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四章 漆黑,孤独

第四十四章 漆黑,孤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领路的NPC灵鹫宫弟子驻足在掌门密室前,她是铭儿的侍从。“宫主很久没有音讯了,一直在里面没有出来过,弟子不敢擅入,只能领路到这里。”

    依韵试着伸手推门,铭儿说,喜儿最近两年一直一个人在里面,偶尔打开传音入密,也只让其它人一如往常,并且不允许众魔女入内。几魔女不知道掌门密室里是什么情况,铭儿判断,喜儿应该早就授予他进入掌门密室的权限。就如同,喜儿其实也能够进入紫霄剑派的掌门密室一样。

    门,应推而开。

    入眼,是一团糟糕的大厅。

    厅里的所有家具,全都破烂不堪,破碎的石块、木屑,碎散的水晶,以及镶嵌装饰的破碎宝石……满地都是。

    依韵眉头微皱,关上密室的门后,大厅里,只有墙壁上破损的夜明珠,照亮着微弱的绿光,地上,散落的夜明珠碎块,铺洒一地,在黑暗中,亮放着微弱的荧光。

    与大厅连接的门,破碎不堪,门里,是一片散发着森冷寒气的翠绿色寒湖。依韵破觉得意外,紫霄大殿的掌门密室里,也有这样类似的寒湖,是过去为了对抗血心发作的副作用而建造。

    穿过寒湖相连的、同样破烂不堪的门,是间厨房,但里头,厨具歪瘪变形,调料、材料腐烂破碎,墙上、地上都是……

    依韵穿过与寒湖相连的另一道门,屋里的景象。与大厅类似。所有的家具,没有一件还是完整的,满地都是夜明珠、装饰宝石的碎片,碎末,床早已烂,床垫里的绒毛飞的到处都是……

    微弱的夜明珠光亮下,一袭红装的喜儿。目光茫然的定定注视着墙壁……依韵眉头微皱,他看出来,喜儿此时处于被意境主导的境地。她嘻嘻笑着说了句“既然让剑做主现在不好剿灭,先灭灵鹫宫不是很好咧!”

    一时,争吵的声音被压下。联盟的弑神决中,每个门派都有紫衫融汇而成的版本,而且,经过这些时间的考验,众多版本中,各神派高手一致认为紫衫所创的版本实用性最高,学习的人最多。

    虽然黑子、蓦然、百晓生等其他人创造的弑神决都有所长,但或多或少都存在局限性,各自有些追求不同的高手选择修炼,但人数上,远远不及紫衫所创。

    因此,弑神决的大事,紫衫被各神派公推为功劳、贡献最大的参与者。如今她发了话,许多心中不服,认为应该继续设法剿灭让剑做主的主张者虽然怀疑她庇护自己的男人,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争论的双方,目光齐聚盟主黑子,等待他决断。

    “灵鹫宫可消点武功级别满级者虽然已经不少,但是,根据调查数据显示,眼前还不到最适合发动进攻的的时候。让剑做主疯狂作案,若干年来,被灭亡的仙山灵地已经超过四分之一,这几年势头更见凶猛,灭魔军毕竟是NPC,如果没有联盟的助力,很难阻止让剑做主凶猛势头,我认为,目前应该继续以让剑做主为联盟的进攻方向,灵鹫宫的事情,稍微再缓些时候。那时,只为武功加入灵鹫宫的各神派女弟子厌战之下,必然会有许多人离开。”

    各神派弟子,素来对黑子信服,一时间,再没有异议。只是那些主张应该对灵鹫宫出战的许多人,却心里暗觉决策失误。让剑做主帮众收买了大量眼线,各神派根本防不胜防,一句传音入密的消息就能换来大量的钱银,这样的买卖,怎么会没有人做?又怎么预防?

    联盟根本无法重创让剑做主帮众,至今为止的事实都充分证明了这一点,继续针对让剑做主,根本没有实际意义。

    “罢了,谁让各神派的人利欲熏心,想一夜爆发!”支持对灵鹫宫作战的人中,有人喟然长叹……

    联盟长久的无功投入,让许多江湖中人私下议论嘲笑,说一个让剑做主就让联盟那么多神派加起来还不是对手,联盟的士气在徒劳无功中持续滑落,许多联盟高手的声名,一天天的被天庭通缉榜上的让剑做主帮派人物所掩盖……

    如今,江湖中人论及高手,都以让剑做主的通缉排名为证。排名前一百的,被称为江湖邪道百强高手。复兴会的三大巨头,傲世江湖、李狂放、雪菲以及奔雷剑,也因此早成为了江湖人心中风云江湖的顶级高手之列……

    “师尊,弟子以为,这次的任务只要夺到宝物就好,没有必要额外杀人……是,弟子谨遵师命,一定杀尽争夺的武当派弟子,让他们再也不敢跟灵鹫宫做对!”

    密室里,夜明珠朦胧的光亮照耀下,喜儿的神情,变的不像是她,声音,也不像是她。那种怯生生的柔弱,那种恭敬遵从的语气,一切,都那么不像她……

    “弟子从没有怪过师尊,师尊对弟子要求严厉,是用心良苦,希望弟子早日能够撑起灵鹫宫的大局,希望弟子能够成为本门表率……”

    絮絮叨叨,经久不觉的喃喃自语,在密室里,反复回响……

    “我还好的,乐儿,你们不要担心,我伤好了就回来,杀尽欺压灵鹫宫的各派!……师尊,师尊应该不是真要杀我,师尊的脾气向来是这样,我违背她的命令,盛怒之下出手惩罚,一时失手,师尊好颜面,当时当然不能救我……你们别怪师尊,好好练功……”

    “呵呵呵呵……师尊,弟子从没有怪过你……可是,你怎么能听信莫的话,认为弟子做的一切是心怀不轨呢?弟子跟随师尊这么多年,弟子的心,师尊竟然不懂?弟子……不怪你的、一点都不怪你,师尊的脾气就那样……可是,弟子知道了,师尊眼里没有弟子和灵鹫宫,只有自己……弟子,不会再把自己和灵鹫宫的命运交给师尊掌握……”

    “呵呵呵呵……师尊,你,又想骗弟子了……”

    喃喃自语中,喜儿的目光,缓缓落在依韵脸上……迷茫……

    看着她一步步走过来,稳健有力,依韵始终一动不动。

    “呵呵呵呵……依韵……”喜儿的额头,轻轻贴在依韵额头上,两双眸子,彼此静静注视着对方……密室里,陷入了长久的、无声沉默。

    “呵呵呵呵……江湖,在笑……”喜儿的双手,骤然化抓,一手抓上依韵的咽喉,一手,抓上依韵的心口。

    强健有力的浑然不似一个经脉受了重伤的人,可是,没有内气的作用,这种有力,根本不可能突破依韵的护体真气。

    “……”依韵沉默的看着目光迷茫的喜儿,感觉着那两只手抓上持续、不可思议的力量。恍然间,依韵已经明白,喜儿是在找寻自我突破的路,最后从意境着手,试图在这种自我逼迫中,找到一条路……

    两本秘籍,被依韵轻轻塞进喜儿的长袍里。“能为灵鹫宫,逼迫自己多久。”

    “呵呵呵呵……我,不是天才,不这样,不能前进……”喜儿的意识中,一袭红装,孤独的、立身在满地鲜血汇聚成的溪流之中。静静的,望着面前的依韵,脸上,依旧含着妖美的浅笑……她的双手,抵在依韵胸口,用力,一推,意识中的依韵,身体急速飘飞,眼前的喜儿,距离越来越远……“呵呵呵呵……依韵,别靠近我,会,死的……”RQ。