其弟子在悦来客栈吃顿便饭。

    饭,本来就要吃,回程计划意外受阻,葡小萄尽管焦躁也无可奈何。

    轻别离对葡小萄的弟子,一个个、客气的问候、感谢一番,见人都齐了,只有葡小萄还没到,便亲自上了客栈二楼去请。

    轻别离对这个至今没有机会谋面,却名扬技能师界的人早就心怀好奇之心。葡小萄自从来了西夏城,吃住都在铸剑房,从不外出,也禁止任何无关人员到铸剑房打扰她们工作。如果不是今日驿站人流过大,马车供应不及,轻别离根本没有机会见到这位神秘的人。

    “在下西夏商会轻别离……”一句话还没说完,房里忙着看设计图的葡小萄已经打断道“城主请回吧,我在房里吃就好了,正忙着看设计图无暇耽搁时光,城主的盛情心领。”

    轻别离愣了愣,恍然大悟,葡小萄接受邀请,是为众多弟子接受,而她自己根本没有打算‘浪费时间’在大厅的酒宴上。想明白这点,轻别离不由笑了。他决定,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一见这个葡小萄!

    “葡仙师不必担心,固然,一餐饭浪费了你钻研技艺的时间,但是,浪费的时间我轻别离一定能够加倍补偿。”

    “时间能补偿吗!”房里的葡小萄觉得莫名其妙,颇为不耐烦。

    “我已经命人去购买千里宝马,让葡仙师及一众弟子,每人一匹,如此不必等待驿站安排。是以为,足可补偿葡仙师一顿饭的光景。”这个决定,是轻别离匆忙所下,只是为了,无论如何见到房里的人真容。

    葡小萄弟子几十,每人一匹千里马,凭轻别离的本事足可在两个时辰内买到,但为此花费的金钱,却超过几亿。房里的葡小萄难以置信,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莫名其妙,就为了请她赴宴,不惜花费如此重金?

    “城主这是何必,不是我不给城主面子,只是我这人醉心技艺,不善应酬。”

    “轻别离真心实意,希望跟仙师交个朋友,别无他意。为此,不惜一切。”轻别离语气诚恳,毫无倨傲张扬之态,自然没有让房里的葡小萄觉得讨厌,反而对门外这个奇怪的人,产生了一丝的好奇。

    江湖上轻财的豪客很多,曾经震动江湖的宵音天机武馆豪甩五亿,只为学遍天机武馆的武功玩,至今还有江湖中人议论、记得。而今天,她却遇到一个挥手豪甩七亿多,只为跟她认识的人。

    “我换件衣服。”

    “轻别离在大厅恭候仙师大驾。”

    下楼的时候,轻别离的总管忍不住肉疼的劝慰。“城主这是何必……”

    “赚钱干嘛?就得花的痛快,今天再花十亿我也得让她赴宴,看不到人,我几天几夜都会睡不着觉!”

    刚走下楼梯,那总管提醒道“葡小萄出来了。”

    轻别离抬头,望向二楼栏杆旁,站着的身影……

    一袭的娇艳的火红,整齐披洒的红色长发下,一张娇美的容颜,既没有他预想中倨傲的冷艳,也没有羞怯见人的闪烁,那双眸子,缓缓扫过大厅,最后定格在楼梯旁,深深凝视着她的轻别离脸上。

    从容的姿态,平静、深邃的目光,透出毫不张扬的自信与别具一格的不羁,一如葡小萄猜想的模样和气质……

    葡小萄收回目光,顺楼梯往下走的时候,轻别离一脚踩在身边总管的脚上,后者痛的倒抽凉气,牙关紧咬……“城主……”

    “混蛋!明明是我最喜欢的类型为什么不早说?”轻别离低声斥骂一通,让那总管愕然以对,片刻,又哭笑不得的申辩。“城主、我、我哪里知道你喜欢什么类型啊?我跟你这么多年就没见你有过女人,赌场就是你的女人啊……”

    “废话!赶紧想办法留住她,留一天,赏你一百万;留不住,你今年的俸禄就别想要了!”

    那总管就差没急的哭出来,葡小萄的性子,他能有什么办法啊,杀了他也没办法啊……

    就在这时,本已被包下来的悦来客栈大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

    一群身穿密宗神派的江湖中人,一把推飞了门口的两个客栈小二。为首的人,和尚打扮,挂着串佛珠,倨傲的巡视一群大厅里的人,高声叫了起来。“这么点人包客栈!摆阔气啊?不让别人进来吃饭了?你不让我们吃饭,我现在也不让你们吃饭!全给我滚!”

    大厅中,一众葡小萄的弟子个个觉得晦气,却没有人做声。身为技能人、商人,从来不会跟江湖中人意气相争。遇到这种人,能请朋友帮忙的帮忙,不能或者不合适的,只能忍忍气。

    “密宗也是江湖上的名门大派,你们身为密宗弟子怎么能如此霸道?客栈做生意,包下是商道,你们凭什么赶我们走!”沉默的大厅中,可名只身立起,她万万不敢相信,她们这些技能师竟然能遇到这样的人!还是堂堂大派弟子……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